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2章 她葬在江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上久久没有说话。

    霍以骁没有催促,他想,兴许皇上是在斟酌从哪里开始说起吧。

    时间过去太久太久了,久到,开口之时可能都有些恍惚。

    这让霍以骁想起了温宴。

    那场前后跨越了十三年的梦,即便温宴是主动向他讲述,说的时候都有很多艰涩。

    最容易说的,其实是一些细碎小事。

    日常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对主人公而言,那些点滴可能就是一盏茶的工夫,但却是回忆时最适宜说的。

    温宴与他讲过太多的点滴,那些点滴串起了梦里的十三年,让它们变得生动起来。

    而最难去讲的,是那些“大事”。

    《春秋》编年、《史记》记传,梳理前事有各种方式,但也并不是掌握了方法,就能顺利叙述的。

    因为,他们成了“前事”里的人。

    那是他们感受过的往事,再是提炼,也有心境。

    那些喜怒哀乐夹杂在其中,又岂是能毫无波澜地、说开口就开口的呢?

    霍以骁在心里哼笑了一声。

    皇上得感谢温宴。

    若不是有阿宴的讲述经历在前,让他知晓其中起伏,霍以骁大抵是没有这等好耐心的。

    皇上靠着椅背。

    他其实没有在思量如何开口,他依旧在想这个儿子。

    半晌,他才说了第一句:“你的五官是像你舅舅多些,不过你的性子,像你母亲。”

    见霍以骁抬眼看过来,皇上又道:“知道怎么气朕,只要她想,能气得朕头昏脑胀。”

    霍以骁微微挑眉。

    他就把这句话当夸奖了。

    许是想起了曾经的片段,皇上轻笑了声。

    很能气人,却也十分耀眼。

    “她在江陵,”皇上说到这里哽了一下,“她葬在江陵。”

    霍以骁微怔:“她怎么会去江陵?”

    离开京郊,若一心往西,出西关、奔赴牙城,按说是不会途径江陵的。

    “算是阴差阳错吧,朕……”皇上顿了顿,摇了摇头,道,“朕不是从何说起,这样吧,你来问,朕答。”

    霍以骁没有异议。

    这也不失为一个讲述旧事的法子。

    “我娘她、她真的是难产走的?”霍以骁问。

    皇上颔首:“这个问题,你以前问过,朕现在还是这个答案,对,她是难产走的。”

    霍以骁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她当初小产之后,身子一直不好?那她还怀了我?”

    “当时,朕是京里最早知道消息的那一批,你母亲孕中,我怎么敢告诉她!起码,也要斟酌下说辞,慢慢让她接受,朕瞒了她差不多半个月……”皇上叹着摇头,“后来,京里消息陆陆续续传开了,她还是知道了。

    受了刺激,小产了,失血过多,只能静养。

    沈氏以朕身边不能无人伺候为由,把德妃送进府。

    德妃彼时做事小心,不敢招惹你母亲,可朕左思右想着不能这么下去。

    就好比老太太院子里出了个盏儿,朕也担心皇子府里有居心叵测之人,便与你母亲商议让她去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