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新番外 那个人,新书5月1日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同原番外篇相比,大部分未变,局部做出修改,又增加了一部分内容。

    在红日喷薄中,林地缭绕的薄雾都色彩斑斓起来,空气很清新,混着花草的芬芳。

    不远处有一座很大的道场,沐浴在朝霞中,那片占地极广的建筑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山水长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错落有致。

    这是楚风的归隐地,悬在诸世外,虽远离尘世喧嚣,但也未彻底与世隔绝,许多亲朋故友都住在这里。

    事实上,他们时不时就去红尘游历,或看大世的繁盛与灿烂,或体味绝灵时代的艰难与困苦,从未远离。

    轰!

    道场深处,一头皮毛乌黑光亮的的大莽牛,顶天立地,展现本体,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耸入云,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它正在“晨练”。

    若是在诸世中,它这个级数的力量早已震碎苍穹,打穿到域外去了。

    不过,这里毫无波澜,连地面都没有晃动,整座庄园纹丝不动。

    纵然一条像龙又像蚕的凶兽俯冲而来,再加上雪白的麒麟,道纹交织的异荒虎,还有返祖的斗战猕猴等加入进去,与那黑色莽牛切磋,激烈混战,此地也都没有任何裂痕。

    一阵微风吹来,晶莹的湖泊中仙莲绽放,霞光冲霄,道纹交织,让湖面涟漪点点,清香随之荡漾开来。

    楚风在湖畔的药田中忙碌,手持玉锄剖开异土,亲自将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等待它生根发芽。

    “楚大人,您这茶树看着眼熟,是从叶天帝的药园中偷折下来的吗?”一个红衣少女蹦蹦跶跶,非常活泼的走来,大眼灵动而又狡黠,一看就不是让人省心的主。

    楚风闻言,脸当即就黑了,纠正道:“叶天帝自己送我的。再有,楚曦,不要乱称呼,让你父亲知道,保准打的你屁股开花!”

    红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跃,一点也不害怕,走过来热情的抱住楚风的一条手臂,道:“不让他知道!再说了,您这么年轻,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总觉得暮气沉沉,显老。”

    遇上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后人,楚风倒也不觉得烦,而是很受用,默许她喊楚大人,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被人称呼为老祖宗。

    他一如过去,看起来不过是个清秀的年轻人,岁月无痕。

    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时光河流对他来说,不过是美丽的景观,过去,现在,未来,都不过是一念间,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他。

    到了这种境地,他更愿意过返璞归真的生活,栖居田园,培植花草藤萝,饮一杯清淡的茶。

    楚风望向远处的园林,依稀见到几道婀娜的身影,正在采集仙花、道果等,她们准备亲自酿造化酒浆。

    纵然是他身边的人,那几位曾与他同甘共苦,闯过最艰难岁月的女子,虽实力远未至这个领域,但也依旧青春永驻,岁月难侵。

    楚风共有三个子女,多年过去,后人却是不少了。

    眼前这个很机灵的红衣少女楚曦,就是他颇为喜欢的一个后人。

    “楚大人,我和您说,我堂哥楚晓被人打了,好惨,脸肿胀的像个猪头一样。”楚曦小声通风报信。

    “楚曦,你又打小报告!”一个青年走来,鼻青脸肿,战衣破烂,非常狼狈。

    他脸上的伤痕中有符号不时闪烁,这是暂时不能消肿的原因所在,对手很厉害,留下的道纹未灭。

    “居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难得啊,跟谁打的?”楚风问道,在这片安谧的小天地中,他封闭了洞彻万物真相与本质的感知,如果一切还未发生,便已通晓所有未来的轨迹,那对追求田园生活的他,就失去了原本平淡归真的乐趣与意义。

    这是他的选择,让生活回归本初,接**凡,

    他不愿屹立在知晓一切、掌控所有的领域中,更愿意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身在人间灯火中。

    “叶家兄妹对我出手……”楚晓支支吾吾,很不自然,他一向好战,结果今天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觉得非常没面子。

    楚风惊讶,道:“你不是和那对兄妹中的妹妹的关系……很好吗?”

    楚曦道:“还不是怪他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瞒着叶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

    楚风顿时瞪眼,这还了得。

    “没有,我被误会了,实在太冤枉了!”楚晓愤懑,一副莫大冤屈的样子,道:“我是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是他想与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苍游历。结果,被叶家的妹妹误会了,喊上她哥,将我堵在了路上。”

    “而且,这还不算完,叶家的妹妹说,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楚晓揉着肿胀的脸,面皮抽动。

    “那你也去喊人啊,叫上楚林大哥,喊上诺姐他们,也能凑上一队人马。”楚曦唯恐天下不乱,在这里乱支招。

    让楚晓悲愤的是,楚大人,这位老祖居然听的津津有味,那张清秀的面孔上满是笑容,颇感兴趣。

    这什么人啊?楚晓无语了,楚大人的心态是保持的太年轻了,还是太无良了?

    他不禁想到在红尘游历时听到的一些传说,楚大人当年似乎有不少“雅号”,什么楚魔,火化道祖,还有更离谱的,好像叫什么……人贩子?!

    尽管楚风平日封闭了洞彻一切的感知,可是有人敢琢磨他,暗中腹诽,那还是会第一时间生出敏锐感应的,知晓所有。

    他微笑着,露出灿烂的牙齿,然后亲切的揉了揉了自己这个后人的脸,结果让他肿胀的脸颊又直接胖了三圈!

    楚晓顿时“热泪盈眶”,再也不敢胡思乱想。

    “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释清楚。”最后,楚大人才靠谱的为他支招。

    “不行,我要先击败她的几个族兄再去和她解释,不然,我不仅冤死了,而且也太没面子了。”楚晓果然好战,竟想藉此机会与对方切磋。

    “那你自己去处理吧。”楚风开始赶人。

    楚晓磨叽,不肯离去,道:“楚大人,要不您再开创一部更加强大的经文吧,再拓展出一条全新的进化路,我从头到尾跟着学。”

    “经文还不够多吗,以前的那些经书呢,你们练到尽头了吗?”说到这里,楚风数落他们,道:“那么多的经书,都哪去了,全被那只狗叼走了!”

    提及这些,楚风就脸色发黑,那只狗对经文的兴趣高的简直让人受不了,有无比严重的收集癖。

    ??最后,它竟然用成摞的经书筑了个狗窝,也不是要??练,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里面。

    “那些经文,我们也在学呢,早已倒背如流。”楚晓小声道。

    正说那只狗呢,结果它出现了,看得出刚从狗窝里爬出来,迎着朝霞张了个哈欠,它身后的经书在晨曦中则自动发出道鸣声,熠熠生辉。

    噗通!

    狗皇直接跳进湖里,撒着欢游了两圈,随后张嘴收走一条又一条硕大而晶莹又肥美的龙鲤就跑了。

    “这个祸害,那是我刚从混沌河中找来的新品种龙鲤,直接就又被它惦记上了。”楚风摇了摇头。

    不久后,狗皇将龙鲤扔给刚晨练完的大黑牛、欧阳大龙、弥天等人,让他们烧烤龙鲤,它自己则坐等着。

    很快,腐尸与黎龘也出现了,手中拎着几头稀有的珍禽,乃是诸天绝佳的食材,凑了过去。

    “一群祸害!”楚风又补充了一句。

    狗皇在楚风这里,在叶天帝那里,在荒天帝那里,都有自己的巢穴,而且这个经文收集癖晚期患者,都是以各种经书筑的窝。

    它其实很愿意呆在叶天帝的道场内,毕竟??它那个时代的人大多都居住在那里,连无始、女帝也在,都有各自栖居的成片仙山与宏大的道宫等。

    然而,它对女帝有些犯怵,从来不敢久留。

    至于荒天帝的府邸,它去的不算非常多,但也不是很少。

    原本,狗皇就不敢在那里犯浑,一直很规矩与本分,所以不怎么担心被收拾。

    只是有一次,荒天帝的后人却是将它吓了个够呛。

    那是荒很喜欢的一位后人,兴高采烈,无比好奇,什么都请教,什么都问,问??它有没有道侣,有没有后人,最后更是神秘兮兮地问它,该族出产的皇狗奶怎么样?!

    “?!”狗皇当时脸就绿了,它没看那个混账小子,而是偷眼看向了荒。

    荒天帝没搭理他,但是狗皇似有误解。

    当日,狗皇夹着尾巴就跑了,好长时间都没敢再去做客,连那边的狗窝都荒废了很长时间,筑窝的至高经卷都快发霉了。

    所以,它呆在楚风这边的时间最长,天天在这边聚会与祸害。

    当然,偶尔它也会拉上九道一与古青,跑到红尘中去游历。

    楚风的隐居地、叶天帝的道场、荒天帝的仙乡,彼此相距都不远,皆悬浮在世外,三个道场连线是一个三角形,彼此等距。

    可以说,他们聚首很容易,连弟子门徒都时不时的凑到一起切磋,共同去各界游历。

    叶天帝的道场中,除却三座帝宫外,还有紫月宫、妙依净土等。

    但药田占据的区域最大,当中着实栽种了许多的异种,都极其名贵,世所罕见,有些更是孤品。

    比如悟道茶,这株古树被叶天帝自红尘中带入仙域,又进诸天,历经很多个纪元,此茶树早已进化到了通天抵道的地步。

    故此,这种茶叶常被用来招待荒天帝、楚风等人,女帝与无始就在这片道场中,更不必说。

    狗皇在这座道场的窝,就筑在药田边上,它居住这里时,每天都在望着园子流口水,但是却始终偷盗不得。

    当它想偷吃仙桃时,斗战族的圣皇就会站出来找它聊天,为它讲经,为他释道,折腾的它精疲力竭,最后逃之夭夭。

    再者,药园子中的有些药草也是它招惹不起的,有些早已在无穷岁月前就已通灵进化为人形。

    比如,一株青莲缭绕混沌气,每当看到狗皇在附近转悠时,它都会化形而出,结青帝拳印,教育它做个好人好狗。

    琴声叮咚,悠扬悦耳,引来凰飞凤舞,白衣神王姜太虚正盘坐在湖畔抚琴,盖九幽老人则在谱曲,一个老疯子在琴音中舒缓的挥动拳印,一改往昔疯狂与霸道的姿态,无比的内敛。

    不过,当看到狗皇路过药田时,老疯子的拳印变了,再次凌厉无匹。

    “嗷!”

    狗皇莫名就被暴揍了一顿,嗷嗷直叫:“我这次真的没有去采药!”然而,老疯子不与它讲道理,拳印宏大,向前压去,狗皇咧嘴,惨叫着,一路狂逃而去。

    轰的一声,远方仙道帝光冲霄,撼动了世外,曹雨生也是段德亦是腐尸,状若癫狂,大叫着:“成帝了,我终于成为仙帝了!”这么多年来,他都快魔怔了,终于等到了破关这一天。

    附近有数人嗤笑,不以为意。

    咚的一声,满头银色发丝的太阴玉兔自荒的道场中拔出一根硕大的萝卜,砸了出去,哐当一声,落在曹雨生的头上。

    一路逃到这里的狗皇,看到后顿时双眼冒绿光,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它认出那可是正宗的紫金道参,二话没说,叼起来就跑。

    清风吹过,火桑林沙沙作响,荒天帝的道场中像是染上一层晚霞,莲池中碧波荡漾,涟漪点点,半空中更是有紫气氤氲缭绕。

    在这里有火桑殿,有清漪净土,有云曦宫阙,蒸腾瑞霞,流淌大道光辉。

    荒的道场最为广袤,曾搬运来一片连绵无尽的大荒悬在世外,有个石村在山脚下,宛若世外仙乡。

    他道场中的仙药、道树等多为他的战利品,比如轮回路上的万劫轮回莲,厄土深处的神秘大道树,都被他炼去不祥,栽种庭院中。

    药田间,更是一有古蟠桃树,枝繁叶茂,它是曾经的盘王,有恩于年轻时代的荒,如今被荒请来居住在道场中,有时化形走出来去收拾药园子,有时也会去找荒下棋。

    此时,荒天帝正与在丰姿绝世的柳神对弈,孟祖师则在旁观棋不语。

    大荒中,动静很大,那是天角蚁与赤龙在大战,彼此整日切磋,不过大荒经过加固,又有荒天帝坐镇,纵然两人打的无比激烈,可是却连一座山头都不曾打崩。

    十冠王对那两个莽夫所在的方向摇头,他懒得动手,帝气弥漫,与重瞳者正在论道,也是一种切磋与对决。

    大荒中养着很多凶兽,每日都大量出产兽奶。

    当然,所有人都可以作证,这是给石村的孩子喝的,荒一脉所有孩童每天清晨都要喝上不少兽奶。

    楚风的道场中,除却他的闭关地,还有两座大道纹络交织的帝宫,那是妖妖与林诺依的坐关地。

    她们长居于此,彼此间时常论道。

    楚晓又一次鼻青脸肿的回来,毫无疑问,他再次被叶家的一群好战的年轻人给堵住了,那些人为了帮自家妹子出气,让他风光的体验了一次单挑……一群人的酸爽,被虐的不轻。

    楚曦小声嘀咕,给他出“猛招”,道:“我要是你,直接去叶家提亲,将叶姐姐娶回来,让他们都当你大舅哥,解决所有问题!”

    楚晓小声告诉她,短时间内楚家人最好不要去叶家提亲。

    楚曦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这里面肯定“有事儿”,迅速追问。

    楚晓向四周看了看,而后神秘兮兮的道:“你不知道吗,楚大人似乎曾去叶家提亲。”

    “快说,涉及到了谁?”周曦顿时精神奕奕,大眼放光,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妖妖大人!”楚晓谨慎地说道。

    “啊?!”周曦顿时兴奋,催促道:“快说,什么结果?!”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