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七百七十二章 女子惟爱不可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刘裕半晌无语,久久,才叹了口气:“你和妙音真的希望我最后代晋自立,开创自己的朝代吗?”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如果你的目标是驱逐胡虏,终结乱世,流芳百世,那这样做,是必须的。现在又多了天道盟这个可怕的敌人,你更需要走这一步了。如果不自立为帝,取代晋国司马氏,那这种世家天下和阴暗组织永远无法消灭,你也永远不可能有机会集中全力的人力物力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寄奴啊,你希望众生平等,人人不受欺负,但要实现你的这个理由,你得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才行,若是现在这样做任何事情都要跟人交易,求人妥协,看人脸色,你的大志,恐怕有生之年都无法实现啊。”

    说到这里,刘穆之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凉之色:“不管黑袍今天撒了多少谎,有一件事他应该没有说错,你已经人到中年,过了最年富力强的时候,可是奋斗一生,事业才算刚刚起步,现在南方未定,而北方诸胡的实力还很强大,又有天道盟这样可怕的敌人,更是时不我待,有的时候,就是需要顺应天下人所想,把自己打扮成天命的化身,才能更方便你行事。”

    “不管怎么说,刘氏推翻暴秦,开创大汉数百年的基业,而有汉一代,我们中原华夏则是扬眉吐气,哪怕是三国乱世百年,心向汉室的人仍然很多。直到司马氏篡魏之后,汉朝算是前朝的前朝,这才渐渐地无人提及。”

    “但即使如此,天下人仍然对司马氏篡魏而立,甚至当街弑杀魏帝曹髦之事,是心怀不满,而且司马氏诸王内战,争权夺利,导致五胡趁虚而入,神州沦陷,可以说得国不正的同时,又有大罪于天下百姓,虽然南渡建立东晋,稳定了半壁江山,但东晋开国以来,皇权不振,世人皆知实际上是世家天下,对司马氏并无多少旧情。”

    “后来桓玄篡晋,天下几乎无人反抗,就算是京八兄弟,当时也选择了归顺桓楚,若不是桓玄对北府旧将屠杀,而对你们这些新生代将校也是多方打压,只怕你想建义,也是没多少人跟随的。”

    刘裕点了点头:“我起兵反桓并不是为了司马氏皇帝,而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桓玄是为了一已私欲篡位的奸贼,上位之后,对百姓残暴,对我们北府军人则是羞辱加斩杀,我们是迫不得已才会反抗。之所以拥立司马氏,也只是因为他们是皇室正统而已,有司马氏为帝,起码天下不会陷于分裂和战乱。”

    刘穆之笑道:“可是司马氏并不安份老实,从司马休之到司马荣期,都仍然想着趁乱夺权,就连琅玡王司马德文,也不是省油的灯。寄奴啊,其实司马氏从皇帝到宗室自己也清楚,天命已移,人心早离,你越是在外面建了大功,天下人越是会加快抛弃他们,对你劝进,所以,接下来黑袍要是说还能拉拢什么势力,我看最有可能也最危险的,不是什么岭南的妖贼,西蜀的叛军,而是建康城中的司马氏啊。”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们真的会投向天道盟?”

    刘穆之点了点头:“一个北方慕容氏,一个南方司马氏,都是那种搞阴谋的本事远远超过军政才能,又对权力极为热衷,不惜天下大乱的狼子野心家族,你如果对建康城中的司马氏监控一松,只怕他们就会跟天道盟这样的黑暗势力勾结,趁机起事作乱,这点,不得不防。今天黑袍从头到尾没提司马氏一句,这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刘裕正色道:“谨受教,这点是我疏忽了,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这么说,我应该让妙音也早点回去,看着司马德宗和司马德文兄弟,免得司马氏生乱?”

    刘穆之微微一笑:“寄奴啊寄奴,你要是对女人的心思有打仗时的智慧的十分之一,也不至于说出这种傻话了。你道这回妙音来是做什么的?真的是代替皇帝来收复江山?”

    刘裕苦笑道:“难不成她还真的想要了慕容兰的命吗?”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如果慕容兰真的死了,那妙音不会高兴,因为那样慕容兰会永远地给你挂念在心中,她再怎么争,也争不过一个死人。但要是反过来,她有办法救出慕容兰,那你一定会感念她的恩情,从此对她言听计从,甚至如她所想的那样,代晋自立之后,娶她作为皇后。”

    刘裕笑道:“这怎么可能呢,要是她帮我救出阿兰,不是给自己找个麻烦么,她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阿兰的关系,这回我知道了阿兰这些年受的委曲和辛苦,更是…………”

    刘穆之摆了摆手:“慕容兰毕竟是燕国的公主,要是救她的同时,也灭了她的国,杀了她的族人,你觉得慕容兰还会跟你在一起么?只怕最好的结果,也是离你而去,不知所踪了吧。”

    刘裕的心中一片混乱,咬牙道:“那还能如何?难道,难道不灭南燕,也不救阿兰了吗?”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你如果能留燕国一命,给他们保留一块地盘,甚至,如果让慕容兰取代慕容超成为南燕之主,也许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但现在多了个黑袍,还有它的天道盟,事情就变得复杂很多,但愿这回的广固之行,能如你所愿。不过,妙音一定不会回东晋的,她一定会等到最后,这也是她跟慕容兰这么多年相争相斗,要分出个最后的高下了。”

    刘裕的心中一阵刺痛:“难道,她们就一定要分个高下,甚至是生死吗?她们明明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为什么还要这样斗来斗去?”

    刘穆之苦笑道:“因为女人对于爱情的看重,就跟男人对于权力的热衷一样,是上天注定的,没有道理可讲,就象你跟希乐,要让你们中某个人罢手让权,安居人下,可能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