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2章 炮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62

    在这之前,江玉郎离开南安王府之后,满不停蹄的就赶去了武宁侯府,他倒是要看看发生了何事?

    为何侯府的事情,会牵扯到他身上,这到底是谁作妖的啊?

    如今老侯爷和老夫人都不在了,这还有谁能作妖呢?

    并且谁作妖跟他有关系啊?

    他实在是想不通啊。

    来到侯府之后,二门上也无人阻拦,反倒是直接有小厮带着江玉郎就进去了,看样子,也是在等候江宇多时了。

    江玉郎看到这一幕,却觉得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这很明显就是知道他会来啊。

    可见侯府不管做什么,都是故意的,都是有目的的,这很明显就是在等候他到来了。

    江玉郎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忍不住多想,而且也觉得这件事似乎是有些糟糕。

    小厮将江玉郎引到二门上,然后交给一个婆子,直接带着江玉郎进了内宅。

    来到了沈氏的院子。

    虽然沈氏还在从前的主院居住,可到底现在沈氏才是底名正言顺的侯夫人,也是武宁侯府的女主人了。

    江玉郎微微蹙眉,这件事难道跟沈氏有关系吗?

    如今江玉郎真是一头雾水,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不过事到如今了,既然沈氏让他过来,就证明一直都在等候他多时,肯定也会给他一个答复的。

    江玉郎直接去了花厅,只是稍稍等了一下,沈氏就到了,与沈氏一同来的,还有江念念和顾紫茜。

    江玉郎见到江念念,瞬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江念念的到来,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而至于顾紫茜,江玉郎基本是没什么印象的,只知道是顾家的庶女罢了。

    “二舅母安好。”江玉郎行礼道。

    “不必多礼,其实我也知道你今日会过来,既然你来了,那事情就让念念自己跟你说吧。”沈氏直接说道。

    其实说实话,沈氏并不是很想掺和这件事。

    可到底是和顾紫茜有关系,沈氏也不能独善其身,谁让顾紫茜是顾家的庶女呢。

    看到顾紫茜,沈氏也是一肚子火,可到底也没用啊。

    这件事牵连的面儿太广了,也不能完全怪顾紫茜的。

    “姐,到底发生何事了,你为何会突然在年节的时候进京啊,父亲和母亲呢,为何也没提前写信来说一声?”江玉郎实在是沉不住气了,直接开口问道。

    主要是这件事也有些太不同寻常了,所以他自然会拉着江念念问清楚了。

    江念念真的不知道该对江玉郎怎么说。

    可想到临行前顾琳琅的话,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

    “玉郎,父亲和母亲已经替你定下婚事了,就是舅父家的表妹,顾紫茜,此番让我来,是来交换庚帖的和信物的。”江念念你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是很敢看江玉郎的眼睛,生怕江宇会用眼神杀死她一样。

    而江玉郎整个人也呆住了。

    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念念,但是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给顾紫茜。

    仿佛在江玉郎的眼中根本就没有顾紫茜这号人物一样。

    因为江玉郎的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件事。

    甚至觉得顾紫茜和他是太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

    他到底为何会和顾紫茜定下亲事的,这也太离谱了吧。

    “姐,你是在跟我闹着玩吗?这怎么可能啊?我写信给父亲,已经说了我的意思,父亲也回信答应了,为何突然会给我定下这样的亲事?”江玉郎质问道。

    “这是父亲和母亲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江念念答道。

    “这不可能,这是母亲一个人的意思吧,父亲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江玉郎绝不相信。

    “然后今天呢,你是不是去南安王府告诉郡主了?”江玉郎又问道。

    江念念摇头:“我没有,不是我去的。”江念念赶紧否认,这件事和她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只是负责来送庚帖和订婚的信物的。

    其他的,都和他没关系。

    “那郡主为何会大发雷霆,直接让连王府大门都不让我进?”江玉郎怒气冲天,显然对江念念也没了耐心了。

    顾紫茜是个不看颜色,素来都是无法无天的人。

    之前被柳姨娘给宠坏了,而如今又是顾鸿最心爱的女儿。

    如今顾紫月,顾千凝都不在了,她是大房最得宠的小姐。

    所以也是比较自恃身份了。

    她对自己今日所做的事情丝毫不觉得什么,并且说到底,她背后撑腰的人是信阳郡主啊。

    虽然信阳郡主即将成为大房的主母。

    她自然是要百般巴结的。

    但是顾紫茜对信阳郡主这个嫡母,自然也是满意至极。

    因为她这还没和顾鸿成亲,就给自己寻了一门无比满意的亲事了。

    顾紫茜一向都是很中意江玉郎的,这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

    而她能和江玉郎定亲,全都是信阳郡主一手促成的。

    当然,今日去南安王府门前大闹一场,让杨璨和顾紫月丢尽脸面,也是信阳公主让她做的。

    柳姨娘也和她说过,这样不妥,对她和江玉郎也不好,而江玉郎毕竟是她的未婚夫了,以后还是她的夫君,可是她却坚决按照信阳郡主的话去做了。

    当然原因也很明显,这亲事也是信阳郡主一手促成的。

    信阳郡主到底有多大的权利也很显而易见了。

    若是她不按照信阳郡主说的话全做,那么最后吃亏的还是她。

    其实顾紫茜和柳姨娘都知道,江家是肯定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而之所以答应,全都是因为信阳郡主的缘故,也不知道这信阳郡主到底做了什么,总归江家的答应了,只是让江念念进京送庚帖和信物,这虽然有些不太尊重人,可柳姨娘和顾紫茜也很满意了。

    所以顾紫茜只能按照信阳郡主的指示去做,为了能嫁给江玉郎,她真的也是拼了。

    “是我做的。”顾紫茜直接承认了。

    “去南王府的人是我,并不是念念表姐,表哥你也不必怪旁人了,是我在南安王府门外哭诉,说顾紫月抢了我的未婚夫,所以杨璨才会不让你进门的。”顾紫茜直接大大方方的全都承认了。

    江念念有些不忍直视,大约顾紫茜并不晓得自己这个弟弟对顾紫月到底是有多情根深种吧。

    其实她也不赞同顾紫茜做的这么决绝,可是没法子,这背后的人,谁也得罪不起。

    她能看的出来,这信阳郡主就是故意踩杨璨的脸面的。

    她只是利用顾紫茜罢了,说到底,对于他们家,信阳郡主也是利用,可到底也没法子。

    人在屋檐下,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