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授戒传经【求收藏,求推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还没亮,王升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武当山上的生活倒也算便利,但自家这个小破道观,洗澡其实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平时都是在主屋和侧屋之间的墙角,拉个布帘,弄一桶清水撩着洗。

    拜师,对王升来说算是绝对的人生大事,他今天洗澡都格外认真。

    就算条件艰苦,男生重点搓洗的部位也是一个不拉。

    洗完澡出来时,恰逢一抹山风过院,王升感觉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舒张,仿佛身体在渴求着什么,对外不断汲取着什么……

    然而,空空荡荡,天地元气的复苏,最起码还有小半年。

    半年……

    师父这种已经修行数十年的是比不上了,师姐这种心境毫无尘杂、从小修道到十八岁的,也是有些难超越了。

    但自己咬牙努努力,兴许还是能在修道大路上看到师姐的背影。

    今天正式入门,师父或许就会给自己传道,不过这些都强求不得,自己能拜入‘不言道长’门下已经远远超出预期,此时也不敢有太多妄求。

    自己表现好点,天地元气复苏了,师父怎么也不会亏待自己才对。

    “王升,过来看看,这身你穿合适吗?”

    侧屋传来了师父的呼喊声,王升把装着脏衣服的水桶放下,头发湿漉漉的跑了过去。

    青言子把一身崭新的道袍递了过来,道袍下面还有一身白衣白裤,类似于武馆常见的练功服。

    王升咧嘴笑着,把道袍小心的展开,套在身上,前后打量着。

    这就是今后仙道中人最正经不过的正装了!

    “谢谢师父!”

    “不用谢我,你爸前几天非要给为师转账,说是你的学杂费,”青言子轻笑道,“这张纸上的训诫,中午前都背过。”

    “是,师父。”

    王升把道袍整理好,接过师父给的那张白纸,本以为能见识到师父那手颇有仙骨道韵的毛笔字,然而摊开一看……

    这些四号宋体字竟然工整如斯!

    略微读了一遍,是入门训诫,倒也没什么太特殊的规定,都是劝弟子向善。

    王升再抬头时,师父已经背着手走出了院门,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走路都比平日轻快许多。

    回到正屋时,惊讶的发现正屋已经布置妥当。

    一副有些发黄的三清画像挂在中堂,下方香案也已经燃起了清香,青烟袅袅徐徐,王升初看时,还道三清祖师爷显灵一般。

    王升眨眨眼,武当山常挂的应该是真武大帝才对,联想到师父此前曾说只是在武当山挂名,且自己所知的,青言子扬名时,似乎并未跟武当山有直接关系……

    他们这一脉,或许跟武当山的道承并非同源。

    正案上有一个牌位,上写‘天地’二字,墨迹未干。

    天地之下有吕祖之位,显然师父这一派应是认吕祖为祖师。

    师姐正开心的哼着紫霄宫经常放的道乐曲调,在一旁摆弄着两盒从山下买来的点心。

    她把点心装盘后就在旁边盯着看,似乎在想着等中午师弟拜完师了,能不能把这些糖蜜饯就地消灭。

    王升招呼一声,“师姐,你脏衣服放桶里面,我上午没事,等会儿去洗衣服了。”

    “嗯!”

    师姐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抿抿嘴唇,口水差点滴出来。

    王升摇头轻笑,师姐还真是没长大。

    跑回自己里屋,兴冲冲的把道袍和功夫服都换上,又发现床尾不知何时放了一双崭新的布鞋,试一下刚好合脚。

    全套打扮下来,也算是相当有样了。

    就是这头发还太短了些……

    没有师父那种飘逸的长发,今后在空中飞来飞去都缺了几分潇洒。

    稀罕了半天,又怕弄脏了耽误中午的传度‘大典’,王升将人生第一件道袍脱下叠好,换回了自己的短裤衬衫。

    等他从里屋出来时,果然看到了水桶中多了几样女孩的衣服。

    就是……

    一条普普通通的女士内裤安安静静的霸占了脏衣服的制高点,让王升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下。

    “师姐,我去洗衣服哈。”

    “嗯!嗯!”

    师姐扭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王升不着痕迹的翻了翻桶里的脏衣服,用其他衣服遮住了那件内衣,这才松了口气。

    还是心性修为不够啊。

    不只王升觉得拜师是人生大事,收徒对青言子来说也并非小事。

    王升平日里没见自己师父跟哪位道长有过往来,但中午时分,青言子请来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道长,作为仪式的见证者。

    等一切布置妥当,两位见证者也在一旁含笑安坐,青言子又换上了那套一个月都穿不了一次的崭新道袍,端坐在正堂。

    牧绾萱在外屋拍拍手,拜师仪式也就正式开始了。

    王升吸了口气,挺胸抬头,理了理身上道袍的边角,捧着一节木尺,也不知有何含义,低头出了里屋。

    这两位道长见了王升也是一阵打量,最后都含笑点点头,并未多说话。

    青言子站起身,笑道:“条件有限,拜师之事只得从简。王升何在?先向前来。”

    “弟子在。”

    “跪下。”

    王升手捧木尺,跪在案前蒲团之上。

    青言子继续言道:“你既入门,须得名师承。咱们一脉传自先师吕祖,祖师爷乃吕祖亲传弟子,只是其后虽有道承流传,却并未立过山门。传至为师这,已有一千两百岁,道承从未断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