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驻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快!快!快!”

    “全军跟上!”

    “不要等步卒,带上干粮,骑上马,再寻一匹驽马装载甲胄,全军向北!”

    “扔下那些锅和马勺!进了太行陉,泽州那么大,不缺你一个马勺!”

    正月初四的下午,建炎十年刚刚到来没几日,冰雪未化,河道未开,黄河北岸、王屋山东、太行山南的平原之上,数不清的骑兵正匆匆向东进军,场面乱做一团。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而当此混乱场景,数名骑士环绕之下,北面某处山坡之上,却有一位身材雄壮的披甲大将跨在一匹格外雄壮的战马之上,口出荒悖之词。

    当然是荒悖之词。

    毕竟,此时此刻,乃是年节正位,此情此景,分明是兵荒马乱,此地此分,显然是河内故地,当今的孟、怀地界。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首词都太不应景了。

    不过,大将周边的许多高级军官,却似乎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分外理解自家都统诗句中的深层含义……现在御营骑军的大部,可不就是‘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吗?

    没错,吟诵这句词的乃是御营骑军都统曲端,他身侧诸多附和的人士也多是御营骑军的军官,而这些号称文武双全的御营骑军将领们之所以认可这句词,无外乎是御营骑军此刻的处境着实合大苏学士这首词的意境。

    且说,之前为了防止金军主力犯浑南渡黄河,御营骑军中的重骑与一部分郦琼下属的八字军,合计三万余众被扔到了轵关陉两侧以作防备,全程没有参与大名府和太原府的要害战事,彼时御营骑军上下就很不满。

    而现在,随着年前那两声巨响,大名府与太原府一起开城,局势完全改易,数日间捷报流水一般从北面送来,而御营骑军根本就是被动得知讯息,自然更加不满。

    就好像被人给扔到脑后一般,又仿佛被人隔绝在了核心战事之外一样,反正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惶恐之感。

    之前就说了,御营骑军这些高层,难得多是文武双全的,他们如何不晓得太原府和大名府易手从军事和政治上意味着什么?又如何不晓得那些太原城下的随军进士、留在雀鼠谷这头的‘以备咨询们’,包括东京那里的相公、秘阁、公阁,会如何在邸报上渲染这两场大胜?

    可然后呢?

    然后这场大胜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名府那边是人家岳飞一力指挥的,然后张荣、田师中全窝在那个大寨子里,功勋躲都躲不掉,别人想蹭也蹭不到。而太原城破的时候,谁谁谁都在场,就你御营骑军隔着几百里,想凑都凑不上去!

    这个时候,大苏学士的这首词可不就应景了吗?

    然而,众人就算是再多不满,也万不可对官家和中枢安排有什么怨言的,所以只能通过诗词点到为止,继而迅速转变话题。

    “来得及吗?”一阵沉默之后,御营骑军副都统刘錡看着山坡下仓促进发的军队,明显有些不安。

    “不好说。”统制官张中孚蹙眉以对。“咱们是骑兵不假,可北面却比咱们早知道快两日,泽州肯定是咱们的,隆德府真不好说。”

    “若是那般,此战咱们岂不是白饶一趟?”刘錡听到这里,一时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

    “副都统这话怎么说?”张中孚明显误会,勉力劝慰。“咱们是骑兵,本该用作野战,夺城什么的,有功劳固然好,可便是抢这些白地吃了亏,又何必过于在意?马上河北野地决战用心便是!”

    “野战未必打得起来。”刘錡低声透露了一个都统层次才知道的消息。“后勤花费比之前计划多的太多,最多再撑三个月……这也是之前为何曲都统宁可挨官家一鞭子也要试一试的缘故……你说,若是金人退的果决,直接将河东河北的地方全让了出来,退到燕京城下,那考虑到春耕,官家万一顺水推舟,就此罢兵稍歇,又该如何?”

    张中孚闻言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惊,随即勒马向前数步,来到曲端身侧,以目视之,俨然是求证的意思。

    毕竟是自家嫡系心腹,骑在新‘铁象’上面的曲端无奈,只能微微颔首:“刘副都统说的是实情……可依着我曲大来看,决战还是要打的……因为仗打到这份上,官家没由来停下来,若是停下,放过金军大队,过两年再发兵,那才是浪费军资人力。”

    张中孚微微颔首,但稍一思索,却又正色请求:“都统,不管如何,眼下快一些进发隆德府总是没错的……金军失去大名府和太原府,隆德府夹在中间已成死地,绝没有固守的理由,能抢下来总是功劳一场……我亲自前面督军如何?”

    曲端想了一想,也无法推辞,便即刻颔首:“且去……快归快,却要小心一些!”

    张中孚即刻应声,却是打马下坡,带着几个心腹军官飞奔而去了。

    人一走,曲大身侧除了刘錡,只有夏侯远几个近卫,便忍不住回头埋怨:“何必跟下面人说这些……本来就乱做一团,现在岂不是更乱?而且金军又不是丢了两个城便没了战力,万一遇到一个两个脑子抽的,再败上一场,又算谁的?”

    “都统何必怪我?”刘錡连连摇头。“就目下这个样子,我不说莫非就不乱了吗?况且……”

    “况且什么?”曲端盯着下方纷扰的军队,敷衍相对。

    “况且……”刘錡在后面一时叹气。“都统,咱们说句良心话,就凭当日关西作为,你想求一面大纛是真难,可下面人想进一步你总不能拦着吧?便是我,虽不指望混个节度,但如何不想建立功勋,好在官家面前求个恩典,让家兄有个好结果?他现在还只是被赦了的白身,自觉是家门之耻。而且,只是咱们骑军这般吗?我不信王德那厮不想让自家大儿子有个大好前途,不想让二儿子回到军中,得个恩荫!你虽难,可大家都是一般的!”

    曲端闻言一叹,情知对方说的是实情,便不再言语,而下方骑军依然纷乱进军不停。

    且不提千里之外,得到讯息后急速出兵的曲端,只说太原城内,赵官家这边,虽然因为吴玠的抵达卸了军事上的责任,但年后数日,依然忙的不可开交。

    首先,军议还是要参加的,纸上谈兵还是要来的。

    其次,除了军议,赵官家这几日还不停的与近臣们、‘以备咨询们’东走西顾,四处抚慰军中。

    譬如说,大年初一那天早上,洗了手的赵官家就是跟安置在城内的伤员一起吃的饭,非只如此,下午他送王德率军北攻定襄、雁门的之后,顺势就让出了内城,回到城外大营居住。

    大年初二那天,他再度登城,参与了城防修缮活动,与杨沂中一起扛土修城。

    大年初三,他更是亲自巡视民夫营地,慰问支前民夫,甚至还替一位党项老卒写一封汉文家书,乃是叮嘱那党项老卒的老婆,要小心家中那头母牛肚里的牛犊。

    种种行径,不一而足。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全程都是在无数近臣、侍卫,以及许多擅长写故事的东南‘以备咨询们’瞩目下完成的……他走哪儿都带着比一个满员指挥营人还多的随行人员。

    只能说,只要他赵官家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要打败仗。”

    回到眼前,正月初四这日下午,从军营中转了一圈后,得到消息的赵玖入城参加军议,待见到吴玠、韩世忠等人,却是脱口而对,语出惊人。

    “官家何出此言?”

    一阵诡异的沉默中,还是黄脸的吴大硬着头皮给官家接上了话。

    “太原城破的太利索了,军中骄躁。”赵玖避开主位坐到一旁,平静言道。

    “确系有此一虑。”吴玠闻言失笑。“但请官家明断……骄躁是骄躁,但太原城这般轻易得手,大局为陛下所握,也是实情,骄躁是有缘故的……况且,这等国战,胜败之事本属寻常,只要不影响大局,有些事情其实也就那样了。”

    赵玖在座中想了一想,倒也无可辩驳,何况军事上的事情他向来是比较信任吴玠几个帅臣的,便不再多言此事,只是正色来问军情:“听说耶律马五见了折合首级也不愿降?”

    “好让官家知道。”王彦从一侧转出,正色以对。“非止是不愿降,还将使者的首级替了折合首级送还。”

    “他一个契丹人,到底图什么?”赵玖冷笑以对。“以他手中的本钱,去了西辽,耶律大石能封他个北院大王,只比几个姓萧的稍矮半头,比耶律余睹还强!反倒是留在金国,女真人能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