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一十二章 大佬的论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富弼不仅词锋犀利,而且说话‘直’。

    直到什么程度?

    韩琦,富弼都是范仲淹提拔,当年要不是范仲淹在晏殊面前夸奖富弼。富弼还不一定能成为晏殊的乘龙快婿呢。

    不过对于这位仕途上的恩人,富弼可是没少顶撞过,数度令范仲淹下不了台。别人问他你是忘记了范相公的大恩大德么?富弼却说,范相公欣赏我,正是因为我的看法与他不同,我怎能因报恩放弃自己的主张?

    旁人问范仲淹,范仲淹也说,富弼不同俗流,这是我欣赏他的地方。

    富弼如此对范仲淹也罢了,更了得是连岳父晏殊也骂。

    富弼曾在宋仁宗面前指着晏殊骂道,晏殊奸邪小人,与吕夷简结党欺瞒陛下。

    放在后世也没人敢这么骂岳父吧,富弼不仅骂了,还直呼其名。不过富弼任宰相还是人气极高,时语嘉祐四真,富相公为真宰相。

    富弼对晏殊,范仲淹讲话都这样,更不用说对自己了。

    话说回来很多大佬讲话都很‘直接’,因为他们不必顾忌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其实不少人就怀疑这攻心联是不是章越的写,包括当初的三字经,怀疑的人也不少。

    不过大家尽管心底有怀疑,但一般也不会当面说出来。

    如此公然直言不是得罪人么?

    宋朝的读书人虽还有质朴之风,质朴不等于情商低。

    不是利益攸关的事,谁会干当面打脸的事,不怕得罪人么?

    章越看着富弼心想,若直接解释,这攻心联真是我作的,然后吧啦吧啦一番话,就落入下层了。

    故而要抛开这话题,富弼真正的目的是要自己在他面前展现才华,这也是大佬的激将法,一种对你的考验。

    看一个人有没有才学,最快速的办法就听其谈吐。

    章越言道:“久闻昭文相公词锋犀利,越不能对也。”

    章越这么说,当然不是怂了,而是顿了顿言道:“越乃闽越之民,行年十而有六,相公问越有何进言。越再不自量,亦不敢在相公面前妄进大言。”

    “但若相公考较在下之才,如此越即大胆试谈一二。”

    富弼闻言点点头。

    此刻富弼高坐堂上,富绍庭居其右,堂上堂下有一道台阶。

    章越等人于台阶下下座,此刻左右仆人给章越端上茶水。

    不过章越没有喝茶,而离座踱了数步,打了一番腹稿然后言道:“盖天下之事,上自三王以来以至于今世,前人自有定论,然于今人而言,犹有所不释于心。”

    一开篇从三代泛泛而谈,也是当时读书人策论多有采用的,看似规模宏达,倒不足为奇。

    众人都继续听章越下文。

    章越踱至墙处,返身继续言道:“古之帝王,岂皆多才而自为之。汉高皇帝恢廓慢易,吞项氏之强,汉文皇帝之宽厚长者,而足以服天下之奸诈。何者?在于任人而人为之用也,是以不劳而功成。”

    “至于武帝,财力有余,聪明睿智过于高祖、文帝,然而施之天下,时有所折而不遂。何者?不委之人而自为用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