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一十三章 夏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富弼走后,众人都是心底震撼。

    知道章越了得,却没料到如此了得,连在富相公面前都可以挥洒自如,坐而论道。

    最后临走前,富弼那句话倒是不吝于替章越扬名了。

    殿试之上见汝文章!

    虽说这一次见面众人都成了陪衬。

    黄履倒是不介意,反正见到富相公一面,知道何为宰相之尊就可以了,至于赏识不赏识也是强求不来的。章越得富弼的赏识,是人家的造化。再说富弼自己几个儿子都没考中进士,他若真有心关照,绝不会如此。所以富相公一句话未必有那么神奇。

    黄好义对章越早已服气,现在则是想到连富相公都赏识的人,将来肯定没得跑了。如今黄好义是一门子抱大腿的心思。

    黄好义的兄长与章惇是姻亲,自己与他又是同乡加同学,这交情可是不一般啊。在他看来,章越将来若是得志了,不拉他一把着实良心也过不去。

    郭林既为章越高兴,又有些觉得看来拍马也赶不上师弟了,回去后要需更加用功才是。

    唯有孙过有些闷闷的。

    他是邵雍的弟子,他的老师是富相公的好友,但是富相公,富大郎君却没有提及,哪怕关切过一句。

    富相公有些不够周到。

    方才章越登阶而上,其实有失礼之嫌,富公也没有在意。

    富绍庭留下与众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对章越道:“三郎年纪轻轻,如此才学,实令人刮目相看,不知可曾婚配否?”

    一旁众人听了都是竖起耳朵来。

    富绍庭这么问,简直是大有深意啊。

    富家是什么门第?

    富弼的长女次女先后嫁给冯京。

    冯京是什么人?

    大帅哥一枚,不仅是状元而且是三元及第。

    冯京中状元也是趣闻,据说有大臣要令自己外甥中状元,打听冯京厉害,于是收买主考官有冯的人一律剔除。

    冯京知道后,将卷子上的名字改作了‘马凉’。

    结果状元一出,正是马凉。

    而冯京中了三元及第后,皇戚张尧佐榜下捉婿将冯京硬请’到家里,要将女儿嫁给她。张尧佐设宴,并亲自将一条金带束在他的腰上言道:“这是皇上的意思啊。”

    冯京哪看得上这样的外戚,无论对方怎么说坚决不答允。后来冯京就作了富弼的女婿。

    冯京还留下了‘两娶宰相女,三魁天下元’的故事。

    至于富弼另两个女儿嫁给了范大琮,范大珪两兄弟,这范家兄弟虽姓范,但与范仲淹,范雍,范镇等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的祖父,父亲范元,范钧都没有作官,却与富家祖上世代通婚。富弼当了宰相后,也没有嫌贫爱富,让两个女儿继续与范家联姻。

    如今富弼这两个女婿都沾染了宰相岳父的光,都已荫官。

    此外富弼听闻还有一位侄孙女,如今倒已是待字闺中。

    面对富绍庭此问,换了旁人早就浮想联翩,但见章越不假思索道:“章某已有意中人了,若将来有高中进士的一日,就去她的家中提亲。”

    富绍庭闻言有些意外,然后笑道:“甚好,甚好,真不知哪家姑娘有这福气。”

    章越闻言没有说话。

    这时一旁仆役已出声道:“郎君尊重。”

    这已是送客的意思,众人闻言连忙起身告辞。

    送章越走出院后,富绍庭回到后院。

    但见富弼已坐在堂上,与一旁他的母亲与其妻晏氏说话。

    晏氏就是晏殊的女儿,其实富弼虽在皇帝面前大骂岳父,也依仗与老丈人交情一直很好的缘故。

    晏殊这人脾气挺好的,而且富弼就是这脾气。估计富弼回家后跪两天搓衣板就没事了。

    这晏氏也不是普通女子。

    富弼拜相后,晏氏扶婆婆入宫入朝,其他高官的妇人都是戴珠佩玉。

    但晏氏却没有佩戴,有人问道:“你少为宰相女,大为宰相妻,为何平日却如此节俭?”

    晏氏道:“相公起于寒士,虽当了宰相,但俸禄也就堪堪够用。如今有副笄戴,有象服穿就很好了,不可带头助长奢侈之风啊。”

    话说这晏氏也是很多宋朝女子,一辈子要活成的样子。

    晏氏还与曹皇后交情很好,上元节时天子在宣德楼赐百官宴,晏氏扶婆婆上了城楼,曹皇后看了对左右赞叹道:“有是姑,故有是妇。”

    “就是那些青玉案的章三郎?”晏氏言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富弼的母亲微微点头:“人是如何?”

    富弼道:“倒是个俊秀挺拔的郎君。”

    “婚配了否?”

    富弼笑道:“母亲你又在为素娥的事着急了。”

    晏氏已笑道:“宰相家的女子不好嫁,侄孙女也是一般。素娥自幼失持,母亲自是要帮她看着些。”

    一旁富绍庭道:“回禀祖母,我方才问过了,这章三郎君说已是有意中人了。”

    “如此啊。”

    富弼道:“此人是欧阳永叔的子侄辈,又是陈述古的学生,但他上门来却不持二人的名刺,也是不欲借重的意思,这样的少年人无论如何,都是要高看一眼的。”

    欧阳修是晏殊的学生,与富弼交情也很好。在当年石介富弼谋反案中,欧阳修为富弼在天子面前申冤。

    至于陈襄为河阳县令时,上司正是富弼。后来正是富弼推举陈襄为秘阁校理、判祠部。

    也就是凭着与欧阳修,陈襄的交情,章越也算是富弼线上的人,但从始至终章越没有提及一句。

    富弼的母亲道:“这是你们男子的事,我是不上心的。不过这世间的好男子,为何都……哎。”

    说完富弼的母亲撑着拐杖离开了,富弼亲自搀扶着母亲离去。

    晏氏与富绍庭都是起身相送。

    晏氏看向富绍庭道:“我们府上的规矩,第一次登门就算再有名望若无人引荐亦不轻见,这章三郎既不手持欧阳永叔与陈述古的名帖,你是如何见得他的?”

    富绍庭犹豫了片刻才道:“娘,是素娥的意思。”

    晏氏闻言道:“家门不幸,你爹爹怜着她孤苦,从乡间接来,平日又不约束着她,任她在外抛头露面,如今竟是如此胆大妄为。”

    富绍庭道:“难得素娥有看得上的人,若是成全了她,以后必会恪守妇道。”

    晏氏闻言没有言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