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一十九章 考场夜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曦铁塔,梵寺古钟。

    整个开宝寺沉静如睡,而秋风轻轻地掠过菩提叶。

    这一刻章越的心无比沉静。

    左右僧房,有些考生还伏在案上睡了,有的则是已是提笔撰文,还有的仍是在冥思苦想。

    章越看向题目,赋题是《上善若水赋》,诗题是《秋风生桂枝诗》,《朝日莲诗》,策题是《禹稷济世之策》,论题是《文行孰先论》。

    国子监每月小考每年一大考,内容都是大同小异,章越早已是身经百战,再经过一夜的酝酿,章越心中对于各题都已打好了草稿。

    先从最拿手的策论而作。

    先是《文行孰先论》,文行多指文章和品行,乍看似指文章和品行何为先呢?

    似乎很好理解,一般说来都以品行为先,当然是以品行放在第一位。

    不过要仔细想这一题出自论语,述而。

    原文是‘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文是指文教,行是指实践。

    章越略有所思,当即提笔写下‘圣人之教,知之而后行也。’

    知而后行也,是理学的宗旨。

    在王阳明还未出现前,这是最为当时主流所接受的说法,而且还略微超前于时代。

    有了开头,章越毫不犹豫写下‘知行常相须,如目无足不行,足无目不见。论先后,知在先,论轻重,行为重。’

    写到这里,章越知道这题稳了。

    科举不是让你自由发挥,必须合乎于大多数人的观点才行,。

    当章越写完此论后,一旁考生们已是陆续醒来,但见这时候公人端来了热米汤对众考生道:“主考官礼遇诸位,赠汤一碗。”

    好吧,虽说是米汤,有总比没有强。

    一碗米汤从格子窗里端来,章越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恩,米汤甚是浓稠,对于昨日吃了一天冷食的章越而言,这碗米汤令他浑身舒坦了。

    接下来章越看向下一题策题《禹稷济世之策》。

    这一句话很多考生抓耳挠腮了,当初第一次此题时章越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这题实在考得太偏。

    但是话说回来却考不到博闻强记的章越。

    为何这题考得偏门?因为这一题不在九经,而是在晋书。

    这句话出自杜预所言‘禹稷之功,期于济世,所庶几也’。

    禹稷是大禹后稷。

    大禹治水,后稷种田都是有大功于天下苍生的。

    晋书提及杜预时‘预公家之事,知无不为。凡所兴造,必考度始终,鲜有败事。或讥其意碎者,预曰:“禹稷之功,期于济世,所庶几也。’

    杜预对公家的事知道的一定要去办,凡兴造的一定要考制,很少失败的。有人嘲笑他作事琐碎,谋划太过周密。杜预却说,禹稷之功在于济世经民,我也想得与这差不多。

    不过非要按照从大禹治水,后稷种田的思路来答也可以。但肯定是要降一等的。

    所以这道题的核心必须围绕着‘预公家之事,知无不为。凡所兴造,必考度始终’来答。问题是很少人会读史书,至于读史书很少人会读到杜预传,就算读到了也未必记得。

    因此这道题,章越揣测过去,不少人会按照以‘国家时务’来答,大谈禹稷治水种田之功绩。

    但要害却不在此。

    当然了知道了题意,不等于写得出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