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二十章 结童入学,白首空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耑字要不要写?

    赋三百六十余字,章越平日在太学写的时候,一般控制在四百字以内。

    抄写三百余字对于章越而言就是一盏茶的功夫而已。

    字数不长,但是……

    转眼间,一支烛已是快要灭了,章越定了定神又点起第二支蜡烛,解试至明日巳时前收卷。

    但章越还在思索。

    罢了,遇事不决量子力学……不对,是遇事不决睡大觉。

    章越还是重新祭出这万事万灵的法宝。

    当即章越将尚缺‘上善若水赋’的卷子收入卷袋放在枕下,然后吹灭了蜡烛,躺至床上。

    这场夜雨雨势渐渐大了,考场上的风灯被秋雨打得左右摇摆,晃动的灯光在油布上摇曳生姿。

    秋雨之夜有些微凉,章越将薄被单往身上紧了紧。

    章越突然发觉,以往着枕秒睡的自己,居然失眠了……

    章越在床上翻来覆去,尽管想尽办法了,但就是睡不着。

    各种心事浮上心头,如何压也压不住。

    大哥,大嫂,章惇,章丘,赵押司,彭经义,郭学究,师娘,郭林,章友直,章望之,何七,黄好义,蔡确,向七,刘佐。

    这些人如今天南地北各在一处,但都在章越的眼前走马灯般转了一遍。

    章越烦躁之下,一怒之下掀被坐起,真是她娘的神奇,自己居然也有失眠的一天。

    这是遇到了神秘力量了吗?关键时候掉链子?

    章越披上衣裳,揭开罩在窗上的油布,灯光照入了考房,再望向更远处铁塔已难以分辨,黑色的夜,如墨的雨,浸透在天地之间。

    章越看着这夜雨及忆起的故人,不知为何想起了黄庭坚的一首诗。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章越正沉吟时,突闻旁边赞了一句:“好句,好一个‘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章越陡闻此言不由一愣,谁自己本不愿抄诗的,奈何偷听的人怎么却无处不在。蹲墙角有意思么?

    蹲墙角之人继续言道:“听声音兄台似年纪轻轻,怎会道出这等感伤至深的诗句来。”

    这不是昨日第一个拿钱买面吃的人,章越道:“心有所感罢了,倒不是刻意为之。”

    对方笑道:“倒不是我失言,只是此诗触及了我‘结童入学,白首空归’之情,想当初不少老友从天南地北一处共学,如今唯有我仍不知好歹,一意求此功名,想到孤身一人实是寂寞难堪啊。”

    结童入学,白首空归。

    章越也不由惆怅。

    说话间一名公人提着灯道:“何人在此说话,考场上不许交头接耳。”

    此刻章越收回了思绪,重新点了蜡烛。

    雨声一点一点地拨动思绪,章越从卷袋从取出卷纸来铺纸于桌,略一宁神提笔写下赋来。

    所有命运馈赠之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换句话说,自己能考得上的为何要作弊?

    当然作弊的话就更十拿九稳了,但不能为了不冒这个风险,而承受另一等代价。

    这时不远考房突响起异动,旁人道:“不好了,不好了,此人犯疾了。”

    一旁公人骂骂咧咧地开了房门,几人与医官一并入了考房。

    雨已是小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门板充作担架从考房里抬出。

    在后抬着担架的公人辱骂道:“这么大把年纪在此作甚,就算中了进士作了官,又有几日好活?”

    在前抬着担架的公人言道:“人家好歹也是秀才公。”

    “怕什么,欺老不欺少。”

    那担架上的白发考生摇了摇头,眼角垂下泪来,然后用如同枯木般的手拭泪。

    章越见到那老考生再度想到了‘结童入学,白首空归’的话。

    不过章越没有分心,在早已打好的草稿下,一篇数百字的赋,不久写毕。

    写完之后,章越觉得格外的神清气爽,念头通达之意直贯脑中。最后章越吹干墨渍,将卷子收入卷袋放于枕下,合衣而睡。

    这一下立即睡着了。

    睡梦中,章越看到了很多故事。

    等到了天明时,就听得考房外拍门道:“醒了,醒了,再过一个时辰清考房了。”

    章越睁开眼睛,将考房里收拾了一番,将香炉被单一并归纳清楚,坐在桌前等候。

    过了半个时辰,听得考房传来外开锁之声,一名考官走进了考房,对方见了章越拱手作揖,章越亦还了一个深揖。

    考官对章越道:“姓名?”

    章越道:“国子监养正斋章越!”

    考官点了点头道:“本官听说过你,卷子何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