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二十一章 圈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考完之后,章越他们自有一等疲乏,仿佛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

    不说别的,就是三日闷在考场里,也是难受极了。一场大醉后,众人都在太学里趴窝了,先睡个天昏地暗再说,下面就是放榜前的各种放纵。

    不过同窗之间也有分别,有的人就同没事人般。解试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个过场。

    似韩忠彦那般世面见得多,家中有个宰相老爹提携着,遇到大事小事都是从容,国子监的解试当然也不在话。

    听闻解试前一日,他还与一位青楼女子打得火热,还作了好几首艳词这般,在京师的读书人里是传得沸沸扬扬。

    到了解试那日,还是家仆将他从青楼女子床上扶起直接送入考场。

    黄好义他们虽平日对韩忠彦颇多鄙夷,但谈论此人时暗暗都有等羡慕之心,毕竟在他们眼底青楼中那些惊艳的时光,铭刻记忆的女子是可望不可及的。

    可在韩忠彦的回忆里,不过一场大汗淋漓的运动罢了,或成了衙内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众人之中,黄好义是最嫉妒韩忠彦的,但从不敢正面说。背后数次编排韩忠彦的话,不知为何被人传入韩忠彦的耳里。

    结果有次章越不在时,黄好义被韩忠彦在馔堂碰见,当着众人的面甩了个女人的肚兜在他脸上。

    黄好义被羞辱了也不敢作声,甚至与不敢与章越说。

    从此之后黄好义为人倒是低调许多,不敢再乱说话。

    至于章越知道后,也为黄好义有些悲鸣。

    在太学里,似他和黄履这样的寒门学子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黄好义这样不上不下的。

    他身上既没有寒门学子那股子拔刀见血的狠劲,为人处事也不够八面玲珑,身世背景又不如韩忠彦。故而不上不下的黄好义的反是可悲的。

    韩忠彦他们平日欺辱的,也正是如黄好义这般的。

    但话说回来,如今的黄好义倒是令章越省心不少。

    毕竟不经打击老天真。

    解试后,令章越担心的反是孙过。

    解试后数日,孙过的心态越来越阴郁。

    章越有一次看不过去了,找他聊天。

    孙过直言道:“斋长,是不是世上除有血脉之亲外,无一真正朋友。”

    章越道:“怎有此说?”

    孙过苦笑道:“我如今看开了许多了,诗书误我二十年,最误古今人的莫过道德二字,似韩忠彦那样的人,讲道德么?不然也,但为何他却是太学里最风光最得意的。”

    章越道:“子夏言,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师朴他虽小处有亏,但大处还是可以的。”

    孙过摇头道:“斋长,当初你也不是这么说师朴的,如今你也……”

    章越道:“人哪有一下就看得准的。”

    孙过道:“不,当初斋长不喜师朴是因为他挑衅你的威信,但如今他倒可给你好处,你自替他说好话了。”

    “是啊,也亏诗书上整日写什么道德二字,最是误人,若是我早知人与人间交往在于一个利字,也不会浑浑噩噩至今了。”

    “怎可如此讲?你莫想得偏了。”

    孙过苦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