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两百二十二章 表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韩忠彦圈子,那都是生来富贵的衙内们,绝对的高端。

    进了这个圈子,当然是有好处的,若运作得当,最不济也能当个掮客。掮客不是水浒传里帮高衙内害林冲的陆虞候,那不过是帮闲,还称不上掮客的程度。

    但掮客干的活还是与这差不多的。

    一桌连韩衙内在内不过七人,章越吃了个饭还听了几句。

    章越看了他们也算勾勒个大概,韩忠彦,文及甫他们这些朋友,有这样那样的性格,有的还有几分张扬,不过就算与你坐在一起称兄道弟,把酒言欢,也是在观察你揣测你。

    他们交往与人交往间很有距离感,同时很爱及面子。

    从不攀缘来说,章越是没必要往这个圈子里凑。章越一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不是你进了这个圈子,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但韩忠彦既是邀请,自己必须给足他面子才是。章越也没有清高到,认为自己以后就不与这个圈子里的人打交道了。

    当然韩忠彦,文及甫都给足了章越面子,倒让章越丝毫不觉得冷场。

    章越吃了酒即是告退,距离解试放榜还有一日。

    午后大相国寺的烧朱院里。

    食客如云,人声鼎沸。

    这里是如同苍蝇馆子的存在,要寻个济楚的座儿实在是难。

    与韩忠彦,文及甫等衙内饮宴后,章越来到了此处,与两三名不相熟的食客拼作一桌。

    伙计前来相询,章越道了句照旧。

    伙计称是一声,即吆喝道:“一角酒,烤五花,再来一碟紫苏叶。”

    一旁食客看了笑了笑道:“秀才公,才吃这些。”

    章越道:“方才已是吃了一顿。”

    “难怪,难怪。”

    章越抬起头但见眼前之人抱着一个大肘子硬啃。

    不久伙计端菜上桌。

    章越用筷子夹起一块烤好得五花肉,用紫苏叶一卷然后送入口中。

    烧朱院的烤五花是名不虚传的,诀窍就在于这五花够肥够腻。

    当章越咬开紫苏叶后,那油腻腻的肥肉顿时在口中绽放,化作了甘爽的油汁,至于紫苏叶的搭配又稍稍解掉了些许油腻,使得口中的烤五花口感更丰富,再嚼至深处那焦皮的劲道在牙间反复跳动,实在耐嚼。

    如此吃大一口,再喝口小酒,味道顿时涨满,酒香满齿。

    章越一口酒就一口五花肉,顿时将同桌里几位客人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咂巴咂巴嘴心道,居然还有如此吃法,秀才公果然会玩。

    “伙计,上紫苏叶与烤五花。”

    “我也是。”

    汴京最时兴的饮子就是紫苏熟水,酒家里的紫苏叶是要多少有多少。

    一人不由赞道:“秀才这法子不仅是斯文,且还极香。”

    “正是,正是。”

    一旁有位读书人摇头晃脑道:“子曰,君子不食溷豚,若日日有此食之,不为君子又如何。”

    章越自顾吃着美食,却没料到令旁桌之人掀起了效仿之风,过了几日便是风靡了汴京城。

    章越吃完之后,拍了拍鼓起的小肚子,满意地朝蒐集斋走去。

    说来汴京的生活还真是繁华。汴京有五十余座勾栏瓦舍,内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每日都有杂剧上演,从白天一直演至深夜,没有停歇的。

    汴京里的百姓只要有闲有钱,不论寒暑风雨,都往勾栏瓦舍里跑,每天都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至元一朝也保留此景,元曲也多是从宋朝的杂剧南戏流传开来,并达到了巅峰。可惜到了明朝,太祖朱元璋不喜民间娱乐,从此取消勾栏瓦舍了。

    章越也不由动念去勾栏瓦舍去看看,毕竟来了汴京至今也没去见识见识。

    听闻最好看的还要属女相扑呢,听闻女相扑穿着都很是……以道德楷模著称的司马光看不下去了骂此为‘妇人臝戏’,但谁叫咱们老百姓就是这么爱看呢,就是这么俗呢,听闻还有男女厮扑如此深受广大男观众喜闻乐见的环节……

    章越想着女相扑手来到了蒐集斋,没办法,他还是要为每个月十几贯钱打算,否则日后连给女相扑手刷火箭的钱都给不起。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为了碎银几两。”

    “偏偏这碎银几两,可解世间万种惆怅。”

    章越念着诗走进了蒐古斋里,继续为了生计奔波,不对,这是叫敬业精神。

    前些日子章越接了个十二贯的钱的大单,如今正好将印章送来。

    章越到了蒐古斋坐了一会,听得伙计道:“东家,来刻章的客人到了。”

    章越当即出迎,一个章十二贯,那是必须恭敬的!

    当章越见到来人,却见那日与王魁相识女子。

    “富家娘子有礼了。”章越行礼言道。

    富家娘子点了点头,径直入内坐在了主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