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水中亡,火中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季寒月一身大红的凤袍,站在临渊阁最高的平台上。

    身后是围栏,下面是幽深的湖水,她手指痉挛的紧握着手中的一支簪子,簪子上面还带着血迹,头上的凤冠不知道丢在何处,秀发零乱的散飞在空中,映的她容色雪也似的苍白,狼狈不堪!

    一个内侍带着几个宫中的侍卫,堵住了她的路。

    “奉太子令,捉拿刺客,生死不论!季寒月,还不束手就擒!”内侍面无表情的尖着嗓子,大声的喝斥道。

    曾经的温柔体贴、至死不渝,变成了生死不论?

    “我没有刺杀太子!”季寒月猛的抬头,用力的平息自己的颤抖,努力让自己冷静,“我要见太子!”

    今天是她大婚嫁入东宫的日子,仪仗队护着鸾轿,从东宫正门进来,举国同庆。

    大礼之过,她被送入洞房,堂姐季悠然给她送上一杯茶水,喝了之后她就有些困意,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却见太子满身是血倒在床上,伸手捂胸气愤不已的瞪着她,而她手中握着一支带血的簪子。

    八宝凤簪,东宫太子妃正装上的簪子!

    有人大叫“刺客”,大批侍卫冲了进来,宫人们四散,她惶然之下被陪嫁的丫环斜雨拉着逃了出来,被追到此处时,斜雨不知所踪,只剩下她一人,前有追兵,后无退路。

    季寒月咬了咬牙根,血腥味在口中漫延,再次重申道:“我没有行刺太子殿下!”

    “妹妹,你行刺太子,我可以做证。如果不是我,太子殿下现在连命都没了!”得意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是季悠然。

    看着笑嘻嘻缓步走过来的季悠然,季寒月的瞳孔蓦的放大,脑袋中如受重击,到此时,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咽下喉咙处的一片血腥,眼眸之中几乎喷火:“季悠然,是你在害我?”

    她是喝了季悠然送上的茶才晕睡过去的!

    “对,是我!”季悠然看着季寒月,眼底尽显舒爽得意,假惺惺的叹了一口气道:“妹妹,其实真不怪我,是太子让我这么做的!你挡了太子的路,今时不同往日,你父亲也没了,太子要你何用?”

    “我……我爹爹呢?”季寒月手中的簪子“当啷”一声落地,浑身颤抖,她眼下不想追究太子的背弃,她只希望父亲没事!

    母亲早亡,父亲是她和妹妹两个人的唯一的依靠。

    “你父亲勾结叛逆被乱箭射死,你行刺太子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坠入临渊阁,你妹妹也在叛逃的路上被杀死了,你们这一房全是谋逆,所以全死了。”

    季悠然咯咯的笑着,眼角俱是得意的笑意

    ,今时今刻注定是季寒月的死期,她心情好的不想再伪装自己了。

    季寒月脚下一软,一只脚重重的跪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骨头撞击的声,疼的她一抽搐,但更疼的却是她的心,五脏六腑似乎都搅烂了似的!

    人生至痛,莫过于此!

    抬起头,看向季悠然那张刻薄、恶毒的脸,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溢出来:“为……什么?”

    缓缓走过来靠近跪坐在地上的季寒月,季悠然媚眼如丝,捂着嘴笑的越发的得意:“太子从来不喜欢你,他看中的是你父亲手中的兵权,你父亲不识抬举,不愿意把兵权当成嫁妆给太子,他又何须留着一个没助力的岳家?”

    季寒月的眸子猛的抽紧!

    父亲曾经暗示过太子娶她的心意不单纯,若她不愿意嫁,在没有正式成亲之前,他可以从中周旋,但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听进去,对太子没有半点提防。

    是她看错了人,连累了父亲和妹妹的性命,每一口呼吸都疼的仿佛的剜着她的心。

    “你看看,这是什么?”季悠然很享受季寒月的痛苦,咯咯娇笑道。

    慢吞吞的扬了扬衣袖,伴随着清脆的玉器的撞击声,一枚血红色的镯子出现在季寒月的眼中,镯子很精致,下面缀着的是两颗泪滴型的绿宝石,看起来既别致又精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