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0:东东A爆,治爷护短(没分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鼎致大厦,六十二楼。

    咻!

    小刀精准地扎进了靶心。

    阿Kun:“爷。”

    苏卿侯嗯了声,把刀拔了,没再投出去,在手里把玩着。

    那刀阿Kun瞅着有点眼熟,他把心中憋了许久的疑问问出来:“展东东真的是三把刀?”他有点不敢相信啊,“红三角杀手榜上的那个三把刀?”

    苏卿侯没搭理。

    阿Kun自我高潮了:“怪不得Baron和George两个人联手都干不过她,她居然是三把刀!居然这么年轻!还是女的!太牛批了!不愧是我偶像!”

    阿Kun黝黑的脸上竟浮出一丝可疑的红来,犹如……猛男娇羞。

    苏卿侯抬头。

    阿Kun摸摸鼻子,一面无地自容一面慷慨激昂地解释:“我当雇佣兵之前,也混过杀手圈,后来战绩不理想就退圈了,那时候有幸瞻仰过刀神一面。”他语气变得敬重了,拿出他对强者的十二分敬意来,“哦,我们杀手圈里都尊称她为刀神,她用刀比用枪多,最擅长近身搏斗,其其萨山那一战,她一个人挑了整个龙头帮——”

    他正说得热血沸腾——

    苏卿侯把他的脸当作靶子比划了两下:“话这么多,要不要再去抓只貂?”

    阿Kun连忙摆手,说no no no。

    这时,阿King外出回来。

    “庞宵又找了鬼机。”

    苏卿侯拖着懒懒的调子嗯了一声。

    阿Kun忍不住想科普:“鬼机就是常年被三把刀压在下面的那个,”停顿三秒,“杀手。”

    这神断句。

    阿King又说:“这件事有点蹊跷,鬼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作。”

    杀手圈,都是看钱办事,为钱卖命。

    曾经混过杀手圈的阿Kun又忍不住科普了:“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杀手圈有个秘密,鬼机不动三把刀的人头,大家都不知道三把刀是女的,都说他俩搞基。”

    当然,他之前也以为他们俩是一对基。

    一只飞镖擦着阿Kun的脸射到了后面的墙上:“滚出去。”

    阿Kun:“是。”

    “庞宵那边呢?”

    阿King回苏卿侯的话:“李文炳来普尔曼了。”

    苏卿侯摩挲着刀柄上的刻字:“也成,省的我上门去找。”

    阿King斟酌了一下,问:“爷,您对新月镇的生意有没有兴趣?”

    新月镇是北洲最大的罂粟种植地,这里面的利润摸都摸不到底。

    “没兴趣。”

    那?

    苏卿侯说:“我就是不喜欢丑人多作怪。”

    阿King明白了。

    小治爷什么都碰,但从来不碰毒。

    怪就怪那庞宵长得太丑。

    新月镇。

    庞宵与李文炳正在密谋。

    “这苏卿侯一死,普尔曼就得乱套。”

    李文炳就献计了:“宵爷,最好还是要先拿到海运权,等普尔曼内部争得差不多了,我们的货也销得差不多了,再杀他们个回马枪,把普尔曼占了。”

    普尔曼被苏家捏在手里几十年了,几乎垄断了周边几国的军火生意,苏家父子不死,没人敢去撒野,盼着他们死的人也比比皆是,只要来点风吹草动,必定八方来争。

    “你有什么计划?”

    “老致爷被苏卿侯关在了戈蓝海岛……”

    展东东一手摸着监听耳机,一手敲着方向盘,听完之后,她点了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拨了个电话:“给我查查李文炳。”

    次日,红木风海运头领叛乱,和李文炳内外勾结,从普尔曼走了三批货。

    隔天,小治爷就在普尔曼全面搜毒。

    再隔天,李文炳趁小治爷平乱,带人围攻戈蓝海岛,抓了老致爷,要挟小治爷前去谈判。

    下午三点,李文炳已经在戈蓝海岛等了三个小时。终于,有船来了。

    “二当家,是小治爷来了。”

    李文炳看着海上:“带了多少人?”

    苗筒说:“就他一个。”

    李文炳从腰间的枪套里拔了把手枪出来:“够横的啊他。”

    “砰!”

    子弹就打在李文炳的脚下。

    随后,是苏卿侯的声音,非常的不可一世:“你小治爷来了。”

    不仅横,还狂。

    李文炳和他一百多号兄弟都瞄准了他:“把枪放下。”

    苏卿侯下了船,把枪一扔,双手揣着兜,白衬衫、黑西裤,岛上漫天风沙都盖不住他一身诡异骇人的戾气。说也奇怪,他这模样不像个匪,却像个贵公子。

    他来了,单枪匹马地来了。

    苏鼎致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断了的那条腿没着地,一副死人相,开口就骂:“小畜生,你来干嘛!”

    苏卿侯分了他个眼神:“来赎你啊,老畜生。”他走到中间,从容不迫地瞧着李文炳:“说吧,要什么?”

    李文炳也不兜圈子:“红木风的海运权。”

    红木风一直是苏家在管治,先不说里面的油水,那条通道可以打开南北的毒运市场,新月镇历代老大都想吞下这块肥肉。

    苏卿侯轻飘飘地就应下了:“行,给你。”

    李文炳咄咄逼人,目光阴毒:“我还要你三根手指。”

    苏卿侯取了袖扣,把袖子挽起来,抬头。

    “小治爷不记得我了?”李文炳把左手的手套取下,五根手指只剩了大小拇指,“六年前,你断我三根手指,让我从鼎致大厦跪着爬到了华人街,一路总共磕了三百零四个头。”

    苏卿侯不冷不热地哦了一声:“想起来了。”这货背着他运了三包毒,被他搞了搞。

    啧啧啧,果然呐,不能随随便便留人家贱命。

    “三根手指不行。”他抬起手,看自己骨节分明的指,“我手这么漂亮,你可要不起。”

    拿枪的手,少有他这样的,倒更像弹琴的手。

    李文炳被他激怒了,目眦欲裂:“你搞清楚情况,现在你和苏鼎致都是老子的阶下囚。”

    苏卿侯笑了笑,温柔的眼里装着桀骜逼人的凛凛杀气:“你搞清楚情况,在普尔曼我才是老子,今天我要是趴这儿了,你们、还有庞宵,明天都得去地下报道。”

    李文炳咬牙,手已经扣到扳机了。

    苗筒立马提醒:“二当家。”他上前,在李文炳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其实大家都明白,要是苏卿侯死在了戈蓝海岛上,那谁也不可能有命出得了这个岛,毕竟,普尔曼现在还没改姓。

    李文炳不忍也得忍:“手指可以给你留着,你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今天这事儿就算了了,要是不磕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