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2:小治爷终于主动亲了(不分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手术后,展东东昏迷了十八个小时。

    苏卿侯守了十八个小时:“她怎么还不醒?”

    主治医生战战兢兢地回答:“病人失血过多,身体还很虚弱。”头顶的气压更沉了,主治医生赶紧补充,“不过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应该很快就能——”

    这话三个小时前也说过。

    苏卿侯打断:“滚出去。”

    主治医生心肝都要吓破了,赶紧灰溜溜地撤。

    这时,虚弱的声音打破了紧绷的气氛,有些好笑似的,语气埋怨:“你脾气怎么这么坏啊。”

    苏卿侯看着病床上已经睁了眼的女人,眉头松了,语气一如既往地恶劣:“给我滚回来。”

    主治医生脚步僵住:“……”

    “她醒了。”苏卿侯说,“过来给她检查。”

    主治医生擦了擦脑袋上的汗,又颤颤巍巍地折回去了。

    展东东身上有三处枪伤,但都没伤到要害,情况不算太糟,反而是之前在实验室给苏卿侯挡的那一枪再度裂开了伤口,发炎很严重。

    检查完了之后,医生重新开了处方,带着护士一道离开了,病房里只剩病人和“病人家属”。

    “苏卿侯。”

    展东东刚摘氧气罩不久,说话都没什么力气。

    苏卿侯站在床头,脸色不善:“没听见医生的话?”

    医生让她少说话。

    展东东不说话了,盯着他看。

    他脸色不好看,像憋着一股火,语气很冲,不过和平时喜怒无常不痛不痒的样子不一样,他是真真正正地在动怒,一句接一句地训她。

    “我让你去杀庞宵了吗?”

    “嫌命太长是吧。”

    “你是我什么人,谁要你管我的事了。”

    展东东也不作声,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他。

    比起动嘴,苏卿侯显然更喜欢动手,可她一身伤地躺在这,打又打不得,这股憋在心头的火发泄不出来,他眉目间全是不快。

    他越训语气越坏:“别以为替我杀了个人,我就会感激你。展东东,你搞搞清楚,我苏卿侯是有仇报仇,但有恩可不报恩。”

    他冷嘲热讽的样子,不像他自己了。

    “再说也不是什么恩,我要杀庞宵轻而易举,纯粹是你多管闲事。”他恶狠狠的眼神,“你下次要是再敢——”

    展东东突然哎哟了一声。

    苏卿侯一下就忘了他刚刚要说的话了,拧着眉问:“你怎么了?”

    展东东皱着脸,娇声娇气地说:“伤口疼。”

    她十五岁出师,受过的伤数之不尽,可从未喊过疼。

    爱情这玩意,真让人面目全非。

    看,红三角的第一杀手都学会撒娇了,杀手卸下了铜墙铁壁,就像刺猬拔了一身的刺。

    苏卿侯听见她喊疼,立马伸手去按病床上的呼叫器。

    展东东却抓住了他的手,失血过多的小脸惨白惨白的:“不要你报恩,我就想帮你做点什么,任何事情都可以。”

    苏卿侯看了一眼抓着他手的那只手,掌心都是茧,不像女人的手,一点都不软,手背还扎着针,因为她在用力,有回血的痕迹。

    “松手。”

    她不松手,眼眶也不知道怎么就红了,她在示弱,第一次向人示弱,把整颗心都剖出来,毫无遮掩地捧给他看。

    “我喜欢你。”

    血顺着输液管倒流,她哽咽地说:“苏卿侯,我好喜欢你。”

    苏卿侯整个人都定住了,耳边全是这个女人的声音,像锥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撞过来,敲进去。

    她说:“想亲你。”

    “想跟你睡觉。”

    “想给你生孩子。”

    苏卿侯耳朵越来越红,眼里的浮影越来越乱:“你——”

    她不管,继续说她的,语气很倔,也很认真:“还想替你杀人。”

    “想站在你身边。”

    “想把红三角打下来送给你。”

    “想以后跟你一起死。”

    展东东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被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神魂颠倒得这么厉害,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想要把最宝贵的生命给他。

    她拉着他的手,用力拽过去。

    她手术刚醒,哪有什么力气,可苏卿侯还是顺着蹲在了床边。

    她坐起来,红着眼去吻他。

    他伸手推——

    “我伤口疼。”

    他愣了愣,僵着身体把手放下了,让她毫无技术地乱亲。

    门口,偷看的阿Kun爆了句中文粗口:“卧槽!”

    阿King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十分钟后,苏卿侯神不守舍地出来了。

    阿King装模作样地问:“爷,您热吗?”脖子都红了。

    苏卿侯扯了扯领口,喉结滚了一下。

    “爷,您是不是,”阿Kun犹豫了一下。

    说实话,展东东出现之后,小治爷的性情变了很多,多了点儿人味,没有以前那么乖张暴戾了。

    阿Kun也不像以前那么怕他了,所以为了偶像,阿Kun大胆地问出口:“您是不是喜欢展东东啊?”

    苏卿侯直接踹了他一脚,踹得够狠:“滚去北道湾。”

    阿Kun:“……”

    嗷,腿要断了,草!草!草!

    对不起,他错了,竟然以为这魔头变善良了。

    …………

    阿Kun问的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正面的答案,但眼尖的阿King发现被展东东打了啵喂了口水的小治爷这次没去刷牙。

    之后的半个月,展东东在普尔曼的医院养伤,苏卿侯一周待在了新月镇,一周待在了万格里里。他关了几家地下运作的赌场,又烧了几处罂粟种植地。

    半个月时间,展东东好的差不多了,红三角也统一的差不多了,一切都很美好,就一点很让人郁闷:

    “他怎么这么狠心啊。”展东东幽幽叹气,“都不来看我。”

    抱怨声里,一股子小女儿的娇态。

    鬼机受不了,起鸡皮疙瘩:“还没到春天呢。”

    展东东那个不要脸的:“我思春的表情这么明显吗?”

    啧啧啧。

    鬼机怀疑这家伙被人换了个芯子,把削下来的苹果皮扔她身上:“擦擦你的口水。”

    展东东抹了一把嘴,伸手去接苹果。

    鬼机咬了一口:“我又不是给你削的。”

    她死亡凝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