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不跟刚刚那个一样么?可以,真会给我省事儿。”桑延慢条斯理道,“每回愿望说的都是我想干的事儿。”

    想起去年的生日愿望,温以凡忍不住反驳:“我去年想的愿望是跟我工作有关的。”

    “嗯?你记错了。”桑延很不要脸,“你说的是想让我当你对象呢。”

    “……”

    两人沿着街道往前走。

    桑延继续问:“还有么?”

    “你是要给我三个许愿机会吗?”但温以凡没什么愿望,盯着他高大宽厚的背影,想了好半天,“那你背我吧。”

    话一脱口,温以凡又想起他今早才拆线:“算了,我还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桑延已经半弯了腰:“上来。”

    “……”

    温以凡盯着他看,很快就爬了上去:“那背一会儿就好了。”

    桑延站起来,背着她往前走,又道:“还有没有?”

    温以凡突然明白过来,他似乎是会给她实现很多个愿望。她看着他的侧脸,弯起唇,顿时觉得过生日当寿星真是件令人期待的事情:“那你笑一下。”

    桑延撇头扫她。

    温以凡伸手勾了勾他的下巴,举止像调戏良家妇女一样:“我想看你的梨涡。”

    桑延皮笑肉不笑:“我没那玩意儿。”

    “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有,”提到这个,温以凡有些纳闷,本着印象去戳他唇边有梨涡的那个位置,“这多可爱,我也想有一个。”

    “……”

    可爱。

    桑延眉心一跳,提醒道:“温霜降,别拿这个词来形容我。”

    盯着他硬汉包袱很重的模样,温以凡忍不住笑了起来,开始掐他脸。她的力道不轻不重,像是想把他的梨涡掐出来:“桑延,我很喜欢你的梨涡。”

    像个受气包一样,桑延任由她掐,这回倒是默认了自己有梨涡这玩意儿。

    “我哪儿你不喜欢?”

    “说的也是,”温以凡又开始许愿,“那你的梨涡不能给别人看。”

    桑延的脚步一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温霜降,你说你是怎么变得这么专.制的?”

    温以凡的眼眸弯成漂亮的月牙,语速缓慢却又显得理直气壮:“这不是你让我许愿的吗?”

    “行。”桑延今天格外好说话,像是完全没有底线,对她的什么都要求都有求必应,“以后只在你面前有梨涡这玩意儿。”

    温以凡这才笑着收回手。

    桑延又道:“还有么。”

    温以凡自顾自地想着。

    恰好路过了一家奶茶店。

    里头正放着最近大火的歌曲,是S.H.E的《你曾是少年》。

    /许多年前/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

    /爱上一个人/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温以凡的眼睫动了动,忽地抬眼盯着眼前的男人。

    他正看着前方,黑发黑眸,侧脸的曲线硬朗流畅,带着几分锋利。那么多年过去,他的模样已经成熟了不少,眉眼间的少年感却还十足。

    让温以凡瞬间想起了,少年时的他把篮球塞进她手里,而后不知跑去哪里帮她借钱的背影。那时候他能拉下脸去帮她借钱,到现在,依然如同当初那样,能耐着性子一个一个地问她生日愿望。

    再一个一个地帮她实现。

    温以凡渐渐发了呆,鼻尖开始泛酸,莫名回头看了眼。

    从这个角度,温以凡远远地还能看到咖啡厅的边角。似乎就快要消失不见。

    完全看不到赵媛冬的身影。

    在这一刻,温以凡的那点负面情绪才后知后觉地涌了起来。她的心脏有点空,真切地感受到自己似乎是彻底跟过去道了别。

    像是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地从她心脏里被挖了出来。

    在她25岁生日的这一天。

    收回视线,温以凡把脸埋进桑延的颈窝里。

    注意到她的动静,桑延又看了过来:“怎么?还没想好?”

    温以凡才意识到,她好像根本不是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她的眼眶渐湿,一点点地沾染着他的脖颈,冰冰凉凉的:“桑延。”

    桑延顿了下:“怎么了?”

    “除了你,”温以凡勾住他的脖子,忍着声音里的颤意,“没有人爱我了。”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人远离了热闹喧嚣的街道。

    昏暗的路灯之下,桑延停下了脚步。光影交错,他的面容变得不太清晰,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背上的温以凡,眼眸暗沉而不明。

    他声音很轻,似有若无地冒出了句:“我只爱你。”

    从年少时的心动,一直持续到现在,再到未来的每一个瞬间。

    我都只爱你。

    “……”

    温以凡抬了眼,透过雾气弥漫的眼,对上了他的视线。

    “温霜降,”桑延扬眉笑起来,仰头亲了亲她的下巴,缓慢而又认真地说,“再许个愿。”

    温以凡说话鼻音还很重:“什么?”

    盛大的夜幕之下,街道上吹着燥热的风。周围静谧至极,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影,世界像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两人只看着对方,仿若再容不下任何人。

    再许个愿。

    除了我。

    还会有很多人爱你。

    -

    霜降一过,像是也把炎热带走,南芜市的冬天随之到来。随着时间流逝,桑延的伤口也渐渐恢复好,最后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疤痕。

    温以凡查了好些祛疤的方法,折腾了好些天,才让他的疤痕淡化了些。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年底。

    某次采访回台里,温以凡被郊区甘鸿远谈话。大致已经是今年年会快到了,看到她的履历上写着有十年的舞蹈经历,让她去筹备个节目,给《传达》栏目组争争光。

    温以凡有些猝不及防:“主任,我跳了十年,但我也快十年没跳了。”

    甘鸿远笑眯眯地地拿着热水瓶,喝着茶:“没事儿,有总比没有好。而且就都是图个乐呵,咱这没几个年轻姑娘,全是大老爷们儿,大家都不爱看。”

    温以凡委婉道:“但我这也没时间练习,基本功也很久没练了,手头上还一堆后续报道要跟……”

    甘鸿远点头,很贴心:“你最近不用给我报选题了,好好筹备节目吧。不要弄太喜庆的,我们组要显得与众不同,知道吗?跳点文艺点的。”

    “……”

    温以凡又说了几个拒绝的话,都被甘鸿远一一驳回。

    最后她还是被赶鸭子上架般地揽下了这活。

    回到位置上,苏恬好奇地凑过来:“主任找你干什么?说年会的事情吗?”

    温以凡看过去:“你也被找了吗?”

    “对,但我没什么特长,他说一个我反驳一个。”苏恬实在干不来这事儿,嬉皮笑脸道,“去年琳姐在的时候都她主动筹备的,今年找不到人主任估计也很愁。我看他刚刚找了好几个人了,现在看来是定了你了。”

    温以凡有些头疼。

    “没事儿,就随便跳跳。去年年会你也看到了,没几个表演能看的,就热闹热闹。”苏恬安慰她,“而且还有奖品啥的。对了,你可以让桑鸭王一块过来。”

    闻言,温以凡稍稍直起身。

    苏恬半开玩笑:“说不定他还挺想看你跳舞呢。”

    温以凡看向苏恬,像是想起了什么,原本脸上带着的无奈一扫而光。她支着侧脸,轻舔了下唇角:“嗯,我回去再想想。”

    ……

    到家之后,桑延还没回来。她先是回房间洗了个澡,等她在出到客厅时,就听到了桑延在跟人发语音的动静声:“你哥哥我,90后,谢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