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听到这句话,温以凡也顿时清楚了屏幕对面的人是谁。

    她到冰箱去拿了杯酸奶,坐到桑延旁边时,他又极为欠打地发了条长语音:“半天不说正事,你总得先跟我说个原因,为什么不同意。如果是老,我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你这对象呢,是有点。”

    温以凡默默地喝着酸奶。

    也不知道桑延这个性格,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等他发完语音,温以凡才问:“只只怎么了?”

    桑延懒懒道:“过年她要带段嘉许回家,说我爸妈不太同意他俩在一起。”

    “啊?”温以凡瞬间有了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讷讷道,“为什么不同意?”

    桑延似乎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不知道,估计年纪太大吧。”

    温以凡更觉得危险了:“我跟段嘉许应该同龄吧。”

    桑延倒是理直气壮:“咱,90后。”

    “……”

    温以凡也搞不懂他这个“老”的标准是什么。

    随后,桑延偏头瞧她,像是以此为引子,忽地提出:“温霜降,今年跟我回家过年?”

    刚听了桑延父母那边对段嘉许的态度,温以凡格外忧愁。

    “你爸妈要是也不同意怎么办?”

    桑延扬眉:“这你倒是不用担心。”

    温以凡:“为什么?”

    “他们对我找对象这事儿要求不高,”桑延似乎也没觉得这种低标准有什么问题,漫不经心道,“是个姑娘就成。”

    感觉桑延这条件倒也不至于这么着急,但他妈妈先前好像一直在给他找相亲对象,像是唯恐他找不到老婆。

    温以凡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

    不过她也没多问,认真答应下来:“那我到时候挑一下礼物,你爸爸妈妈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嗯?不买也成。”桑延勾唇,心情似乎不错,“想买我到时候陪你一块去。”

    “好。”温以凡放下心来,纠结着要不要跟桑延提年会的事情,但又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能跳成什么样,只好先问问他的时间,“对了,你22号晚上有空吗?”

    “不确定,”桑延说,“怎么?”

    “没,就是公司年会。”温以凡垂眼,没说得太清楚,“可以带家属。”

    桑延立刻懂了:“你有表演?”

    “……”温以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出来的,故作镇定道,“嗯,跟苏恬一起合唱一首歌。你要想看的话可以过来。”

    桑延没想太多,悠悠道:“行。”

    -

    年会前一天,温以凡恰好轮休。她本想好好休息一晚,醒来再练练舞,结果却被桑延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天明才入睡。

    温以凡半点不想动弹。

    半睡半醒之间,能听到桑延的手机似乎一直在响。

    后来,可能是怕吵到她,桑延直接起身出了房间。不知有什么事情,她费劲地睁眼看了他几秒,而后又重新被困意拉扯进了梦境里。

    没多久,温以凡听到玄关处有敲门声。

    她用枕头捂住耳朵,等着桑延赶紧过去开门。

    但持续了大半分钟,敲门声仍旧继续着。

    温以凡的起床气燃到了顶端,内心憋闷得要命,爬起来出了房间。她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听到厕所有淋浴的声音。

    温以凡往玄关处走,打开木门问道:“哪位。”

    外头的人穿着外卖制服:“您的外卖。”

    温以凡的大脑完全没法运转,只想赶紧拿完赶紧回去睡觉。她接过外卖,而后便关上了门。她看都懒得看,直接把袋子搁到餐桌上,又回到桑延房间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

    温以凡听到桑延洗完澡出来的动静声。他推开门进来,身上带着铺天盖地的檀木香气,坐到她旁边问:“刚谁来了?”

    她把被子盖到脑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也没继续吵她,桑延又起身出去,没多久又回来了。不知是看到什么东西,他隔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问道:“喂,温霜降。生气了?”

    温以凡快忍够了,把被子扯下来:“我要睡觉。”

    “那玩意儿是段嘉许给我点――”

    “桑延,”温以凡打断他的话,认真道,“你要再打扰我睡觉,我接下来一个星期都不会理你。懂?”

    “……”

    桑延顿了几秒,挑眉笑:“你怎么还学我说话呢。”

    温以凡重新钻进被子里,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我妹回南芜了,我出去接她。”桑延也不知道这姑娘起床气怎么能这么大,声音不由得都低了几分,“一会儿咱出去吃饭。”

    像压根没听进去,温以凡完全没搭理他。

    盯着她这模样,桑延莫名有点手痒。他低笑了几声,格外欠打地抓住她,把被子扯了下来,毫无顾忌的扯到怀里用力亲了下。

    察觉到她似乎又要发火了,桑延立刻帮她裹好被子。

    像是没做任何事情一样。

    桑延的模样问心无愧,吊儿郎当道:“行,睡吧。我出门了。”

    ……

    再之后,温以凡翻来覆去好一阵,都睡不太着了。因为睡眠不足,她的心情格外暴躁,爬了起来,恰好看到桑延给她发了消息:【醒了跟我说声。】

    温以凡一点都不想搭理他,没有回复。

    洗漱完后,温以凡看了眼桌上的外卖,注意到小票上的备注。

    ――我男朋友发烧,三天联系不上人。我在外地无法赶回来,请务必将他叫醒吃饭,谢谢。

    “……”

    这外卖好像是桑延点的,他备注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怕自己起不来吗?

    温以凡也没想太多,拿上外卖坐到沙发前,随手打开电视,找了个最近大火的电视剧看。她边吃边看,手机时不时响动两声。

    她瞅了眼,见没什么事儿,仍然没有回复。

    吃到一半,玄关处的门突然有了动静。她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是桑稚,愣了下:“只只,你怎么过来了?”

    “我哥让我上来的。”瞥见外卖上的小票,桑稚指了指,看着似是有些心虚,“以凡姐,你是不是因为这个跟我哥生气了?”

    这话一落,温以凡默默思考着自己生气这事儿难道表现得很明显,又顺着看向小票。没多久,她有些茫然了:“没有啊,我这都吃上了……”

    桑稚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误会我哥劈腿了。”

    安静几秒。

    温以凡突然意识到,这个小票上的内容呈现出来的好像就是这个意思。她垂下眼,有些慢一拍般地问:“啊,这是劈腿的意思吗?”

    “……”

    又跟桑稚聊了几句。

    见也到了午饭的时间了,怕这小姑娘饿着,温以凡起身进了厨房,打算给她煮个面吃。桑稚跟在她后边,提起来:“以凡姐,我哥让你下楼一块去吃饭,我们不去吗?”

    温以凡温和说:“我已经吃了,你想出去外面吃吗?”

    桑稚眨眼:“我还是吃你做的吧。”

    没多久,玄关处又响起了动静。桑稚主动过去开门。

    桑延从外头走了进来。他穿着黑色的挡风外套,下搭同色长裤,显得肩宽腿长,照例格外酷。注意到他这个模样,温以凡再度想起了他早上疯狂吵她睡觉的事情。

    以及那个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的恶劣模样。

    温以凡抿唇,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

    瞅见她俩都呆在厨房,桑延随意问了句:“你俩干什么呢。”

    桑稚回道:“嫂子在给我煮面。”

    听到“嫂子”这词,温以凡侧头,与桑延的视线撞上两秒。而后,她又看向桑稚,想起小票上的内容,很刻意地提醒:“别这么喊我,你哥劈腿了。”

    桑延:“……”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