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感觉到氛围不太对劲,桑稚的目光在他俩身上晃悠了圈,而后很识时务地出了厨房,给他俩留下了单独相处的时间。

    走之前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温以凡收回眼,继续切着砧板上的肉。她的头发全数扎了起来,留下几缕碎发在耳际和后颈处。模样一改平时的温和带笑,脸上没带任何情绪。

    桑延走到她旁边,沉默几秒后,才觉得荒唐般地说:“温霜降,你觉得我劈腿你还把那外卖吃了?”

    “……”

    这反将一军的点戳得极准。

    温以凡的动作停住。因他这话,差点破了功,那一点点的闷气随之消散。她垂眼,强行绷着表情,平静道:“买都买了。”

    言下之意就是。

    不吃的话多浪费。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桑延跟她没计较这茬。他想起件事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随意晃了晃:“怎么不回我消息?”

    说完,他又给她台阶下似的补充了句:“没看到?”

    “看到了。”温以凡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蔬菜,毫不婉转,“不想回。”

    “……”

    察觉到她的举动,桑延挽起衣袖,把她的手从水池里抓了出来,接过她手里的活。他无言到直乐,想去掐她脸又碍于手上还湿着:“行。”

    温以凡瞅他,很嚣张地把手上的水擦他身上。

    察觉到她的举动,桑延意味深长道:“温霜降,你现在脾气挺大。”

    “……”

    那!还不是!你先!吵人睡觉的!!!

    温以凡的心情莫名又有些憋。她没理他,转身拿了个大的锅,往里头盛水。像是要跟他划清界限,装完水就退开几步。

    桑延关上水龙头,抽了张纸巾擦手,懒懒道:“温霜降。”

    温以凡把锅放到电磁炉上,摁了下开关。

    他把一句拆成三句说,以此表示这事儿的严重性。

    “你。”

    “冷暴力。”

    “我。”

    “……”闻言,温以凡立刻看向他。她思考了下,突然感觉好像确实是这么个情况,便提了个自认为合理的要求,“那你别跟我说话。”

    桑延眉梢微扬:“还能这样?”

    怕又被控诉自己冷暴力,温以凡点了点头。

    温以凡拆了包挂面,正想着要下多少的时候,桑延忽然从身后抱住她。他的个头高,身子稍稍弯着,下颚抵在她的颈窝。

    两人身体贴合。

    像是以她为支撑,他身上的力道松松垮垮的,压了下来。

    温以凡立刻回头。

    “干什么呢,不就亲你一下。”桑延眉眼漆黑染光,扯了下唇角,拖腔拖调地说,“昨晚我亲你多少下不也没见你生气。”

    “……”

    这俩情况能一样吗?

    觉得他格外欠揍,温以凡没忍住去掐他脸。

    像变法术似的,她的动作一出来,桑延唇边的梨涡就陷了下去,将他的五官柔和。他忍着笑,话里带了点讨饶的意味:“行,是我错了。”

    温以凡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桑延的视线与她对上,又道:“别生气了呗。”

    定格几秒。

    见她表情没半点松动,桑延语气玩味:“你这姑娘怎么这么难哄?”

    “……”

    “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也没睡几个小时,就被段嘉许那狗东西连番轰炸叫我出去接人。接完那小鬼回来之后呢,”桑延慢条斯理地说,“我媳妇儿还冷暴力我。”

    温以凡动了动唇,忍不住说:“我也没有多‘暴力’。”

    桑延闲闲道:“但我好疼哦。”

    “……”温以凡改口,“我也没有多‘冷’。”

    “嗯?我冷呢。”桑延抱她的力道加重,像要把她整个人嵌进怀里。他轻咬了下她脖子上的软肉,毫无下限地用各种手段将她的火气浇熄,“给我取取暖。”

    “冷就穿外套,”温以凡觉得痒,火气也早已因他的言行消散,有点儿想笑,“这么大人了,而且不成天说自己是大老爷们儿吗?怎么还跟我撒娇。”

    说这话的同时,恰好,她用余光注意到门的方向。

    厨房的门是玻璃门,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桑稚。担心被看到,温以凡的心情瞬间被另一种情绪取而代之,抬手把他的脑袋推开:“你注意点儿。”

    桑延:“怎么?”

    “只只在外面,小姑娘多尴尬。”温以凡感觉他坦荡至极,像是不介意被任何人看见,只能耐着性子提醒,“而且,你一做哥哥的不想在妹妹面前留点儿好形象吗?”

    “好形象?我在她眼里没这玩意儿。”

    “……”

    话落,桑延撇过头往客厅扫了眼,悠悠地说:“而且,那小鬼有段嘉许这对象呢,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

    温以凡没太懂他这话的意思:“啊?”

    虽是这么说,但桑延还是直起了身,改支着旁边的流理台,歪头瞧着她。

    “你以为那畜生能比我收?”

    “……”

    听桑延这么一说,温以凡还真有些好奇段嘉许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毕竟从她这边看来,桑延的自恋和厚颜无耻程度已经到了无人能敌的地步。

    把面煮完之后,三人坐到餐桌旁。

    可能是担心温以凡真会因为小票的事情误会,桑稚难得没跟桑延作对,小心翼翼地解释:“以凡姐,那外卖是我男朋友叫的。他是想叫我哥起来接我,然后瞎备注的,不是别的人。”

    温以凡笑:“我知道,我刚在跟你哥开玩笑。”

    桑稚这才松了口气,目光仍在他们两个身上转。可能是不太适应这个画面,她总觉得不合常理,憋不住般地说:“以凡姐,你是不是跟我哥合租久了。”

    温以凡:“嗯?”

    “就,”桑稚咕哝道,“降低了择偶标准。”

    “……”桑延侧头,语气凉凉地,“说什么呢。”

    感觉这也算是在说温以凡对象的坏话,桑稚忍了忍,还是没继续扯这个。她垂头继续咬面,又瞅了眼温以凡,换了种方式:“以凡姐,你长得太好看了。”

    暗示的意味十足。

    桑延倒是没想过自己把一潜伏的敌人带回来了,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地盯着桑稚:“小鬼,你之前让我帮什么忙来着。”

    想让他帮忙在父母面前说段嘉许好话的桑稚瞬间噤声:“……”

    过了须臾。

    桑稚硬着头皮,很勉强地补充了句:“不过我哥也挺帅。”

    “……”

    ……

    饭后,温以凡想回台里再练练舞。想着桑延确实没睡多久,她便让他去补个眠,随便找了理由出门,顺带把桑稚送回家。

    差不多练了两个月的时间,温以凡每天有空闲时间就在台里的一间空会议室练习。

    她准备跳的是她从前最擅长的芭蕾曲目《胡桃夹子》。

    时隔多年,身体柔韧性和灵活度再没法跟当初相提并论。在这个练习过程中,虽觉得累和疼,但温以凡渐渐找到了当初训练时的感觉。

    当时被迫放弃的委屈和不甘,也在慢慢地消逝。

    想到桑延看到之后的表情,温以凡莫名觉得开心,也开始有了无限动力。

    -

    隔天下午是年会彩排,到晚上七点才正式开始。

    临近七点时,温以凡收到桑延的消息,说是他那边突然有点事情,可能要稍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