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温以凡表演的这个舞蹈时间不长,总时长算起来大概也只有三四分钟。随着音乐声停下,她的最后一个动作也结束。

    在原地定格几秒后,温以凡收起姿势,对着观众席鞠了个躬。这会儿,她才能腾出精力看向自己那桌的位置,瞬间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桑延的身影。

    温以凡轻喘着气,眨了下眼。

    下台之后,温以凡快步回到位置上。

    桑延侧头盯着她。

    温以凡脸上化着妆,眼角下还贴了小碎钻,看起来亮闪闪的。其他同事跟她说了几句夸赞的话后,她才看向桑延,弯唇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那节目开始之前。”桑延扯过她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给她套上,“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儿?布能再少点?”

    “……”温以凡没忍住笑,“这样才好看。”

    桑延没说话,帮她整着外套,动作不轻不重。

    温以凡乖乖坐着,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但半天没听到他再蹦出一句。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斟酌言语,她又等了会儿,提醒道:“你怎么不评价一下我的表演。”

    “之前不是才跟我说不会跳了吗?”桑延重新倒了杯水搁她手里,神色平淡,夸奖的话也显得有些草率,“这不跳得挺好。”

    “我练了很久的,”温以凡老实道,“还是跳得很业余。”

    “这哪儿业余。”桑延不知道她的标准是什么,手肘撑在桌沿,支着侧脸,目光一直放在她身上,“还有,大冬天的穿这么点跳舞,不冷?”

    温以凡摇头:“有暖气。”

    之后桑延也没再提她跳舞的事情。

    温以凡顿时觉得这男人极为冷酷无情。

    她自我安慰了下,跳得挺好应该也算是很好的评价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温以凡都能用余光注意到,桑延的视线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次数多了,她转头看他,有些疑惑:“你不看表演吗?”

    桑延的眉尾稍提,利落地嗯了声。

    “……”

    感觉他确实对这些不太感兴趣,温以凡也没强迫他。但她又怕他无聊,只能看一会儿节目,就抽空跟他说会儿话。

    桑延应着声,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她的手指。

    晚会结束前是颁奖礼。

    温以凡的节目拿了个人气奖第二名,奖金三千块钱。她本来的主要目的是给桑延个意外,倒也没想过自己这水平还能拿个奖。

    上台拿了红包回来,温以凡直接塞给了桑延。

    桑延瞧她:“怎么给我了?”

    “本来就是想跳给你看的。”温以凡眼角下弯,眼里像是含着璀璨的光,很坦诚,“所以拿到奖金了也该给你。”

    “……”桑延倒是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被这姑娘宠着。顿了好一会儿,他忽地笑了起来,“行。那我收着了。”

    -

    出大厦前,温以凡本想把舞裙换下再回家。

    哪知桑延却一反常态,没让她去换。他把身上的长大衣裹在她身上,把她身上的每个角落都遮得严严实实,之后便扯着她上了车。

    温以凡也没想太多,只觉得他是呆太久了觉得无聊,想早些回家。

    车上。

    温以凡的鼻子稍稍被冻红,捋了捋自己的裙摆,往桑延的方向瞅。一变成单独相处,她又开始觉得他给的反应太敷衍。

    真的像是个劈腿了的渣男。

    温以凡又提了下:“这个是我提前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桑延抽空扫她一眼,随意答:“知道了。”

    温以凡:“……”

    不过确实好像也不需要太大的反应。

    毕竟桑延本来也不是太会说好听话的人。

    再次想通之后,温以凡觉得自己也不该这么小气,心情没再受这事儿影响。没多久,她想起了另一件事情,算了算时间,问道:“对了,我们大概什么时候搬家比较好?”

    先前桑延已经跟她提过,等房子合同到期之后,两人搬到他那之前被火烧了的房子。

    当时温以凡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这房子已经装修了两年的时间了,桑延也一直没说要搬。

    桑延轻描淡写回:“你想什么时候搬?”

    “三月前搬的话,那就等年后的那段时间?”温以凡看了他一眼,轻声说,“到时候我的时间应该会空闲一点。”

    “行。”

    想着又要联系搬家公司收拾东西,温以凡就觉得是个大工程。在这个时候,桑延又补了句:“你把你的行李收拾好就行,别的用不着你操心。”

    听到这话,温以凡顿了下,唇角弯起:“好。”

    这决定一下来,温以凡又想起很久前的事情。那会儿因为她梦游做出的举动,桑延说会住到她把欠他的债还了。

    但他一直没具体说要怎么还。

    “对了,你之前让我还的债――”不过温以凡也不知道他记不记得了,接着说,“我们好像还没解决?”

    安静片刻。

    桑延不慌不忙地啊了声。

    这反应也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温以凡感觉他早就忘了,也没太在意。很快车子就开到了停车场,两人下车回到家。

    温以凡把外套脱掉,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刚脱掉鞋子想去洗澡。

    倏忽间。

    桑延猛地从身后抱住她的腰,身子一压,将她整个人往门上抵。像是按捺了许久,动作很重,与她的身体紧密贴合。

    她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识回头。

    桑延滚烫的唇已经落到她的后颈处,顺着往下,在她光裸的皮肤游移。他的嗓音很低,像是在用气音说话:“不是让我评价?”

    “……”

    说话的同时,桑延另一只手向上探入,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他咬了下她的蝴蝶骨,像是在发泄欲念,力道也显得粗野。

    芭蕾舞裙贴身,再加上这个动作,温以凡脖子稍后仰,将她的曲线勾勒得清晰了然。她觉得痒,又隐隐有些生疼:“你怎么咬人。”

    桑延视若未闻,继续着这暧昧又带着重重情.欲的动作。良久,他直起身,鼻尖轻蹭着她的发丝,细细啃咬着耳骨,贴到耳畔说着话。

    “…想把你藏起来。”

    从舞台上看到她的那一瞬间。

    就想把她抓回自己的世界,将她身上的所有光芒都藏匿进怀中,不让其他人看见。可却又觉得,她在所有人眼里就应该是这样的模样。

    带着万丈光芒。

    温以凡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因他的举动软得一塌糊涂。她感觉到桑延的手在揉捏着她的身体,将裤袜往下扯,稍喘着气说:“不能扯……”

    她再度看他,对上他漆黑,又带着隐火的眼。

    桑延的长相偏硬朗,眉眼锋芒不收,不说话的时候显得漠然又目中无人。唇形偏薄,弧度平直,此时眼里带着情意,冷感中莫名又带了点欲。

    “怎么不能?”

    他的动作越发放肆,触碰着她每个敏感的位置。

    “连体的,”温以凡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虚浮在半空中,眼里渐渐浮了层水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稳一点,忍着呜咽,“…会坏掉。”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