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难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后头的桑延顺从地松开手,看着她玩。

    本以为结果会跟刚刚差不多。

    但自己玩跟桑延带着玩的区别相差极远,不到一分钟,温以凡操控的角色就惨败,并且连对面的一滴血都没扣。

    桑延低笑了几声,胸膛微震着,点评:“菜。”

    温以凡看他:“能双人模式吗?”

    “能,”桑延悠悠道,“但我比电脑更牛逼。”

    “……”

    在温以凡的要求之下,桑延还是切换了双人模式,拿起另一个手柄。他没半点要让着温以凡的意思,动作看似随意,但每一下都能扣她小半的血条。

    被他无情地杀了三次之后。

    温以凡放下手柄,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欲望。

    “我回去睡觉了。”

    “干什么呢。”桑延把她扯回来,忍着笑说,“这不是说了要教你吗?才教那点儿时间你就要出师,我这不得给你点儿教训。”

    温以凡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好像也对:“那你继续教我。”

    两人边玩着游戏,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桑延问:“明天还住这儿不?”

    温以凡点头:“嗯,我喜欢你家。”

    从认识桑延之初,温以凡就知道,他一定是活在一个很幸福美满的家庭。不然的话,应该不可能会养出他这样的性格的人。

    骄傲,自信,而又热烈。

    像是光一样。

    想到桑延家里人对他的称呼。

    阿延。

    明明只是开头的那个字换了。

    好像就变得温柔了起来。

    温以凡舔了舔唇,忽地喊他:“桑延。”

    桑延:“嗯?”

    “你妹妹有个小名叫只只,你有吗?”也不等他回答,温以凡就继续说,“是不是也改成读第一声,叫‘烟烟’。”

    “……”桑延扯她脸,有些无言,“没有。”

    “那还是继续读第二声吗?”温以凡又道,“叫‘延延’。”

    “你困了?”桑延盯着她,忽地笑了,“在这胡言乱语什么呢。”

    “哦,那就是。”温以凡沉默两秒,开口,“阿延。”

    “……”

    瞧见他稍愣了的表情,温以凡探头去亲了亲他的嘴唇,而后爬了起来,故作很自然地说:“我去睡觉了。”

    桑延反应很快地把她扯回来:“喊我什么?”

    温以凡半趴在他身上,没再不好意思,唇角弯起:“阿延。”

    桑延喉结滑动,轻吻了下她的唇角。

    “嗯,以后都这么喊。”

    -

    这次跟桑延父母的见面,让温以凡每周的日常生活加多了个行程。她很喜欢桑延家里的氛围,所以有空就会拉着桑延回他家吃饭。

    让桑延这段时间回家的次数加起来可以跟去年下半年相抵了。

    两人把搬家时间定在28号。

    提前一周就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东西,搬家前一晚,温以凡继续着收尾的工作。她的房间已经被整理了大半了,只剩一下杂物还没清理好。

    温以凡收拾了一阵,房门从外头被敲响。

    她随口说了句:“你直接进来就行。”

    桑延推开门进来,往她方向四周扫了眼,皱眉:“别坐地上,不是还生理期么。”

    温以凡只好站了起来。

    桑延:“要我帮忙么?”

    温以凡指了指书桌的方向:“那你帮我把那边的东西装进去,我已经整理好放桌上了。”

    “行。”

    说完,桑延搬起桌上的资料,一摞一摞地往箱子里塞。搬到最后一摞时,像是注意到什么,他的动作一顿,慢腾腾地拿起来看了眼。

    是一个小本子。

    此时被反着放,露出本子的背面。上边被人用水性笔签了个巨大的名字,占据了背面的整一页,看着乱七八糟地,很难辨认出对应的是什么字。

    旁边的温以凡还在说话:“你房间收拾得怎么样了?”

    桑延没应话。

    温以凡又说:“我一会儿也去帮你吧?”

    桑延依然一声不吭。

    温以凡觉得奇怪,顺势看了过去。

    就见桑延手里拿着个本子,神色意味不明地。本子上面是很久之前,穆承允给她签的名。

    “……”

    温以凡一顿,头皮发麻,但也觉得他应该认不出是什么字。她又垂下眼,故作如常地继续收拾东西:“我们十一点前应该可以收拾完――”

    “温霜降,”桑延打断了她的话,“你胆子还挺大。”

    “……”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这么珍藏你那追,噢――”桑延咬字重了些,极为刻意地改了口,“前同事,的签名做什么。”

    温以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实话实说:“我就是放在那,没有珍藏。”

    “这小子是什么人物?”

    “就《梦醒时见鬼》里那个鬼。”想起之前苏恬提过的话,温以凡又道,“他现在好像参加了个选秀节目,人气还挺高。”

    桑延只看过这个影片,回想了下,面无表情地说:“我还挺喜欢。”

    温以凡:“?”

    桑延:“行,送我了。”

    “……”

    温以凡觉得他这个样子有点好笑:“你喜欢就拿去。”

    ……

    把剩余的一点东西收拾完,温以凡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了,剩下一点等明早起来再弄。现在去收拾你的房间吧,客厅和厨房也还有些东西没整。”

    桑延嗯了声,手里拿着写着穆承允的那个小破本,跟在她后边。

    进了房间之后,桑延把本子随意搁到桌上。恰好碰到鼠标,屏幕亮了起来。温以凡下意识扫了眼,突然注意到他桌面上有个熟悉的网游图标。

    温以凡盯着看了几秒,指了指:“你也玩这个游戏吗?”

    桑延轻瞥:“嗯。”

    温以凡跟他分享:“我大学的时候也玩过这个游戏,不过好久没玩了。”

    桑延笑:“是么。”

    之后温以凡也没再注意这个,扫视着房间的模样。比起她的房间,桑延的房间倒是整整齐齐,各种物品都被摆放进了纸箱里,全数搁置在一旁。

    看着也没什么要收拾的东西。

    “坐着,没什么好收的。”桑延想起个事儿,又往房门走,“我刚给你熬了红糖水,我看看成什么样了。”

    温以凡点头,但还是帮他检查着有没有遗漏的东西。往书柜扫了眼,里头空荡荡的。她转身,打开衣柜,看到里头只剩零星几件外套。

    视线自上而下。

    温以凡突然注意到,衣柜下方角落放了个中等大小的置物箱。以为是他遗漏的东西,她抬手去搬出来。箱子很重,不知道里头放了什么东西。

    感觉这重量不像是衣服,更像是书。

    温以凡随手打开。

    一入眼,就是一张已经泛了黄的报纸。

    温以凡顿了下,又继续往下翻了翻,发现全部都是报纸。也不知道桑延为什么要放这么多旧报纸在这里,她好奇地拿起最上方的那张来看。

    盯着主版面的字眼。

    宜荷日报。

    2013年7月27,星期六。

    宜荷的报纸?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温以凡一愣,脑子里瞬间有个念头浮现了起来。她觉得不敢相信,飞速扫着版面上的各个署名。而后,她翻了个面,目光定住。

    在其中一个版块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宜荷日报记者温以凡

    “……”

    温以凡的神色僵住,顺着往下翻。

    再翻。

    再翻。

    2012年9月5,星期三。

    ……

    2012年4月22,星期日。

    ……

    2011年3月11,星期五。

    直到翻到最下面那张。

    2010年12月13,星期二。

    这一天,温以凡记得还挺清楚。

    是她去宜荷日报社实习之后,第一次过稿的那一天。

    压在这之下的。

    还有数不清的从南芜和宜荷往返的机票,各种不知名的小票,以及一张照片。

    温以凡呼吸屏住,把手心的汗蹭到衣服上。过了半晌,才伸手拿起那张照片。

    照片上站着大片的学生,全部穿着黑色的学士服。其中一个外貌格外出众的女生站在中间。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区别于其他人,朝镜头的方向看来。

    眼里带着茫然,无半点焦距。

    看着根本不知道,拿着相机的人将她拍下来的人会是谁。

    是她曾以为只是梦境的一幕。

    温以凡喉间发涩。

    她捏紧拳头,将照片翻了个面,立刻看到男人力透纸背的字迹。

    跟以往的肆意狂妄不同,这字写得端端正正,一笔一划。像是认真到了极致。

    只四个字。

    ――毕业快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