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声很轻,贴在他的耳际,带过浅浅的呼吸。

    桑延的表情稍稍僵住,像没听清似的,眼睫轻动。他直视着她,轮廓明显的喉结缓慢地滑动了下,脸上情绪难辨:“嗯?”

    两人目光对上。

    盯着桑延的神色,温以凡总算有了点参与感。虽没太看出他这是什么反应,但似乎比对着段嘉许那态度好了不少。她没再重复,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

    但下一刻,桑延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挑眉说:“再喊一遍。”

    闻声,前头的桑稚回过头来,问道:“什么?”

    段嘉许抽空往桑稚的方向扫了眼。

    见桑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桑稚眼睛骨碌碌的,忽然对段嘉许说:“段嘉许,我哥跟你说话呢。”

    言下之意就是。

    你,再喊一遍,哥哥。

    “……”段嘉许再度看向桑稚。

    像是在记恨桑延刚刚的行为,桑稚还在千辛万苦地给他找不痛快,并将这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段嘉许觉得好笑,顺从地妥协道:“哥哥,怎么了?”

    那点旖旎瞬间被这话打散。

    桑延眉心一跳,生硬地抬睫,在一瞬间有了直接拉着温以凡下车走人的冲动。他重新靠回椅背,捏着温以凡的力道加重:“没怎么。”

    他这回反应没先前大,让桑稚没忍住又回头。

    桑延声音轻飘飘:“在想怎么杀人能不偿命。”

    “……”

    段嘉许把车子停到超市外的停车场。

    虽然已经谈了好一阵的恋爱,但桑稚还是不太适应在他们两个面前跟段嘉许谈恋爱。总有种在长辈面前跟对象你侬我侬的感觉。

    进了超市之后,她便直接拉着段嘉许到另一个区域。

    温以凡从门口推了辆购物车,被桑延扯过。她想着刚刚在车上的对话,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计较点什么,但又忍不住跟他算账:“感觉你在段嘉许面前――”

    桑延侧头。

    温以凡面上平静,慢吞吞地拿起旁边的商品,边说:“还挺不一样的。”

    “……”

    “不过也挺好的,”温以凡又被商品放了回去,唇角弯起浅浅的弧度,声音温和,“也多亏了他,我才能看到你不同的一面。”

    桑延手肘撑在购物车上,背脊稍弯,瞧着她:“哪儿不同?”

    温以凡也说不上来。

    “温霜降,你这行为也是新鲜。跟老子在一块那么长时间,每回吃醋,”桑延站在原地,神色懒懒,“都是因为一个土啦吧唧的大老爷们儿。”

    “……”

    “故意找我茬?”

    这话一落,温以凡回想了下,好像确实是如此。毕竟这么长时间,她也没在他身边见过什么异性朋友。她不太想承认自己这行为是在找茬,认真说:“那下次段嘉许再喊你‘哥哥’,你能不能坦然点接受?”桑延:“?”

    温以凡补充:“不然你俩有点像在打情骂俏。”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打情骂俏?”桑延身子前倾,抬手抵住她的脑袋,笑了,“还是说,你是在怪我没让你尝过打情骂俏的滋味?”

    温以凡抬头。

    “那畜生这么喊我是在恶心我。你喊我呢,那才叫打情骂俏。”桑延用力揉她头,将话题重新带回去,“刚刚在车上喊我什么?”

    温以凡没好意思再重复,改了口:“弟弟。”

    “噢。”桑延倒也接受,慢条斯理道,“姐姐喜欢年纪小的?”

    “……”

    头一回听他这么喊自己,温以凡顿了下,莫名有点脸热。她轻抿着唇,自顾自地往前走,没再继续这话题,装作镇定自若的模样。

    桑延跟在她后边,神态懒洋洋,又喊了声:“姐姐。”

    温以凡回头:“你别这么喊我。”

    “怎么?”桑延扬眉,声音带了点挑衅,“我看着年纪不够小?”

    “……”

    另一边。

    桑稚扯着段嘉许在超市里随意逛着,边郁闷地碎碎念:“我哥也太烦了,动不动就拿生活费来威胁我。我也不是在意这点钱,但他这样也太幼稚了……”

    段嘉许笑:“他那份以后我给你。”

    桑稚立刻瞅他,抓住了其中的重点:“你为什么要帮他给。”

    “……”

    “虽然我刚看你能气到我哥,我还挺高兴的。”桑稚憋了几秒,还是选择过河拆桥,“但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你别老那样调戏我哥。我看着都觉得你俩像一对。”

    “……”

    像是觉得荒唐,段嘉许无言到直乐:“什么?”

    桑稚盯着他那像是随时在给人放电的眼,嘀咕道:“反正你以后注意点。我明天就回学校了,也看不到这边的情况。要不然你就少点跟我哥见面。”

    段嘉许侧头看她。

    “不过我那天看你跟钱飞哥说话,还有浩安哥。”桑稚感觉眼前的男人一言一行都像是在蛊惑人心,很不讲理的开始翻旧账,“也都挺暧昧的。”

    段嘉许模样斯文坦然,慢条斯理道:“放心,哥哥只喜欢年轻的。”

    “……”

    说着,段嘉许弯唇捏了捏她的脸,话里带着淡淡的谴责。

    “小白眼狼。”

    “……”

    桑稚装作没听见,扯着他继续往前走,顺带把话题扯开:“我哥说今晚吃个火锅,那我们去看看蔬菜。对了,你之后就算加班,也要记得吃晚饭。不要老吃外卖,你要是不想做的话,可以去我家吃。”

    段嘉许拉长尾音啊了声:“那不得见到你哥?”

    “…那。”桑稚回头,莫名开始心虚,“那你不跟他说话不就好了……”

    从这排货物架穿过,再径直往前,两人走到生鲜区。

    桑稚一眼就看到站在那边的桑延和温以凡。她牵着段嘉许,下意识往他们的方向走,刚走到桑延身后,另一端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住她。

    “桑稚。”

    她闻声望去,瞬间对上自己的小初高中同学傅正初的脸。

    其余三人也顺势看过来。

    傅正初神色明朗,笑了笑:“还挺巧,又见面了。”

    段嘉许眉梢轻挑了下。

    注意到桑稚身后的段嘉许,以及他们两个交握着的手,傅正初的表情微滞,脱口而出:“这个真不是你哥吗?”

    桑稚刚上初一的时候,因为在课堂上惹怒了老师,所以她偷偷拜托了段嘉许去帮她见老师。当时傅正初也在场,也因此,他一直认为段嘉许是她亲哥。

    前些天,桑稚国庆放假回来,是段嘉许来南芜机场接她的。两人那天恰好碰见了到机场接人的傅正初。

    那天,注意到两人亲密的举止,傅正初极其难以接受,像是三观被人颠覆了一样。之后还发微信,委婉地劝导了她一番,试图让她回头是岸。

    桑稚觉得无语,指了指桑延:“这个才是我哥。”

    桑延插兜站在原地,神态居高临下。

    “哦哦,哥哥姐姐们好。那桑稚,你别把我之前的话放在心上,是我误会了。”傅正初挠了挠头,也解释了句,“那我先走了?我跟我舅舅出来买……”

    没等他说完,突然有人扔了几袋巧克力牛奶到他面前的购物车里。

    发出啪嗒几声响。

    顺着这举动,众人看了过去。

    来人是个高瘦的男人,穿着深色衬衫,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他的肤色白到病态,额前碎发稍稍遮挡了眉眼,眼角弧度微扬,锐利冷然。

    男人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眼神漠然到像是看着一堆死物。

    模样生得极好,却跟桑延和段嘉许的气质全然不同。

    像是一朵无人能采摘的高岭罂粟。

    温以凡和桑稚都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傅正初盯着他扔进来的东西,随口问:“舅舅,你什么时候开始喝巧克力牛奶了?”

    男人没应声,抬脚往另一头走。

    在这个时候,桑延散漫地出了声:“傅识则?”

    傅识则脚步停住,转头,轻描淡写地往桑延的方向看,仍然没半点要说话的意思。旁边的傅正初觉得冷场了,立刻开始缓和气氛:“哥,你认识我舅舅啊?”

    桑延下巴稍扬,没说话。

    见状,傅正初看向傅识则,用眼神示意他说几句。

    傅识则上下打量着桑延,情绪没任何变化。他微不可察地颔首,冷漠收回眼,又继续往前走。看着像是很看不上他这种套近乎的行为。

    “……”

    温以凡还是头一回见到人这么给桑延脸色看。

    她觉得稀奇,继续盯着傅识则的方向。

    傅正初格外尴尬,勉强解释了句“我舅舅嗓子最近不太舒服,哥你别介意啊”。而后,他跟其他人道了声别,立刻推着购物车追上傅识则。

    桑稚又把这个事情点出:“哥,人家好像不认得你。”

    桑延毫不在意地“啊”了声。

    温以凡目光还放在傅识则的背影上,也问:“你认识吗?”

    “嗯。”桑延瞧她,平静地解释,“以前也在一中,比咱小一级。”

    温以凡点头,视线仍然未挪。

    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一阵子,温以凡突然注意到不对劲,转头看向桑延。

    与此同时,桑延也出了声,面无表情地说:“好看?”

    “……”

    这话明显是误解了她的行为。

    温以凡正想解释。

    桑延眼眸漆黑,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道:“你眼睛怎么不干脆长他身上?”

    “……”

    -

    返程的车上。

    几人聊着聊着天,不知不觉又扯回刚才的事情。说起这,桑稚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哥,我那个同学把段嘉许当我哥了,你怎么不觉得奇怪?”

    “哪儿奇怪?”桑延闲闲道,“我以前也以为你把他当亲哥。”

    “……”

    反正这事儿也过了好几年了,桑稚不再瞒着,死猪不怕开水烫般地坦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