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生活。

    之后,也许是因为现实的事情忙碌。

    温以凡登录游戏的次数慢慢变少。这个周期逐渐拉长,从几天到一周,再到几周几个月。但这四年里,她一直没彻底断过这个游戏。

    两人聊得全是些琐事。

    [温和的开水]:你这个名字还挺不吉利的。

    [温和的开水]:失败和投降?

    [温和的开水]:不对,你这个是读xiang还是jiang?

    [败降]:jiang。

    [温和的开水]:那你打错了?不应该是将吗?

    [败降]:将被注册了。

    [温和的开水]:我最近学业太忙了,可能不太会玩了。

    [败降]:嗯。

    [温和的开水]:感觉咱俩一直一块组队,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等,但我还是怕你有时候会等我。所以还是跟你说一声。

    [败降]:有在等。

    [败降]:但我准备实习了,登录也很少。

    [败降]:有空再联系。

    两人唯一的交流方式也就此减少。

    桑延照常每隔一段时间会去宜荷一趟,偶尔几次没碰上面,但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她的近况。看到她又瘦了些,身边交了个新的朋友,头发剪短了,似乎开朗了些。

    再之后,微信这个通讯软件上线。

    某个晚上,桑延看到“新的朋友”那一栏里,多了个红点。他点开一看,看到对方的名字只有一个“温”,而微信号是wenyifan1024。

    ――通过手机通讯录添加。

    桑延盯着看了几秒,点了通过。

    那头没主动跟他说任何话。

    似乎添加他这个事情,只是失误之下的一个举动。

    又过了一段时间。

    桑延看到她发了第一条朋友圈。图片是一张办公桌上放了一大摞报纸,她配上的文案是:【看了一周的报纸,明天再没事干我就开始背了。】

    钟思乔在底下嘲笑:【哈哈哈哈哈哈找到实习不错了!】

    顺着图上的字迹,桑延认出那是宜荷日报。

    再次去宜荷,路过一家报亭时,桑延的脚步稍顿,走了过去。他从钱夹里掏出几张一百,递给报亭的阿姨,轻声说:“阿姨,每天的宜荷日报,您能给我留一份吗?”

    “啊?留一份?”

    “嗯,我三个月来拿一次。”

    ……

    温以凡毕业典礼的那天,桑延进了礼堂,坐在后排看着她上台领了毕业证。他看着毕业典礼结束后,她被朋友拉着出去拍照。

    在他眼里,她站在人群之中,永远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永远是能让他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存在。

    某一刻,桑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盯着远处的温以凡,她身陷人海之中,像是被一道屏障与他隔绝开来。

    那么多次。

    她没有一次发现他的存在。

    从始至终。

    她似乎从来都看不见他。

    桑延身着正式的白衬衫西装裤,尽管他并不适应这样的穿着。他举起手机,时隔四年,当着她的面,喊出了她的名字:“温以凡。”

    顺着声音,温以凡茫然地看了过来。

    那是桑延第一次,没戴口罩和帽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矛盾至极。

    渴望被她发现自己,却又不想被她发现。

    在温以凡的视线彻底投到他脸上的那一瞬。

    桑延还是转了头,往另一个方向走。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温以凡,脸上还带着浅显的笑意,似乎还沉陷在毕业的快乐之中。

    理应如此。

    这是让她开心的日子。

    不适合见到,不该见到的人。

    他弯了下唇,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片热闹。

    犹如以往的任何一次。

    他独自一人前来,又独自一人离开。

    像是来来回回地重复着,一段孤独而又没有尽头的旅程。

    -

    毕业后,桑延跟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个酒吧。他留在了大四实习的公司,工作上的事情忙,去宜荷的次数也随之减少。

    通过温以凡的朋友圈,桑延知道她换了新工作,去了宜荷广电的新闻栏目组。

    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有空时,桑延会登录一下那个网游。

    时隔好几年,这个网游已经渐渐衰败,玩家的数量大不如前,好友列表里全是一片灰。顺着地图走过去,只能偶尔见到几个刷等级的工作室。

    13年夏天的某个晚上。

    桑延在睡前习惯性地登上游戏,这次却意外地看到了已经一年多没登录过的温以凡。他看了好几秒才确定自己没认错,直接飞到她那边去。

    [败降]:被盗号了?

    [温和的开水]:……你还在玩?

    [温和的开水]:我清电脑软件,突然发现这游戏我还没卸载,就上来看一下。

    [败降]:嗯。

    [败降]:你过得怎么样?

    安静好片刻。

    [温和的开水]:不太好。

    [温和的开水]:生活哪有开心的,但也只能这么过了。

    桑延一愣。

    那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露出生活的负能量。

    又瞎扯了几句。

    [温和的开水]:我还有事,先下了。

    之后,温以凡下了线。

    桑延盯着屏幕,良久后,订了隔天中午飞宜荷的机票。

    到宜荷已经是晚上了。

    桑延坐上出租车,到宜荷广电的门口。还没下车,他就见到温以凡从里头走出来。她背着个包,慢吞吞地往前走着,神色有些空。

    他下了车,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温以凡径直往前走着,穿过一条街道,转弯。路过一家蛋糕店时,她在门外停了三秒,盯着玻璃窗里的草莓蛋糕。

    像是觉得价格太贵,很快她就收回视线,继续往前。

    温以凡在街道边的长椅坐下,失神地盯着地板。

    没有哭,没有玩手机,也没有打电话。

    没有做任何事情。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桑延站在转角处,盯着她看了很久。他的眼睫稍动,转头进了那家蛋糕店,把那个草莓蛋糕买下。他付了款,却没结果店员手中打包好的蛋糕盒。

    他指了指外头,提了个要求:“您能帮我把这个蛋糕给那个坐在长椅上的女人吗?”

    店员:“啊?”

    “就说这是你们店里的新品。”桑延想了个蹩脚的理由,“让她发朋友圈宣传一下,就可以免费送她一份。”

    ……

    回南芜后的三个月,桑延每天都能想起独自坐在长椅那沉默无言的温以凡。某个瞬间,他终于想清楚,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写辞呈。

    如果她过得不好。

    他好像也没什么要继续纠结的了。

    桑延想起了,在游戏上,他还未来得及发送出去的那句话。

    ――你要不要换个地方发展?

    可他发送成功后,她已经下了线。

    从那之后,也再没登陆过。

    她依然没有收到她的话。

    但这好像也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情。

    如果你不来。

    那么,我就去见你。

    -

    正式离职的那天晚上,桑延被苏浩安叫去“加班”喝酒。一进门,他就立刻看到坐在其中一张散台上的温以凡。

    她穿着浅色的毛衣,肤色白如纸,唇色却红,笑着跟对面的钟思乔聊天。

    一如从前的每个瞬间。

    那一刻,桑延有一瞬间的恍惚。

    像是进入了幻境之中。

    桑延没像以往一样直接上二楼,而是走到吧台的位置,跟何明博说起了话。何明博有些纳闷,问道:“哥,你咋不上去?”

    他心不在焉地应着:“啊,等会儿。”

    何明博:“那我给你调杯酒?”

    “不用。”

    两人随意扯了几句。

    在这个时候,温以凡那头发出了巨大的动静声。他顺势望去,看到余卓手上的酒打翻,全数淋到了她的身上,白着脸道歉。

    她明显被酒冻到,立刻站了起来。

    简单交涉完,温以凡似是打算去个洗手间。她抬起眼,跟他的目光撞上。似乎是没认出来,也似乎是早就察觉到他的存在,她的眼神很平静。很快就挪开了视线。

    隔壁的何明博说着话:“诶,这看着还挺好说话,我让余卓处理吧――”

    桑延站直起来,看着温以凡的背影,打断了他的话。

    “我去吧。”

    果然。

    他还是难以忍受,这种被她隔绝在世界之外的感觉。

    他想见她,那么,他就应该去见她。

    既然再没法爱上任何人。

    那就穷极这一生。

    去爱那个,死磕一辈子,都还是想拥有的人。

    ―番外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