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八零初的极品小儿子(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要是她都指责儿子不孝顺了,轻则对方被人看不起,重则失去工作名声扫地。

    虽说纪长泽听了几句就知道这只是在吓唬纪长光,纪家父母虽然因为大儿子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而各种挤兑他,到底是自己孩子,不可能真的害纪长光丢了工作。

    但架不住纪长光不知道啊。

    这种年代,工作和名声都很重要,被指责威胁的他肯定要服软的。

    果然外面立刻传来纪长光急急的阻拦声:“妈,您说您这是干什么呢,之前不是你和我爹说要我帮忙捎自行车,我就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你是哥哥,长泽这个弟弟结婚,我没找你要钱就不错了,买辆自行车,看把你委屈的,得了,你们不想给,把它推回去吧,明儿我就去问问亲家,怎么那么能耐,明明是嫁女儿,最后硬是把我儿子弄成上门女婿了,现在好了,想各种法子的从我们纪家拿了钱去给他们家,诶哟可真是能耐。”

    这话说的,纪长光立刻就着急了。

    要是真让妈闹上这么一顿,他媳妇哪里还有名声在,只能赶忙哄着:

    “娘,不推回去,我们也不要钱了,这自行车就送给长泽了,您别生气,再气坏了。”

    “这还差不多!”

    纪母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想着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纪长光都不松嘴,结果一说儿媳妇,他就赶紧答应了,顿时更气了。

    谁有她苦,生个儿子辛辛苦苦养大了,结果娶了媳妇就忘了娘!

    她没好脸色的甩开他想要搀扶自己的手,转身就要进屋。

    结果刚转身,就对上了正从屋里出来的纪长泽。

    “诶哟,长泽出来啦?”

    纪母那原本还板着的脸立刻笑开了花,亲亲热热的就迎了上去:“你不是说吃撑了想睡一会吗?还没到吃晚上饭的时候呢,怎么现在就醒了?饿了没啊?妈在屋里放了地瓜干,天气还有点冷,你在被窝里吃吧,我给你拿到屋里去。”

    她身后的纪长光满脸黯然。

    那地瓜干还是他拿来的,自己都没舍得吃,就是想着让爹妈能甜甜嘴。

    结果没得一句好,还挨了顿骂。

    纪长泽没去看大哥,对着纪母,嘴巴一张就是几句甜言蜜语:“谢谢妈,妈你真好,干什么都想着我,我以后出息了肯定孝顺你和我爹,让你们住大房子,每天鸡鸭鱼肉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这话哄的纪母脸上笑容又大了几分,看着讨喜的小儿子眼里满是高兴:“你这孩子,就是孝顺的很。”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儿子,冷哼一声:“不像是你哥,真是个白眼狼。”

    每个月上交一半工资看见什么好吃好喝都想着爹妈的纪长光:“……”

    他委屈的,这么大的男人,恨不得掉下泪来。

    纪长光就是想不通,爹妈怎么能这么偏心,明明他比长泽付出的多,干什么都想着爹妈,可怎么他们眼里总是只有长泽一个人。

    心底委屈又憋闷,再加上买那辆自行车不光耗费了关系才弄到自行车票,还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结果都这样了,还没得到爹妈一个好脸。

    心里发闷,本来纪长光是打算在家里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去城里,但现在,他突然不想住下了。

    反正爹妈也不待见他。

    他闷声开口,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吃弟弟的醋,随便扯了个理由:“妈,我就先回去了,惠芬还在家里等着我吃饭呢。”

    这话也是带了点孩子般的赌气。

    你不心疼我,有人心疼我,我也不是没地住没饭吃的。

    结果他不说还好,一说,纪母气的差点没拿着大扫帚挥到大儿子身上去。

    什么破烂玩意,自己家不待,非要跑到老丈人丈母娘家里去,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看爹妈,竟然为了媳妇连住都不住了。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糟心儿子。

    “去!!你去!!谁拦着你了似的,赶紧滚蛋!!”

    自觉平白无故被骂了一脸的纪长光更加委屈了,转身就往外走,纪长泽见他要踏上“淹死的步伐”,连忙追在了后面。

    “哥,我正好去茅房,一起啊。”

    说着,他嬉皮笑脸的就伸手往大哥肩膀上一挂,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拉着一脸懵逼的纪长光就往外走。

    到了外面,纪长泽直接就来了一句:“哥,你老惹妈生气干什么,看她气的,脸都绿了。”

    纪长光本来还正懵逼着一向不怎么亲近自己的弟弟突然愿意和他一起走,听到这话,心底的委屈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他闷声闷气的说着:“我没惹妈,是妈不喜欢我。”

    “瞎说。”

    纪长泽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妈可喜欢你了,你刚去城里那段时间,妈想你想的天天哭,做饭吃饭都要念叨你,每天至少能念叨八百回。”

    正处于“爹妈都不爱我弟弟也只想着花我钱”的纪长光身子一震,不敢相信的抬头:“真的?”

    “真的啊,我骗你干什么,我听妈念叨你的名字,念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纪长泽是没撒谎,纪母是每天念叨大儿子来着。

    不过都是咬牙切齿的念。

    不知道这一点的纪长光却是整个人都轻了几分:“妈居然这么想我?”

    他还以为妈不喜欢他呢。

    “可不是,大哥,不是当弟弟的说你,爹妈这么疼你,你怎么总是干让他们伤心的事。”

    纪长光懵了:“我没干让他们伤心的事啊。”

    “还说没有,你就说说,今儿,你送了咱家一辆自行车是吧,这放到哪,都是要被夸的,怎么到了你这儿,妈不夸你,还骂你了?”

    纪长光茫然的摇摇头。

    纪长光拍拍他肩膀:“你说说你,妈本来就觉得你被大嫂抢走了,你还一副生怕妈不够讨厌大嫂的样,刚刚说的那是什么话,你和大嫂每天在城里天天见的,爹妈一个月能见几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惦记着回家跟大嫂一起吃饭,妈能高兴吗?能不觉得你这个儿子白养了吗?”

    “我不是……我没那么想,我……”

    “你没那么想,但是你是那么说的啊,我知道你和大嫂关系好,但是你好就好了,在妈面前炫耀什么,哦,她生了你,养了你,结果你扭头跑去大嫂家去了,回趟家连住一宿都不乐意,你说说,妈心里能痛快吗?”

    纪长光耷拉着脑袋:“我真没那个意思。”

    “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样,下次注意就行了,我帮你多说说好话,你也多在妈面前夸夸嫂子孝顺他们,每次买了东西回来一句不提嫂子,妈能看嫂子亲才怪。”

    “反正下次,你提了东西来,就说是嫂子非要买来给爹妈的就行了,保证妈肯定不骂你了。”

    纪长光认认真真记下了,望向弟弟的视线也多了几分感激,带着点亲近的,小声问:

    “长泽,那你说,爹和妈既然也疼我,怎么非要让我给你买自行车?”

    这要不是偏疼纪长泽,怎么说的过去。

    纪长泽掰着手指头给他数:“你看,咱俩小时候,你带我去玩,结果你自己光顾着玩了没看好我,害得我掉进水里,这事你记得吧?”

    面前的高大汉子点点头。

    “小时候我身子骨一直都挺好的,脑瓜子也比你聪明,这事你也记得吧?”

    纪长光又是点点头。

    纪长泽:“从那次掉进水里差点被淹死之后,我就身子虚了,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脑瓜子也没以前那么聪明了,这事你也知道。”

    是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不过都是原主装的,为的就是借着生病不干活,再要吃要喝。

    但纪长光不知道啊。

    回忆起过去自己差点害死弟弟,他眼中就露出了一些愧疚出来:“长泽,我那时候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纪长泽安抚他:“哥你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想想,我以前为什么不上学?不就是因为我身子虚,不能早起吗?你再看看你,身体好好的,上学去了,毕业了也能当个工人,弟弟我呢?”

    他唉声叹气,仿佛十分伤心:“就因为小时候淹了水,我身子虚了,因为身子虚了,我上不成学,就不能像你一样去城里工作,因为我身子虚不能干农活又不能找工作,所以媳妇才这么难找,因为媳妇难找,所以我找了个哑巴媳妇,虽然我很喜欢我媳妇吧,但是我俩这情况,肯定得在村里充充脸面才行,那不就需要自行车了吗?”

    “我要是小时候没被你淹了水,现在像你一样,在城里上班,每个月拿那么多工资,我还用自行车来充脸面吗?我肯定不用啊!”

    这一系列的逻辑简直如“你吃了我一个鸡蛋,蛋生鸡鸡生蛋,总结:你吃了我一整个养鸡场”一般完美无缺。

    再配合上纪长泽那义正言辞的神情,理直气壮的态度,更加令人信服:

    “所以哥你说,这自行车,你该不该给。”

    老实人纪长光成功被忽悠住了,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对,该给!”

    他想到自己居然因为这辆自行车对弟弟产生了排斥,连家都不想呆了,一时间,心底满是愧疚。

    “长泽,是我之前没想通,你别怪大哥。”

    “诶,一家人,说这话见外了。”

    纪长泽笑嘻嘻的,拍拍大哥肩膀:

    “我原谅你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