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世界回来的学生们(13)(柔弱需要保护的老师(六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怀疑纪长泽是玩家?”

    下午在食堂吃完饭,白河就拉着玛雅韩英到了食堂后面的竹林。

    竹林是校长认为竹子可以代表学风而特地让人栽种的,结果学校土地不大适合种竹子,最后活下来的竹子稀稀拉拉也没多少。

    人站在里面,外面要是有人靠近他们老远就能看见,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玛雅听了白河一阵分析后,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不可能,他要是玩家,我们怎么会半点察觉都没有。”

    一般高等级的玩家是可以轻易察觉到比自己能力低玩家状态的。

    就好像是他们学校,光是三人无意中感觉到的,至少就有七八个。

    见玛雅和韩英都是一脸不信,白河将自己的推论说了出来:“准备包的重量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还是挺沉的。”

    “一个包就已经让人背不动了,他却可以单手拎三个包,这哪里像是普通人会有的力气?”

    听他说起这个,两人也都想起来了。

    他们皱起眉,还是有点不大相信。

    “我还是觉得不大可能,主神拉人标准就放在那,近几年更是连超过三十岁的都没有了,纪长泽这个年纪怎么可能被拉进去。”

    韩英也点点头表达赞同:“对啊,而且他要真的是玩家,我们不可能感受不到。”

    白河:“要不这样,玛雅你去试试。”

    玛雅也没犹豫,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个世界都被拉入游戏场,我的能力没那么受制约了,如果他真的是玩家,我绝对能听到他的内心。”

    “你还是听不到普通人吗?”

    玛雅摇摇头:“听不到,但是我能感受到周围出现了很多新生能力者。”

    游戏场代表着危险,但同样也隐藏了机遇。

    新玩家们虽然比不上老玩家,但也未必没有天赋高的存在。

    韩英一拍手:“那行,那就这样,玛雅你去听一下纪长泽的心声,听得到就是玩家,听不到就是普通人。”

    至于得到结果后要怎么做,他们还没想好。

    之前很讨厌纪长泽,但现在心态平复下来去想,这人干过的事无非就是惩罚他们跑步,对着他们总要比对其他同学严厉。

    再恶心的事,他也没干过。

    三人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去打击报复。

    要是以前还有点可能,现在他们成天忙着提高成绩做卷子复习以前的内容打基础,哪有空跟一个老师计较。

    玛雅很快找好了时间。

    纪长泽作为班主任,几乎每个晚上晚自习都会来教室里溜达几圈,偶尔还会暗搓搓躲在窗户边偷看谁在玩。

    一节晚自习他能来晃悠个三四次,不愁找不到机会。

    纪长泽一踏进教室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以前总是对他爱答不理的三个小崽子从他一进来就在明里暗里偷看他,尤其是玛雅,手一直在跃跃欲试。

    这是要搞事啊。

    他微微垂眼,假装没注意到三人的小表情,按照往常的习惯慢悠悠朝前走。

    走到玛雅身边时,她手果然动了动。

    纪长泽特地在她身边多停留了一会,见玛雅放下手了才问:“我在这站这么半天了,你一个字没写啊。”

    玛雅淡定回答:“我写完了。”

    “那看来挺闲的,来,你上来。”

    纪长泽指挥着她坐上讲台了,从底下拿出一摞试卷出来。

    “你们上次日考的数学试卷,你就帮你们数学老师批了吧。”

    说完,还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写着正确答案的卷子。

    玛雅:“……”

    她看向纪长泽:“试卷不是应该老师批吗?”

    “对啊,你们数学老师请假了,老师是看重你才让你批的,一般人我还不给他这个机会呢,快点批,晚自习下课之前要批完,明天还要发下去讲呢。”

    玛雅:“……”

    她百分百可以确信,这个人压根就是把她当成劳动力来使唤了。

    看着纪长泽悠哉悠哉离开的背影,她低下头,咬牙切齿的开始批改试卷,心底足足骂了好几圈娘。

    等晚自习下课铃声响起,玛雅扔下红笔,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批改试卷而有点手酸的手,冷着脸一脸不高兴的径直出了教室。

    白河赶紧跟在后面:“怎么样?”

    韩英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灾乐祸:“还能怎么样,你看她刚刚那副逆来顺受的样不就知道了,要是纪老师真的是玩家,她刚就翻脸了。”

    玛雅停下脚步,冷飕飕瞪了一眼韩英,转而看向白河:

    “我们真的不去报名吗?再在这个傻【――】老师身边待下去,我怕我哪天忍不住把他宰了。”

    见他这样,白河也知道韩英说对了,他咦了一声:“真不是吗?他那么大力气。”

    “反正我没听到任何声音,就连情绪都感觉不到,要么他是普通人,要么他比我强出太多。”

    “不对啊。”

    哪怕得到了玛雅的否认,白河也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我记得纪老师以前连搬书这种活都会让我们去干的。”

    “而且他不还有句口头禅吗?”

    白河沉下嗓子学以前这个老师使唤他们时必说的话:“老师搬不动,你们几个去搬。”

    说完了,他才总结道:“突然变得这么大力气,怎么会不是玩家呢?”

    玛雅趴在栏杆上,望向底下那个刚从小卖部走出来的人,正是他们在讨论的纪长泽。

    他手臂上是一大袋零食挂着,一边嗑瓜子一边往食堂走,显然是打算去老师食堂吃个宵夜。

    有个他们班的学生估计肚子也饿了,正兴冲冲往夜间食堂跑,从纪长泽身边路过时喊了一声:“老师好。”

    然后就准备接着往前跑。

    结果跑不动了,纪长泽用两根手指头捏住他衣服外套,硬是把他扯了回来。

    “去食堂啊?”

    学生都是有点怕老师的,被抓回来的学生脸上多了点迷茫和怯意,点了点头:“对,我肚子有点饿了,想去买点东西吃。”

    “正好,老师也想去食堂。”

    纪长泽把手里的瓜子皮扔进旁边垃圾桶,动作相当熟练的麻溜将手臂上挂着的一大袋零食递给他。

    “来,帮老师拿着,老师年纪大了拿不动,你们年轻力壮的,多出出力。”

    学生也不敢反抗,一脸懵逼拎好了,小鸡崽子一样的跟在纪长泽后面。

    没了零食袋子的阻碍,纪老师显然能腾出手了,嗑瓜子都比刚刚嗑的快上一些。

    玛雅戳戳白河,抬抬下巴示意他看下面。

    同样见证了刚刚完整一幕的白河:“……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吧。”

    显然,纪老师他并不是以前废柴现在力气突然增大,而是一直以来都有力气,只是喜欢使唤学生干活而已。

    三人又根据“我们到底要不要去国家部门报道”讨论了一番。

    最终还是没能讨论出个什么结果来。

    理智上,他们是相信国家的。

    但情感上,他们并不愿意被束缚,听从命令。

    当然,这是在魔法师还没冒头的时候。

    如果魔法师加入国家部门,他们肯定第一个跟上。

    但从国家公布无限世界和游戏场到现在,魔法师一直没出现,也从来没公开过身份。

    三人心底其实都不大明白为什么他不出来。

    纪长泽不出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他在守株待兔呢。

    所谓守株待兔,就是把自己伪装成一棵树,等着那长着肱二头肌的兔子一头撞上来。

    无限世界是主神的主场,就算是它拿纪长泽没办法,纪长泽也同样拿它没办法。

    但现实世界可就不一样了。

    就算是主神花费了大量时间来了解这个世界,这毕竟还不属于它,它不能像是在无限世界里那样万能。

    所以从融合开始,主神就没露过面。

    它也不傻,知道魔法师有能力对抗它,如果纪长泽真的暴露出真实身份,主神肯定第一个躲着他走。

    最好的办法就是伪装成一个路人甲,安安静静待在三小只身边。

    主神想要得到这个世界,首先要做的就是铲除这个世界里强者。

    魔法师它干不掉,只能猥琐发育,先苟着四处开游戏场汲取力量。

    但作为前三主位人的白河玛雅韩英,他们仨在主神眼里可是大养分。

    这也是为什么在原本的时间线,第一个大型地狱难度游戏场会出现在学校的原因。

    这仨主位人在主神眼里就是大补品,它要吃补品,自然要先把他们圈在游戏场里。

    但它是想吃补品而不是被人吃,纪长泽要是露面,估计在主神“膨胀”之前都别想等到它了。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当个普普通通,柔弱的需要学生保护的老师。

    想到这里,纪老师吃完最后一个小混沌,对着“因为跟老师坐在同个桌吃饭而各种不自在”的学生说:

    “吃完了吧?”

    学生小心翼翼点头。

    纪老师:“那吃完了就帮老师拎回教室宿舍吧,正好我还有两个快递没拿,你也可以帮我拿一下。”

    “诶呀,年纪大了,干点活就腰酸背痛的,还是你们年轻的孩子好啊,再怎么累,睡一觉又满血复活了。”

    学生:“……老师您还知道满血复活啊。”

    “当然了,老师是年纪大,又不是不上网。”

    纪长泽把瓜子皮扔了,擦擦手:“行了,走吧。”

    也是巧了,路上正巧遇见又叭叭叭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出个结果的三人组。

    一看到他们,纪老师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三人:“……”

    他们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纪长泽直接冲着他们挥挥手:“来来来,你们仨过来,正好我们要去拿快递,你们也来帮帮忙吧。”

    “老师年纪大了,搬不动。”

    三人:“……”

    想想魔法师对他们的教导,最终还是咬牙切齿的跟了上去。

    纪长泽的装树墩计划还是完成的非常不错的。

    至少不管是在玩家还是普通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而玛雅他们,就时不时的左右摇摆一下。

    一下是“我们要不要也为国家出一份力呢”,一下又是习惯了隐藏住真实身份,暴露出去要面对什么?

    而在网上,关于无限世界各类规则和各种玩家的简单资料也出现在了各大论坛里。

    这些资料大多都是玩家写下来的。

    里面除了介绍了无限世界生活外,主要就是介绍玩家们。

    最多被介绍的就是主位人了。

    【在魔法师回归之前,无限世界最强的是三个人,雨神,他主要能力是控制水,雷霆火,主要能力是雷霆之力,还有最可怕的惑心之主。】

    【惑心之主的能力是她不光可以听到人们的心声,还可以操纵人去做任何她想让他们做的事,包括杀死自己的亲人,有个例子就是……不过这点后来魔法师掌控主位令牌后找了预言师查清楚了。

    当时这件事发生在惑心之主进入游戏初期,她还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那个游戏规则是三人中必须有个人死亡,惑心之主在被抓到后运用能力让自己在那两个兄弟眼中变成了隐形人。

    意思就是哪怕她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看不到她听不到她,这也就表示他们无法杀死她,最后剩下的两兄弟为了自保互相残杀,游戏结果展现出了是谁杀死了谁,活下来的人就把锅推到了惑心之主身上。】

    【但惑心之主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她虽然体能最弱,却是所有主位人中其他玩家最不想看到的存在,如果你得罪了惑心之主,跑!跑快点!】

    看得出来打下这些话的玩家对玛雅深深地控制之情,甚至连出手最狠辣的白河都没玛雅那么高的出镜率。

    【但是好消息是,这三个主位人都不大喜欢主动招惹人,有的时候还会在不影响到自己的情况下顺便庇护一下其他玩家,所以游戏场里遇到他们的话,恭喜你,生存率瞬间提高一半。】

    【但是据说他们三个还没报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有魔法师,这绝对是无限世界最顶流的存在,甚至有传言他回来就是为了对付主神……】

    长长帖子发出去没多久,就被顶到了热门。

    【虽然这些名字很中二,但还是好羡慕他们的能力啊。】

    【我邻居家女儿男朋友就是玩家,据说还只是普通玩家,但她被关进游戏场后他进去救就成功救出来了,难以想象普通玩家都这么厉害了,主位人该有多强。】

    【我直接就一句“大佬请问需要腿部挂件吗”,我会ps画画剪辑按摩端茶递水,只求大佬收下我做个小弟,等我和我家人进入游戏场的时候庇护一下我们。】

    【楼上怕是在做梦,听说大佬们还没成年,或许大佬需要代做作业业务吗?我是专业的,还可以讲题补课哦。】

    【不是,你们关注点怎么都放在三个未成年身上了,最厉害的魔法师没人涛吗?】

    这话一出,立刻得来一堆回复:

    【涛什么啊,都不知道魔法师年龄长相,连个八一八的开头都没有,我们拿什么涛,靠想象吗?】

    【我是玩家,其实我们在无限世界扒过很多次了,当初魔法师脱离了无限世界获得自由这件事肯定是真的,但是他二十年没回来,突然自己找了回来的原因就没人知道了。】

    【是不是因为知道主神把我们真实世界拉入游戏场所以想进去阻止?】

    【现在和魔法师深入接触的人好像也就一个叫周杨的,一个叫张晓燕的,还有那三个主位人。】

    【周杨和张晓燕不是加入国家部门了吗?他们没说什么吗?就算魔法师不加入,把三个主位人拉过来也行啊。】

    地下基地里,周杨看着网上的贴已经从“魔法师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转移到“国家肯定已经掌握魔法师信息”,哀叹一声退出了论坛。

    “大老远就听见你在那叹气,又怎么了一天天长吁短叹的。”

    张晓燕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不是自己的腿就是爽,穿高跟鞋爬高上低无压力。

    “隔壁有个小型游戏场,上面让我们出任务,走吧。”

    周杨苦着脸:“你看网上说的这都是一些什么啊,什么叫我们肯定已经把魔法师的资料给了国家,要是魔法师看见了真以为我把他出卖了怎么办。”

    张晓燕不以为意:“放心吧,他肯定不会这么想的。”

    “真的吗?!”

    周杨一下就来了精神:“你也觉得我对魔法师忠心耿耿是吧!!”

    张晓燕:“不啊,我是说你又不知道老大底细,你什么都不知道,谈什么出卖。”

    周杨:“……”

    “那你呢!他就不怕你说出去吗?!”

    张晓燕摊手。

    “我也不知道啊,你到现在连他多少岁了都不知道。”

    周杨:“……”

    “不是,他能力那么强,为什么还要这么藏着掖着啊,好像从出现开始就是披着斗篷的吧?如果说当时是害怕在现实里暴露会丧命,现在不是都已经没有这个桎梏了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

    张晓燕翻了个白眼:“赶紧的,出去干活,一天天的别总是瞎看那些帖子,每天去游戏场救人你还嫌不够累是吧。”

    被凶了,周杨也不敢反驳,蔫头蔫脑的跟在张晓燕后面往外走。

    “我就是觉得奇怪,以前我以为他这样做是防着玩家,但是现在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他防的是主神?他不会早就知道主神打算侵入咱们世界吧?”

    张晓燕顿住脚步。

    “你说的有道理啊。”

    虽然和魔法师相处不多,但张晓燕可以肯定,他不是那种藏头露尾的人。

    但他身上却一直披着斗篷,从来没露出过真面目。

    他那么强,玩家们全加起来也打不过他一个,主位人前三在他手里就跟大人对战小婴儿一样毫无悬念。

    那他何必还要这样躲藏呢。

    他不是不想玩家们知道自己的真面目,而是不想比自己强的人……

    无限世界里,比魔法师强的,可不就只剩下主神了吗?

    张晓燕越想越兴奋,一把扯着周杨往外走:“行啊老周,你这个脑子总算是能用一次了,还好我之前没跟老大说帮你换个脑子。”

    周杨一边跌跌撞撞跟她后面,一边结结巴巴问:“换、换个什么?你居然有过这样的想法!!枉我把你当队友……”

    专门成立的无限世界调查部门得到张晓燕的猜测后,又把那位沉迷吃泡面的预言家请了过来。

    预言家一听说让他去预言跟魔法师有关的信息,立刻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不不不,不行不行,这种等级的大佬对能力都是有感应的,我预言他他肯定能知道,万一他不高兴让我反噬,我至少要养病三个月。”

    张晓燕给他解释:

    “不会的,你就按照我说的方向去预言,老大他绝对不生气。”

    预言家还是死命摇头:“你说不生气就不生气啊,万一要是魔法师生气,我就算有八条命也不够他玩的。”

    张晓燕:“他真不会生气,他现在在做一件事,不能和我们联系,但是如果你去预言他,就相当于是悄悄加密通话,他反而会觉得你做的不错。”

    预言家:“你说不错就不错啊,你又不是魔法师。”

    张晓燕额头渐渐爆出青筋。

    周杨张嘴去劝:“她可是二十年前就跟着魔法师的小弟,她说的你还不信吗?”

    预言家:“我觉得我的命比较可信,要是听你们的得罪了魔法师,那我小命直接就玩完了。”

    周杨还想再说,张晓燕已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她一激动,脸上的头发就隐隐约约往外冒,看上去比npc还吓人。

    恶言恶语道:

    “要么你现在给我预言,我保你没事,要么你不预言,我先送你上西天!”

    “你自己选!!”

    预言家:“……”

    他惊呆了,慌里慌张的回头看了看屋里,发现这里居然只有他们几个玩家后更慌,结结巴巴的去指责:

    “你不能这样,我们已经回到现实世界了,这里是法治社会,你不能对我动用无力,这是、这是犯法的……”

    张晓燕呵呵一笑:“行,我不动手,这样吧,你们这些玩家应该也知道我认识惑心之主,我让她来跟你说。”

    说着,她作势往外走。

    预言家:“!!!”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或者是一些不能放出来的想法。

    在不能保证自己能藏好这些秘密之前,没有玩家乐意见到惑心之主。

    他秒怂:

    “别!别!!我预言就是了!!!”

    照旧是简陋的仪式。

    用到已经旧了的扑克牌。

    预言家小心翼翼闭眼抽了一张,果然出现的是王牌。

    还是大王。

    他咽了咽口水,闭上眼试探着进入。

    正在宿舍哼着歌一边吃薯片一边给自己做火锅的纪长泽动作微微一顿。

    旁边三个臭着脸被使唤着切菜洗菜给肉去腥的学生注意到他歌声停了,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好像还差点娃娃菜啊。”

    纪长泽若无其事的继续哼歌:“你们谁去隔壁张老师那要点娃娃菜过来。”

    三个学生的脸更臭了。

    无他,他们现在手里洗的菜切的菜,全都是从教师楼住着的各个老师那“借”来的。

    甚至就连这块羊肉,都是纪长泽发现校长正在喝羊汤,从对方那要来的。

    三人长这么大,什么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纪长泽这样吃个火锅菜和肉都要四处借的。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你们以为老师是舍不得花钱买才去借的吗?我这是提前收取报酬。”

    纪长泽耐心给他们解释:

    “你们看,现在到处都有可能出现游戏场对不对,老师我虽然年纪大了又总是腰酸背痛,但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啊,像是张老师这种年轻的女孩子,遇到危险了,不得需要我保护吗?”

    “还有校长,一头白头发,想也是跑不动,到时候不得还需要我去仗义出手吗?所以啊,我是要救他们命的,现在只是吃一点菜啊肉啊的,那还是他们占便宜了。”

    三人:呵呵。

    他们之前就听说纪长泽在老师里人缘也不是很好,原因好像就是小气抠门瞎讲究。

    之前还不知道具体,今儿一见,果然是传闻不虚。

    他们去借各种菜的时候,被借的老师们脸上摆明就是一种“又来了又来了”,不大想借但又不好意思借的表情,可见以前这样的事发生过多少次。

    好歹也是上了这么多年班的,工资肯定比刚上班一年的张老师高,居然还好意思问人家张老师要菜。

    呸,无耻!!

    纪长泽:“愣着干什么,赶紧去个人啊,一会前面的煮好了娃娃菜再下锅就不好吃了。”

    白河看看一脸想骂人的韩英,再看看臭着脸的玛雅,认命起身出去。

    本来就离得近,屋里还能听见张老师诧异的声音:“刚刚不是要了小菠菜吗?怎么现在又要娃娃菜。”

    玛雅和韩英听着都替纪长泽尴尬。

    然而纪长泽本人却一脸淡定,甚至还有闲心开始调酱料。

    一个抬眼发现玛雅和韩英都在看着自己,他还非常自然的给自己解释;

    “你们长大了就知道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有多费钱了,我这个年纪又没娶媳妇,当然要多省钱。”

    韩英玛雅:“……”

    另一边正在预言的预言家:“……”

    他是预言家,又不是电影院,当然不可能把全部画面看到,只能感受个大概。

    睁开眼就是一脸的一言难尽。

    见他这样,周杨着急了:“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快点说啊你要急死我们啊。”

    预言家:“……魔法师的确是正在隐藏伪装,好像在等什么人出现,为了等到这个人,他必须要装成一个普通人。”

    张晓燕敲敲桌子,下来定论:“老大等的八成就是主神了。”

    周杨顿时一脸敬佩:“你怎么猜出来的?还有什么线索是我没注意的吗?”

    “这还用猜吗?”张晓燕白了一眼周杨:“不管是无限世界还是现实世界,唯一一个不会被老大吊打的不就一个主神吗?”

    周杨:“……说的也有道理。”

    张晓燕继续看向预言家:“你接着说,还有别的什么吗?他装的顺不顺利,需不需要帮助?”

    周杨:“对啊,老大装成什么样了?要不要我们帮忙?”

    预言家脸色复杂。

    足足沉默了三秒才艰难遣词造句:“魔法师装成了一个……吝啬小气的穷人。”

    张晓燕:“……”

    周杨:“……”

    他们同时想到了魔法师接收后两位主位人后得到的两大宝库宝贝和财物。

    半响,周杨才艰难的吐出一句:“那还挺难装的哈。”

    张晓燕难得赞同他观点,点点头:“是有点难度。”

    预言家接着说:

    “至于未来,我和他实力差距太大了,隐隐约约看不大清,只知道他好像为了彻底打消自己身上的玩家嫌疑,打算做一些事来证明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证明自己是个……普通人吗?

    想想魔法师每次进了游戏场,还没开始动作就要吓哭的npc,周杨和张晓燕真诚地认为,难度还是挺大的。

    纪长泽这边的确是意识到了有人正在观测预言自己。

    至于是谁那也不用猜,毕竟全世界就这么一个预言家。

    他也没遮遮掩掩,直接放开了任由对方观测。

    预言家预言的没错,哪怕纪长泽这半个月一直老老实实代班加班,他也还是感受到了主神在有意识的避开这片区域。

    主神的气息还是很强大的,别的玩家可能无知无觉,纪长泽却能清楚感受到对方的犹豫纠结。

    一会是气势汹汹过来了,估计是打量着自己有三个补品在这,想吞吃提升能力。

    一会呢,又犹犹豫豫停下,应该是还记得在无限世界时纪长泽一直将三人带在身边,甚至还强闯分配给他们的游戏场这件事,害怕他在附近。

    这一轮没过多久,又忍不住吞吃的欲.望,气势汹汹来了。

    到了近前,又慌慌张张停下。

    有的时候一晚上它能反复几十次。

    纪长泽虽然对睡眠并没有那么渴求,但一晚上感受几十次主神的反复打脸还是让他有点不爽。

    但让他扔下三个学生,那也不放心。

    毕竟主神并不算是传统反派,主要讲究个人狠话不多,只看它对待张晓燕他们就知道了。

    要是这仨孩子落在它手里,主神压根不会逼逼赖赖什么,直接就是一个最高难度游戏然后上口吞。

    甚至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将游戏时间压缩到最低。

    主神不就是对一直呆在三个学生身边的他有迟疑有犹豫吗?

    那就给它个机会试探。

    吸溜吃下一口娃娃菜,纪长泽拉家常一般:

    “对了,教师节要到了你们知道吧?”

    三个学生正懵逼加警惕着呢,纪长泽居然留他们吃饭了,他们有理由怀疑对方是想让他们吃完了刷锅刷碗。

    猛然听到这句话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答一句:“知道啊。”

    “教师节,大日子啊。”

    纪长泽铺垫了两句,就开始了:“老师打算那天穿正式点,你们有什么店铺牌子推荐吗?”

    三人开始怀疑纪老师这是想让他们给他买衣服作为礼物了。

    嗤,他越是要,他们越是不给。

    白河一本正经,仿佛在很认真的做推荐一般:“学校旁边那家【招牌】好像不错,经常听见有人夸,老师你可以去看看。”

    “招牌?我好像听说过,就在学校附近吗?店面大不大?要是不大的话就算了,我还是想买好一点的衣服。”

    白河:“大,特别大,里面的衣服也特别好。”

    反正就是只字不提他们去买来给纪长泽做礼物。

    然而纪长泽压根没提,而是好像很高兴的点了点头:“那行,正好明天上午我没课,去买点衣服穿。”

    说完,他接着低头吃菜,反而让做好了“无耻老师找学生要礼物”准备的三人话噎在了嗓子眼里。

    纪长泽……居然不是打算暗示他们送礼?

    三人半信半疑的继续吃着火锅,时不时抬眼看一眼正吃的欢实的老师,不明白既然他不要他们送礼,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是要做什么。

    纪长泽要做什么?

    当然是钓鱼执法了。

    他只打算在主神的耳目面前表示一下自己柔柔弱弱普通人,可不打算真的演戏演到被弄死。

    这个时候手边有三个学生就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了。

    纪长泽一边在心底排明天的剧本,一边夸赞自己真是个好编剧。

    吃完了,就开始赶人:

    “行了行了,都吃饱了就回去睡觉,明天还得上课呢。”

    三人迟疑的站起来,犹犹豫豫往外走。

    纪长泽留他们吃饭,居然既不是让他们送礼,也不是要他们刷碗吗?

    一直被他各种区别对待,突然一下得到了正常的师生相处,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不大相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