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无限世界回来的学生们(完)(柔弱需要保护的老师(三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主神实例演示了什么叫做“百口莫辩”。

    它是真一百张嘴开开合合,硬是没能挤出一句话来。

    显然以他的认知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如此强大的路人甲要装作自己的□□。

    纪长泽就是吃准了主神到底不是人。

    他看着主神竭力挣脱那些攻击,不慌不忙的接着丢技能。

    这里不是主神的主场,比蓝条对方可比不过他。

    主神显然也看出自己无法战胜纪长泽了,又退了一步。

    “你该知道你杀不了我,放了我,从此我再也不踏足蓝星。”

    纪长泽勾起一个笑容:“我真的杀不死你吗?”

    “也许二十年前我拿你没办法,但现在,我身边可是有不少人。”

    在主神瞪大的一双红眼下,纪长泽转而看向玛雅。

    “玛雅,过来。”

    他伸出手,无数条带着绿色叶子的枝条轻柔飞了过去,互相交缠编织,最后成为了一座桥梁。

    玛雅丝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上面。

    桥梁朝着纪长泽的方向飞去,将他的学生带到了他身边。

    纪长泽的斗篷飘舞。

    虽然这并不能为他增加多少战斗力,但的确能让他看上去很有高人风范。

    “来,去感受一下它。”

    纪长泽握住玛雅的手臂,指引着她将精神力放在主神身上。

    “看看它的虚无,空洞,谎言。”

    主神看向那个年纪小小,却满身都是战意的女孩,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纪长泽想做什么。

    “不!!!!”

    它嘶吼着,拼命想要从纪长泽制作的牢笼中挣脱出来。

    可无数的藤蔓却源源不绝从地底生出,紧紧缠绕在了庞大的树人身上。

    “你不能杀了我!!!”

    “你一个人类,有什么能力能杀我!!!”

    “我是神!!!”

    指导着玛雅去感受主神能量的纪长泽啧了一声:

    “死鸭子嘴硬,也不照照镜子看看,有长成你这样的神吗?歪瓜裂枣的,还好意思张嘴。”

    “也对,毕竟你嘴巴多嘛。”

    主神的能量很庞大,在刚接触到时,玛雅是很害怕的。

    但一听到纪长泽在她旁边叭叭叭,那种害怕和茫然的心态也渐渐退缩了下来。

    她沉下心,不顾主神猛烈地挣扎,潜入到了它的内心。

    一秒,两秒,三秒。

    玛雅猛地睁开眼,重新回到她头上的蛇头抬起了身子。

    “虚构。”

    她吐出两个字。

    望向那个前不久才把她打到吐血的庞然大物。

    “全都是假的。”

    “游戏场是假的,世界是假的,连你自己也是假的。”

    主神张开了浑身的嘴,之前刚出场时特地营造的“大佬格调”消失无踪。

    它嘶吼着,翻滚着,却只能在玛雅的侵入意识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筹谋多年布置起来的世界一点点垮台。

    校园里,一部分学生尖叫着奔跑,在“植物人”追逐过来扬起手中武器时,被一个乌鸦骑士猛地抱起。

    黑色羽翼张的大大的,再往周边看,半空中几乎飞满了带着学生的乌鸦骑士。

    地上的乌鸦骑士就只能选择近身战斗了,好在它们的战斗力也不弱。

    无数植物人倒下,其他的植物人还在穷追不舍。

    一个学生面临了植物人的砍刀,听到他的尖叫,乌鸦骑士猛地转身过来,用身子挡在了学生面前。

    在学生瞳孔里,映照出了乌鸦骑士身后狰狞砍来的植物人猛然消散的场景。

    她愣了神,下意识望向周围。

    却见那些四处追着学生们砍的植物人们一个个都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不是那种有痕迹的消失,而是连点灰都没剩下。

    就好像是,它们本来是被ps出来的,而现在开始被人为删除了。

    玛雅站在纪长泽身边,哪怕这次对方没再哔哔了,光只是站在她身边,她都好像感受到了无穷的力量。

    仿佛有了靠山一般,她带着满满的底气,朝着主神一步步走去。

    “这些根本不是你创造出来的,你没有创作的能力。”

    “所谓的无限世界,只是你把我们拉到了一个虚假的想象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你是神,但哪怕是你自己创造的规则,你也不能打破,因为里面全是虚假。”

    “一旦打破规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看着那个身形瘦弱的女孩一步步朝前走着,纪长泽这个退居二线的魔法师就跟在后面。

    一步步收紧随因为玛雅的话,而身形渐渐变小的树人身边枝条。

    玛雅有了老师跟在后面,心底更多了一些底气。

    她接着说:

    “无限世界是假的,游戏场也是假的,所谓两个世界融合,只不过是你没有自己真实的世界,像是小偷一样侵入到我们的世界,妄图鸠占鹊巢!!!”

    纪长泽在后面点了点头。

    这个成语运用的不错,看来玛雅的确是用心在学习了。

    随着玛雅的一句句戳穿,被直面自己谎言的主神身子也在一点点缩水。

    它一直坚持的真实被发现是虚假,再加上精神世界被玛雅疯狂攻击,再支撑不住维持一个强大身体了。

    准确的说,它已经不能再支撑一个世界了。

    哪怕这只是一个轻飘飘的,虚构的世界。

    “看天上!”

    外面的周杨突然指着上空喊:“那是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外面的人纷纷抬头往上看。

    却见一片片如同透明鱼鳞一样的片状物体缓慢往下落,还没落到地上,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眼看着这些东西掉下来的越来越多,张晓燕想到了什么,伸出手去试探着触碰了一下。

    “游戏保护罩没了!”

    她惊喜喊着,赶忙率先抬脚走了进去。

    外面的军人们也毫不犹豫跟上,扶起了想要慢慢站起来的白河韩英。

    植物人已经都消失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小部分还没来得及消失就被乌鸦骑士干掉。

    见到底下已经没了障碍,众多张开翅膀飞在半空中的乌鸦骑士们这才俯身飞下,将手里的学生轻轻放在地上。

    任务完成后,乌鸦骑士们纷纷飞向天空,拉开翅膀,变成了一个个黑色乌鸦,朝着纪长泽方向飞去。

    显然,现场已经没有游戏场救援部门要做的事了。

    这一定是最闲也是最刺激的一场救援了。

    张晓燕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指挥着人去将那些之前狼狈跑动躲避,虽然被乌鸦骑士护着没受伤但也受了不少惊吓的学生们集合起来安抚。

    而上空,玛雅已经要走到树人跟前了。

    无数绿色的叶子在她身边慢慢扭动,仿佛在给她各种意义上的支持,纪长泽身上还穿着那件黑色斗篷,慢吞吞跟在玛雅身后,看着她一点点吸取主神的力量。

    诚实的来说,玛雅跟主神的能量悬殊还是很大的。

    但这不是,主神已经被纪长泽按着打了吗?

    这就好像是杀猪一样,猪到处跑来跑去肯定不好杀,绑了个结结实实,玛雅这个杀猪师傅上阵,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顺带来个毁尸灭迹,简直是完美的一条龙服务。

    主神的确不甘心。

    它自然不可能不知道玛雅的能力,但一来玛雅越是成长速度惊人,在它眼里就越是大补品。

    二来也是自信自己能按的住玛雅。

    结果谁能想到,半路上居然杀出来一个纪长泽。

    不甘心,绝对的不甘心。

    但不甘心也没办法了。

    它本来就不是活物,要说比方的话,大概像是一团能量。

    当它没了外壳保护,又刚被纪长泽揍了之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补品玛雅把自己当补品,一点点吃了个干净。

    “啊――”

    最后一声短促的惨叫后,树人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

    虽然保护罩没了。

    游戏提示也没了。

    但这场游戏,确确实实的是蓝色星星方胜利。

    玛雅费劲的将主神勉强吸收完,这才转身犹豫看向纪长泽。

    面前的人还是记忆中那样。

    眼睛还是那个眼睛,鼻子还是那个鼻子,就连眼底那种“欠欠”的感觉都没落下。

    是当了他们三年班主任的纪长泽纪老师没错。

    因为对方一直体罚他们的原因,玛雅在出了无限世界后,没少幻想过要不要把人拖到小巷子里揍一顿出出气。

    但现在,真相大白。

    纪长泽的确是那个体罚他们的纪老师。

    魔法师也的确是纪长泽。

    所谓的体罚,只是在看到了他们身上来自主神的标记后,为了帮他们顺利活下去做的提前训练而已。

    之后他们一直猜测的魔法师到底在找谁,是谁那样的幸运被这么强大的一个人庇护。

    现在也水落石出了。

    是他们。

    魔法师进入游戏的目的,一开始就是他们。

    怪不得。

    怪不得他一进游戏就抢走了那两个人渣的主位令牌。

    怪不得他把他们扣下不让他们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怪不得他在他们要进入游戏时非要跟过来。

    因为魔法师一开始,就是想保护他的学生们啊。

    玛雅眼眶微红。

    过往不理解的,希望知道的一切都摆在眼前,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她有千言万语想跟这个曾被她排斥厌恶,又被她暗自崇拜儒慕的老师说。

    张张嘴,她说:

    “嗝……”

    玛雅:“……”

    纪长泽一脸“我懂”:“有点撑是正常的,毕竟主神那么大个。”

    “不过你还是需要锻炼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仗着自己身体好不当一回事,大晚上的熬夜不睡觉,白天没精神,身体能好才怪。”

    玛雅:“……”

    她默默捂住了嘴。

    事情都解决了,纪长泽挥了挥魔法棒,让桥梁落下,绿叶轻柔的将他们送了下去,重新又钻回了地面。

    不得不说今天学校的地面应该承受了挺多。

    张晓燕匆促跑了过来,见到纪长泽后,一脸的想认又不敢认:“老大?!”

    纪长泽扫了她一眼:“你能不能把你头发整理一下,这披头散发的样,啧。”

    这熟悉的嘲讽,果然是他们老大。

    张晓燕整个人都震惊了:

    “老大你也太能装了吧,那天我和你面对面,居然没认出你来。”

    “废话,我不装的像一点,怎么骗过主神,要灭了这么一个仇人容易吗?”

    全程花了不到一个月时间的魔法师先生义正言辞表示:

    “我早就知道主神剑指蓝星,从出了无限世界的第一天开始就在装出一副普通人的样子,为的就是等到他来了之后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张晓燕一边佩服一边不解:

    “但是你怎么装出这么一副吝啬样,你那么有钱,光是无限世界里最后两个宝库,随便卖个百分之一也够你花了吧。”

    纪长泽开始现场瞎编: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主神怎么会想到,第一强者会是一个小气抠门人缘不好的穷逼呢?”

    张晓燕:“……这倒也是,就是委屈老大你了。”

    毕竟能在游戏里活下来的玩家基本都不是省油的灯。

    就算是性格不好,也不至于缺钱。

    两人这一问一答,直接把一些之前没来得及在“托”主神在的时候说清楚的话给掰扯清楚了。

    在场的人听的又是敬佩,又是自愧不如。

    学校里知道纪长泽性格的学生老师都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他们的佩服之情了。

    他们一直以为,纪老师是个小气抠门,对着学生体罚,对着同事也没个好脸还要占便宜的。

    要不是因为他带班平均分一直很不错,这样的臭屁性格估计早就被辞退了。

    结果,这些居然都是他为了打败主神装出来的。

    而且还一装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啊。

    二十年里,不知道多少人误解了他,觉得他小气抠门。

    结果人家是装的。

    白河稍微有点踉跄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韩英。

    他望向纪长泽的眼神很复杂:

    “我以为你是讨厌我们,才会让我们跑圈。”

    在刚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哪怕白河早熟,也还是不免心底有点受伤。

    再怎么早熟的孩子,在面临家长长辈的厌恶排斥时,总会忍不住心底自卑的想法。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们?”

    纪长泽反问了一句:“你们学习态度还算认真,一个个也都乖巧懂事,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

    说完了,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如果你们不拉低班级平均分的话,我会更喜欢你们的。”

    莫名的,明明纪长泽的态度很平常,就像是只是随口聊天一样的说着话。

    可白河的鼻子还是一下就酸了。

    心底也酸酸涩涩,仿佛蹦Q了无数个小人,每一个小人手里都举着牌子,牌子上面写着:

    “纪老师喜欢我们。”

    “魔法师喜欢我们。”

    韩英这小孩躲在白河后面,偷偷把眼角的泪意给擦了。

    还在那死鸭子嘴硬:

    “我早猜到纪老师不是因为讨厌我们才让我们跑圈的,他要是真的讨厌我们,怎么会让我去参加比赛。”

    纪长泽就当没看见他红彤彤鼻子了。

    “行了,大boss也打完了,收拾收拾看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

    主神一死,它塑造的虚假世界自然也随着崩坏。

    一个个让人胆战心惊的游戏场消失,蓝星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平静生活。

    但磁场显示,可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