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皇帝(2)(昏君皇帝,蛰伏十年(五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纪长泽的“从根本解决问题”思路直接把所有人都给震惊到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的皇帝居然是这么一个解决问题的鬼才。

    因为都处于震惊中,也没人记得表达一下不同意见,纪长泽趁机溜了出去。

    至于那些臣子们如何讨论如何震惊又是如何觉得这事太神奇,他就不管了。

    反正更神奇的事原主也不是没做过。

    早就适应了原主不靠谱的这些臣子们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纪长泽是皇帝,他们也没办法。

    关键点是,国舅爷。

    纪长泽下了朝,就回到了皇帝休息玩乐的地方,随便找了一个话本子躺在榻上看了起来。

    他在等国舅爷找他,今天他来的这么一出,虽然胡搅蛮缠的很符合原主人设,但看刘忠在被罢官之后第一时间望向国舅爷的眼神,他估摸着这里面还有点东西在等着被挖掘。

    果然,没看一会,就有太监上来说:“陛下,摄政王求见。”

    没错,这位在老皇帝在时还只是权臣的国舅爷,在将自己还在襁褓中的侄儿带上了皇位之后,直接给自己封了个摄政王。

    当时他基本是权倾朝野,自然没人敢说什么,尤其是小皇帝逐渐长大之后,对这个也没什么意见,那些在悄悄等着小皇帝长大的臣子自然只能继续隐藏下去。

    “传。”

    纪长泽压根没起来,依旧是这么歪歪的躺在榻上,一副懒散的模样。

    黄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小皇帝浑身像是没骨头一样的趴在榻上,手里还抱着一本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好书的书在看,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

    小皇帝越是这样喜欢杂物,对他来说越有利,他自然高兴。

    “长泽。”

    小皇帝很是依赖自己这个舅舅,两人关系破裂还是在上一个时间线逃命时互相为了保命捅刀对方。

    在此刻,黄面这个摄政王不介意为了权利好好的哄着身份是皇帝的侄儿。

    他脸上满是笑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对小辈疼爱的长辈一般,也不跟纪长泽客气,直接坐在了榻上。

    “你这是看什么呢?”

    “话本子。”

    纪长泽敷衍的回了一句,将手里的话本一扔,皱着眉直接来了个率先发难:

    “舅舅你还说朝中你帮朕管理的上下一心,你看看今天,那些臣子根本没把朕放在心上。”

    “朕不过是喜欢江氏,把她叫到宫中陪着朕而已,你看看那些臣子,一个个的,仿佛朕做了什么天大的事一般,居然还敢一起威胁朕。”

    他越说越气,直接将枕头扔在了地上。

    “朕这个皇帝当的,还不如随便一个小官威风!”

    本来是想要问一下他怎么说把刘忠罢官就罢官了的黄面被纪长泽弄了个措手不及。

    他习惯了小皇帝的暴躁脾气,倒是也没觉得诧异,只赶紧安抚道;

    “是舅舅错了,早知他们要这般,我必定要为你拦下他们的。”

    说着,他抓紧时间给江将军上眼药:“你也莫要觉得他们是真的觉得你不该抢夺臣妻,他们啊,那是惧怕江将军,生怕你惹怒了江将军之后,江将军会动怒。”

    小皇帝果然一听更怒。

    “朕难道还会怕一个将军吗?朕才是江山的主人,一个将军而已,他们凭什么如此!!”

    成了!

    黄面心中一喜,自觉上眼药成功,赶紧顺着刚刚的话往下说,唉声叹气道:

    “长泽,你也莫要觉得你是当朝陛下,他们便都听你的,就那个江将军,你没瞧见,若是他与你出了争执,那些朝臣们为了不得罪他,肯定是要站在你对立一面的。”

    少年人大多爱面子,尤其是这个少年人还是皇帝。

    黄面瞅准了,他这么说,他这个皇帝侄儿绝对能被挑拨的怒不可遏。

    “简直放肆!!!”

    纪长泽果然很生气。

    他直接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东西统统挥了下去。

    “朕一个皇帝,还比不上他这么一个将军?!!!”

    “来人!!来人!!!”

    他一扬起声音喊,外面守着的太监总管立刻跑了过来:

    “陛下。”

    “给朕准备笔墨,朕要写圣旨。”

    小皇帝气的脸色都有点变了,一看就是气得不轻的样子,甚至已经开始卷起袖口准备写字了。

    黄面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他只不过是随口两句话,小皇帝居然就要问罪江将军了。

    啧,果然啊,这个侄儿一如既往地是个蠢货。

    心底志得意满想着,他带着满意的笑容凑到了纪长泽身边想要欣赏一下他打算怎么斥责江将军,结果一看到上面写着的内容,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长泽,你这是写的什么?”

    小皇帝一边带着怒意挥墨,一边抽空回了一句:

    “舅舅看不出来吗?朕这是在写,朕也要封自己一个将军,舅舅觉得常胜将军这个名号如何?”

    黄面:“……”

    “你、你为何要给自己封将军?”

    纪长泽很是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仿佛觉得他这个问题问的相当幼稚:

    “方才不是舅舅说的吗?那些朝臣比起将军来,居然更加不怕朕这个皇帝。”

    “那朕就自己封个将军,到时候朕也是将军,看他们还敢不敢造次。”

    黄面:“……”

    虽然知道自己这个侄儿思路一向奇葩。

    但他此刻真的是被震惊到了。

    你封自己当将军有屁用啊?

    人家怕的是江将军这个人,又不是将军这个职位。

    难道论起职位来,皇帝还不如将军大吗?

    小皇帝都十五岁了,连这点智商都没有吗?

    这么想着,黄面看了看还在满脸愤怒气鼓鼓写圣旨要自己封自己做将军的小皇帝:“……”

    好吧,还真没有。

    毕竟若不是对方一直这么蠢,他也不至于有现在的好日子。

    挑拨离间失败,黄面深深吸了口气,终于想起来自己专门跑来是要干什么了。

    “长泽,你如何就把刘忠罢官了呢,为了一个女人罢官臣子,这传出去,别人怕是要觉得你是昏君了。”

    纪长泽写完了手里的圣旨,揉了揉养尊处优,写点字都觉得酸软的手腕,一脸的理直气壮:

    “不是他们说的,不让朕抢夺臣妻吗?”

    “朕这是见他们一个个磕头磕的可怜,于心不忍,这才勉强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黄面:“那你也不能罢官刘忠啊。”

    “如何不能,朕是皇帝,是天下之主,刘忠是朕的臣子,朕想罢官他就罢官他。”

    他哼了一声,仿佛还在生气中:

    “难道舅舅也要拿着人伦来与朕说事吗?这个破人伦还管的了朕罢官臣子?”

    见他生气了,黄面自然不能再强硬下去。

    小皇帝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长大的,向来半点气都受不得,就算是他这个舅舅,在他面前那也是要捧着顺着。

    黄面是个很有追求的人。

    比起牺牲一点面子和嘴皮子就能换来荣华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觉得这相当值得。

    只要小皇帝老实点乖巧点,一辈子只吃喝玩乐不想着跟他争权夺利,他也不介意一直哄着对方。

    “舅舅怎么会这么想,整个朝堂,舅舅可是最支持你的,你看你每次想要干什么,那些臣子叽叽歪歪,还不都是舅舅帮你摆平的?”

    也许是因为觉得他说的对,小皇帝冷哼一声,倒是没再像是刚刚那样一副“你背叛了我”的模样了。

    黄面心里更加放松。

    毕竟皇帝越是好哄,越说明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纪长泽看着他那一脸哄小孩的表情,冷不丁问:

    “舅舅怎么会好端端的帮着那个什么刘忠说话,朕瞧着他就讨厌,说话结结巴巴断断续续,朕的朝堂中怎么会有这样的臣子,真是丢朕的脸。”

    见他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对刘忠的厌恶,黄面心里有了底,快速做出了取舍。

    笑着不当一回事道:“倒是也没什么,只是之前是他自己寻到我这里来,想要让夫人江氏伺候你,那时我觉得他对我们长泽倒是有一番忠心,这才对他有点好感。”

    事实是,刘忠知道了他跟江将军结仇之后,主动献计,用江氏作为筏子,引得江将军对皇帝不满。

    小皇帝一向是受不得委屈的,若是在江将军这里受了委屈,必定忍受不住,直接下手。

    到时候,刘忠没了一个管着他不让他寻花问柳的夫人,还能搭上摄政王这条线,最后说不定能得到皇帝为了让他封口下的补偿,可谓是一石三鸟。

    而黄面呢,他可以除掉江将军,把掌控军权的位置换上自己人,又能朝着掌握整个国家前进一步。

    只是没想到,计划才刚刚开始,刘忠就先折在了皇帝的怒火下。

    这些黄面自然是不会告诉小皇帝的,只挑挑拣拣的藏住了自己跟刘忠的金钱来往,将大概说了一下。

    纪长泽听得恍然大悟。

    他就说,怎么好端端的,黄面就知道江将军的女儿长得好看了,原来是她夫君直接把她给卖了。

    心底快速转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对自己有什么好处,面上他还是一脸的骄纵怀疑:

    “那个刘忠真的有这么忠心朕?为了朕愿意主动献出妻子?”

    “我哪里会骗陛下。”

    见他慢慢被顺毛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没刚刚那么凶了,黄面轻车熟路的哄着:

    “陛下想想,陛下长这么大,舅舅哄过你没?”

    那可哄的太多了。

    纪长泽压根没搭理黄面的鬼话,只道:

    “那可有书信?”

    见黄面一愣,他才下巴扬起,冷声道:“江氏自从入了宫,还没到一个晚上,就差没把整个宫殿都掀翻了,朕要将书信拿去给她看看。

    让她好好瞧瞧,这可不是朕非要把她从她夫君身边抢走,是她自己夫君不要她。”

    这个理由倒是也很合情合理。

    毕竟这个年纪的男人,争强好胜也是常事。

    小皇帝从前抢夺回来的女子大多性子温柔,也不喜争执,就算是被抢回来不愿意,大多都是默默垂泪。

    他们没有江姑娘的刚强性子,顾忌的也要多一些,总担心若是自己反抗闹腾,惹怒了皇帝,他会牵连她们娘家。

    江姑娘就不一样了,她虽然也会担心娘家,但她更清楚若是父亲知道自己被强迫送进宫中会是个什么反应,自然闹腾的厉害。

    而站在黄面的角度来看,就是小皇帝抢了这么多女人回来,第一次抢到了一个比较厉害的,在她身上的兴趣自然也就多了一些。

    身为男人,他相当懂。

    再加上对小皇帝的轻视,还有惦记着刘忠求他求情,许诺的那些金银财宝,黄面还是点了点头。

    “那陛下稍等,臣这就回府去取,让人给陛下送来。”

    纪长泽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重新趴在了软塌上,抄起旁边的话本继续看了起来,压根没有再继续找黄面对话的意思。

    他这样,黄面反而还觉得正常。

    毕竟小皇帝一向都是这么一个不顾及他人感受的性子。

    这样不错,他越是这样,越是一眼就看得见头,越是好掌控。

    被冷落了的黄面笑呵呵的:

    “那舅舅就先走了,长泽你若是喜欢这些书,我下次再给你带。”

    纪长泽仿佛看书看的入迷,压根没搭理他。

    黄面也不介意,甚至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也没行礼,直接转身离开了大殿。

    等着他走了,纪长泽才坐起了身子,开始考虑起了他周边的人物关系。

    太后,那是个不靠谱的,就是个泥菩萨,什么人到了她跟前都是好好好,行行行,可以可以。

    她玩不过自己的弟弟,也没打算掌控自己的小儿子,沉浸在大儿子有可能是被弟弟害死的回忆中不可自拔。

    也许她不是一个好皇后好国母,也不是一个好母亲,但她能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了,每天只把自己关在佛堂念经。

    太监总管倒是忠心,他跟小皇帝是一起长大的,也是在小皇帝还没出生时,老皇帝指的人。

    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在,哪怕小皇帝嫌弃他比自己大几岁,也一直没换掉过他。

    比起一出生就应有尽有的小皇帝,还有权势滔天的摄政王,身为太监总管,他想要坐稳这个位置还是需要一些本事的。

    只看刚刚纪长泽问对方刘忠的信息,一般都是跟着原主,看着他吃喝玩乐的太监总管能回答出来就知道,他没少做功课。

    不过他是不是黄面的人,这个还有待考证。

    纪长泽倾向于不是。

    也许年轻时期的黄面还是一个比较有心计的人,但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百事不愁顺风顺水已经把他养废了。

    他开始自大,也开始觉得一切都可以顺着自己的心意发展。

    尤其是对待看着长大,自以为将对方全部掌控的小皇帝,更是处于一种诡异的放松状态。

    因为看轻了皇帝,觉得他不会做什么,所以不大可能会在这种事上耽误时间,去收买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

    纪长泽将太监总管的名字记住。

    等等,他不知道太监总管的名字。

    纪长泽:“……”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是。

    原主活了十五年,太监总管就跟了他十五年,结果他居然一直没记住对方的名字。

    如果要收买人心的话,自然不能直接跑过去问一个跟了自己十五年的人“你叫什么名字我没记住”。

    纪长泽起了身:“来人。”

    他直接让人把宫人名单拿来。

    至于原因他没说,毕竟按照原主的性格,他可不会干点什么事都要跟身边伺候的人说一下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干。

    名单到了手上,纪长泽翻看起来。

    “赵岭。”

    太监总管的名字。

    上面还清楚记载了他是什么时候入的宫,原本是哪里的人,父亲是谁,母亲是谁,有没有兄弟姐妹。

    纪长泽将这些记在眼里,继续翻看起了其他宫的太监宫人信息。

    他这一看,就看了一上午,直到赵岭小心进来问要不要传膳了,纪长泽才放下手里的名单。

    “送回去。”

    小皇帝起了身,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

    “今儿朕不在这里吃,朕要去后宫吃。”

    赵岭一愣,陛下抢了人之后一次也没去后宫睡过,当然身为一直陪侍左右的太监总管他自然知道这是因为陛下年幼,还没那方面心思。

    这还是第一次提出要去后宫吃饭。

    他想了一下,猜测道:“陛下是要去江夫人那吗?”

    毕竟也只有一个江氏是刚刚来的。

    “不。”

    纪长泽现在就是一个光杆司令,也没有人手,也不知道外面的消息,京城中的兵权在黄面手上,外面的兵权分摊给了不同的人。

    那些人谁是忠谁是奸,现在他通通不知道。

    这种情况下,就别去挑战困难模式了。

    他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找出了性子最温柔的一个倒霉夫人。

    好消息是原主并不是一个“只看外表”的人,他之前抢夺民女的时候倒是看中了就抢,在寺庙看贵眷的时候,就有点挑挑拣拣。

    看中了对方抢人之前,还要派人去打听一下那个被自己看中的倒霉蛋大致情况。

    这个性格最温柔也是最胆小的夫人,姓何,叫什么倒是不知道,毕竟原主也不是那种会关注美人名字的人。

    何小姐是一个七品小官的夫人,秀才之女,小官是秀才教导出来的,要叫秀才一声恩师。

    当初那个小官贫寒时期被秀才看中天赋,于是收为了弟子,悉心教导,还把女儿嫁给了当时还一无所有的他。

    最后他果然考中,虽然没能进殿试,但是也得了个小官当。

    这位何小姐陪着他外放了三年,之后回京城述职,想要去上香求子,结果就倒霉的被原主给看上了。

    何小姐长相是非常温婉的类型,性格也差不多,从被原主抢回来之后,每天以泪垂面,又被身边伺候的宫女劝说。

    大致就是一些陛下脾气不好,若是她敢寻死,让陛下没了兴致,说不定会龙颜大怒,找她的家人出气之类的话,于是最后也只能认命,再也不敢想什么寻死的话。

    原主对何小姐的兴趣只存在把她抢来之前。

    毕竟他还没到那个年纪,对着这些漂亮的姑娘也只有最单纯的“漂亮的东西都是朕的”的掠夺感,根本没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去看。

    抢回来之后,就把何小姐忘在了脑后。

    但是因为他性格暴虐,这些美人又全都是抢回来的,谁也不知道脾气古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的皇帝会不会因为美人们被慢待而发怒,宫中倒是也没人敢去慢待这些夫人们。

    要说现在的宫中,那绝对是每个太监宫女最认真努力兢兢业业不敢有一点携带的。

    毕竟皇帝喜欢到处跑,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从哪个角落里面冒出来。

    而且原主爆点多还奇怪,也没人想要惹怒了他被拖下去打板子。

    于是,那些夫人们除了心底不高兴,光从物质上面来看,倒是过得还不错。

    纪长泽一边在心底分析着何小姐的事,一边在太监总管的带领下到了何小姐住的地方。

    她是单独住在一个院的,之前老皇帝在的时候没少三宫六院,他一死,这些太妃们就没了以前的尊崇,全都被挪到了西六宫去一堆人挤在一起生活。

    于是腾下来的地方自然就很多了。

    原主对这些不大感兴趣,反正抢回来一个美人就扔到一个院子里去,这也是那些宫人们都不怎么敢慢待她们的原因。

    毕竟要是放在老皇帝还在的时候,单独住一个院子那至少就是嫔了。

    这样的身份,虽然还没正式封,他们也是不敢对着她们有什么不敬之心的。

    原主虽然把人都弄了回来,但也没限制她们行动,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就相当于是他在外面看到了很漂亮的蝴蝶,于是就把蝴蝶抓回家想要她们只飞给自己看。

    因为原主这个奇葩的想法,这些姑娘们倒是还算自由。

    当然,除了因为反抗激烈,原主直接下令关起来的江姑娘。

    皇帝要去自己女人的地方,自然是要先派人去说一声,让对方赶紧收拾一下,打扮的齐齐整整漂漂亮亮的迎接皇帝。

    何小姐本来正忧郁的练字,突然听到通报,吓得脸都发白了。

    伺候她的宫女倒是很高兴,一脸的兴奋:

    “陛下还从未来过后宫呢,夫人能让陛下来,定然是在陛下心目中有一席之地的。”

    她们虽然理解自己伺候的夫人是被强抢来的所以不甘愿伺候,但心底是更加乐意看到对方得宠的。

    毕竟对方得宠,她们这些伺候的奴婢不也跟着水涨船高吗?

    何小姐看着宫女们脸上那喜不自胜的表情,心底闷闷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个时代下生长出来的女子大多都是以夫为天,在家里就是听父亲的,出嫁之后就是听丈夫的。

    她今年满打满算也才二十一岁,心底的害怕惶恐如何能压制的住。

    “陛下怎么会突然过来……”

    沉默了好几秒,她才问了出来。

    “奴婢不知晓,但陛下既然能来夫人这,心里也必定是想着夫人的,这是大大的好事啊。”

    一个宫女笑着说了,又道:“陛下要来怕是还有一阵子,不若夫人换一身鲜亮一点的衣服吧,这身衣服也太素雅了。”

    “不了。”

    何小姐心底闷得发慌,见着这些宫女们欢天喜地要为自己装扮,将心底的那些心事又给憋了回去。

    她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说她害怕,她不愿意吗?

    若是她说了,她的夫君,她爹爹娘亲,还有这些伺候她的宫女们,怕是都要在陛下的怒意下一个都跑不了。

    她接受了现实,虽然自己不会形容,但大概是用着一种要去踩地.雷的心情,任由宫女们帮自己仔细打理了一下头发。

    就算是再怎么期盼着时间慢一点,那个莫名其妙把她强抢到宫中的皇帝还是到了。

    何小姐看着大步跨入进来,看着只是个少年郎模样的纪长泽,哪怕是再怎么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准备,脸上也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怯意。

    她脚微微动了动,看样子应该是想要躲开的,但是凭借着理智硬生生的控制着自己站在了原地。

    虽然面上努力表现出平静了,但在靠着之前从宫女那学到的行礼姿势下拜:

    “妾见过陛下。”

    行礼是做的正确的,说的话也是对的,脸上也在努力的露出笑意,但是望向纪长泽的眼神底下,却始终藏着一股怯意。

    显然是害怕又不敢反抗了。

    纪长泽感慨了一声这个何小姐是性子最胆小的一个。

    他也没耽误时间,直接道:

    “朕还没用膳,你这里吃的什么?让朕看看。”

    刚好之前准备用膳了,御膳房送来的食物就在外面,只是当时大家都忙着沉浸在“陛下要来了”的喜悦中,直接忘了。

    现在纪长泽亲口说他想要在这里吃饭,宫人们自然赶忙去小心准备。

    在她们准备的时候,何小姐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纪长泽坐下了,才在宫人的提点下,将茶水端过去。

    竭力掩饰着恐惧道:“陛下请用茶。”

    “嗯。”

    纪长泽表现得十分冷淡,旁人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性子一向是古怪的,要是他突然对着何小姐热情起来,其他人才会觉得像是见了鬼。

    这么多人一起忙活,速度还是很快的,很快何小姐中午要吃的东西就摆放在了桌子上。

    纪长泽跟个大爷一样的直接坐在了主位上,还招呼何小姐也坐下。

    何小姐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本来是想要选离着皇上最远的地方,但走到那了才想起来什么,赶紧又小心看了纪长泽一眼。

    确定他没注意到自己后,这才松口气,坐在了离着纪长泽不远不近的地方。

    这顿饭吃的是气氛古怪极了。

    纪长泽没说话,何小姐自然也没说话,他们都不说话,伺候的人更是不敢插嘴。

    最后莫名其妙的,那些伺候的人连呼吸声都不敢太大声了。

    纪长泽感受着屋内寂静的气氛,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那句话不是说得好吗?

    只要他不尴尬,那么尴尬的一定是别人。

    吃完了饭,纪长泽在太监总管端来的水盆里洗了手,擦干之后,轻描淡写来了一句;

    “你们都出去。”

    说完,不等何小姐松口气,又抬眼看向她:“你留下陪朕。”

    何小姐脸一下就白了。

    虽然知道被抢夺为了皇上的人要面临什么,但是现在可还是□□啊。

    她嗫诺了一下唇,到底什么都没敢说:“是。”

    剩下的人面上都看不出什么表情了,自然也没人知道他们心底想的是不是“大白天的就这么刺激吗?不愧是陛下”。

    伺候何小姐的人可高兴坏了,甚至还非常有情调的拿出了熏香点燃,望向何小姐的眼神里满是为她高兴的兴奋。

    何小姐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她们是觉得反正她也进来了,既然木已成舟,还不如直接安安生生安顿下来。

    讨好了皇上之后,日子也能好过。

    她心底苦笑,也勉强冲着这些照顾了自己这么多天的人笑了笑。

    所有人都退下了,还贴心的帮他们关上了门。

    纪长泽看着屋里没剩下一个人了,才站起来朝着里屋走去。

    走了两步见何小姐犹豫的站在原地,还催促了一声:

    “跟上啊。”

    何小姐赶忙跟上,怯生生的与皇帝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一直到了最里屋,看着皇帝径直进了自己睡觉的房间坐在椅子上,何小姐深吸一口气,小心走了进去。

    此刻,心底的屈辱与无能为力,还有诸多的惧怕惶恐,几乎要淹没了她。

    今天过后,她就真的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

    在皇帝面前是不能哭的,所以她很努力的忍着眼泪,颤抖着手想要去帮坐在那的小皇帝宽衣。

    还没靠近,就悲从中来。

    陛下……比她弟弟看着还小呢。

    小皇帝背对着她坐着,从怀里掏了掏不知道在掏什么,想到之前伺候她的人对她说过,陛下从小就喜欢看那种东西,何小姐就更悲伤了。

    ――啪!

    一本看上去像是书的东西被拍在了桌子上面。

    何小姐下意识的被吓的身子一抖,差点没一脚踩向纪长泽的袍子一角。

    “何小姐。”

    纪长泽喊了她一声。

    何小姐又是被吓了一跳,赶忙应下:“是。”

    “朕听闻,你父亲是秀才,自小把你当做男儿教养,诗词歌赋你样样精通,嫁给你夫君时他一贫如洗,但你硬是一点点的将产业给做了起来。”

    此刻,何小姐已经感觉到有点不对了。

    陛下说的倒的确都是真的。

    但他难道现在不是要行白天不好行的事吗?

    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但既然对方没现在就继续下去的意思,她也松了口气,抱着一种“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的心态,小心回答:

    “是。”

    纪长泽一下就高兴了。

    小皇帝转身,冲着她露出一个笑。

    在何小姐被这个看上去完全跟传说中性格暴虐不一样的笑容弄得迷茫时,他将桌子上的账本直接塞给了她。

    “你既有这方面的才能,就帮朕看看这个,瞧瞧这上面哪里不对。”

    何小姐:“?”

    她满脸迷茫,见小皇帝面色认真,不像是在逗弄她,这才试探着小心翼翼拿起账本翻看。

    看到第一页就是神情一变,又快速翻看了一下剩下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了。

    先小心看了看正望着自己的小皇帝,才斟酌着开口:

    “这账本,处处都是不对。”

    “你果然是有几分本事。”

    得到了这个答案,小皇帝脸上的笑容更加开心了:“不枉费朕费这么大劲将你弄进宫中来。”

    这是什么意思?

    何小姐有点明白了纪长泽话中意思,但又有一些不敢确信。

    见她这样看自己,纪长泽点点头:“没错,朕便是瞧中了你这一身的本事,这才假意看中你的美貌将你抢进宫中。”

    何小姐手里的账本差点捏不住。

    她的眼睛微微睁大,满眼都写着不敢置信。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