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皇帝(3)(昏君皇帝,蛰伏十年(三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本章节做了文字替换,_读_未_修_改_内_容_请_到_醋###溜###儿###文###学

    黄面是真的以为自己此刻还在梦境中。

    不然为什么昨天还在竭力挣扎,一副恨不得立刻就跟小皇帝同归于尽的江氏现在这么一脸温柔的跪坐在一边给他跟小皇帝倒茶。

    “所以朕不上朝,那些老头子也没说什么?”

    小皇帝一边听着黄面说,一边因为提起了朝堂之事,脸上露出了烦躁的神情。

    “朕就是听不得这些,反正有舅舅你在,舅舅处理便好了。”

    按理说这个答案是黄面最满意听到的,可看向正稍微挽起袖子,将桌上的茶水递给小皇帝,脸上那温柔笑容还始终没退下去的江氏,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眼见小皇帝还真一点戒心没有的端起茶水要喝,他下意识伸出手去阻拦;

    “陛下!”

    纪长泽端着茶水,满脸茫然望向了伸手阻拦的黄面。

    “怎么了舅舅?”

    黄面露出一个笑:“陛下往日入口的东西不都有配膳太监先用吗?今日怎么没见到?”

    他当然不是出于亲情去阻止,而是若是小皇帝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也就相当于失去了手里最好的一张牌。

    到时候朝堂不可无皇,大家还是要推拒出合适的皇帝人选,而不巧的是如今宗室里可是有不少年轻力壮的。

    当年黄面将还在襁褓之中的小皇帝送上皇位,那是占着“这是陛下剩下的唯一一个亲子”的道理。

    若是小皇帝也没了,黄面就算是再怎么权倾朝野也不好再操作下一任皇帝如何。

    可恼的是,小皇帝压根没听他的话,而是依旧满脸无辜茫然的将茶水递到了嘴边喝了一口。

    在黄面满脸“……”的表情下,慢悠悠道:

    “朕今日不知道为何瞧着他长的丑,便让他回去了。”

    “舅舅怎么好端端的提起这个?”

    江姑娘看了一眼几乎可以用瞠目结舌,满眼都写着“你怎么能这么蠢”表情的黄面,捂住嘴轻笑一声。

    “陛下没明白王爷的意思。”

    她手里捏着手帕,轻轻打了一下小皇帝的肩膀,几乎是娇笑着说:

    “王爷这是怕妾下毒呢。”

    说着,江姑娘语气里带上了一些嗔怪:“陛下若是也如王爷一般不信妾,妾走就是了。”

    她长相大方艳丽,这么一撒娇,看着还真有那么点魅惑。

    说着说着,便起身起来一副要离去的模样,却被纪长泽一手拉住袖子拉了回来:

    “爱妃莫走!”

    听到这称呼,黄面的眼皮就跳了跳。

    小皇帝抢人向来都是抢回来不封号的,从前抢回来那么多人,也没见他稀罕一下。

    结果今天居然对着江氏喊起爱妃了。

    什么意思,他是想要封江氏为妃吗?

    江姑娘被拉住袖子,便也顺势坐在了纪长泽身边,轻轻嗔怪着打了一下小皇帝肩膀:

    “陛下还要拦着妾做什么,妾本就是嫁过人的,王爷与陛下不相信妾也是正常,罢了罢了,妾日后便不想着再伺候在陛下左右了,青灯古佛便好。”

    “爱妃,舅舅不过就是随口一句,何必那么大气性呢。”

    小皇帝脾气不好,但也到底是个男人,自己喜欢的美人在他面前这么放肆,他也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甚至哄着哄着,还抬头望向黄面。

    “舅舅快来与爱妃解释解释,你不是这个意思。”

    黄面:“……”

    他眼皮抽动几下,看向靠在小皇帝身上的江氏,没说话。

    见他不愿意,小皇帝也有点急了。

    “舅舅你倒是说话啊。”

    黄面:“……”

    眼看小皇帝已经开始着急了,他也只能忍着心底的不爽,犹犹豫豫开口:“臣的确不是这个意思。”

    “爱妃看,舅舅已经解释清楚了,别误会,别伤心,啊。”

    黄面眼睁睁看着小皇帝去将江氏捂住脸的手放下,去擦她脸上的眼泪。

    不光擦,还一边擦一边满眼怜惜。

    他:“……”

    他简直恨不得握住小皇帝的肩膀摇晃,冲着他大喊“你特么清醒一点,这种后宅手段你也相信!没看见她脸上压根就只有那么一点眼泪吗”!!!

    然而显然,黄面心里也清楚这些话是不能跟正是最喜好美色时期的小皇帝说的。

    所以哪怕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不过是女人的小手段,什么生气什么要走,根本就是为了让皇帝更加喜欢自己,也没说出来。

    说出来有什么用,小皇帝如今摆明着被江氏这个女人给迷住了。

    他越是说的对,只怕对方越觉得与江氏的情意深重。

    “有好几个儿子,对此经验丰富的”黄面如此想着。

    只是他还是搞不懂,江氏怎么变化这么大,昨天不还喊打喊杀,差点没把整个宫殿都掀了吗?

    仔细看了江氏好几眼,忍不住的想要去研究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姑娘敏锐注意到了黄面的视线,刚被哄好的脸上表情又是一变,钻到了纪长泽怀中:

    “陛下,王爷总是看妾作甚,妾被看的心里怪慌张的。”

    黄面:“……”

    他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果然,下一秒,小皇帝看向他的视线里带上了警惕:“舅舅自己院里无数美人,如何还要这般看朕的爱妃?”

    他护住了江姑娘,一副黄面要跟他抢女人的架势:“舅舅若是喜欢美人,朕赐给你几个便是了。”

    黄面:“……臣没有此意。”

    江姑娘一听,不答应了,小拳拳砸小皇帝胸口:“有的陛下,王爷就是一直在看妾身,妾身瞧见了。”

    “好好好,有有有。”

    小皇帝一边哄着怀中的爱妃,一边望向黄面,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是一副不打算再继续深入交谈的架势了。

    “若是无事舅舅先走吧,朕还要和爱妃一同去御花园赏花呢。”

    黄面:“……”

    他望向一会跟小皇帝撒娇,一会又看自己一眼的江姑娘,此刻简直有种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个后院跟其他妾侍一起争宠的感觉。

    带着一脸的玄幻,他还是退下了。

    主要是,以前他无往不利,结果今天对方用的是侯宅夫人争宠的手段,哪怕心里清楚江姑娘用的是这种法子来吸引小皇帝注意力,一直都是被争的黄面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关键是,他拿不准江姑娘如今这副魅惑君上的模样对他来说是不是有利的。

    皇帝逐渐在长大,随着他的成长,黄面的担心也在一天天增大,哪怕这些担心没有落在明面上,但心底其实偶尔也会一闪而过类似的想法。

    如果皇帝随着长大,开始想要掌控朝政了怎么办?

    虽然目前小皇帝表现得好像是对朝政不感兴趣,但若是以后呢?

    男人,总是会有建功立业心思的。

    他如今是小孩子脾气,以后不会永远都是小孩子脾气。

    曾经黄面用一些东西就能哄住他,以后呢?

    若是哄不住了,他是不是会想要自己插手朝政。

    黄面嘴巴上没说,心底却一直都有这样的隐忧。

    但如今,小皇帝长大,他激发的不是想要拿到朝政,而是开始对抢夺回来的女人感兴趣。

    方才那副模样,明明白白是一副被迷住了的样子。

    这样的皇帝对于黄面来说,绝对是最好掌控的状态。

    他出去之后,一个在小皇帝身边伺候的太监立刻迎了上来:

    “王爷,奴才送您出去。”

    “嗯。”

    黄面看了他一眼,直接问:“那个江氏,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昨天不是还不愿意伺候陛下?”

    “奴才当时是跟在陛下身边的,江夫人本来是一直在闹腾,据说是一直闹腾累了睡着了才稍微安静一些。”

    “今日清晨陛下去看江夫人,本来江夫人还在发火的,但等到瞧见陛下的容颜,便一下不生气了。”

    太监殷勤的回答着:“陛下生的丰神俊朗,江夫人喜爱也正常。”

    这个答案好像还很合理。

    黄面依稀记得,当初江氏嫁给刘忠,就是因为刘忠几年前长相不错,江氏外出踏青瞧见了,后来刘忠上门提亲,还是她亲自点头答应的。

    这件事之前也在京城中算是一个话题了,毕竟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人瞧上心爱的姑娘去上门提亲也就算了,哪有女子看中男人,然后父亲居然还真的在对方上门提亲的时候询问女儿意见的。

    但江将军功劳甚伟,就算是有些人觉得这件事实在是让人笑话,也最多来一句不愧是武将世家,就是不在乎这些规矩之类的话。

    既然有这样的事在前面打底,江姑娘被关了一晚上,知道覆水难收,以后一辈子只能在宫中,又瞧见小皇帝生的不错,因此转变心态开始一心一意当皇帝的人,倒是也说得过去。

    虽然如此,黄面想通了之后依旧很谴责江姑娘。

    真是不守妇道。

    居然只是一.夜便因为小皇帝生的好看改了心意,不愧是武将女,一点道德礼法都不管。

    他想这些事自然是没想过江姑娘的丈夫刘忠是自己把人送进宫的,也没想过江姑娘若是不去顺应皇帝日后要如何。

    反正按照黄面的逻辑,皇帝可以去抢女人,但已经嫁人的女人被抢之后是绝对不能真的屈服皇帝的。

    她必须得去死,才能算得上是对得起一身清白。

    好好唾弃了一番江姑娘竟然是这样的人后,黄面带着不满跟不屑离开。

    那小太监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惹得他不高兴,赶忙追在身后小心伺候。

    赵岭看着黄面离去了,这才推门进去。

    屋内,原本还在亲亲密密的皇帝和江姑娘已经分开,皇帝正在捏着自己被压得有点难受的肩膀跟大.腿。

    江姑娘则是刚刚叭叭叭一直说话,渴的不行正在疯狂喝水。

    瞧见他进来,小皇帝问:“如何?”

    “奴才瞧着,王爷是信了。”

    赵岭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在恍惚中,一晚上没睡觉,现在脸上还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虽然如此,开口时却总带着一股兴奋劲。

    毕竟自己的主子原来并不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而是一直在韬光养晦演戏骗人,对于几乎是看着小皇帝长大的他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他的忠诚纪长泽倒是没怀疑。

    赵岭从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被带到了小皇帝身边,从小到大所有人跟他说的都是要效忠小皇帝。

    而小皇帝就算是脾气再怎么暴虐,赵岭聪明反应快,也从来没被惩罚过。

    在加上皇权至上,哪怕黄面如今再怎么权势滔天,对于不能上朝堂的太监来说,终究还是皇帝更甚一筹。

    就打个比方来说,臣子投靠了黄面可以得到官位,可以在朝堂中说的上话。

    但太监呢?

    黄面难道还能插手宫中的事吗?

    就算是他真的可以插手,赵岭一直都是皇帝身边最亲信的人,对于太监这个职业来说,他已经到了顶峰。

    黄面能给他什么呢?

    赵岭是个聪明人,纪长泽相信他会想通的。

    一切都如纪长泽想的那样,赵岭的确在得知小皇帝有什么打算后,便丝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他那边。

    此刻也是满心满意的为他打算:

    “奴才昨夜仔细的想了想,宫中哪个是摄政王的人奴才大略也能猜得出来,便都记下来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递了过去。

    这倒是意外之喜。

    纪长泽接了过来,翻看来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人的名字,是哪个宫的,做的是什么事,多大了,人如何,都写的清清楚楚。

    他有些惊喜的望向了赵岭。

    “你竟然还有这个本事?”

    被夸了,赵岭嘿嘿一笑,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奴才本来就喜欢听满宫的事,再加上他们也没有掩饰,只看一眼便能看得出来。”

    这可不是什么看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

    就算是黄面现在整个人都飘了,对于这些宫中奴才来说,不得罪皇帝也是他们要做的第一要紧事。

    他们拿不准皇帝要是知道自己效忠摄政王之后会不会发怒,自然会努力的藏着自己。

    赵岭能够把他们都看出来已经算得上是很厉害了,居然还能直接凭着记忆挨个写下名字“工作单位”。

    再加上他反应能力,还会唇语。

    纪长泽十分肯定,这是个妥妥的人才。

    每个名字都认真看完,将这些信息全都记在心底了,他才重新抬眼看向赵岭:

    “你日后怕是要辛苦一些了,朕这边有许多事要你做。”

    赵岭立刻精神起来,只差拍胸.脯保证:“陛下放心,奴才必定好好为陛下做事!”

    很好,虽然如今自己的团队里只有三个人,但感觉好像已经抵得上千军万马了。

    而且,这不是还有黄面吗?

    他如今倒是满心想要利用小皇帝,那纪长泽就让他成为自己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将之后要做的一系列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纪长泽看向了正在旁边安静下来听着他们说话的江姑娘。

    “江姑娘可愿意带兵?”

    “带兵?”

    江姑娘先是一愣。

    自古以来,从来都没有女子带兵的先例。

    尤其是本朝,女子别说是带兵了,就算是出门不戴面纱,都要被人家指指点点。

    但她没有犹豫,哪怕觉得这个话题有点不太真实,还是在小皇帝静静的视线下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

    “若是陛下要臣女做,臣女愿意。”

    她还满是自信的补充了一句:“臣女虽然从未带过兵,但自小就熟读兵法,也看过父亲的不少战役,臣女有信心能带好。”

    很好,这妹子是个非常有进攻意识的。

    有武功,会兵法,会演戏,还放的开。

    思路清晰,眼界长远。

    纪长泽看向江姑娘的眼神中透满了欣赏。

    多好的壮劳力啊。

    若是他的手下个个都是这样,那他以后绝对清闲的不得了。

    江姑娘自然没错过皇帝看向自己的“欣赏”视线。

    她能清楚感受到,那不是她以前见过的眼神。

    不是因为她的相貌,也不是因为她的家世和落落大方。

    而是对她能力的欣赏。

    陛下,是在认可她的能力。

    江姑娘说不上来在察觉到这点之后心底是个什么感受,好像有一股情绪直接涌上心头。

    哪怕之前心底还满是各种“如果我要带兵我带不好怎么办,若是要带的话我要怎么怎么带才能不辜负了陛下的信任”,如今也仿佛被充满了。

    热热的,暖暖的,还有一股激动的。

    激动到,恨不得现在就立刻跳起来给陛下舞一套大刀,让他来看看自己的确是有这个能力,是符合陛下期待的。

    当然,宫中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