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皇帝(6)(昏君皇帝,蛰伏十年(三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纪长泽早有准备,在面临黄面冷着脸赶来询问“你刚刚为什么在朝堂上说出那话”时,回答的也跟对方想出来的差不多。

    “舅舅这么问干什么?不是舅舅说他们会心有怨怼吗?”

    “既然他们都心有怨怼,那何必还要留住这些人性命呢,朕本就喜爱出宫玩,他们要是因为此事起了不臣之心,就算是朕身边总有护卫,怕是也要受一些惊吓。”

    小皇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黄面几乎无语。

    纪长泽半点都不心虚。

    毕竟之前他就铺垫过两次。

    一次是江姑娘的丈夫罢官上面。

    另一次是将这些官员罢官上面。

    反正他就摆出一副“朕自然有自己的逻辑,你不能理解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朕的问题”的模样。

    眼见小皇帝说的那叫一个心不虚气不短,甚至言语间还有点怪责自己不去理解他的意思,黄面:“……”

    他终于意识到了。

    自己错了。

    从一开始就错了。

    他怎么可以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试图理解小皇帝的思维呢。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圣旨已经下了,那些官员已经被抓了,他们全都是他的爪牙,如果这次真的保不住他们,这些人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其他愿意追随他的朝臣们会怎么想。

    哪怕他再怎么竭力解释,也没人相信这不是他的意思。

    毕竟你摄政王以前一直都是权倾朝野,朝堂上每次有个什么政策那都是要你点头来答应,更别说是这种圣旨了。

    而小皇帝呢?

    出了名的只会玩乐别的什么都不管,向来都是不靠谱,但他的不靠谱那都是对着他喜欢玩闹的东西,朝政方面不都是听从摄政王的吗?

    总结下来就一句话。

    【你还说不是你,我们一眼就看出来就是你!】

    黄面心里快要被冤枉死了。

    在他年轻时,那个时候小皇帝还没有出生,差点当上皇帝的大皇子年纪也还小,老皇帝也并不算是很老的时候。

    他刚刚掌权,当时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权利,将还没那么乌烟瘴气的朝堂“清理一番”,没少去冤枉那些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的朝臣。

    那时对方被气到脸色发白捂住胸口他还觉得这人可真是不堪大用。

    如今轮到了自己被冤屈,才知道若是真被冤枉了,胸口的确是会一阵一阵疼。

    疼的他差点背过气去。

    但就算是身体条件都变成这样了,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他也只能努力的向皇帝解释自己的意思并不是这个。

    “就算是赋税之事是他们亲人所做,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忠心耿耿为陛下,陛下何必还要再追着不放。”

    纪长泽等的就是他这句。

    他特别无辜特别疑惑的问:

    “可是不是舅舅上次说赋税之事兹事体大,所有干涉此事的官员都要满门抄斩吗?”

    黄面噎住。

    这个小皇帝倒是记得很清楚了。

    他只能再去给自己找借口:“那说的是主谋罢了,其他的从犯倒是不必如此严苛,旁的不说,这么多官员被罢官被砍头,朝堂空出来一大块,到时许多公务都无法做了。”

    纪长泽才不管呢。

    说的好像是那些贪官留在位置上,就能好好的做公务一样。

    就黄面这个领头人两眼只盯着权利跟享受的人,谁相信追随他的官能好好做事。

    “朕还需要依仗他们吗?”

    纪长泽一甩袖子,抓住了黄面的手,一脸的“放心干吧朕相信你”。

    “朕有舅舅,朝堂之事,没他们还有舅舅,朕相信舅舅会处理好的。”

    黄面:“???”

    “可臣到底只是一个人……”

    “舅舅一个人可比他们这么多人加在一起强多了!”

    纪长泽斩钉截铁,又补充一句:“再说了,朕都说要把他们砍头了,若是又不砍头了,他们知道朕要杀了他们,必定更加的怀恨在心。”

    “朕可不想给自己留下隐患,舅舅若是觉得杀死这么多人可惜的话,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朕不杀就是了,不过这次你得让朕如愿。”

    黄面:“……”

    他彻底无语了。

    你特么以为是去大街上买菜吗???

    这个菜贵的不行所以这次先不便宜了下次再便宜。

    这种事还带下次再说的???

    纪长泽见他一脸气到内伤的表情,脸上更是做足了无辜模样。

    “怎么了舅舅,你觉得这个法子不好吗?”

    “是吧,朕也觉得不好。”

    他开始自说自话:“若是朕下次放过那些人,他们怀恨在心行刺朕怎么办?”

    黄面:“……”

    他发现,道理已经说不通了。

    那么只能直接点了。

    “陛下如何才能放过这些人?”

    “放过他们?”

    纪长泽一脸认真的想了想。

    然后眼睛一亮,若是要形容一下大概就相当于是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突然发现了前面有一座金山一般的表情。

    “不如这样,他们若是不想死的,一人拿出一千金子来赎,只要他们掏得起钱,朕就放过他们,舅舅看这个法子如何?”

    黄面彻底麻了。

    他现在已经隐约明白小皇帝搞出这么多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了。

    “陛下,拿了金子之后你打算去干什么?”

    “这还用问?”

    小皇帝一脸的理直气壮:“自然是要去盖朕的避暑山庄了。”

    黄面:……就知道是这样。

    他就说小皇帝一向都是懒得管这些事的,怎么好端端的又是罢官又是砍头的。

    这两种做法无论是哪种,后面可都跟着一个抄家。

    抄家就等于钱。

    有了钱,小皇帝不就能盖他的避暑山庄了吗?

    黄面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感慨这特么真是个昏君,还是该去悲痛自己看着小皇帝长大,结果这么简单清晰的“皇帝版逻辑”都没能参悟。

    白白折腾这么久。

    如今是手底下人进牢房了,他的名声也臭了。

    现在要想捞一把,还得每个人花一千两金子。

    说实话,一个人一千两金子是真不算多。

    但问题是,这么多人呢。

    凑在一起那钱黄面当然也能掏的出来。

    但绝对是会让他肉痛的。

    他有点不舍得,便想到了让那些臣子们自己去出这个钱。

    纪长泽直接就把他的这个心思掐断在了幼年体。

    “朕已经让人抄家完了,再加上一人一千两金子,朕的避暑山庄一定盖得特别好。”

    黄面:“???”

    他一脸懵逼望向正沾沾自喜的小皇帝。

    “陛下抄了他们的家?”

    小皇帝点点头:“是呀!”

    他美滋滋的挥挥手,赵岭会意,立刻端过来一颗夜明珠。

    大大的夜明珠漂亮极了,看着好像是能透光一般。

    “舅舅来看,这个是从一个姓张的那抄来的,朕瞧着好看,专门给你留着呢。”

    小皇帝如今还年幼,手掌也没有成年人那么宽大,夜明珠到了他手里显得比他的两个手还要大,看上去的确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可被塞着送到手上的黄面却只想苦笑。

    他生辰马上就要到了,于是底下的臣子们便都想方设法的给他准备礼物。

    这颗夜明珠便是张大人专门搜罗来送给他的。

    虽然还没开始送,但黄面之前听他提起过夜明珠还在路上,还曾经说过若是他看到了夜明珠必定会非常惊喜。

    如今看到了,却没有惊喜,只剩下惊吓。

    “舅舅怎么这个表情?”

    见黄面捧着夜明珠一脸苦涩,小皇帝有些茫然诧异:“你不喜欢夜明珠吗?”

    “那好吧。”

    不等黄面回答,他又直接将夜明珠从黄面手里拿了回来,然后重新递给赵岭。

    “既然舅舅不喜欢,那就拿去送给如夫人,她不是要回家乡吗?这颗夜明珠赏给她,也算是给她撑撑场面。”

    黄面甚至都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眼睁睁看着本属于自己的夜明珠被小皇帝直接送给了后宫女子。

    他还不能生气,因为小皇帝压根不是故意的。

    还拉着他的手,亲亲热热的表示;“这次抄家朕得了不少好东西,舅舅不喜欢这个没关系,朕这里还有许多呢。”

    为了表示自己所言非虚,他还让赵岭拿来了这次抄家的单子。

    上面密密麻麻仔仔细细记录了都抄来了一些什么东西。

    最后的珍品上,更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珍品都有。

    然而黄面看着那些珍品,心底却差点滴血。

    这些珍品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合适在人过生辰的时候送礼。

    他心底清楚,这些八成就是自己那些下属们打算送给他的。

    本是属于他的东西,如今他却只能在小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只选一个。

    这种心底的酸涩如何能表达的清楚。

    “舅舅看来真的是年纪大了,居然连这些东西都不喜欢了。”

    一直关注着他的小皇帝啧啧摇头,让赵岭把单子拿了下去:“朕还特地留着想要跟舅舅一起分呢,结果你居然半点兴趣都没,罢了罢了,我们还是来说说一千两金子的事吧。”

    “朕现在觉得一千两太少了,舅舅你说一万两怎么样?他们这么有钱,一万两应该也没问题吧?”

    黄面心底一突。

    也顾不上去心疼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本来一千两就很肉疼了,一万两,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一万两太多,旁人只怕是会觉得陛下毫无宽容之意,只是用此事来作秀罢了。”

    “是这样吗?”

    小皇帝一知半解的,看神情十分犹豫。

    黄面特别肯定的点头:“正是如此!”

    “那好吧,那两千?”

    黄面:“……”

    这还带讨价还价的吗?

    他实在是无法承受小皇帝的想一出是一出了。

    “陛下乃是君主,帝王既出言语,又怎么能更改来更改去。”

    “好吧。”

    小皇帝见好像不能再往上加了,也没纠缠下去,点了点头;“一千就一千,朕这就下旨。”

    “他们若是拿的出赎金,朕便不跟他们计较,放他们回去,若是拿不出来,那就都去死吧。”

    这还真的是。

    冷酷的帝王之心。

    黄面好不容易将赎金控制在了一千两黄金,出去的时候还在庆幸还好自己反应快,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将人都赎出来。

    但是等到回了自己府中,在书房里坐下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啊。

    他本来是想要跟小皇帝说不要赎金的。

    哪有臣子做错事,皇帝想要杀人但是又表示“只要你出钱我就不杀你”的。

    他刚刚完全可以用这点去反驳啊。

    结果因为小皇帝天马行空居然想要把钱提到一万去,他当时慌了心神生怕真到了一万到时候把那么多人赎出来大出血。

    就只顾着将价格维持在一千了……

    反应过来后,黄面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难道真的是老了吗?

    从前都是牵着人鼻子走的。

    结果现在面对一个单纯天真压根不懂朝政还十分依赖他的小皇帝,他居然都会忘记自己原本的坚持。

    如今后悔也没用了。

    小皇帝动作快速,已经下了旨意。

    要想保住性命很简单,给钱。

    一人一千两黄金。

    只要拿出来这笔钱,他就放人。

    当然了,恢复官职就别想了。

    陛下他可不愿意把自己差点杀了的人再放到朝堂上,鬼知道要发生什么。

    于是,朝臣们都知道了。

    黄面为了救出那些大臣,一人花了一千两黄金把他们从大牢接了出来。

    钱都花了,黄面自然不会放弃四处散播一下自己爱惜下属,就算是耗费家财也要把人接出来救他们性命的行为。

    只是包括那些被他接出来的大臣,却已经没人在相信他说的这些了。

    所以说啊。

    人嘛,就是不能做坏事。

    黄面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

    当初先帝还在的时候,他为了能够上位,排除异己,各种冤枉别人。

    后来小皇帝登基,他是摄政王了,更是直接掌控了整个朝堂。

    小皇帝是个昏君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没人会相信这件事真的都是小皇帝干的。

    没别的。

    他年纪小,什么都不懂。

    前阵子还在学画画呢,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避暑山庄。

    说不过臣子们,就气的气呼呼走人。

    这样一个人,你可以说他昏庸,也可以说他无能,但他绝对没有狠到直接宣布把人都杀了的地步。

    倒不是他不会杀人,但一次性杀这么多朝臣。

    不是小皇帝的作风。

    那会是谁呢?

    除了黄面还有谁呢?

    当然了,朝臣们有这样的想法也不都是靠着自己瞎想。

    纪长泽为此做出了巨大努力。

    地牢里,那些被关起来的大臣们没少听看守他们的侍卫说话。

    大多都是在说摄政王如何如何被重用。

    听说陛下抄家得了不少宝贝,第一时间就是要送给摄政王。

    前阵子摄政王几乎每天都在和陛下说话,一说就是有两个时辰。

    总之。

    自己是阶下囚,而他们曾经追随的人,相信的人却风光无限,甚至还得到了他们的家产。

    再加上小黄大人那个事。

    要是真有人能心底半点恨意都没有,那就是真活体圣父了。

    而外面,大臣们看见的是什么呢?

    摄政王去宫中一趟,小皇帝下旨把那些大臣全都罢官。

    大臣们去找摄政王鸣不平。

    第二天上朝,摄政王冲着小皇帝使眼色,小皇帝下旨把这些大臣全都处死。

    满朝炸锅。

    接着摄政王又去找了小皇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