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皇帝(6)(昏君皇帝,蛰伏十年(三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皇帝再次下旨,不杀了,但是每个人都要交出一千两黄金的赎金,交出来就能保住性命,交不出来就等死吧。

    然后摄政王以一副“我愿意为了我的属下牺牲一切”的模样交了赎金。

    看上去好像一切都很好。

    如果不是纪长泽赏赐给了他三大车礼物的话。

    那三大车,全部都是从这些被抄家的官员府中得来的。

    在这方面纪长泽半点都没吝啬。

    反正就算是给了黄面,他也有信心以后能原封不动的拿回来。

    那么在他这样做了之后,在别人眼底看来是什么呢?

    黄面出血了吗?

    他出了。

    但问题是,很快小皇帝就给他补回来了,甚至貌似还比他付出的要多。

    从头到尾,他得到了什么?

    儿子没事了,不怕被威胁了,有了爱护下属的好名声了。

    那些臣子们呢?

    亲人保不住了,自己完球了,府中也被抄家抄干净了,明明一切都是因为帮黄面儿子背锅,结果还得感激涕零对方,因为对方救了他们性命。

    之前就说了,如今的朝堂未必是人人都能做好事的。

    但必定是人人都长了十八个心眼的。

    这一系列事下来。

    大家对黄面就只剩下了一句评判: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在这跟谁玩聊斋呢。

    本来就不爽黄面的人对他更加不屑。

    原本追随黄面的臣子开始后悔想退路。

    毕竟他这个操作实在是太骚了。

    人家帮你儿子挡灾,结果你怕被报复,直接让这些人被把罢官抄家,面上还被加了个“被救”的恩情。

    简直比吃屎还可怕。

    这样的上司,没人想拥有。

    在大家都对黄面“卧槽你居然是一个这样出手狠辣自己人都不放过的”的时候,纪长泽的旨意下来了。

    江夫人带兵去衍地,如夫人随行。

    美其名曰,朕不能离开京城,底下也没有子嗣,只能派去朕的两位爱妃去帮助安抚百姓。

    文武百官:“……”

    放屁吧。

    什么安抚百姓。

    根本就是被美色所迷,脑子进水,再加上馋抄家得来的财物。

    本来江氏是将军就足够让人卧槽卧槽了。

    后来她领兵,得了东郊,也不少人心底有想法。

    但这不是刚好出了个“摄政王在线给下属挖坑”活动吗?

    大家都忙着八卦的八卦,参与活动的参与活动,也没人在意这些。

    潜意识里就觉得女子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就算是小皇帝宠爱自己的女人给了她东郊又如何,怕是去了也只能当个吉祥物。

    结果现在,吉祥物要带着兵去衍地那么远的地方处理这次的灾祸了。

    文武百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想反对吧,小皇帝本来就因为赋税的事在生气,撞到他气头上那直接凉凉。

    因为对方是个昏君然后死谏什么的也就算了。

    因为小皇帝想要让自己的两个妃子代替他去安抚百姓最后死翘翘,写在史书上他们都觉得没脸。

    同意吧,这事又实在是让人无语。

    思来想去,在满朝堂的寂静中,居然还真的没人提出反对意见。

    虽然也没有人同意就是了。

    纪长泽才不管这些。

    发现这帮孙子一个个跟兔子一样的乖顺安静,趁机又提了几句。

    大致意思是说,他觉得光是带着东郊的兵去衍地那么远的地方怕是不大安全,但是呢,其他军营里的兵那也是有人带的,要是弄过来给自己的爱妃好像也不是很合适。

    所以他想了个好办法,他这边私人出钱,给江氏一个“路上只要你能让人变成你的兵,那你就可以让他们成为你的兵”的特权。

    一路上应该可以路过不少城镇,这样一来,走到衍地的时候,江氏手里的兵不就足够去镇压安抚百姓了吗?

    文武百官:“……”

    他们看着滔滔不绝的小皇帝,宛如在看一个傻子。

    果真是不食肉糜。

    小皇帝压根就不知道招兵有多难,本朝招兵买马,从来都是强制人入军队,若是不想进那要出钱。

    自愿进军队的那都是家里没地也没房,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想法大概类似于反正也活不下去了,在哪里活不下去都一样。

    小皇帝居然指望着这些人自己能自愿入军队。

    他咋不想着上天呢。

    反正这个事也成不了,自然也是没人反对的。

    只是所有人看向上方龙椅上坐着的明黄身影时,眼底的不屑和嘲讽几乎要溢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没人想过关于那些大臣的事是小皇帝干的的原因。

    在他们心中,小皇帝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甚至简单点来说。

    哪怕这些人每一个都对着他俯首陈臣,但在他们心底,却对这个被他们称为陛下的人没多少忠心。

    赵岭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底下这些臣子们眼底透露出来的意思。

    他很是为自己的主子不平。

    这些人懂什么。

    若不是他们一个个都是贪官,没有一个去对抗摄政王,陛下何至于小小年纪为了自保就要装疯卖傻。

    他如今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陛下装了这么多年,就连寻求外援都只找后宫的那些夫人们了。

    因为他看得清清楚楚,如今朝中留下来的这些人,就算是看不惯摄政王的,那也绝对不是他的外援。

    他们本质上和摄政王都是一样的。

    都看不起陛下。

    认为陛下不行。

    只有女子不一样。

    女子本就被人看不起,她们才能懂得明白陛下心中的抱负,苦楚,并且也会努力的去为陛下达成。

    赵岭自顾自的脑补了一通,将自己感动的不行。

    回去之后看着纪长泽趴在榻上睡着了,就跑去找他的新朋友如夫人聊这些。

    从前赵岭还顾及着这些都是陛下的女人,不敢有逾越。

    但是如今,纪长泽明确的说明了,他没把后宫这些女子当做是自己的女人,而是全都是下属。

    同时,赵岭也不只是他的太监总管,也是他的左膀右臂。

    既然身份平等了,再加上平时的确是有一些工作上面的事要交流,赵岭也慢慢放开了一些,跟后宫这些夫人们没少交流外面的八卦。

    如夫人正在为出发做准备,赵岭一边帮她想要带什么东西,一边叭叭叭的就把自己刚刚对于陛下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才知道吗?”

    如夫人还有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知道?”

    赵岭这下是愣住了。

    这种情况大概类似于你刚吃了个大瓜,说是明星一跟明星二分手了,你兴奋跑来跟朋友说“听说没他们俩叭叭叭”。

    结果朋友来了一句“我早就知道了”。

    懵逼,就是懵逼。

    如夫人点头:“自然。”

    “陛下若是朝堂上有人可信,何必要来寻我们这些女子呢。”

    她一边将医书放到箱子里,一边说:

    “陛下是实在是没法子了,你只瞧着,江姑娘的父亲还是将军呢,之前陛下为了保住江姑娘无奈将她带进宫中,满朝文武,反对的那样厉害,可硬是没有一个敢真的站出来的。”

    就连那个一直帮忙的臣子,也都在无奈中选择了退步。

    “也许当时看来,是他们不敢忤逆陛下,可若是反过来看呢?他们连陛下的这种无理要求都不敢说什么,更别提摄政王了。”

    赵岭这才回想起来,当初陛下将那些臣子们说退之后,看上去好像的确不像是高兴地样子。

    表情甚至……还有点怅然。

    如夫人接着道:“只看陛下想要我等帮忙,都只能给自己泼脏水,装作是好.色之徒便可看出来了,陛下是实在是没法子了。”

    “他只能自污,因为那些朝臣只接受陛下是个昏君。”

    说到这里,她长长叹了口气。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那个年纪还只有她弟弟那么小,就被迫要每天装作一副昏君模样。

    不光要承受臣子们的鄙夷,还要面临江山被这群人胡乱折腾的痛苦。

    “我根本不敢想,陛下这么多年是怎么熬下来的。”

    赵岭被如夫人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

    原来陛下一直都是这么艰难的吗……

    艰难的演戏,艰难的面对这么多人。

    而他作为陪伴在陛下身边的人,居然一直都没感受到。

    “公公,你跟在陛下身边十几年,却从不知道他的这些布置,直到如今才知晓,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已经完全被如夫人的话带过去的赵岭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

    如夫人面容严肃,认真道:“因为陛下在保护你。”

    赵岭更愣:“保护我?”

    如夫人点点头。

    “这是我们后宫姐妹们讨论出来的,毕竟你跟在陛下十几年,忠心如何陛下那样聪明的一个人必定早就清楚,既然身边有你这么一个帮手,他为何要现在才让你为他做事?”

    如果纪长泽在,肯定要在心底回答一下。

    那当然是因为他才刚刚过来了。

    但显然,赵岭还没想到这些的脑子。

    他摇摇头:“不知道啊。”

    如夫人特别肯定地说:“因为陛下之前也没有太大把握,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不能行,不知道可不可以成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筹谋多年却毁于一旦。”

    赵岭:“这样啊……”

    如夫人:“正是因为不确定可行不可行,才不能把你这个他当时唯一信任的人牵扯进来,因为若是他败了,你为陛下做事,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赵岭疯狂点头:“太有道理了,陛下说不定就是这么想的。”

    “不是说不定,是肯定是这么想的。”

    “陛下将我们带进宫中却又一直都没有跟我们说明要我们做什么,他那是在等待,慢慢的观察我们,看我们可不可信,能不能用。”

    “等到一切都筹谋好了,确定这样做赢面很大了,这个时候再把你牵扯进来。”

    如夫人一通分析猛如虎,直把赵岭听得连连点头。

    越回忆,越觉得好像就是一回事。

    他眼眶甚至还跟着有点泛红:“……陛下太不容易了,自己都那么辛苦了,还惦记着我的小命,我不过是个太监,如何能让陛下这般操劳。”

    如夫人也有点羡慕他。

    “你也莫要感伤,这是好事,说明陛下将你当做了他最看重的人,日后你好好为陛下做事就是了,我们姐妹们都很羡慕你呢。”

    小皇帝没了昏君的外壳之后,内部实在是太让人温暖了。

    他每次来跟后宫夫人们商量事都是打着来同房的旗号,但每次都是自己睡在小榻上,让这些女子们睡在自己床上。

    平时谈事情的时候更是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没有人的时候,连个手都不碰一下。

    最重要的是。

    他还帮她们默默处理好了那么多事。

    比如说江姑娘的辣鸡丈夫。

    如夫人想要回家乡的愿望。

    还有其他夫人们的,有的是在家中的时候被夫君和夫君家人欺负,小皇帝嘴上没说,背地里却都悄悄地为他们出了气。

    尤其是那些平民女子,他们大多都是丧夫,不得不为了维持生计才出来做事。

    小皇帝给的简单粗暴,直接给钱。

    那些钱可能对于江姑娘这样的贵女来说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这些平民女子来说,却等同于是给他们一家几十年的花销了。

    这样的小皇帝,越是相处,就越是让人心疼。

    是的,心疼。

    也不知道是小皇帝年纪小,还是她们年纪大。

    按照常理来说,男人跟女人之间互相产生好感基本上都是男女之情。

    但是后宫的这些女同事们看她们的老板,就是很难把他看成一个男人,而是多是看做一个少年。

    简单点来说就是看成弟弟一样。

    夸张点就是,简直母爱泛滥。

    当然了,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母爱泛滥。

    如果纪长泽在的话也许还能给她们解释一下。

    女子天生共情能力比较强,尤其是面对比她们强却比她们惨关键还长的好看的少年。

    当发现表面上高高在上是个昏君的小皇帝实际上却是卧薪尝胆,十几年来孤军奋战,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自己污蔑自己,装出一副老色痞模样。

    这是他的惨。

    而他为了保住身边唯一一个亲近人,十几年来硬是没有对赵岭透露出一句他的计划他的谋划他的真正想法,宁愿自己一个人背负这么多负重前行,直到确定了自己做的事安全可做,才告知了赵岭。

    这是暖。

    至于美就不说了。

    小皇帝的长相的确是相当不错,再加上是早产儿,看着比实际年龄显小一点。

    这些女子们“年纪大”,看他的时候很难不以长辈的视角去看。

    美强惨,还有个暖。

    这些组合在一起,足以让她们心底升腾起自己都不知道的“母爱”了。

    赵岭不知道这些。

    他只觉得,果然陛下就是陛下,看看,连对着男人一向没什么兴趣的如夫人一提起陛下来都好像眼底放光一样。

    也是,陛下这么厉害。

    卧薪尝胆多年,一出手就雷厉风行,后宫的夫人们对陛下有什么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陛下貌似对女色没什么兴趣,而是只把后宫的夫人们当成了下属看待。

    他要不要提醒一下如夫人呢?

    如果直接说的话,如夫人会不会有点羞涩?

    思来想去,赵岭还是没好意思说“你可别惦记我们陛下了,陛下年纪还小呢没有这个想法他只打算把你当成社畜”。

    只是走的时候忍不住一步三回头,一个劲的看因为提起了陛下所以脸上带起了满满都是爱慕之心的笑容。

    正在慈母微笑的如夫人发现他看自己了。

    叮嘱道:“今日风凉,你回去之后记得让御膳房被陛下送姜汤,莫要着了风寒。”

    赵岭复杂眼:“我会的,你……你别想太多,陛下还年幼。”

    对啊,就是年幼所以才更要注意防寒嘛,这么大的孩子,最需要保暖了。

    赵岭见如夫人不以为意的模样,再回想宫中其他夫人提起陛下也都是一脸的仰慕(慈爱),叹气一声。

    属下都有不轨之心。

    这可怎么办啊,真为陛下发愁。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