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皇帝(7)(昏君皇帝,蛰伏十年(三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上过几次战场的老兵,怕是还要继续打下去。

    最后那老兵得了半箱子钱不算,还被江姑娘当成提了职位。

    他荣耀也有了,钱也有了,权利也有了,就算是心底觉得女人不能带兵,也会在利益的驱使下主动变成江姑娘的手下。

    剩下的人则是看明白了她有多厉害。

    一打十八,就算是个男人打出这样的战绩,都足够让人敬佩了。

    这法子还是纪长泽出的主意。

    江姑娘毕竟受时代眼光局限,就算是再怎么反应快速比一般女子要放得开,也还是想不到这么简单粗暴的直接上去打架的。

    但小皇帝明明身处深宫,却好像对这件事研究过无数次一般,面容还很稚嫩,语气却成熟的像是一个当了几十年皇帝的成年帝王:

    “世人俱都为利而来,为利而走,世家侯爵也许还会给自己遮一层面子,但那些饭都吃不饱的人却不管这些。”

    “只有吃饱了饭,他们才有空去追寻别的,只有你比他们强大,他们才愿意臣服你,别的先不管,打服了再说,等到他们发现你强于他们,并且能给他们吃饱饭,甚至还有多的钱,他们自然会拥护你。”

    江小姐越发觉得,小皇帝是个妖孽了。

    他明明从小就在皇城长大,没有饿过一顿饭,向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却如此了解底层百姓的心态,还能以此来做一场局。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谋略。

    她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小皇帝之前一直年纪太小,看着就是一副小孩模样的话,他早早的就会对黄面发难。

    而事实也证明了,纪长泽是对的。

    无论这些将士刚开始怎么抵触一个女人来统领他们。

    等到发现她不光强大,还有本事给他们足够的军饷,发来准时的俸禄,带着他们打猎加餐,给他们争取来武器跟新衣服后,自然而然的就会站到了她这一边。

    比起朝臣,还有黄面那样的官,低阶的士兵比他们更不在乎男人女人的不同。

    就好像是纪长泽说的,饭都吃不饱了,谁还管这个。

    只要江姑娘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那他们就服她。

    纪长泽还特地让人去其他军营散播了一下关于东郊大营如今改变的消息。

    陛下为了讨好妃子,给她封了个玩笑一般的将军职位,还把东郊大营交给她管,甚至让她带着东郊大营的兵前往衍地平叛,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其他营地中。

    纪长泽做的,就是把消息传的更加详细一点。

    刚开始,其他营地的人都是又同情东郊大营的兵,又有点幸灾乐祸,还有点庆幸的。

    同情跟幸灾乐祸就不说了。

    庆幸就是在庆幸他们并不在东郊大营,自己待着的营地也没有人被陛下送给妃子取乐。

    但渐渐的,只几天功夫,风向就变了。

    “那个女将军把贪墨的人都杀了,东郊大营的俸禄照常发了,一个子不少不说,好像还把之前他们没拿到的补给他们了。”

    “她怎么做到的,就不怕那些人背后的靠山针对她吗?”

    “那些人的靠山能有陛下这个靠山厉害吗?这位女将军背后站着的可是陛下,若是有人去告状,她找陛下吹吹枕头风不就好了。”

    “还有啊,我还听说,她还去武器库为东郊大营的人要来了新武器,还有铠甲衣服这些,全都要来了。”

    “怎么要来的?我们上面不是总去要也要不到吗?”

    “那武器库的人哪里敢跟陛下的娘娘顶啊,若是惹怒了她,去找陛下哭诉,就按着陛下宠爱这位娘娘的份,他们肯定要吃挂落。”

    “这也是……诶,我的刀都磨了这么多次了,实在是用不了了,我都怕哪天训练的时候突然掉在地上。”

    “这还不算呢我跟你说,听说陛下为了支持这位娘娘,把自己的私库钥匙都给了她,她正四处买粮食,说是饿谁也不能饿着自己的兵。”

    啊这。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羡慕的话,那么现在其他兵就是彻彻底底的恨不得取而代之了。

    如今当兵都是靠国家强行要人的,主要还是因为当兵政策不咋地。

    首先要上战场,累死累活,有生命危险,要是光这样也就算了,有足够的回报就行,但偏偏就是没有。

    军饷不及时发,衣服破了没地方换,武器烂了用不了了也没法子,钱就更别说,经过层层克扣下来,能拿个十分之一都是他们幸运。

    这样的情况下,一打仗,死亡率就特别高。

    说起来可笑又可悲。

    他们不是在战场上战死的。

    而是饿死的,病死的,冻死的,等等等等。

    纪长泽刚知道这个状况的时候无语了好一阵子。

    最后只能火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争取快点改变军营的种种“潜规则”。

    事向来都是这样的,如果大家都一个样,再怎么差,也都只会觉得这是正常。

    但当看到其他人不是这样,军饷照发,钱赚多少拿多少,饭管够,还有武器和新衣服拿。

    心底就不是很有滋味了。

    同样都是以前苦苦挣扎苦日子过着。

    怎么他们还是照旧,东郊大营的兵就小日子过得这么爽了。

    心底的不平衡,羡慕,嫉妒会让他们迫切的去讨论着这一切。

    曾经以为顶头上司是个女人,还是皇帝的女人是缺点是笑话。

    现在却全都变成了大家羡慕的一点。

    女人怎么了?女人至少心肠软,不去克扣他们的钱和吃的穿的。

    是陛下的女人就更好了。

    她有陛下做靠山,东郊大营有她做靠山,就凭着她干的这一系列事就看得出来这是个护短的。

    有了她做靠山,东郊大营的兵至少能拿到实实在在的钱,吃到足够饱腹的饭。

    当然了,也有人说一些“但是一个女子去管着我们,那还不如死了呢”之类的话。

    这个时候纪长泽派去的托就开始了。

    “女人怎么了?她能让我吃饱饭,别说她是女人,就算她是个小孩,那她也是我祖宗。”

    “我看女子挺好的,你若是想死就去死去,我觉得与其过着这种生死不知的日子,还不如去她手底下快活,至少拿了钱,我能让家人日子好过一些。”

    “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陛下又没把我们划给她。”

    越来越多的兵开始心里不是滋味。

    他们是归摄政王管的,本来也算的上是嫡系,但京城的兵,说好听点就是比较闲,说难听点就是无所事事。

    黄面刚开始还在乎兵权,但他在乎的是兵权可不是兵,对他们自然也一般。

    本来这种一般跟其他人掌着的兵比起来也还算得上是不错。

    钱只被克扣了一半,虽然吃不饱但每顿都有的吃,不用打仗武器坏了也没什么,京城天气不是很冷衣服破了就破了吧。

    但如今,瞧着隔壁本来和他们过得差不多的东郊大营换了新上司。

    再瞧着那位女将军里里外外的忙活,为那些兵换衣服换武器,补钱买粮食。

    羡慕啊。

    快羡慕死了。

    他们也开始暗暗期盼了。

    “论起在陛下心中的地位,王爷总要比宫中娘娘来的好吧,也许王爷也会为我们做这些呢?我们可是王爷的嫡系啊。”

    军营中开始渐渐冒出了这样的声音。

    自然,若是要问起声音的源头,就要问一问纪长泽了。

    但无论源头是不是他故意放出去的,可以肯定的是,最后越来越的兵开始期盼这点了。

    毕竟摄政王权利可比后宫妃子大多了。

    但没有。

    这一次的钱发下来时,依旧是被克扣了一半甚至更多。

    军营中的气氛开始古怪了起来。

    若是没有对比,他们也许还会满足自己能拿到一半。

    可现在,对比出现了。

    同样都是掌兵的人。

    同样都是亲近陛下的人。

    为什么东郊大营的女将军就能让自己的手底下兵吃得饱穿得暖。

    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却对他们不管不顾。

    他们甚至开始羡慕和向往,希望自己也能到东郊大营去。

    就那句话:

    【你比跟我谈面子谈理想谈未来,钱才是硬道理。】

    不给钱,就算是摄政王权势滔天,跟他们有毛线关系。

    赵岭努力了几天,就来禀报纪长泽,说这些兵果然如陛下所料开始躁动了。

    “让他们动。”

    小皇帝正在哼着歌看账本。

    不得不说,手底下有人就是爽。

    后宫里的那些女子真是一个个藏龙卧虎,他此刻倒是真的想赶紧搞定所有事把他们推到明面上了。

    但朝堂上的垃圾还没清理完。

    空出来的位置也不够多。

    还是得让黄面当一下他的得力大刀啊。

    不过最近他动作还是有点多且快了,虽然知道黄面如今膨胀了,身边也全都是一些酒囊饭袋,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纪长泽觉得他还是得试探一下好。

    ***

    黄面也得知了军营里最近有一些流言,大概意思就是觉得他们军营待遇还没有江氏领着的东郊大营待遇好。

    他对此就俩字:可笑!

    江氏那是玩票的,花的是皇帝自己的钱,她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他这边可不一样了,他的钱每一个都要花在刀刃上,怎么能拿去养那些没什么用的兵。

    又来伺候他的妾侍:“……”

    她深吸一口气,仿佛看到了未来:“王爷,这是江氏在招兵买马收揽人心啊,她不光是收揽了东郊大营的人心,还挑拨了王爷手下兵对王爷的忠心。”

    “此番作为,不得不防。”

    黄面照旧是把她的话当做是放屁。

    “什么收买人心,江氏一个女子懂什么,她不过就是仗着背后有陛下,花钱大手大脚罢了。”

    妾侍:“……”

    她深吸一口气:“王爷当真半分没怀疑过陛下此举用意吗?”

    “在王爷心中,陛下是什么样的?妾能不能听听?”

    黄面也不在意,反而有点得意和炫耀:

    “陛下啊,年纪还是太小,只知道玩闹,朝政的事只知道寻本王去做,自己就每天沉迷美色,四处玩乐。”

    他没说出什么贬低性的话,但话里话外,都是瞧不起这个小皇帝,认为他和自己根本没得比。

    妾侍:“……”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摄政王这样盲目。

    陛下都已经斩断他的手脚心腹,坏了他的名声,拿了兵权了。

    他居然还觉得对方只知道玩???

    “王爷,陛下他……”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好好让黄面洗洗眼睛。

    他盲目他看不清局势他死了不要紧。

    她的卖身契可还是在府中呢。

    只是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有下人说,宫中派人来了。

    妾侍只能住嘴,跟着黄面一起出去接旨。

    旨意罗里吧嗦说了一大通。

    总结下来就是:朕最近喜欢钓鱼,但是神奇的是居然钓上来一只长寿龟,这是长寿的好征兆啊,于是朕思来想去,决定把它送给朕最亲爱的舅舅。

    以及,最近朕手里有一点点小空,舅舅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支援一点钱,虽然朕不会还,但我们关系这么铁,你应该也不介意的吧?

    妾侍;“???”

    满篇的理直气壮简直听的她黑人问号脸。

    她忍不住看向黄面,想这样他都不翻脸吗?

    结果黄面又是哈哈哈一笑。

    接了旨站起来道:“陛下难得找本王要点什么,本王自然要给。”

    说着,他挥手让人去开库房,给缺钱的陛下送钱。

    看他脸上那志得意满的笑容,貌似还觉得小皇帝朝他要钱是对他低头了。

    妾侍:“……”

    她快疯了。

    不是,你用脑子想想啊!!

    陛下最近哪里用钱最多?!

    东郊大营!女将军啊!!

    他这是拿着你的钱,去壮大他的势力然后对付你啊!!

    她憋的内伤。

    然后在看到太监送上来的一只乌龟后,整个人都直接无语了。

    本来在听到圣旨说送个长寿龟给摄政王的时候,妾侍就觉得这是小皇帝在骂黄面王八。

    结果一看这乌龟。

    这不绿毛龟吗?

    这已经不是在暗指了,简直就是明晃晃的骂了。

    而且这么明显,摆明了是小皇帝在试探。

    可显然,黄面并没有接到这个信息。

    妾侍绝望的发现。

    他不光没生气,还拿着绿毛龟,笑的一脸得意猖狂。

    “哈哈哈哈哈陛下真是有心了。”

    此刻,黄面觉得自己拿着的不是乌龟,而是傻子皇帝的信任跟国家的未来。

    用看真傻子视线看他的妾侍:“……”

    一直等到一切结束了,她才小心翼翼问对方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黄面用一种“你们女人就是喜欢瞎想”的眼神瞥了她一眼:

    “有什么不对的,陛下如今都朝本王伸手要钱了,看来他果真很是信任本王。”

    “不错,本王便不计较他从前干的那些蠢笨事了,多送一些钱去与他花。”

    反正只要小皇帝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当个昏君,别的什么都不管那就最完美了。

    眼睁睁看着黄面还打算再去开库房送“军饷”给小皇帝的妾侍:“……”

    长这么大,她从来没见过像是黄面这样上赶着给敌人送武器送装备,就差没挥舞个手臂大喊“来啊来啊强大起来打死我啊”的人。

    发现怎么都抢救不了了,她深吸一口气,打算以最快速度给自己换个金主。

    毕竟黄面的情况很明白。

    这已经不光是盲目不盲目了。

    他根本就是瞎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