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饿死撑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孙家寻遍名医仙道,但都束手无策,孙家女儿日渐消瘦,整日浑浑噩噩直至昏迷不醒,这时孙家来了个年轻游方道人,自称在青城山金光洞修行,看了阵也不治病,只让孙家召人去把旁边青龙堰中的水舀干,孙家女儿的病自然就好了。孙家当时并不相信那道人,但病急乱投医,也实在没办法了,就召人去青龙堰里挑水,日夜不息忙活了好几天青龙堰水位才渐渐降低,不过就在青龙堰快要见底的时候,几个转眼间,青龙堰中水位突然又恢复了正常,那游方道人继续让他们舀水,接连数次都是快要见底的时候水位又恢复了正常,而这个过程中,孙家女儿也渐渐好转了起来。”老人娓娓道来。

    我插嘴问道,“为什么青龙堰里的水舀不完?”

    老人说道,“当时孙家的人也好奇,那段时间青龙堰并没有活水流进来,为什么会舀不完?那个游方道人说,青龙堰里有一条青龙,青龙吐水,自然是怎么舀也舀不完的。又有人问为什么孙家女儿病情会好转,游方道人说,孙家女儿是道教一个大人物转世,那青龙勾了孙家女儿的魂妄想一飞冲天,不过之后随着龙吐水的过程进行,那青龙又把孙家女儿的魂给吐了出来,所以才好转起来。后来孙家女儿跟着那个游方道人去了四川青城山修行去了,至于他们俩成婚没,倒是没听人提起过。”

    这事情极为久远了,况且那个时候民智不如现在,遇到难以解释的事情就会推到鬼神神像,指不定就是后人编造的一则故事而已。

    不过老人所说,青龙堰中龙吐水跟他儿子所经历的倒颇为相似,都是青龙堰中突然有了水,让我对这故事开始半信半疑起来,难不成青龙堰里真有一条龙?

    袁守一自然也将这两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却不谈论他儿子的死,而是问老人,“您有听说过孙家那女儿叫什么名字吗?”

    老人摇摇头,“这我可不晓得了,你要想知道的话得去青龙堰那边儿问问,兴许那边还会有人知道。”

    袁守一接下来也不多问了,说出了我们前来最主要的目的,那就是我们是来讨饭吃的。

    我们虽然没有帮到他们什么,不过给一顿饭倒是无所谓,老人立马让自家老伴儿去把剩菜剩饭热了下,我和袁守一大快朵颐,吃饱喝足才辞别了老人。

    在村外见到了等我们的陈莹莹和黄蕴秋,两人见我嘴巴上还有油渍,知道我们已经吃饱喝足,而后在袁守一的带领下,我们继续向南行走,准备去往青龙堰。

    这次倒不用翻山越岭,有现成的路供我们走,行走起来轻松不少,行路期间也无事可做,我问袁守一,“墓室中的三幅画,我觉得都不太可能。”

    袁守一饶有兴致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若有所思说道,“那第一幅画,水中走马就不可能,马怎么可能在水中行走,不会沉下去吗。”

    袁守一笑了笑,“天马行空,这词里面的天马就是指神马,神马可在天上行走,能在水中行走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一词叫‘马超龙雀’,说的是龙雀托着马飞行……”

    “这世上哪儿有神马和龙雀。”我喃喃道。

    袁守一见我不服气,笑了声继续说道,“《述异记》中记载,海岛龙川,穆天子养八骏处也。岛中有草名龙刍,马食之,一日千里。古语云:一株龙刍,化为龙驹。假如那画上刻着的是龙驹呢?”

    我顿时就败下阵来了,连自己的看法都没来得及表达出来,论知识积累量,我跟袁守一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吃了瘪,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旁边黄蕴秋和陈莹莹俩见我吃瘪,捂着嘴偷笑,我没好气盯了她们俩一眼,不服输又道,“第二幅画,粮山饿骨,守着粮山又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