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兽人们兴奋的呼号, 快乐的大笑,对岸上被击落在浅水中的小山鼠们尖锐的痛叫,还有那些侥幸躲过长矛的小山鼠惊慌失措地四处乱串的窸窸窣窣, 所有的声音都掩藏在近在咫尺的湍急水流中,澎湃如潮汐的水声洗刷了周遭的一切快乐、一切痛苦。

    那是猎人的快乐,和猎物的痛苦。

    人世的喧嚣倐而远去了,文卿仰起头, 呆呆地看着那场血色大雨。

    他忽然觉得眼中一凉,下意识地眨了一下眼,仿佛有雨滴落进他的眼中。

    在那洗刷了一切的潮汐般的涛声背后,隐隐约约的, 他听到温柔细碎的雨。叮叮咚咚,零零散散, 毫无规律可言, 让他想起他曾经得到的八音盒礼物,那个八音盒打开后会播放一段雨声,不知道是妈妈在哪里录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曾陷入莫名的焦躁和暴怒中,他的心理医生在他拒绝沟通后, 会为他打开妈妈的八音盒,让他聆听那段雨声。

    它们总能给他带来暂时的宁静,像一剂恰到好处的止痛药,安抚他内心的伤痛。

    生命……文卿默默地想,生命真美好啊。

    他下意识地握紧右手,另一只手轻轻覆盖在右手的手背上。沃弥德瑞克火山里大恶魔卡隆曾经手把手地扶着他的手背, 他们在空气里绘出一个火纹,现在那块被卡隆触碰过的地方微微地发着烫,又或者微有些凉。

    最近一段时间里他想起卡隆的次数太多了,这样很不好。

    文卿不讨厌卡隆,实际上,有时候他觉得他挺喜欢卡隆的,就是那种你心里知道这样不对但忍不住去喜欢的喜欢。他总是这样,心里知道某些人绝对不是善茬,知道他们作恶多端,可一旦见了面,他就很难去讨厌他们。

    大概是因为人总是很难去讨厌自己吧?

    他实在是太擅长觉察到某些细节了,这种程度的观察力已经超脱了常理,变得非常过分。好的是他确实是感性思维大于理性思维的那种人,但坏的是,或许正是出于这种特质,他尤其精通捕捉他人的情绪。

    他不去分析。他不去尝试理解、尝试懂得他人。

    他体会他们。

    有时候他站在某些人的对面,就像站在对方的位置上,与对方共享心灵,他能体会到别人和他说话的心情,那些心情就像他自己的一样。

    这种感觉过分玄妙了,很难去描述。那些言谈中轻微抽动了一下的眼角,不自然的仅仅出现了毫秒的停顿,上扬的眉毛、耸动的肩膀、下撇的嘴唇……他捕捉到它们,不自觉地加以解读,可那不是主要的。对他来说,人们身周确乎是有着类似于“情绪气氛”、“心情音乐”的东西,别的人都觉察不到,只有他能。

    他一出生就做过全套的身体检查,检查显示出他有着异常敏感的大脑,母系的遗传让他天生就具有过度的共情能力,而在他的生长后期,疾病又导致他身上发生了不可逆转的病变,这种病变和压抑的生活一起,将他生性的敏感提高到病态的地步。

    但看上去这样的高敏感并没有困扰他。

    它们也确实没有。

    针对文卿这样的高敏感人群,社会有专门的指导教程。经过长期的科学研究和实践所做出的研究,首先,高敏感人群必须要学会一项技能,即信息过滤:我接受成千上万条信息,但我只对某一条作出处理;其次,他们会得到有序的教导,教导他们理解自己和他人的不同;最后,教育机构会根据他们的各自表现,建议他们从事特定的工作,或是在特定的工作环境内工作——他们的同行大多也和他们一样。

    不过文卿没有接受这样的指导,因为这种教导其实是通过恰当地削弱高敏感度,即培养钝感,让这类人适应社会生活。

    他妈妈的家族内部自有一套处理方式,他们训练自己遗忘,以快速脱离某种强烈的情绪。

    但有时候这一招很不好用,尤其是对文卿来说。

    也因为卡隆毕竟那么与众不同。他是那种无论怎么也好,你就是无法遗忘的存在,你无法遗忘他,如同你无法遗忘火山里喷涌的岩浆。

    文卿闭上眼,不再去看漫天的血雨。他害怕他又想起卡隆,大恶魔看上去人畜无害,可他心里知道那家伙恐怕会为这场血雨欢呼。

    有什么可怕的?本来就该欢呼不是吗?

    这是一场普通的狩猎,更是一场普通的丰收,今天的晚宴上他们会有大量美味的烤肉,或许还有兽人们自酿的美酒。还会有音乐,还会有舞蹈,有数人高我的熊熊篝火,有漫天闪烁的星星和轻纱美人一样的明月,有所有值得人们欢笑的东西。

    但他就是有些害怕,他害怕这快乐的表象里藏着他不想面对的暗涌。

    “……哈利!”吉莉安喊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