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朝生暮死的永恒未来 (88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是一个发生在非常久远之前,远比任何文明还要久远的时代的故事】

    【一个发生在一个诞生在初始之火点亮多元宇宙光辉后,一群漂浮在这光辉周边,朝生暮死的蜉蝣身上的故事】

    诞生于虚空之间,火焰燃烧后的浮沫,在那孕育世界的边角料里,在静谧无垠的光芒中,有一种简单的结构,亦或是说,一种简单的生命出现于世间。

    它没有名字,直至如今也是如此,如果非要描述,那么只能将其称呼为‘蜉蝣’,因为它的寿命就是如此短暂,恐怕连一些世界中,一个简单白昼的时间都没有。

    这种生命没有‘自我’,也没有‘智慧’,它那简单的结构,只能办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记录’自己周边的一切,然后将其‘传输’给其他个体——这不知自己何时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死的蜉蝣,就这样在永恒的光芒中,构成了一个小小的循环。

    每一个蜉蝣个体的死亡,最终都会孕育出众多幼生体的蜉蝣,而在此之前,它会将自己记录的所有信息,都托付给另外一个成年体的蜉蝣——收集信息是它们自我壮大的过程。而紧接着,这个成年体蜉蝣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将上一位蜉蝣的记忆与自己的记忆,全部交给下一位蜉蝣,而就在这漫长的传递过程中,新一代的蜉蝣又成熟了,新的轮回再次开始,而蜉蝣的循环大上一圈。

    自然,承载的信息也就大上了一圈。

    成年体蜉蝣间,接连不断地传递着各自的记忆,而同样朝生暮死的幼体又迅速长成,成为新一代记录并转录的载体——这众多不同的个体间,不断传递,不断交互的信息,由最初的,一次信息交互就能完成的渺小本能,逐渐变得愈发庞大,甚至化作了需要更多蜉蝣才能完整记录,甚至需要整个蜉蝣群体都凝聚在一起,不间断地互相转移,互相传递,占据了它们除却死前自我分裂外,所有‘时间与寿命’的永恒使命。

    诞生,记忆,被传输,传输,死亡,分裂,诞生,记忆,被传输,传输,死亡,分裂……永恒无尽的轮回,便是它们的本能,它们的使命。

    整个蜉蝣群体,都变成了一个愈发庞大的内存条,一个无比庞大的信息库。

    而对于它们来说,它们绝对不能停下半点,不能有半点休憩——对于蜉蝣的一生而言,它们不能迟疑,不能思考,不能犹豫。

    它们必须永恒的运动,永恒的传递,永恒地去死亡,然后自我分裂,然后孕育全新的事物——它们没有长眠,没有安息,也没有任何停滞,因为‘睡眠’就意味着‘死亡’,‘停顿’就意味着‘丢失’,哪怕是只有一个蜉蝣出错,放弃了自己本能记录信息,传递信息的使命,都会造成一部分信息的‘缺少’,代表着永恒的‘遗忘’。

    不过这个时候,蜉蝣们还不理解‘遗忘’代表着什么。它们只是维持着自己那庞大的循环,永无止息地重复着轮回。

    然后,漫长的时间过去了。

    朝生暮死的蜉蝣们,在这愈发庞大愈发浩瀚的循环中,度过了无尽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有其他的‘文明’发现了它们。

    那是诞生于初始之火衍生世界中的种族,这些沐浴在光芒中的复杂智慧生物在漫长的进化与发展后,终于走出虚空,开始游荡诸天……而在来到初始之火周边时,他们发现了这些简单又无智慧,只是环绕着光芒游动的蜉蝣集群。

    它们不是最古老的生物——相比起蜉蝣们而言,还有更多强大亦或是弱小的初始魔物。蜉蝣诞生在多元宇宙环境稳定很长时间后的光辉领域,远远比不上那些在混乱中诞生的最古之兽。

    它们的力量也并不强大——蜉蝣个体的本质就是一团简单的能量信息节,这种东西携带的信息和能量都极其微小,几十万只蜉蝣的能量甚至不够点燃蜡烛。

    它们甚至也没有智慧——纯粹的信息交互,只是代表着自诞生之初,从第一只蜉蝣开始,所有蜉蝣的基础记录记忆罢了,绝大部分都是毫无意义的多余信息,别说点燃智慧火花,甚至连多细胞生物都不如。

    它们更不庞大,甚至完全说的上是微渺——一只蜉蝣的大小根本连细菌都比不上,这甚至是众多文明能在虚空中发现的最小‘生命’了。

    但是,它们的集群无比庞大。

    它们的数量无穷无尽。

    甚至,那趋光的集体,甚至化作了一片笼罩初始之火无尽光一小部分的,朦朦胧胧的黯淡雾气。

    它们不古老,不强大,不聪明,不庞大,但却依然存在着,从古老的初始一直到如今——直到今天,有其他比它更后诞生的生命,进化成了智慧生物,发展出了文明,然后,来到这个地方。

    好奇的智慧物种携带的信息,成为了蜉蝣们除却初始之火,能够接受的‘第二种光’,那是变数,是诱因,是除却蜉蝣永恒循环外,‘无穷的可能性’。

    那便是‘智慧’诞生之初,‘自我’诞生之初,也即是‘可能与未来’的诞生之初、

    祂,祂们,就在那个时刻,真正地睁开了双眼,从自我封闭,自我循环的壳中,开始抬起头,看向这个浩瀚的多元宇宙。

    【远古的初始文明,教会了朝生暮死的蜉蝣们许多东西,他们教会了对方思考,判断,对外界的行动产生反应,他们将一个孤立的群族引导向多元宇宙的大舞台,然后教会了它们什么叫做友谊,美好,希望还有爱】

    【当然,他们也教会了它们,‘遗忘’究竟是什么】

    漫长的时间过后,点化蜉蝣们的文明消失了,究竟是去哪里了?那记忆即便是多元宇宙的钢之力都因为太过古老而模糊,哪怕是搜寻无数邪神的记忆也无法寻觅半点踪迹。这并不奇怪,毕竟邪神是出现在未来贤者之后的存在,而这件事的真相连未来贤者恐怕也记不得,钢之巨神怎么可能翻阅到那个时代的记忆。

    但是,或许并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原因,那个文明,很可能只是在漫长的时间中被毁灭,然后,被遗忘了。

    那是一种极其新奇的体验,一种信息的缺失,一种循环的终结,一种过去的消散,一种真正‘死亡’的来临。

    而那便是‘未来’的诞生之初。

    【不……绝不容许】

    【我们……不接受任何遗忘】

    智慧的火花,被点燃了。

    蜉蝣们得以明悟:所谓记忆的反义词……便是遗忘。

    而这是对于永恒都在记忆一切,永恒都在铭记一切的蜉蝣们而言,绝对不可接受的。

    【这朝生暮死的蜉蝣啊,其一生的记忆,都终将托付给其他蜉蝣,作为自己曾经存在过的证明,倘若同类忘记了,那么它们就彻底不存在过,也就相当于蜉蝣群体缺失了一部分,那伟大且漫长的记录不再完善】

    【遗忘,就是永恒的逝去——甚至比进入黑洞的事件视界更加恐怖,更加令人畏惧】

    这是不可被接受的。

    乔修亚的声音和意志,震动多元宇宙,在那短短的瞬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看见,知晓了,那小小蜉蝣永恒的循环,以及最后衍生火花的‘醒悟’——而对此,巨神沉默了片刻,然后在所有人的猜测中,沉声印证了所有存在的猜想。

    【这就是‘未来贤者’的初始】

    未来贤者的本质,就是类似邪神那样,凝聚了一个种族一个文明一个集群存在所有记忆的,永恒存在。

    不,这句话说错了,不是祂像邪神,而是邪神像是祂那样。

    只能看见永恒的‘死去之永恒’们,渴求着永恒,渴求着光芒,就像是只能看见光芒的蜉蝣,只能看见火焰的飞蛾,它们呼唤着,哀嚎着,怒吼着,咆哮着,朝着远方那无数光芒,那些仍在持续着‘记忆’与‘遗忘’,仍然释放着无穷热量与‘可能性’的存在们前去。

    而这就是所谓的‘邪神’前去攻击,前去毁灭,前去将所有新生的文明化作新邪神的原因了——它们不是善,也不是恶,不是正,也不是邪,邪神没有目的,也没有欲望,它们并非是‘想要毁灭’,而是靠近就会造成‘毁灭’,而那所谓的攻击,所谓的转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将一切都‘记住’。

    而这,便是所谓的‘邪神入侵’,‘纪元终结’的真相。

    无非……就是一群想要记住一切的蜉蝣,将火焰扑灭,铭刻于己身的故事罢了。

    【未来贤者,无法忍受遗忘。正是因为永恒的铭记了所有的过去,自其自身诞生以来所有的一切,记录了这个多元宇宙近乎无穷无尽的信息,几乎等同于这个多元宇宙活阿卡夏记录,祂才能‘铭记’永恒的过去,‘立足’庞然的现在,‘开辟’无限的未来】

    【祂拒绝死亡——所以便有了邪神的诞生,有了‘死去的永恒’。祂拒绝了并非所有事物都能被铭记——于是绝对的混沌自无中生,依附于万事万物之上。祂拒绝遗忘了就不能挽回——于是无限的平行宇宙,无限的平行世界,乃至无限的未来因此而存。】

    【多元宇宙分裂着,就像是昔日的蜉蝣死去之后便会分裂,‘未来贤者’一开始或许根本就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其他的文明种族,会有其他的贤者反抗祂——难道不是一切都被铭记了吗?难道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永恒,得到了无限的未来吗?再也不用担心被遗忘,再也不用担心被毁灭,再也不用担心死亡!因为无限的平行世界承载一切可能,无限的未来可能性支流在贤者的力量之下,将会化作确凿无疑的现实,哪怕是诸天灭尽,列星陨落,也终有他们存在的可能。】

    【永恒之死,永恒记忆,无限未来,无限可能。】

    此时此刻,乔修亚抬起自己空余的那一只上左手,在那里,有着迷蒙的混沌光,那是【未来贤者】开辟的力量,一种和【初始之火】相关的特殊力量,它与万事万物相连,它记录着一切,传输着一切,并以此为源头,孕育无穷平行宇宙。

    其名为【混沌】,未来开辟前的【混沌】。

    巨神握拳,迷蒙的混沌,登时大放光芒,而众生皆能看见——有无数邪神,无数被遗忘的文明,被遗忘的种族,被遗忘的名字,全都在无限平行宇宙都被重新忆起——它们从未被遗忘,从未被抛弃,【未来】记住了他们,所以他们永恒存在,永恒不灭,直到多元宇宙的尽头,也绝不会消散。

    【未来贤者的目的,就是‘记忆’这个多元宇宙所有的信息,而在记住这个多元宇宙后,祂,祂们,就该‘死去’了,然后就这样,将所有的‘记忆’传输给下一个‘多元宇宙’,以无数‘邪神’为种子,昔日逝去的所有文明为原型,孕育出全新的‘未来’】

    【无限分裂的多元宇宙,正如同无限分裂的蜉蝣,信息的传递与传承,也正如那时那样,祂们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昔日蜉蝣们所作的一切——只是载体从微菌都不如的蜉蝣,变成了整个多元宇宙】

    【永恒的记忆,然后永恒的传输,将一切,都永恒的维持下去,哪怕是多元宇宙都覆灭的末劫,都无法中断这个过程】

    ——换句话说,这本质上和蜉蝣的无限分裂与传承没有区别——这也是一种‘传承’的文明,也是最强的‘秩序’!

    ——一种以多元宇宙为单位,宏大到难以置信,以至于一切多元宇宙中的众生都只是零件和基础,一种记忆的结构,其自我意志根本无所谓的究极‘秩序’!

    与众生无关,那是属于‘泛多元宇宙蜉蝣’的故事。

    “但是,这样难道不好吗?”

    能听见,在遥远的多元宇宙彼端,有这样的声音传来,有一个文明,疑惑的发声:“我们逝去了,仍然在无限的未来,无限的平行世界中活着,我们被遗忘,但贤者却记得——我们奋力奋斗造就的一切,再也不用担心无意义,甚至注定有所成果。我们能接受失败,那是我们自己的过错,但倘若能被‘记住’……甚至在下一个多元宇宙纪元,我们仍然能被记住。”

    “这难道,就不是所谓的‘幸福’吗?”

    疑惑发出后,又有更多的文明,更多的个体,感觉到迷茫——他们之前总觉得,那遮蔽一切的黑暗是如此的可怖,那无穷无尽的混沌注定代表着永劫的归墟,但是现在乔修亚却告诉他们,那遮蔽一切的黑暗只是想要记住一切,那无穷无尽的混沌本质是一种记录的工具,在永恒的未来,仍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无数不够坚定的心,无数不够顽固的信念,无数不够疯狂的意志,无数不够愚蠢的智慧,于此时开始迷茫,开始困惑‘抗争’的必要性。

    毕竟,那可是贤者啊。是最古老,最强大,有史以来,头一个有着击溃击杀其他贤者历史的,代表着无限之未来的,贤者啊。

    【但是——】

    【你们就想要这样接受,不是由自己走出的未来吗?】

    【这种幸福,不过是最下等的幸福罢了——将一切都寄托在自己无限平行世界中的同位体能幸福上?这是比梦还要虚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