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二章 冤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后懿旨,处死安郡王,并暴尸三日。

    那三天,阳光灿烂。

    可是三天之后,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从天上落下来,冲刷着地面,像是要将所有的尘埃和污垢洗净。

    雨下了一天两夜。

    这一日早上,天才麻麻亮,清韵就被哭声吵醒了,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把睡在一旁的儿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然后喂奶。

    青莺几个已经起了,正等在屋外呢,听到哭声歇了,就知道清韵起来了,便推开门,进屋伺候。

    要她们说啊,王妃根本就没必要吃这个苦,什么样的奶娘请不到,一定要自己喂,夜里要起两三回呢,身子骨哪里熬的住?

    丫鬟进屋时,清韵刚喂好奶,小世子在怀里咯咯的笑呢,清韵抱着孩子站在自己的双膝上,一脸的温柔和满足的笑。

    要说遗憾,也不是没有,就是孩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取名字。

    虽然儿子是她生的,她有权利决定他叫什么,可这里是古代,尤其她抱着的这个还是皇长孙,取名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是要皇上赐名的,连楚北都不能擅自做主,可皇上知道有了皇长孙,就是不传信回来说给他取什么名字,这一拖再拖,就到现在了。

    清韵就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叫南儿。

    这会儿清韵一口一个南儿,南儿嘴里吐着泡泡,一双眼睛像极了楚北,黑亮如墨玉,泛着褶褶光辉。

    青莺几个端着铜盆进屋来,喜鹊去把窗户打开。

    顿时一股徐徐清风吹进来,清新怡人。

    喜鹊就笑道,“今儿是个好天气呢,阳光灿烂,下午能抱小少爷去花园走走。”

    昨天雨下的大,清韵窝在屋子里一整天,就盼着雨停呢,她摇了摇南儿,又将他放在床榻上,拿了东西给他玩,就起了身。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里衣,秋荷捧了衣裳过来,伺候她穿戴。

    那边紫笺几个已经摆饭了,嗅着香味,清韵就觉得肚子好饿。

    只梳了个寻常发髻,清韵就坐下来用饭。

    等她吃完,天边朝霞绚烂,像是云锦横扑天际,美的惊人。

    刚歇下象牙银筷,香兰就打了珠帘进来,一脸高兴的道,“王妃,王爷有信送回来。”

    她将信送到清韵跟前。

    清韵伸手接了信,她是难得收到楚北的信,倒不是他不愿意写,而是边关的战况极少送回来,皇上御驾亲征,边关大小战事,皇上了如指掌,边关没有派人送信回来的必要,一般送信回来,十有八九是缺了什么,要宁王和朝廷帮忙筹备,送至边关。

    也就这时候,楚北才会捎带一封信回来。

    清韵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来,信上只有寥寥数字,但清韵看了却是高兴不已。

    楚北说,两个月之内,皇上就会班师回朝了。

    这是满朝文武都期盼的事,只是大家都没想到,这一仗能这么快就结束,要知道战争打的是民脂民膏,打的越久,战争带来的伤害就越大。

    而且之前北晋有和谈的想法,只是大锦提出来的要求,北晋做不到,就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了,看来皇上是要在两个月之内灭了北晋朝廷。

    有炸药在,两个月之内灭了北晋,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把北晋融入大锦,虽然大锦朝朝廷对待百姓温和,叫北晋百姓羡慕,可他们期盼的是他们有这样贤明君王,而不是被大锦给灭了。要知道,大锦有多少将士死在北晋人手里,北晋又有多少男儿死在大锦的刀枪之下。

    要想他们能和睦相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任重道远着呢。

    清韵把信叠好,塞进信封里,交给喜鹊拿下去收好。

    她净手,然后去看南儿。

    小孩子就是好,无忧无愁,吃饱了就睡了。

    清韵闲来无事,拿了绣篓子做针线,刚绣好一朵梅花,外面就传来一阵哐啷啷东西,铜盆摔地的声音。

    青莺眉头皱了皱,“谁啊,这么毛手毛脚的!”

    她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要去呵斥人了。

    还没走到珠帘处,紫笺就快步走了过来,一边道,“王妃,有急事。”

    清韵抬头望着她,紫笺进屋来,福身道,“献王府派了人来说逸郡王妃动了胎气,要生孩子了,总管怕出什么事,特地来请王妃您去一趟。”

    清韵听得一怔,“好端端的,怎么会动胎气?”

    紫笺摇头,她不知道。

    清韵不敢耽搁,苏棠儿的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太医****去给她请脉,好着呢,怎么会动胎气早产呢。

    怕有什么急事,清韵就要赶去献王府。

    只是她走了,南儿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太小,不能带她出门。

    不过好在清韵虽然自己奶孩子,但是王府里还是请了奶娘的,就怕清韵什么时候有事要离府,饿了孩子。

    简单叮嘱了几句,清韵都没有重新梳妆,就带着青莺出了门。

    火急火燎的赶到献王府,总管赶紧迎了上来。

    清韵一边下马车,一边问道,“情况如何了?”

    总管忙回道,“府里请了稳婆,这会儿正给郡王妃接生。”

    接到消息,她没有耽搁就来了,前后不过小半个时辰,没有把孩子生下来很正常。

    她一边往王府里走,一边问道,“郡王妃怎么就动胎气了?”

    总管就有些支支吾吾了。

    清韵瞥了他,问道,“不便说吗?”

    总管苦笑一声,“这不是郡王爷回来了么……。”

    言外之意,苏棠儿动胎气和逸郡王有关。

    清韵也猜到苏棠儿动胎气可能和逸郡王有关,他不在京都时,可从未听说苏棠儿哪里不适,她身子骨好,连安胎药都不用吃,结果逸郡王回来,这才几天,就动了胎气了,这不明显和他有关系么?

    清韵担心苏棠儿是被气的动了胎气,因为苏棠儿没少在她面前说逸郡王有多气人。

    总管不敢说逸郡王的坏话,清韵也就不继续追问了,现在更重要的是苏棠儿别出什么事才好。

    总管领着清韵朝前走。

    才看见苏棠儿住的院子,就听到她歇斯底里的骂人声。

    骂的自然是逸郡王了。

    清韵进院子,就看到逸郡王在院子里踱步,一边着急的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