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聂工的上市演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00年。

    前往纽约的飞机还未起飞呢,陈丽娜抓紧时间,在关机之前,正在给孩子们打电话呢。“卫民,你们直接到北京吧,嗯,就在大栅栏儿,那院子我重新装修过了,都能住得下。别让小红干太多的活儿,你们兄弟俩,仨儿媳妇呢,有事儿让仨女的一起干,不要

    光指着小红,啊。”

    小航航两手搭在膝盖上,坐的可直了:“奶奶,聂卫民是我爸爸吗?”

    这孩子,从3岁送到矿区,现在已经7岁了,四年没有见过爸爸妈妈,早给忘光了。

    陈丽娜笑着说:“是啊,你爸爸叫聂卫民,你妈妈叫刘小红,他们没时间带你,所以你跟奶奶……”

    “跟陈小姐在一起,因为陈小姐最溧亮了。”这嘴甜的,跟聂卫疆有一拼了。

    聂工坐在后面呢,听了直笑着摇头,扔了笔,他在捏眉心呢。

    看空姐过来,示意她拿个毯子来,给陈丽娜盖着。

    陈丽娜才做完乳腺手术,对了,前阵子才所一直在胸膛里的的那个瘤子给摘掉,现在还在恢复期,走这么远的路,聂工怕她要累着了,或者感染了,不利于伤口的恢复。

    “必须给她热水,还有,过会儿就把她那边的窗子放下来,她的床,也请您帮她调节一下,她身上有伤,不宜动手的,好吗,谢谢。”聂工说。

    空姐因为聂工的风度和相貌,多看了他几眼,轻声答应着,走了。

    聂工扔了笔,在揉眉头呢。

    事实上,为什么他非带着陈丽娜坐一天一夜的飞机去趟纽约不可呢。是这样的,聂卫疆的公司要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了,但是,做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他不但自己给折腾的筋疲力尽,就连邓淳的花边绯闻,都给纽约的媒体

    写了个天花乱坠。

    好吧,历尽艰难,他们终于上市了。

    但是,临到上市敲钟现场的演讲稿时,卫疆小同学犹豫了。

    首先,无论谁写的发言稿,他都不满意,再其次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毕竟一直是个内向,羞怯的性格,居然走到了这一步,却不想上台演讲。

    这不,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

    聂工二话没说,带着陈丽娜就直飞纽约了。

    卫疆和邓淳俩就在酒店里等着他爸呢。

    第一眼,俩人都没认出聂工来。

    他穿着最合体的西装,一头头发还是那么的乌黑,脸上一道道皱纹棱角分明,看起来严肃,又慈详。

    而最叫聂卫疆惊讶的,就是聂航了,好吧,他有四年没回过家了,小航穿着跟爷爷一模一样的西装,高高瘦瘦的,简直就是聂卫疆印象中,小时候的大哥聂卫民。

    “叔叔好。”他上前,敬了个少先队礼。

    “爸,我本来想直接跳过演讲这一关的,你的意思是,让我看看你的演讲稿?”聂工把自己拟好的稿子递给了儿子:“你们的公司能在美国交易所上市,不止是让你们能赚钱,它对于国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时候不上台演讲,美帝岂不更要笑话咱

    们。”

    老一辈的人,在他们眼里,美国就是美帝,永远都是。

    聂卫疆接过演讲稿,看了半天,悄声问陈丽娜:“您读过这个演讲稿吗?”

    “我不懂英文。”陈丽娜说。

    啊,她的俄语,也早都忘光了。

    聂卫疆看了半天,把聂工叫另一间屋子里去了。

    过了半天,俩人一起出来了,好吧,聂卫疆从陈丽娜来时,就一直存在的那种紧张和局促感,终于消失了。

    他问聂航:“想跟小叔一起出去玩吗?”

    “可以啊。”聂航胆子大着呢,但回头还得问爷爷奶奶:“爷爷,奶奶,我可以跟小叔去玩吗?”

    聂工笑着说:“去吧。”

    聂航这才换了套衣服,跟着聂卫疆一起走了。陈丽娜坐在窗子边上,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说:“真是奇了怪了,有时候你觉得,一切都改变了,但是,往往命运走着走着,很多事情依旧会走到那个点上,你知道吗

    ,上辈子大概也是这个时间,也是公司上市,咱们住的,也是这个酒店,不过当时敲钟的人,是你。”

    聂工走到窗户边,也在看楼下:“怎么办呢,明天,大概还得我敲钟,我去做演讲。”

    “卫疆不肯上?”陈丽娜惊呆了:“那孩子什么都能干的啊,多有意义的场合,他居然自己不敢上?”聂工说:“他说,他自己有演讲障碍,上台习惯性的会口吃,怕要弄砸了,而我呢,一直是他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这是他自己弄的,我原来并不清楚,他刚才恳请我,说自

    己估计会把事情搞砸,让我帮他上。”

    儿子都这样求了,聂工还能怎么办呢。

    几年不见,邓淳比原来沉稳了好多,也没跟聂卫疆出去,一直在宾馆房间里坐着呢。当然了,聂工需要背明天的稿子,还得知道明天都有些什么人来,谁是干什么的,哪些是报社的,又那些是投资商,还有那些是股东,聂工要上台演讲,就得把这所有的

    人全认下来。

    明天整场会的流程,他也全得熟悉一遍。

    忙完了,还得照顾陈丽娜呢。

    毕竟她明天该穿什么,晚上吃饭要怎么叫餐,这个宾馆里什么菜做的好,什么菜做的一般,邓淳这个惯于享乐的,最是知道了,对吧。

    但是,陈丽娜始终觉得,邓淳好像整个儿变了个人似的。

    “邓淳,你是不是不高兴?”吃饭的时候,陈丽娜就问说。

    她想吃粥,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叫人煲的,总之,味道不错。而且,他还送了一个开水壶进来,好吧,陈小姐要喝开水,开水是她的命。“小陈阿姨,我没什么,就是有点提不起劲儿来。”邓淳攥着双手,坐在沙发上,青西装,白衬衣,帅气挺拨的跟他爸爸似的:“你们都没给我机会,前两天我给卫星打电话

    ,早晨六点,居然是冷锋接的。”

    好吧,原来他是为了这个不高兴的。

    “他们早就谈上了呀,再说了,邓淳,你机会可比冷锋多得多吧,卫星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你有那么多机会去找她的,当时你在干嘛。”

    说起这个,就只有自掌嘴啦。

    当时邓淳可没觉得冷锋是个威胁啊,而且,聂卫疆打跑了卫星所有的追求者,卫星安全着呢。

    邓淳就想,我可以多玩几年啊,玩够了,收心了,跟卫星结婚,多好的事儿。

    “邓淳,你要真有心,至少会有一次失败的机会,你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就证明你没用过心,既然没用过心,追不到又有什么遗憾的?”

    他们的公司马上要在纽交所上市,而邓淳,不但拥有聂卫疆公司的股份,他自己还是非常大的电脑游戏生产商,钱是用不完的。

    当然,只要他愿意结婚,女人也是招之即来的。

    可是,最可爱的聂卫星,注定不属于他喽。

    ……

    第二天,美交所。

    敲钟现场人头攒动,一开始是主持人在介绍来自中国的这家企业。

    比如说,它前三年的盈利额度,它的纳税额,它的股东,它上一年度十二个月的收入,它的流通股值,总之,这些数字就够听的人耳朵发晕了。陈丽娜一直带着小航,在椅子上坐着呢,就跟上辈子一样,别的她都不感兴趣,她唯一紧张的是,这辈子的聂工没有做过生意,没有出过国,好吧,他那口伦敦腔的英文

    ,用的也很少,他还能完成这次发言吗?

    等聂工这个东方面孔的人上去,全场就安静了。

    “妈。”卫疆从后面悄悄走了上来,把聂航一抱,坐到陈丽娜身边了。

    陈丽娜嗯了一声,看着台上的聂工呢。

    仿佛是上辈子的重现,他有至少一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一直的站着。但显然,他也不局促,他很从容,只是在扫视全场,似乎要把在场所有的这些,或者金发的,黑发的,标发的,白皮肤的,黄皮肤的,黑皮肤的人一个个的,都认下来一

    般。

    “你所说的上辈子,我爸也这样过吗?”卫疆凑在陈丽娜的耳边,问说。

    陈丽娜顿时看了看左右:“这孩子,你从哪儿知道的?”

    聂卫疆轻轻松了松打的太紧的领带,低声说:“是大哥告诉我的,然后,我在我爸的书房里看过那份报纸。”

    台上的聂工先用英文说:“对不起,先生们,女士们,我毫不谦虚的说,我可以熟练的使用英语,但是,我想先用中文读一遍发言稿,再用英文读一遍,可以吗?”

    镁光灯,相机,满场静默中,只有快门不间断的响声。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