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股战不是人与人的争斗,而是眼光与眼光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股战不是人与人的争斗,而是眼光与眼光的抗衡

    证券投机会面临很多危险,没有预料到的事件(或者“无法预料的事件”)的危险相当大。再谨慎的人也会遭遇风险,如果他不想流为一般的商人。正常的商业风险很小,和出门上街或坐火车去旅行遭遇车祸的概率差不多。有些事没人可以预料得到。因为突发事件亏损,我并不会怨天尤人,顶多会像对突然刮风下雨一样骂句“真倒霉”罢了。生命本就是一场对未知的探索,从摇篮到坟墓的每一步都是。我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所以会淡定地承受一切事故。但是在我的证券生涯中,却有多次这种情况:虽然我判断准确,行事光明磊落,却被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对手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窃取了劳动果实。

    心思缜密、高瞻远瞩的商人知道如何防范危险,保护自己不受骗子、懦夫的伤害,也不会和股民一起犯傻。除了在一两家投机行,我从未碰到过明目张胆的欺诈行为,因为即使在那种地方,诚信也是上策。大钱都是靠光明磊落赚来的,坑蒙拐骗赚不到大钱。无论在哪儿交易什么,我觉得都没必要总去提防券商,提防一不小心他们就会欺骗你。那不是做生意的模式。但总有一些卑鄙无耻的小人,面对他们,君子也无能为力。我们都愿意相信市场是有职业道德的市场,但我可以举出十几个亲身经历,因为我相信誓言的神圣或君子协定的不可侵犯而成为受害者。但我还是不细说了,多说无益。

    小说家、牧师和妇女都喜欢把股票交易大厅比喻成强盗的战场,把华尔街每日的交易说成一场战斗。这非常吸引人,却很误导人。我不认为自己的活动充满了冲突与争执。我从不与人争斗,无论是针对个人还是投机集团。我只是和别人的观点不一样,坚持自己对大环境的解读。剧作家们说商战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其实不是,商战只是商业眼光之间的较量。68我努力弄清事实,并只相信事实,并根据事实行动。这就是伯纳德·巴鲁克成功赚钱的秘方。有时我看不清事实,或者没有提前看清所有的事实,或者推理不合理,只要发生这些情况,我就会亏钱。因为我错了,而犯错就得亏钱。

    犯错就得埋单,只有愚蠢的人才会拒绝为自己犯的错支付罚金。在犯错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平等的,没人例外,也没人可以豁免,它也不像债权人一样还有先后之分。但当我判断正确时,我绝不允许自己亏钱,当然,这里并不包括那些因为交易制度突然变化而导致的亏损交易。我把特定的投机风险铭记于心,它们一直提醒人们:在把账面利润存入银行户头之前,那都不保险。

    欧洲大战爆发后,商品价格如期上涨。这很容易预见,就像很容易预见内战会引起通货膨胀一样。随着战争的持续,总体上涨的趋势自然也不会停。你应该还记得,1915年我就是这样忙着重整旗鼓的。股市的繁荣就在那里,而我的责任就是好好利用它。我在股市做了最快、最稳也最有利可图的大笔交易。而且你知道,我一直挺幸运的。

    到1917年7月,我不仅还清了债务,还剩了不少,所以我有时间、资金和意愿,考虑同时做期货和股票了。多年来,我养成了研究所有市场的习惯。期货市场的价格比战前涨了100%-400%不等,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咖啡。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欧洲爆发战争,欧洲市场就得关闭,巴西咖啡被大批转运到了美国这个大市场。国内咖啡豆很快就变得极度过剩,于是价格持续走低。啊,当我开始考虑投机咖啡的可能性时,价格已经低于战前水平了。如果导致咖啡价格异常低下的原因很明显,那就还有一个同样明显的推论:德国和奥匈帝国潜水艇积极高效运转,打击美国的商用船只,大大降低船只数量,最终将会减少美国的咖啡进口量。进口量减少而消费量不变,过剩的库存就会被消化,一旦走到这一步,咖啡的价格一定会像其他所有商品一样上涨。

    看清整体形势,你不需要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人买进咖啡。我决定买进咖啡时,觉得这并不是投机,而是稳赚的投资。我知道盈利是需要时间的,但我同时也确定,利润空间会很大。所以这笔投资操作,其实非常保守而不冒险,这是银行家的行为,而不是赌徒的游戏。

    1917年冬天我开始大宗吸收咖啡。市场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保持横盘,价格也没有如期上涨。结果,我毫无意义地持了九个月的仓位,直到合约到期,我把期权全部卖出。这笔交易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但我还是确信我的观点是稳妥的。很显然,时间点没算准,但我确定咖啡会像其他商品一样上涨。所以我在平仓后又立刻开始买进,而且数量是上次的三倍,虽然我曾经持仓九个月也没什么收获。当然,这次我买进的是延迟期权,延得越久越好。

    这次我没做错。我买进三倍的数量后,市场开始上扬。大家好像突然明白了咖啡市场的必然走势。看来,我的投资就要产生巨大的回报了。

    我持有的合约,其卖方都是烘焙商,大多是德国公司或其附属机构。他们信心十足地从巴西买进咖啡,盼着能运到美国来,却发现没有运输船只,所以处境非常尴尬:一面是巴西咖啡无休止的下跌,一面是在美国卖给我大宗期权,预期美国的价格会跌。

    请记住,我在咖啡还是战前价格时就看涨了,而且持仓后我被套牢了大半年的时间,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判断错误的代价就是亏损,判断正确的奖赏就是赢利。我的判断明显是正确的,而我手中持有大笔期权,所以我有理由期待这次能来一记绝杀。价格无须涨太多我就能获得满意的利润,因为我持有几十万包咖啡。我不喜欢透露我的交易量,因为有时数字太吓人,别人会认为我在吹牛。实际上,我总是根据自己的财力交易,而且总是留有足够大的安全空间。这次交易已经够谨慎的了。我毫无顾忌地买进期权,因为我看不到输的可能性。环境对我有利。我已经等了一年了,现在是奖赏我的耐心和正确判断的时候了。我可以看到利润滚滚而来。这不是精明,只是不瞎。

    果然,几百万的利润稳稳当当地快速流来!但是,却没流到我手里。没有。不是环境突然改变把球打偏了。市场没有突然逆转,咖啡没有涌进国内。那到底发生了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这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