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一本日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站在沈家的大门外,叶钧犹豫了好一会,才按响了门铃。

    实际上,他跟沈家并不熟,仅仅是因为李楷的关系,与沈家的二少爷沈怀诚见过罢了,至于沈家其他人,根本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沈家的太上皇,莫莹莹的外公沈程辉。

    很快,前方的院子里就走出来一个约莫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他一脸英气,穿着那种民国时期的管家服,走起路来虎虎生威。

    还是个练家子,叶钧暗暗的想道。

    “请问?”这男人皱着眉上下打量了一眼叶钧,要不是叶钧身后停着一辆高达上百万的豪车,他肯定会把叶钧赶走。

    “很抱歉,我没有预约,但我想见一见沈老爷,我是莹莹的男朋友。”叶钧平静道。

    “莫小姐?”这管家露出些许吃惊之色,然后目光炯炯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叶钧,这才道:“叶先生,里边请。”

    “你认识我?”

    叶钧这次出行还是做足了伪装,可没想到仅仅一句话就被这管家给识破了真实的身份,看着这管家急急忙忙打开门的样子,叶钧也是大呼意外。

    “叶先生,关于您的事,老爷都一清二楚,不过请放心,老爷并没有声张,知道您的,整个沈家就老爷跟我而已。”

    这管家目露恭敬之色,一路将叶钧引到某幢独立的三层老阁楼时才停下,然后道:“叶先生,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老爷。”

    “好。”

    这管家进入阁楼后并没有多久,就快步走了出来,躬身摆出副请的动作,道:“叶先生,老爷有请。”

    管家并没有跟着进来,在叶钧进阁楼后,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叶钧打量着一楼的布局,发现墙壁上都挂满了来自于欧美中古时期的油画,许多还是出自名家之手,再结合四周的摆设,叶钧第一时间就得出沈程辉是一个喜欢搜集名画的人,绝不是附庸风雅。简单点,就是对画痴迷。

    因为,如果只是附庸风雅,摆出副搜藏很多很广的话,那么四周就应该有除画之外的古董或者文艺品,可其他的摆设都是很正常的家居,除了挂在墙壁上的名画之外,就再无有价值的摆设。

    “你好。”

    听到一阵零碎的脚步声,叶钧转过身去,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被一名女仆人搀扶出来。

    “沈老爷。”

    叶钧恭敬的叫了声,不过沈程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就好像没听到似的,他只是摆摆手,示意搀扶他坐下来的女仆人离开。

    等那女仆走后,沈程辉才戴上老花镜,仔仔细细打量着前方站着的叶钧,良久,才点头道:“莹莹她爸昨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天会来。”

    暗道一声原来如此,叶钧露出淡淡的笑容。

    “坐,别客气,也别管我叫沈老爷,听着怪生疏的。”

    沈程辉笑了笑,压压手,示意叶钧坐下。

    他认真的看着叶钧,道:“关于你跟莹莹的事,作为她的外公,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阿慧如果真不想让莹莹跟你,我也没办法。”

    “沈老爷…沈爷爷,真的没办法吗?”可以说,沈程辉是叶钧目前唯一能利用到的帮手,如果他这都行不通,估计真的很难去说服沈慧。

    “叶钧,我问你,如果选择让莹莹跟你,但你却得放弃你其他的女人,你愿意吗?”沈程辉扶了扶老花镜。

    “如果我真这么选,就不会来这请求您老的帮助了。”叶钧苦笑道。

    “也对。”沈程辉眯着眼,把玩着手中的黑白两个圆球,叶钧也不打扰,安静的坐在一旁。

    期间女仆送了两次茶水来,大概过了半小时,沈程辉才缓缓睁开眼睛,叹道:“阿慧比较固执,这些年,因为一直生我的气,所以过年都不回来。甚至我主动去找她,她都会找各种借口避开我,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算不上一个好的父亲。”

    “但您老却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叶钧笑道。

    沈程辉淡淡的笑了笑,对于叶钧的这番夸赞不以为然,道:“叶钧,我清楚你的来意,这么说,如果只是想让我说服阿慧,让她同意你跟莹莹来往,恐怕很抱歉,我帮不了你什么。”

    “沈爷爷,放心,来这,我不是想请您帮这个忙。”

    叶钧摇了摇头,他其实昨晚上就思考了整整一宿,他并不觉得找沈程辉求助就能解决问题,而莫父显然更了解沈家跟沈慧的矛盾,远比他这个外人更清楚,可既然还是指出这么一条路,就觉得不是表面含义这么简单。

    “那你来这,是做什么?”沈程辉好奇道。

    “难道昨晚上伯父没跟您老说吗?”叶钧故意露出一副很疑惑的样子。

    可他看到的却是沈程辉满脸困惑不解以及回忆的神态,这让叶钧心脏忽然一突,暗道该不会莫父真的什么提示都没说?

    不对呀,叶钧捏着下颚,一副思考的样子,他很清楚莫父不是那种脑子发傻的人,作为港城立法会的立法委员,也算得上一名能思善考的政客,城府有多深叶钧不懂,但却清楚莫父绝不会肤浅无知。

    那么这么说,莫父让他来沈家,必然会有深一层的意思,可到底是什么,叶钧却想不明白。

    沈程辉看了眼叶钧,同样露出深思之色,此刻他也想明白了一点,跟叶钧的想法一样,这个女婿既然打哑谜,让叶钧来他这里取经找良策,却又不点明,若非是有不能说的难言之隐,就是打哑谜,打算考考这个还没入门的女婿。

    想通了这一点,沈程辉倒是轻松许多了,因为他能把握住方向来。如今,唯一能帮叶钧的人,在沈家是没有的,但如果能帮叶钧的不是人而是什么东西的话,或许,可能会有,但如果是莫父都要避开的东西,那就只有一样。

    沈程辉眼睛微微眯起,这一刻,目光中迸射出一缕睿智的光芒,可惜叶钧没有发现,若是看到,必然会升起熟悉的感觉,稍稍一想,就知道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源自于先前在沈慧身上看到过。

    “小伙子,虽然莹莹的爸爸没有说,不过我觉得可能我了解他的心思了。”

    沈程辉缓缓站起身来,叶钧第一时间迎上去扶住老人。

    “跟我上楼去,唉,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东西还在不在。”沈程辉这一瞬间露出一种落寞感,叶钧能清晰感受到老人传递过来的一种老来寂寞与后悔。

    两人慢慢走到三楼,在沈程辉的指示下,叶钧推开了一扇门,只见房间内都积满了灰尘,估计最少有七八年没打扫了,叶钧也很意外会在沈家看到这么一幕,按理说,以沈家的人力物力,是不会缺人打扫的。

    “不需要奇怪,是我吩咐下人们别进这房间的。”

    沈程辉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房间里的书桌,道:“书桌的抽屉里有一本日记,你帮我取出来。”

    叶钧点点头,然后走进房间里,打开抽屉的时候,都能看到一大堆灰尘跌落在地。

    抽屉内部并不杂乱,却有不少地方都发了霉,唯一还显得干净的就只是一部厚厚的日记本,这部日记本是用金属外壳包裹的,还用一把小金锁牢牢锁着合上的缺口。

    叶钧举起这部日记本朝不远处的沈程辉晃了晃,在得到对方略显追忆跟感慨的点头后,叶钧才抓着这部日记本走了出来。

    “钥匙在我房间里,走。”

    叶钧搀扶着沈程辉下到二楼,沈程辉并没有让叶钧陪同进他的房间,过了好一会他才出现,手中握着一把有些生锈的钥匙。

    “给,看还能不能用,不能用的话,就把锁撬断。”沈程辉将钥匙递给叶钧。

    “能用,不需要那么麻烦。”叶钧淡淡的笑了笑,接过钥匙后轻轻一转,小金锁就被打开了。

    他先是把日记小心翼翼给取出来,然后并没有打开,而是交到沈程辉手中。

    沈程辉看了眼叶钧,然后道:“日记你看着办,我给你一点提示,这日记里面,有阿慧跟很多男人的故事,虽然我不知道莹莹的爸爸到底想告诉你什么,但我可以肯定,偌大的沈家,唯一能帮得了你的,估计也就是这部日记本了。”

    沈程辉顿了顿,道:“对了,这是阿慧的日记,她离家之前,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虽然我不知道现在她还有没有这种习惯,不过她这部日记,除了她自己之外,沈家上上下下包括我跟她的母亲,都没看过她日记里面的内容。”

    叶钧忽然犹豫起来,不解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