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机警的二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叶一把夺过叶澜手中正准备呈给皇上看的婚书,在眼前铺展开来,研读得十分细致,生怕错漏过一个字似的。

    读过之后阿叶判定,这婚书,确系出自楚渊的手笔,绝非她大哥叶澜伪造。楚渊最近闲的在研究一种新的字体,不似他以前那种铁钩银划般的笔力,新字体飘逸中见闲散,闲散中见随意,随意中又觉通透,正是和着他放手江山之后的心境,新字体却是和她在一起时鼓捣出来的,不过是图一时好玩,并未流传到世面上,所以,是她大哥伪造不出来的。

    婚书上说楚渊与冥国蓝月城叶家女儿叶小茂相识于戎州,对她一见倾心,求得她大哥叶澜的同意后,与她缘定三生,订立此婚约,择日便上门下聘迎娶。上面有她大哥和楚渊的手印为证。

    婚约这种事,虽然叶家大哥当初旨在约束楚渊不对他的妹妹三心二意,但今日对他的妹妹有同样的约束力。

    大概他当初也没有想到,这纸婚约最后竟然是来约束他妹妹的。

    但,有没有想到,又究竟为什么立此婚约,谁知道呢?

    一纸婚书里,阿叶在意的,却只有四个字,一见倾心。

    一见倾心,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楚渊他或许有一见倾心的人,但绝不是她叶小茂,而是苏浅。

    但,写入婚书的话,便如誓词,是不能作假的,楚渊他……

    她还是不能相信。

    叶澜从她手上将婚书拿走,端端正正小小心心呈给锦皇——这是他妹妹甚至是他叶家一家以及少皇的救命书,容不得有散失。

    太监将婚书接过去,呈给皇上,皇上只低眉搭眼晃了一眼,脸上露出愠怒,“叶爱卿,既有这样东西,该早早拿出来,缘何等朕拟旨了你才拿出来?你是不是故意要看朕出丑啊?”

    叶澜慌忙跪下,额上渗出汗来,“皇上,微臣岂敢。只是皇上方才说这件事时,微臣被惊吓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请皇上恕罪。”

    “恕不恕罪的,倒还真不好说。不过,叶爱卿,你可知道楚渊是什么人?”

    叶澜额上的汗滴蓦地直滴。

    少皇上官皓月袖子里的手蓦地攥紧。

    阿叶心里咯噔一下。

    婚书被锦皇怒摔在地上,“哼,叶澜,你也算是朝中肱骨,难道不知道,楚渊他乃是害我冥国兵败中土的罪魁祸首,他,是外敌。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勾结外敌。这个谁都明了。

    这个,可是满门抄斩的罪。

    阿叶呆了。

    她一向深谋远虑的哥哥,怎么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这一纸婚书,怎么能呈在皇帝的面前?

    但,她也只是现在才想起来,锦皇今天会在这件事上下手。她一时被楚渊的婚书震惊到了。

    真是愚蠢,刚才就该毁了婚书的。可她毕竟没有他们的老谋深算。

    但大哥怎么就也糊涂了呢?没有这纸婚书,她顶多也就是牺牲一下自己,假装嫁给少皇罢了,可若是有了这纸婚书,牺牲的就是她叶家一家,甚至会连累到少皇。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该怎么办?

    阿叶惶恐。背后的冷汗像雨后的泉水喷涌,瞬间湿透重衣。

    “楚渊算不算外敌,其实也不能这么武断地就下定论。父皇。”轻而缓的声音响起,阿叶偏头看向说话的人。

    敢这样同皇上陛下说话的人,世间并没有几人,眼前也只有少皇上官皓月一人而已。

    少皇他此时面色淡淡一如寻常,甚至连一点紧张也看不出来。

    阿叶不经意间注意到,少皇还握着她的手。

    她的手被汗水浸湿。可即便如此少皇也没有放开她。她的脸蓦地就红了。

    上官皓月瞄了一眼她红透的脸。不晓得阿叶她想起了什么脸竟红成这样。但这等千钧一发命在旦夕的时刻阿叶她还能想些别的,少皇佩服她。

    上面的皇上陛下火气旺盛:“当着文武群臣的面,那你倒是给你父皇一个定论听听。”

    “儿臣亦不敢妄下定论。但这件事倒是可以当着众位文武的面摆一摆,论一论,孰是孰非,当有公断。”

    群臣不敢吱声。公不公的,全看皇上他老人家心情,他们又哪里有什么发言权。

    但少皇要将已过去了一年多的事当众论一论,到底用意何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