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七回,大结局之萧云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菜肴陆陆续续的摆上来,先是每人一盅热热的鹿筋汤,然后是四样小菜,接着是素菜,然后鸡鸭鱼肉依次上来。

    容晖叫人把酒暖好,给每人都斟上,端起酒杯来笑道:“非常感谢顾公子和顾姑娘对小妹的关心和帮助,我是个粗人,感激的话也不太会说,再次先敬二位一杯。”

    顾忱忙举起杯来,客气的说道:“容兄不必客气,惜之虽然是个女儿家,但性情豪爽不输于男儿,而且她早就对舍妹说了实情,这份坦荡更是让人钦佩。我们又是国子监的同窗好友,不管怎么说,互相帮扶也是理所当然的。”

    容晖满饮一杯之后,有叫人倒酒,笑道:“有顾公子这番话,过些日子我离京去西凉城上任,也就不用担心惜儿在京城没有依靠了。”

    “容兄客气了,有皇上的爱重,谁还敢欺负了惜之不成?”顾忱说着,转头朝着容昭一笑,“再说,她也不是那种任人欺凌的主儿哇!”

    “顾兄?”容昭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忱,只叫了一声却不说别的。

    “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顾忱忙笑着举起酒杯,“惜之别生气啊,我自罚一杯。”

    “开玩笑而已,我怎么可能跟顾兄生气呢?说起来有点小遗憾,许久也没见谢公子了,我这一回来,他却去了江南。”

    “皇上派他去做两江盐道,这一去只怕没有个一年两载是回不来的。”

    容昭憧憬的叹道:“江南好,今年风调雨顺的,各处都算富足,如今这个时节,江南已经是花香遍野了吧?而且江南的姑娘美啊!我喜欢。”

    “得了吧你,你自己就是姑娘,还喜欢姑娘……唉,话说回来了,你回回当着我们的面调戏梅若,是个什么感觉?”顾忱借着几分酒意笑着揶揄容昭。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美人谁都喜欢,我也不例外啊。”容昭淡定从容的笑着。

    “你呀!”顾忱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怎么了?我哪儿不好啊?”容昭笑问。

    “你哪儿都好!我是说,你幸亏是个姑娘家。如果真是个男人,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好姑娘!”顾忱笑道。

    “这话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容昭忙举起酒杯,向着顾忱和顾明轩,“来,喝酒,喝酒!”

    四个人都笑着举起酒杯,各自满饮杯中酒,各自抒发心中感慨。

    闲聊之际,容昭忽然问顾明轩:“怎么没听见萧云欣的动静?她现在怎么样了?”

    顾明轩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隐去,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肃王勾结外敌,乃是死罪,不过皇上好像并没有株连他人吧?何况,还有萧太后和萧丞相在,不管怎么样她也能得一世周全吧?”容昭问顾明轩。

    “什么叫一世周全呢?”顾明轩又是沉沉一叹,“皇上宽仁,赵润谋逆一事并没有株连其家人,赵俊被逐出皇族贬为庶民,云欣作为他的继母也跟着他一起搬出了肃王府,现如今就在皇城东北角那片贫民宅子里住着,前几日濯玉的娘还遇见她了,如今她也只靠着针线活计度日。偏生赵俊万般不待见她,时常辱骂,有时候那孩子在外面喝醉了酒,回来撒酒疯还拿了什么东西都往她身上砸。听说她也曾向娘家求助,无奈萧大人只说女子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再没有靠娘家的道理。”

    “别说,这个萧大人还真是有一套哈!”容昭意味深长的笑着。

    “萧大人当初就不赞成女儿嫁给赵润,还不是她自己寻死觅活非要嫁。当初这事儿闹得整个萧府都不素净,萧二公子为了此事索性出去游学了,这一走就是一年多都没回来。听说萧夫人想儿子,夜夜流泪,眼睛都哭坏了。”顾明轩低声说道。

    “萧珣……”容昭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起萧珣那张纯净的笑脸,想当初自己刚到京城人生地不熟,萧珣每每见到自己都热情的很,好像是多年相识的朋友一样。而如今竟也是这样的结果。

    “明轩,我想去看看萧云欣,你有没有时间陪我一起去?”容昭忽然说道。

    “你去看她做什么?你现在这身子一阵风都能吹倒了,还是好好地养着吧。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想都不要去想。”顾明轩劝道。

    “怎么说也是故人了,应该去看看的。而且,我心里还有好多疑问没解开,总是要问明白了才行。”容昭叹道。

    “好,哪天你得闲,我陪你去。”顾明轩说道。

    容昭轻笑道:“我哪天都得闲,就看你得不得闲了。”

    “我也是,整天在家闲着也是怪闷的。早就想来看你,无奈睿云宫现在属于皇宫禁苑,也不是我能随便进出的。如今好了,你搬了出来,咱们可以日日在一起说话儿了。”

    “我也是为了要见你才执意搬出来的,你是没见着那人的脸色有多难看。”

    “陛下对你是真的极好。惜惜你这辈子算是值了。”顾明轩叹道。

    容昭亲自拿了酒壶给顾明轩斟酒,笑道:“你对我也是极好的,只可惜我不是男子,若是男子,必娶你为妻,一生为你倾其所有。”

    “你可拉倒吧。”顾明轩咯咯笑着,端起酒杯来浅浅的喝了一口酒,叹道:“我现在被你害的还不够吗?”

    “这可冤枉我了。”容昭无奈的笑道。

    顾明轩看着容昭半晌方悠悠叹道:“你说,这世上为何没有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子呢?若是有,哪怕天涯海角,我也愿意随他去。”

    “傻妞儿。”容昭笑着举杯跟顾明轩碰了碰,“这世上哪里会有两个一样的人呢?”

    顾明轩笑了笑,忽然想起容昭原本是龙凤胎的事情,因道:“双胞胎就可以啊,如果你的双胞胎哥哥还活着,不就跟你一样吗?”

    “一样的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个人心性都是后面慢慢长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即便是双胞胎,性格也是不一样的。你看我如此风流倜傥洒脱不羁,或许我的双胞胎哥哥是个沉闷无趣的书呆子呢,你会喜欢那样的人吗?”

    顾明轩笑了笑,摇头说道:“不喜欢。”

    “那不就得了。”容昭说着,凑近了顾明轩的耳边小声说道,“你看我大哥,就沉闷无趣的很,从来也不知道开个玩笑,你看他坐的那么笔直,背后像是卡着一把尺子一样,就知道他是个无趣的人。”

    顾明轩微微回头看了容晖一眼,见他果然坐的笔直,身后像是卡了一把尺子一样,明明已经喝了不少酒,脸上却还是绷着一派正气,一点嬉笑之色都没有,跟容昭说的一模一样,于是忍不住笑了。

    “对吧?”容昭却大胆放肆的看着容晖。

    “小妹,你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容晖莫名其妙的问。

    “没什么,我跟明轩说几句女孩儿之间的悄悄话,大哥别问了。”容昭笑道。

    容晖心想你说悄悄话你们两个老看我干吗?但这话总归是不好直接问,便干脆岔开了话题:“你们女孩儿家家的,酒还是少喝点,着羊骨汤不错,你们多喝点。”

    “哥哥,有你这样的吗?不叫人家喝酒,反而劝人家喝汤。哈哈……真是不解风情。”容昭嗔怪的瞪了容晖一眼,又悠悠叹道:“怪不得到现在你也没有一个姑娘喜欢。”

    “你这是什么话!”容晖被说得不好意思,脸膛发红。

    “对了,容兄今年贵庚?不知道你我相差几岁呢?”顾忱若有所思的问。

    容晖忙道:“啊,我今年二十六岁。顾公子呢?”

    “我二十二,容兄比我年长四岁,算是我的大哥了。”顾忱拱手道。

    “这声大哥真是叫人汗颜哪,我不过虚长几岁而已,学识见闻却远不如顾公子,真是惭愧。”容晖忙拱手还礼。

    “大哥这是谦虚呢,所谓术业有专攻嘛,若是论领兵打仗,我也是自愧不如啊!”顾忱笑着举起酒杯,“大哥,我借花献佛,敬你一杯。”

    容晖好爽的举起酒杯,说道:“顾兄弟客气了,来,咱们干了!”

    这日,顾忱跟顾明轩两个在容府一直待到吃过晚饭,顾明轩索性不走了,说明日跟容昭还有事情要住下,顾忱无奈,只得依着她,把随身的丫鬟婆子都留下来服侍,自己则坐车回去了。

    当晚,容昭跟顾明轩同榻而眠,顾明轩用手指勾着容昭的长发,感慨道:“现在咱们还能凑在一起说说话儿,赶明儿你被册封位皇后,我见了你就要行大礼参拜了。”

    “还说呢,一想到这事儿我就愁得慌。”容昭叹道。

    “愁什么?以后你母仪天下,是大齐王朝最尊贵的女人,谁见了你都要叩拜,还有皇上那么宠着你,晚上睡觉都要笑醒呢。”顾明轩叹道。

    “这样的尊荣,在别人眼里或许很珍贵,可是我却不想要。”容昭叹道。

    “这的确是你的性格,你不喜欢那座黄金牢笼我能理解,可是陛下对你是真心的,你也喜欢他,为了这份情,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吧?”顾明轩说道。

    容昭依然摇头:“可是,最是无情帝王家。我怕我将来成为第二个周皇后。”

    “你怎么能跟她比呢?她心机深重,做事不择手段,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明轩,我不也一样吗?这一路走来,我自己都不知道算计了多少人。虽然是被逼的……现在一想想在攻打北燕王城的时候我用毒害了那一方百姓,我就会做噩梦。其实回来之后宋嬷嬷对我下毒,让我去阎王殿跟前走了一遭,我心里反而好过一些,这一场灾难就当是为北燕王城那些无辜的百姓抵罪吧。”

    “你怎么能这么想?这两国交兵各为其主,怎么用兵打仗那也是看主将的聪明才智!照你这么说,那些杀害我大齐边境无辜百姓的人都该怎么死?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的将军都是这样的,又不是你一个。”顾明轩说到激动之时,直接推开身上的杯子坐了起来。

    “可是,你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从那么小就服用那种药,这身体早就伤透了。太医说了,以后很难生养。你说,一个不会生孩子的皇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呢?”容昭自嘲的笑道。

    顾明轩一时也呆了,喃喃的问:“怎么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样呢?那种汤药我喝了差不多八年的时间,从六岁多到十四岁,这期间正好是身体发育的最佳时期,到现在我穿男装,大家都不怀疑我是女儿身,这不足以说明一切了吗?”容昭无奈的苦笑着。

    “那……陛下怎么说?”顾明轩顿时觉得连嘴里的味道都是苦的。

    “他能怎么说?说找最好的太医给我医治呗。但是究竟能治得好治不好,也只有天知道罢了。”

    “这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为什么要让你遇到这样的事情!”顾明轩万般无奈,心里对容昭更是疼惜的不得了。

    “不对,老天爷是公平的,有你这个好姐妹陪着我,我就知足啦!”容昭反而看得开,伸手揉了揉顾明轩额前的碎发,笑道:“睡觉啦!明天还有事儿呢。”

    顾明轩拉过被子躺下,终究是心事重重无法安眠,又跟容昭说了一翻别的闲话才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一起起床,然后梳头洗脸,一起换上轻便的男装,用过早饭之后同乘一辆马车出去了。出府门的时候刚好碰到赵沐派来的霍云。

    霍将军把手里的食盒举到容昭面前,恭敬地说道:“公子,陛下说这是宫里新制的点心,叫你趁热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如果觉得好,再叫御膳房做。”

    “我这会儿刚吃了早饭,根本吃不下这个。”容昭皱眉道。

    “公子别叫属下为难啊!”霍云举着食盒说道。

    “哎呀,别为难他了,把东西拿过来吧,我们路上饿了吃。”顾明轩吩咐自己的丫鬟濯玉。

    濯玉忙去接过食盒,顾明轩又笑道:“行了霍将军,你去向陛下复旨吧。”

    霍云看见顾明轩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