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七回,大结局之萧云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明轩也做男儿装扮,忍不住多了一句嘴:“额……那个,不知道公子跟顾姑娘这是要去哪里?”

    “家里太闷了,我跟明轩出去走走。你回去就跟皇上说,我这儿好着呢,就行了。”容昭说完,有催促车夫,“走了。”

    霍云看着马车离去,思虑了半晌,还是决定赶紧的回宫去跟皇上说,公子带着顾姑娘出门且不说去哪儿,这可不是小事儿。

    *

    上京城东北角一带住的是一片贫民。这些人有各种工匠商贩以及外来的流民杂居在一起,有的还有片瓦遮身,有的只在大街上打个棚子睡觉。整条街上都是乱哄哄的,空气里也弥漫这一股骚臭的味道。

    “唔……我们不该来这里的。”顾明轩拿了帕子捂住口鼻,皱眉道。

    容昭也不喜欢这个味道,但还是想见一见萧云欣,说道:“来都来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叫人把她叫出来说话不就行了?”顾明轩皱眉道。

    “你不愿过去就在车上等着我,我自己过去。”容昭说着,起身下车。

    “我跟你一起去吧。”顾明轩随后也下了车。

    一行人簇拥着容昭和顾明轩两个人穿过一条狭窄的巷子,到一个破败的木门跟前,一个婆子回道:“姑娘,容公子,就是这里了。”

    “敲门。”容昭说的。

    那婆子笑道:“还敲什么门啊,里面住着好几家呢,敲门也没人应声的。”

    容昭一时想到了老京城胡同的大杂院,于是直接抬腿进门。

    院子里有几个妇女在浆洗衣服,看见有人来一个个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傻傻的愣着,连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搭。

    容昭把这几个人扫视了一遍,发现没有萧云欣,因问领路的婆子:“赵公子住哪边?”

    “这边。”婆子指了指正北的三间屋子说道。

    “这回该去敲门了吧?”容昭问。

    “是,奴才这就去。”婆子转身走到屋门跟前,一边敲门一边喊道:“有人在家吗?”

    敲门敲了半天,屋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年轻而憔悴的脸。

    “你们找谁?”萧云欣话刚问完就看见了容昭,目光立刻阴冷了几分,“你们走错地方了吧?”说完,就要关门。

    “唉,赵夫人,我们家公子有事找你。”婆子一把按住屋门,没让萧云欣关上。

    “公子?是姑娘吧?明明是个女的却偏偏扮成男人,我跟她没话讲,你们请回吧。”萧云欣冷冷的说道。

    “穷且益坚。不错,不愧是当朝一品宰相的女儿,有骨气。”容昭说着,拍了两下手,叹道:“在下实在是佩服。”

    “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请出去!”萧云欣恼羞成怒,一脸的愤愤然。

    “没有,本侯今天特地来找你,是有事情想跟你问清楚。顺便来看看当初显赫一时的肃王妃现在过得好不好,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旧相识,曾经一起吃过饭喝过酒的,而且如今明轩也来了。萧云欣,你连这点气量都没有了吗?”

    萧云欣被容昭说得架不住面子,转身进了屋里。

    容昭和顾明轩对视一眼,先后进了这间狭窄破旧的屋子。

    “这儿没有你们能坐的地方,就随便站着吧。”萧云欣没好气的说道。

    容昭环顾四周,见着屋里虽然破旧,但收拾的也算干净,三间屋子两明一暗,左手是一个里间,想来是萧云欣的卧房,外面两间并没有隔断,正北放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考东墙放着一张木板床。蓝色印花花布遮住土墙,木板床上放着两床铺盖,右手边窗下放着一副破旧的矮榻,榻上有小桌,桌上放着针线簸箩以及一件没做好的粗布衣裳。

    “屋子虽然小,但收拾的不错。”容昭缓步走到矮榻跟前,坐下来随手拿了针线活看了两眼,有笑道:“想不到一品宰相的女儿也能自己做针线活,萧家果然不愧是名门世家。”

    “萧氏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有本事你去太后面前说去。”萧云欣冷笑道。

    “对啊,你跟当今太后同出一门呢。”容昭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你说有话说,究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如果你只是想进来看看我的惨状,那你也看见了,就不必拐弯抹角费心思了。”萧云欣冷冷的说道。

    容昭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小桌,说道:“好,你如此直爽,我也懒得多说。我只问你,当年皇上中了九连环之毒,在萧府解毒养病的时候,你给他喂了一碗粥之后致使他二次中毒。我想,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你一直都没说实话吧?”

    “你胡说什么?我对皇上一往情深,怎么会害他?那件案子早就结了,你如今跑到我这儿来翻旧账,是什么意思?!”萧云欣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

    “我知道你喜欢皇上,想嫁给他好登上皇后的宝座。不过这也不排除你被人利用给他下毒的可能。那件事情虽然赖在了你奶娘的头上,可是我还是怀疑是你做的手脚。”容昭看着萧云欣的眼睛说道。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害表哥?!”萧云欣尖叫道。

    “你自己心里有数,宋嬷嬷什么都招了,你还藏着掖着,有用吗?”

    “你要往我的头上罗列罪名尽管来,我本来就顶着谋逆的罪名呢,也不差这一项!”萧云欣冷笑道。

    “你看,我说你傻吧,你还不承认。九连环之毒第七环,除了跟前面的毒环环相扣之外,还有一种功效那就是催情。然而这种毒还需要有合欢香做引子。当时屋子里的合欢香是谁换的,难道不是你?当时我没点名这事儿是想给你们萧家留一点脸面,而你……我也真的以为你只是因为喜欢,却想不到你到头来却嫁给了别人。”容昭轻声叹了口气。

    “你……你胡说!你……”合欢香这事儿是萧云欣心底不对任何人言说的秘密,如今被容昭给抖搂出来,顿时觉得最后一丝颜面也被扫光了。

    “这么热闹,这是谁来了?”木门‘吱嘎’一声响,一个身着蓝色布衣的少年进了屋门,看见顾明轩和容昭二人之后,淡然冷笑:“我当时谁呢,外面金奴银俾香车宝马的,原来是名噪一时的靖西候容元帅光临寒舍。”

    容昭看着这个半大小子,轻笑道:“赵俊,你长高了。”

    “……”赵俊被这句话噎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说起来我们还是同窗呢,这有一年多没怎么见你,竟然长成了大人了。”容昭依然笑吟吟的。

    “我们之间就不用谈什么同窗了,赵俊可不敢高攀靖西女侯这样高身份的同窗。”

    “行,随便你。我今儿只是来看看故人,说两句闲话。”容昭说着,又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萧云欣,轻笑道:“想必有宰相府的拂照,你们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那我就放心了,告辞。”说罢,容昭伸手扶着梅若的手臂站起来,对顾明轩说道:“咱们回吧。”

    顾明轩说道:“你先走一步,我跟云欣说两句话。”

    “好。”容昭有不放心顾明轩身边没有人保护,遂吩咐兰蕴:“你在这儿等顾姑娘。”

    容昭离开之后,顾明轩送手上把自己的金手钏摘下来送到萧云欣的手里,叹道:“云欣,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好歹也是姐妹一场,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我。”

    萧云欣拿着那枚金手钏,心里五味陈杂。她很想把这东西摔回去砸到顾明轩的脸上,再说几句很有傲骨的话,然而她却不能,每日做针线活换点钱都不够她和赵俊两个人的嚼吃,而且房东催房租已经催了好些日子了。

    “另外,我再劝你一句,把之前的事情都忘了吧,或许你能活得轻松一些。这世上的事情有因有果,今生的孽缘都是前生的债。还完了,才能一身轻松的走。否则到了来世也难以安生。”

    耳边是旧日姐妹的闻言软语,萧云欣的心里想的却是这只金手钏也不知道能换多少银子,够几个月的房钱。

    顾明轩看着萧云欣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萧云欣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便听见一声粗鲁的“给我!”,手里的金丝手钏已经落到了赵俊的手里。

    “你做什么?下面一个月的房钱还没给人家呢!你把它拿去了,我们要出去住破庙了!”萧云欣说着便上前去抢,“你还给我!不许你又去赌!”

    “你不是有个好娘家吗?他们能让你去住破庙?你把我母妃逼死了,把我父王也害死了,你却在这里过安稳日子,想得美!我就是去赌!等我输光了,就把你卖了抵债!趁着你姿色上好,说不定把你送到窑子里你还能攀上个金主,哈哈哈……”赵俊用力推开萧云欣,拿着金手钏出去了。

    “赵俊你个畜生!”萧云欣跌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自从被贬为庶民搬到这个鬼地方之后,萧云欣就没有一天不在哭。

    娘家是不能投奔的,她跟赵俊都是戴罪之身,萧府也不敢收留。只有她的母亲能偷偷地送些银钱过来给她勉强度日,然而赵俊却每次不是偷就是抢,银钱都被他弄出去不是喝酒就是赌钱,花光了赌没了回来就骂她甚至打她。

    出身名门世家的闺秀落得如此地步,萧云欣几次想不如就这么死了一了百了。又一次上吊的绳子都系好了,却最终还是没死。不是有人拉着,而是她自己胆怯。想起肃王妃唐氏临死前的控诉,心里怕的厉害。

    今天的戏码只不过是日常一闹罢了,萧云欣自己坐在地上哭过之后慢慢的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自己去打水洗脸,然后去窗下继续做针线。

    正如顾明轩所言,今生的孽缘都是前生的债。还完了,才能一身轻松的走。否则到了来世也难以安生。

    然而萧云欣没想到的是,她前世欠下的债太多,这辈子受的这些还远远没有还完。

    当天晚上二更天的时候,赵俊喝得醉醺醺的回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面目凶狠的男人。萧云欣一时惊慌无处躲藏,忙起身问:“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赵俊指着萧云欣对那两个男子说道:“怎么样?满不满意?”

    其中一个男子上前来一把捏住萧云欣的下巴,细细的打量了一翻,笑道:“模样倒是不错,就是年纪大了点。”

    “她也不过二十多岁,哪里就大了?”赵俊笑呵呵的说道。

    另一个男人似是迫不及待,一边接腰带一边说道:“行吧,如果能让我们哥儿俩满意,前面的帐就一笔勾销。”

    “行,那你们慢慢玩,我出去溜达一圈儿去。”赵俊说完便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朝着萧云欣喊了一句:“好好地伺候两位大哥,如果两位大哥满意,咱们还有点脸面。否则我明儿就把你送窑子里去。”

    萧云欣顿时绝望透顶,嘶声骂道:“赵俊!你个畜生……”

    当晚,萧云欣被两个男人百般折磨,生不如死。

    第二天天不亮,赵俊回来推开门便看见悬在房梁上的萧云欣,尸体已经冷透僵直。

    容昭听说这事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萧家为了掩盖这样的丑事并没有明着追究赵俊以及那两个男人的责任,只是暗中动了手脚把那两个人送进了大牢,又罗列罪名让他们死在了牢里。而始作俑者赵俊因为总归是皇室子孙逃过一命,萧正时却也用了手段把他弄出京城,发配到西南烟瘴之地去了。

    ------题外话------

    第一个先放萧云欣的。

    后面陆陆续续是明轩,卫承等人的,按照故事发展不分前后哈!

    更新时间依旧不定,因为结局写的太费脑筋了。

    看到评论区有人说这本书糙,那就太冤枉珠珠了。这本书的大纲修改了三次,写起来更是费劲。不过错字什么的的确有,如果这也算是糙的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