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回,大结局之顾明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册封容昭为皇后的旨意在三月初六这天送到了靖西候府。

    赵沐这道封后的圣旨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尤其是皇后的封号:孝懿昭仁皇后。一口气用了四个字,这让礼部出身的萧正时很是感慨:这还没进宫的就是如此封号,将来可怎么样呢?

    圣旨送到之前就有人先来府中交代过,第二天容昭沐浴更衣穿着一等候的官袍在家中等候,院子里还摆好了接圣旨的香案等。总之礼仪规矩颇为隆重,各处细节都做到了完美。

    一片明黄色的薄绢落在手中,容昭总觉得有千斤重。默默地想着,这以后的日子就要跟那个九五之尊的人绑在一起了,生同衾死同穴。

    顾明轩从旁笑道:“这一道圣旨以及这一个封号,便足见皇上对你的厚爱!”

    “嗯,我知道。”容昭轻轻地点了点头。然而厚爱,是需要以深情相回报的。

    “这就该准备进宫的事情了,你家里的长辈都不在了,很多事情你也不懂,我跟母亲说了,她倒是愿意为你的事情操心,只是不晓得你愿不愿意让她插手呢?”

    容昭笑道:“我的姐姐!我巴不得有人帮我料理这些事呢,要不然,你就看着我就换上衣裳坐了轿子就进宫去了。”

    “那可不行,你可是咱大齐第一个坐着花轿嫁入皇宫的皇后,这可是头等大事,丝毫不能马虎的。”顾明轩笑道。

    容昭一想也是,先帝登基的时候孩子都好几个了,周皇后是从王妃晋升为皇后的,在往上是开国皇帝圣祖爷,那老爷子登基称帝的时候都五十多了。大齐三代皇帝到赵沐这里,自己果然是坐着花轿嫁入皇宫的皇后。

    “明轩,我真的好羡慕你啊!”容昭幽幽叹道。

    “羡慕我什么?羡慕我孤身一人自由自在?”顾明轩笑问。

    “羡慕你有一个疼爱你的娘亲。”容昭说完这话,鼻间微酸,忙转开了脸,不让顾明轩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眸。

    聪明如顾明轩立刻明白了容昭的辛酸,忙上前握住她的手劝道:“你别这样嘛。要不,你干脆认我娘亲做干娘好了,这样你我就是亲姐妹啦。”

    容昭失笑道:“还是算了吧,我这样的女儿,怕是顾夫人不收的。”

    “话不是这样说的,其实我娘亲一直很喜欢你的。”

    “你这话我可当真了!”容昭笑道。

    “你不信,明儿就去我家,亲自问问她。”顾明轩笑道。

    容昭修眉一扬,轻笑道:“好,明儿去府上拜访顾夫人。”

    “真的?!”顾明轩惊讶的问。

    “啧,你刚不是在邀请我?”

    “那好,我赶紧的回去告诉母亲一声,让家里的下人们也好好地准备着。”顾明轩说着就要走。

    容昭忙拦住她,说道:“这就走?不是说一起用午饭的吗?我叫厨房做了你喜欢的莼菜羹。”

    “不吃了,明儿我叫厨房给你炖鸽子汤,你要早点来呀!”顾明轩说着,伸手拿了自己帕子急匆匆的走了。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容昭自然要去顾府拜访一趟的,于是当晚跟容晖商议了,备了一份厚礼,第二天一早兄妹两个一同到顾家做客。

    顾忱早就等在门口,见了容昭从马车里下来,居然换了一身女儿装束,虽然发髻很是简单,只带了一只翠玉发簪并一支鹅黄色的绢纱梅花,也没有什么华丽的珠翠装点,然而一袭葱绿色的女儿衣裙便足以让人惊艳。于是,叹道:“果然是灿若明雪,艳压群芳,怪不得连我大齐天子都对靖西候情有独钟啊!这阵子上京城里的姑娘们都在女扮男装,满大街都是俏丽男儿,更有不少望族女儿开始练习骑马射箭,一个个都以靖西女侯为榜样。然而,不知道她们若是见了你这般模样,会不会这辈子都不敢换回女儿装了?”

    “顾公子,您能好好说话吗?”容昭微笑道。

    顾忱不好意思的笑道:“哈哈……开个玩笑,说实话,你如此打扮,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了。”

    “以前怎么称呼还怎么称呼就是了。今天是为了要拜见夫人,哥哥才非要我穿成这样的。说是男儿装进内宅是对夫人的不敬。唉……”容昭无奈的看了一眼容晖。

    “哎呀,其实我们家也没那么多规矩,容兄实在是多虑了。快,里面请,家母正等着呢。”顾忱忙抬手让道。

    “请。”容晖客气的欠了欠身,带着容昭进门去。

    顾宪同现如今是礼部尚书,为了忙封后的事情每天也是脚不沾地,今天未来的皇后和国舅登门拜访,他在忙也得抽出时间来在家里等。

    容晖兄妹二人进顾府,至前厅大堂,顾宪同夫妇二人已经盛装等在门口。

    “容晖携小妹拜见顾大人,顾夫人。”容晖率先行礼。

    “哎呦使不得使不得。”顾宪同忙上前搀扶,并拱手还礼,“容将军和靖西候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呀!”说着,顾宪同又转向容昭便要撩起袍角行大礼:“臣顾宪同……”

    “顾大人!”容昭忙上前一把搀住顾宪同的胳膊没让他跪下去,“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封后的圣旨已经下达,靖西候便是我大齐母仪天下的皇后了,臣……”

    “哎呀,停停停……”容昭把顾宪同拉起来,笑道:“我今儿可不是来摆皇后的谱的。再说,圣旨虽然下了,可册封礼还没办呢。求顾大人先让我自在两天,成不?”

    顾宪同一听这话无奈的笑了:“额……呵呵,好吧,既然侯爷这么说,那老夫也就不拘礼了。”

    “顾大人,这就对了嘛!”容昭笑道。

    “昭儿,不可跟顾大人开玩笑。”容晖忙责备道。

    容昭立刻嘟起了嘴巴。

    顾宪同笑道:“说句话不怕容将军笑话,虽然老夫现任着礼部尚书,但其实我家里是最没规矩的,二位只看看我家的明轩丫头就知道了。呵呵……来,请屋里奉茶。”

    “顾大人请。”容晖看了一眼顾明轩,方笑道:“您真是说笑了,顾姑娘率真爽朗,颇有大家之气,自然比那些靠规矩约束的小女儿强百倍。”

    “容将军这么认为?”顾宪同笑着反问。

    容晖忙欠身说道:“晚辈是个粗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自然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若是有什么言语不当的地方,还请顾大人多包涵。”

    顾宪同笑道:“这话就见外了!来,请用茶。”

    丫鬟给众人各自奉上香茶,容昭细心地发现每个人的茶居然不一样,哥哥容晖手里的茶是岩茶,而自己手里的这只龙泉青瓷茶盏里的茶汤碧绿芬芳,一时又暗暗地感叹明轩的确是有心,不但知道自己喜欢绿茶,更留意容晖喜欢喝岩茶。

    大家一起说了几句闲话之后,彼此熟络了几分,容晖便拱手向顾夫人说道:“晚辈今日带着小妹登门造访,是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夫人能够出手相帮。”

    顾夫人笑道:“容将军莫不是说靖西候要册封为后的事情吧?明轩昨晚回来已经跟我说了,这件事情我们一家人都乐意效劳。”

    容晖忙站起身来向顾夫人深施一礼,说道:“如此,就多谢夫人了。”

    “容将军客气了,快请坐。”顾夫人忙抬手笑道。

    顾明轩靠在顾夫人身上,娇笑道:“惜惜昨天不是说要认我母亲做义母吗?她以后也是我们家的女儿了,母亲为女儿操办出嫁之事是理所当然的,对吧?母亲。”

    “这可不敢当,靖西候可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呢!”顾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容昭摇头叹道道:“夫人这是在嫌弃容昭,不肯收我这个义女吗?”

    “哎呦,这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呢!只要靖西候不嫌弃我老婆子无用也就罢了,我哪里还敢有别的话说。”顾夫人笑道。

    容昭闻言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糕点款款起身走到大厅中间,一撩袍角给顾夫人跪下,朗声道:“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小女三拜。”

    “好,好了!快起来快起来。”顾夫人等容昭拜了三拜之后,忙起身上前亲自把她拉起来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去,又对身旁的丫鬟说道:“快把东西拿上来。”

    丫鬟忙答应着转身去后面报出一个一尺见方的大红漆雕盒子过来。

    顾夫人把盒子接过来放到容昭面前,说道:“既然认了义母,那我就得表一表心意。”说这,顾夫人把盒子打开,给容昭看里面的东西。

    这是一对比鹅蛋还大的珠子,浑圆雪白,趁在鹅黄色的绸缎上散发着淡淡的清辉。细看,可见珠子上有江河山水的纹路,难得的是珠子是一对儿,而且纹路对称。

    “母亲!这是什么好东西啊,怎么我都没见过?”顾明轩惊讶的问。

    “这个叫山河皓澜珠,据说来自东海仙岛,具体什么来路为娘也说不清楚。但这个东西极其珍贵,非寻常人可拥有,娘也不过是暂时保管了几年罢了。”顾夫人说着,转头看向容昭,“如今你即将封后入主中宫,这东西给了你也算是物归其主了!”

    “这可怎么好意思呢!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了我,我怕也保管不好呢。”容昭忙道。

    顾夫人凑近了容昭的耳边悄声说道:“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东西贵重才一定要给你,你的身体状况明轩已经给我说过了。这个宝贝呢来此东海千年珠蚌之体,接受日月精华,本身带着及大的灵气,你将来把它放到你的卧房里,每天受这灵气的浸润,将来一定会诞下龙子的。”

    容昭听了这话心里很是感激,连连道谢。

    顾夫人拍拍她的手,叹道:“你是个可怜的孩子。不过你要相信,人这一辈子要吃的苦和要受的罪都是对等的。你小时候受了罪,以后肯定是会享福的。”

    容昭心里感动的无以复加,一时哽咽点头,轻声说道:“嗯,多谢母亲。”

    “好啦!今儿是高兴地日子,可不许淌眼抹泪儿的。”顾夫人说着,又对明轩说道:“你去坐在那边,让昭儿坐我旁边,我们也好说话儿。”

    “母亲真是偏心,眼见着有了昭儿就不要我了。”顾明轩扁了扁嘴巴朝着容昭做了个鬼脸,果然起身往旁边去坐在了原来容昭的位置上去了。

    容晖终于有机会说话,便举着酒杯站起身来,说道:“我家小妹从小在边疆长大,于礼仪规矩上一直疏于学习,性子也是极跳脱的。将来若是有什么不妥的事情,还要劳烦老大人和夫人多多帮扶。容晖在此深表感谢,先干为敬。”

    顾宪同举杯笑道:“容将军这话就客气了!现在都是一家人了,还说什么两家话。”

    “是呀,容将军这话就见外了。快请坐。”顾夫人虽然出身书香门第,但却并不排斥武将,相反,年轻的时候也有一个英雄梦,否则她的女儿顾明轩也不会是这般爽朗率真的性格。又说了几句闲话之后,顾夫人忽然笑着对容昭说道:“容大公子真真跟令尊大人太像了!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容昭一听这话,八卦之心立刻被勾起来了,忙问:“咦?义母见过我父亲?”

    顾夫人笑道:“自然是见过的,不然怎么知道你大哥长得跟你父亲很像。”

    “是嘛?我不记得父亲来过京城啊!这些年他不是一直在西疆打仗吗?”容昭又问。

    “你父亲当初来京城的时候还没有你呢!”顾夫人想起当年往事,叹道:“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吧,当时先帝刚登基称帝,而我大齐的版图还没有现在这么宽广。先帝登基之后便要兴兵事,要把周围的小国都收进来,便钦点了八个大将军,其中一个就是你的父亲靖西大将军。”

    当年的容朔正是英气逼人的时候,要不然临阳郡主赵凝也不会对他一见倾心,明知道他已经有了妻子还一心要嫁给他。那时候,顾夫人跟赵凝也算是同龄少女,偶尔聚在一起说笑聊天,也都是互相打趣的。赵凝对容朔的倾慕从不掩饰,而且一定要嫁给他。

    “当初我就劝过郡主,说一个女子最重要的是嫁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男子为妻。而靖西将军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妻室,你这样嫁过去,就算是揣着圣上赐婚的圣旨,也不能压过原配夫人。然而郡主是铁了心的要嫁,而且也不知道为何,她果然拿到了皇上的赐婚圣旨,如此别人就更无话可说了。原本,我还想着或许叶夫人性情柔顺,反而能跟郡主这个烈性子和睦相处,却哪里知道她们两个人一闹就是这么多年,最后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说起往事,顾夫人自然免不了一翻唏嘘。

    有些事情,每个人讲说都是不同的版本。

    关于容朔,叶氏和赵凝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容昭听得都是叶氏嘴里的话,而容晖听得多是赵凝每天对叶氏的谩骂和侮辱。如今听顾夫人嘴里的这个比较公正的版本之后,再细想往事,也都各自沉默起来。

    席间气氛一时有些低沉,顾忱看看左右,忽然笑道:“对了,我有个想法,不知道父亲和母亲以及未来的皇后娘娘同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