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一章 诸天无光,诸神之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神王指骨!

    诸神国度内,众诸神血脉都露出骇然之色,真的假的,怎么会有一截神王指骨自被贯通的两界壁垒处坠落,既然是与天界同存, 与时空不朽的神王,又怎么会被人截断手指,更抹消血肉,只剩下一截指骨。

    就算是一众提前复苏的诸神血脉,也感到了无尽恐惧,神王这般层次,放眼远古天界,也是最顶层的存在, 诸神都要仰望, 传闻中,只有被镇压的神王,从未有陨落的神王,而今岁月更迭,眼前这一幕到底预示着什么,众诸神血脉不敢想象。

    “这是什么生物的指骨1

    冥渊大帝语气都在战栗,以他的眼界阅历,也根本无法想象,这是超出了当下诸天的存在,只是远观,就令他永恒道心摇摇欲坠。

    甚至,他能够感到手中陨死天戈在轻颤,这口他冥族传承下来, 久负盛名的皇道兵器, 也在惊悸吗?这到底是何等层次的生灵,是诸神的遗骨吗?

    “苏殿主可知虚实?”即便有些尴尬,冥渊大帝还是忍不住朝着苏乞年发问。

    “不清楚。”苏乞年看他一眼,摇摇头, 道,“两界壁垒处浮现,是来自天界,还是时空长河中坠落,又是何等生灵的指骨,此战之后,或许才能洞悉一二。”

    “苏殿主慧眼,是冥渊乱了道心。”

    冥渊大帝深吸一口气,接引陨死天戈的皇道气息冲刷周身虚空,定住永恒道心,的确是他乱了方寸,道心波荡,否则这么浅显的场景,以他的阅历,如何会发问。

    诸神国度内,伟岸神山之巅,琉璃神座上, 黑发如墨的白袍青年缓缓起身,眼中浮现几分冷冽之色, 像是可以冻结时空:“逝去的,终将逝去,苦苦挣扎,归来何用。”

    轰!

    下一刻,这位出手了,他一只手抬起,就朝着天宇深处盖落,诸天无光,满天星斗刹那间都像是熄灭了,诸族生灵再也见不到任何光明。

    苏乞年亦是一惊,无论是玄黄道心还是星空道心,都像是蒙尘了,任凭他把握光明,映照虚天,也与普通诸族生灵没有什么两样,整个世界都像是被剥夺了光,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而孤寂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天宇深处,那比天劫还要可怖的碰撞声,星空摇摇欲坠,诸道紊乱,即便是开辟了肉身诸天,苏乞年也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坠落感,毕竟他的肉身诸天还远未圆满。

    冥渊大帝心神剧震,如非是陨死天戈之力,他都要坠落下这娜迦族大地,即便身为大帝,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诸道无感,时空紊乱,一身帝血都在战栗,他像是被剥夺了一身伟力,回到了年幼时最初的孱弱时光。

    “天黑”并未持续很久,但身在黑暗中,就算是精通时间法的苏乞年,也无法把握时光的流逝,或许是一盏茶,或许是一天,也或许是一年,当漫天星斗重新被点亮,诸族星空,很多人泪流满面,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比活着更可贵的。

    一切归于寂静。

    苏乞年再次看向天宇深处,眸光顿时一凛,那是一道金色的天裂,像是割裂在诸天身体上的伤口,天界清气如星雨,洒落这片大宇宙,令浩瀚星空中,纯阳清气的浓度,一下提升了十倍不止,并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刻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厚。

    一甲子!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若是按照这样的速度,或许不用一千年,至多也就是一甲子,浩瀚星空就足以复归远古之象。

    毫无疑问,这也预示着,诸族当年涉足天界净土的诸强,都能够保住蜕变的生命本质,增长的寿元永驻。

    “两界壁垒,真的打通了1

    冥渊大帝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虽然长生有望,但天界的深不可测,与诸神国度内窥视诸天的远古众神,实在令他们轻松不起来,毕竟远古年间,他们所在的,是被诸神视为下界的凡俗之地,被天界众生俯瞰的卑微场所,是信仰收割的温床。

    没有去探寻刚刚出手的到底是什么人,那雪白指骨又是什么来历,冥渊大帝明白,这恐怕得向诸皇请教,此刻,他目光再次落到娜迦族祖地祭坛上,青黑色的娜迦刀皇道锋芒萦绕,莹白如雪,纯阳清气如金色光雨,自虚无中浮现,不断没入刀体中,那刀身内,像是沉浮着六重大世界,生机无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