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99 樱花神的失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其实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惠子真的有多喜欢我,她之所以表现得像现在一样歇斯底里,说到底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以前我们在一起玩,也并不是情侣关系,她虽然多有暗示,但也不至于疯狂。但这一切自从千夏出现后就都变了,那是一个各方面都碾压她的姑娘,轻轻松松地摧毁了惠子的一切;同样是在蜜罐子里长大、接受万千宠爱的惠子怎么接受得了,所以就演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所以我心里非常清楚,她这不是真爱也不是痴情,无非是“得不到”和“被抢走”后的恼羞成怒。我希望她能清醒过来,不要再这么病态地活下去,但这一切好像是徒劳的,惠子已经在牛角尖里钻不出来了。

    最终,惠子抛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开。

    接着,门外跌跌撞撞闯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至少有两米往上,正是惠子的父亲隆一。隆一是一家武道馆的馆长,长期练武的他本应精神奕奕,可现在却面色憔悴、一脸疲惫,就连头发都白了好多。

    “惠子!”他失声叫了出来。

    惠子看到她的父亲,先是惊慌,接着便回头质问我,是不是我叫她的父亲来的。

    当然是我。

    自从惠子离开北海道,只身前往东京、犹如人间蒸发之后,隆一就没放弃过寻找他的女儿。后来终于有了惠子的消息,得知她和筱田建市在一起了,接着又一步步平步青云,做到了山组组长的位置,隆一也兴冲冲地跑去山组寻找自己的女儿,可想而知被人拦了下来。

    “我是来找我的女儿的!”隆一大叫:“惠子是我的女儿!”

    有人去向惠子禀报,但是被惠子否认了,还命人把隆一赶走。隆一并不放弃,一次次上门去找,却一次次被人逐出,直到现在也没见过惠子一面。而我知道,惠子这么做不是忘恩负义,更不是不想认自己的父亲,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而已,所以索性用逃避来应付一切。

    隆一见不到惠子,就跑来求猴子、求我,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不断安慰隆一不要着急。

    这次和惠子见面,我知道这是个让他们父女相聚的好机会,即便惠子不答应和我合作,能圆隆一的梦也挺好的。所以,我才安排了这一幕。

    果不其然,惠子先是惊慌、后是愤怒,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应该怎么面对父亲的时候,隆一已经老泪纵横地扑了上去,想要拥抱自己的女儿。一旁的上原飞鸟才不管这中年男人是谁,立刻横上前去要阻止他,于是我也窜了上去,又伸手拦住上原飞鸟,得以让隆一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惠子!”隆一嚎啕大哭,压抑了大半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这大半年来,他几乎成了个流浪者,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里像孤魂一样游走,只要有惠子只言片语的消息,立刻就会扑上去探查真相。

    后来有人告诉隆一,惠子做了筱田建市的情妇,他还不信,把爆料的人打了一顿,让报料人不要侮辱自己的女儿;再后来,又有人和他说,惠子怀了筱田建市的孩子,还做了山口组的组长,他依旧不信,疯了一样地骂人家。

    但是随着证据越来越多,惠子都作为山口组组长开始频频亮相媒体的时候,就是隆一也不得不信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无论惠子变成什么样子,那都是他的女儿啊。

    在没有面对父亲的时候,惠子或许可以做到冷血无情;可是当父亲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并且抱着她嚎啕大哭的时候,她就是有一颗再冷再硬的心也撑不住了。

    当初在神社外围的山里,惠子就说过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说白了就是怕面对父亲苛责和失望的眼神;如今终于见了,惠子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有的只是痛哭和悲伤。

    “爸爸……”惠子也抱住了父亲,同样大哭起来。

    刚打过两三招的我和上原飞鸟也停下动作,看着这一对抱头痛哭的父女二人。哭过一阵,隆一赶紧去擦惠子的眼泪,说好了乖女儿,不哭了啊,受委屈了吧,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

    惠子抽抽搭搭,说没有,我没有受委屈。爸爸,是我对不起你……

    隆一却捂住惠子的嘴巴,说好了,以前的事都不要说,你永远都是爸爸的乖女儿,我们回家去吧?

    惠子抽泣着点头。

    隆一拉了惠子的手,说我们走、我们走。

    惠子跟着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住脚步,哽咽地说:“可是爸爸,我回不去了啊……”

    是啊,惠子现在是山组的组长,手底下有数万的会员,早已身不由己。隆一却摇摇头,说女儿,我没打算让你怎么样,我也知道你现在的身份,爸爸不想探究其中的细节,爸爸只想让你回家一趟,吃一顿爸爸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