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66、炼丹(为盟主风钟加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品官到头了。”

    吕钦脸色还是如同煮熟了的虾子,却也不跟徐小乐辩驳,埋头开始整理徐小乐拿来的药材。他问道:“徐正科,这些药是做汤药的么?”

    徐小乐道:“非也非也,刚说了教你做丹药。”

    吕钦见徐小乐故意拽文,分明是在嘲讽他,双手一摊:“我不会。”

    徐小乐嘿嘿一笑:“不会就学啊,又不收你学费。哎,对啦,汤、散、丸、丹之间的区别你知道不?”

    吕钦知道药有汤散丸丹之别,但是内中讲究就不明白了。儒者以一事不知以为耻,他也只能虚心求教:“请徐先生指教。”

    徐小乐就喜欢儒生这样虚心求学的样子,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苏州的黄仁、秦康、李金方他们。那些人虽然也虚心向学,可当时徐小乐自己也是学生,阅历浅薄,能怎么教?只是让他们背背书罢了。

    徐小乐就道:“汤者,荡也。故而用于急症、重症,一副下去必要见效;散者,散也,用于痼疾者居多。因为人病日久,病灶日固,所以用散剂消解、化散,从而至于。丸者,缓也。用于慢病轻病,缓缓调理,不伤生机。所以虚症常用丸药,因为病人身体恐怕受不住汤药。”

    徐小乐给吕钦说完,见吕钦缓缓点头,目光圆转,显然是在用心记忆,心中颇为满足。不过他又想到自己开出去的药方,其中有不少虚症用的也是汤药,不免暗生警惕:我终究是沉不住气,贪快了些,有些病恐怕用丸药慢慢来更好。

    不过这种自省的念头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眼前这个还没收服的“学徒”。

    吕钦记在脑子里之后,又问道:“徐先生,那丹药呢?”

    徐小乐道:“丹与丸相似,不过你看这个‘丹’字,这其中一点……”他虚空写着,最后郑重一顿手指。

    吕钦满脸疑惑。

    徐小乐道:“这个点是重中之中,它是在上半身的。所以丹入腹而丹气不可入腹,运化皆在中宫。这个你读书太少,以后多看些道门丹经就知道了。”

    吕钦听了前头还觉得大开眼界,听到后面差点又是一口逆血喷出来。

    徐小乐想到自己的计划,忍不住嘿嘿笑道:“她不是爱吃丹药么?我便给她做些‘金丹’又如何?这点小事难得倒我?唔,给我找点糖来。对了,再找我嫂子要些胭脂。”

    吕钦满脸疑惑,心说徐小乐这莫不成把制药当做菜?还是要整点什么诡异罕见的玩意去坑人?不过想想徐小乐又不是有坏心眼的人,最多也就是耍弄别人吧。

    吕钦一个书呆子,理直气壮地去问佟掌柜要胭脂。这在北地很有些轻薄的意思,姑娘家贴身的器物岂是能随便要的?自然惹得哄堂大笑。

    佟晚晴气极之下更是本性暴露,免不得一顿追打。吕钦又没什么骨气,毫不迟疑就把徐小乐招出来了。

    徐小乐是什么人?身负前科的人呐!

    很快外间就传来了佟晚晴的怒吼:“徐小乐!你又作甚么妖!”

    徐小乐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十数年的生活经验让他当即扔下手头的东西就往外跑,边跑边喊:“误会!都是误会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