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上海楼(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上海楼的门脸不算大,就是标准的两开间大小,门口伸出的固定雨棚遮挡住了整块人行道,看上去就像芝加哥和纽约的那些高级饭店一样。

    雨棚外沿装了一圈灯板,底色是喜庆的大红色,用白色字母刷着SHANGHAI LOW的招牌,勾勒边线的灯泡是黄色的,字母上则用的是白色灯泡,靠人行道的侧面部分,还装饰了一条似乎在回首观望的中国龙。

    这是一栋大地震后重建的公寓楼,标准的三层独栋混凝土包砖结构,整堵靠街的外墙涂成了当时美国流行的米黄色,墙面上伸出一块足有两层楼高的广告灯牌,红底白字写着八个英文字母CHOP SUEY。

    这块显眼的标牌在前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光里,一直都是旧金山中国城的一个标志性景观,时常与都板街上的蟠龙路灯以及盛昌大厦的宝塔型角楼一起出现在旅游明信片上。

    大家可能不明白这个招牌上写的究竟是什么,其实那是一道只在美国本土流行的“中国菜”,传说中的“李鸿章杂碎”。

    就像SHANGHAI LOW一样,CHOP SUEY就是“杂碎”的台山话译音,采用的还是当时流行的威妥玛拼音,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城,遍地都是这种美国人根本看不懂的“英文”店名。

    这里面的“杂碎”并不是我们印象中那种动物的内脏,而是把各种肉类和蔬菜切成丝,然后一起混炒而成的一道菜肴。

    这道菜确切发源于何时何地已经不可考,但可以相信是加州淘金时代的产物,当时为苦力做饭的厨师并不需要很高超的手艺,“杂碎”也正好体现了这些厨子的业务水平。

    至于怎么会和李鸿章搭上关系,实在是1869年老李访美受到全美新闻界的追捧,于是部分中国饭店改了菜名来蹭热度而已。二十世纪初上海楼卖的“李鸿章杂碎”,可以说闻名整个旧金山中国城。

    韦尔贝提着公文包推开店门,一名穿着西式侍应服的前台迎上前来。

    “上午好,先生,需要帮助吗。”前台侍应微微欠身致意。

    “上午好,我约了人在这里见面。”韦尔贝环视了一眼大堂,随后接着小声说到:“三合会超级棒。”

    “等一下,先生,您刚才说什么?”侍应愣了愣神,满脸疑惑的望着面前的洋人。

    “三合会超级...棒?”韦尔贝有些吃不准了,难道自己的发音有问题。

    “啊抱歉,是三合会超级棒,我刚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请随我来,先生,张先生早就已经到了。”侍应说完回过头,对着站在前台边的另外两个同伴喊了几句粤地方言,随后殷勤的引着韦尔贝向着一侧的楼梯走去。

    饭店整体的装修风格贴近美国本土,但在各项细节上却又显露出一股中华风,说白了就是中西合璧半洋不中的样子。二层的整个前楼全都被打通了,只留下了中间的几根承重柱,楼层后部被隔成了几间包厢。此时正值早茶时间已经结束,午餐时间还未开始,所以整个二层没有一个客人。

    大厅里摆放了十多张餐桌,桌上摆着带有彩绘玻璃灯罩的小台灯,还有装着各种调味品的小玻璃瓶。天花板用木条分割成了一个个小方格,用颜料画了一些彩绘图案,韦尔贝没来得及分辨出画的究竟是什么,就已经被侍应带到了其中一间包厢的门前。

    “张先生就在里面等您。”侍应说完,抬手用一种特别的节奏敲了敲包厢的房门。

    房门随即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国壮汉,身高绝对超过了一米八,比韦尔贝都高了差不多半个头。

    壮汉先看了韦尔贝一眼,随后对着侍应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

    “您迟到了,斯皮尔先生。”壮汉后退一步让出了门口。

    韦尔贝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这位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亚洲人,他认定这只是一名打手或者保镖,虚张声势的小角色而已。

    包厢的面积不大,也有十几二十平方米左右,正中间放着一张圆桌,桌上铺着白色的亚麻桌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