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9、080、081、化清风(完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中,只见东华行礼道:“东王公见过诸位仙家!”

    这回众仙家全怔住了,神情都有些古怪,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西王母悄然对大天尊道:“其人无聊,别跟他计较。”

    大天尊哈哈一笑,上前道:“东华天尊,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莫不是你师尊所教?”

    一听这话,东华赶紧摆手道:“师尊当年赐名东华,我怎敢乱用仙号。方才确实只是开个玩笑,那也是人间行游时的笑谈之号,众仙家莫当真!”

    自西王母、东华之后,又有仙家接连于天庭仙界中开辟金仙世界、可称天尊,再过三百年,天庭金仙已有十余数。这一日,西王母对大天尊道:“瑶池仙桃已熟,我欲设宴邀请天庭众仙家,名为仙桃法会。”

    大天尊:“仙桃乃当年太上托玄源所赠之苗,如今果熟,当先奉于太上与玄源,并请赐名。”

    道侣二人携仙桃去了兜率天宫,刚刚进入山谷,便见青牛迎上前来道:“大天尊、西王母,我家老爷不在。主母留话,若是仙桃果熟,就叫它蟠桃吧。”

    大天尊问道:“青牛仙人,您可知太上去了哪里?”

    青牛晃着大脑袋道:“我也不知道呀,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

    西王母上前取出两盘蟠桃道:“这些蟠桃是献于太上与玄源的,那就请您代为收下。”

    青牛又摇头道:“这里是兜率天宫,我就是个看门的,不代收东西,也用不着代收。”话音未落,西王母取出的蟠桃便飞入云端上的仙宫消失不见,而青牛好像做了个咽口水的动作。

    西王母笑了,又朝青牛行礼道:“青牛仙人,我欲在瑶池举行蟠桃法会,今日特来邀您前往赴宴。”

    原来它也有得吃呀,青牛闻言开心地笑了。待到西王母于瑶池正式举行蟠桃法会之时,青牛亦施施然赴宴,而人间已至后世所称的“东周”。

    ……

    上古彭铿部故地,大禹划九州时,豫、徐、扬三州交界处,如今周天子治下,陈、楚之国接壤地,有一座风光优美、山水灵秀的幽谷。一道泉流汇成的溪水从谷中穿过,泉溪的西边是村寨人烟,而东边紧邻山脉,山坡上没有高大的乔木,生长着很多杂花野树。

    这一日,有一位姑娘正在泉溪边浣纱,赤着足坐在水边一块磨得很圆润的石头上,身影宛若这山水之静美。

    已是初夏时节,山外的平原上可能有些炎热,但这一带的气候还很凉爽。泉溪清澈见底,最深处不过没膝,涉水可以走到对面的山坡。山坡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花树,洁白的花朵含苞待放,远望宛如片片云霞。

    这里不仅有花还有果,花树中点缀着另一种两人多高丛生的灌木,上面已结出朱红色的果子,是山中的李树。

    一阵山风吹来,姑娘伸手拂了拂被吹乱的发丝,忽见水中冒出来一个李子。这李子宛如红珊瑚雕琢而成,既饱满多汁又煞是好看,应是刚刚成熟落下,恰好顺泉流冲到了姑娘眼前。她随手将之拿了起来品尝,只觉酸甜可口。

    世间诸多奇闻异事已难以考证,据说姑娘吃了这个李子而感孕,后来诞下一子,姓李名耳,世人又称老聃。又有传说,太母有身九九八十一年,而后才生下了老聃,而老聃出生时,须发已白。究竟有没有这回事,传说只是传说罢。

    老聃生而聪慧,善思好学,曾在当地学识渊博的贤者商容门下受教,又游学四方,而后被周天子任命为守藏室之史,按古制,亦可称守藏正。

    守藏室包含了后世的图书馆和档案馆的概念,但不仅止于此,集天下之文、收世间之书,整理与保管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所有的典章、传说、民风、书册,可谓无所不揽。

    老聃掌管守藏室数年,已遍览所藏,信手抽卷皆已在心。凡有人求教古今典章、传闻轶事,老聃皆可历历传述,更能阐微发妙。又数年,老聃不仅遍观古今典藏,并将守藏室之籍全部重新整理编订,可谓涤除玄览,明白四达。

    鲁国有贤者仲尼,闻老聃之名,入都城洛邑求教,欲问礼。老聃留其在守藏室,助其收集编订天下典藏,得以遍览古今之学,凡有人向老聃求教或问论,仲尼皆侍立观闻。

    仲尼辞别老聃后,行列国立身、立言,后又数度求教于老聃,曾与弟子叹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周敬王年间,太母别人世,而朝堂内乱互征伐,老聃辞官离周都。其时天庭仙界瑶池之中,蟠桃法会尚未散,青牛忽于座上自语道:“吾当下界。”

    老聃出周天子都城洛邑,只见四野荒芜,一片战乱后荆棘丛生景象,却有一头青牛自野地踏蹄而至,蹄下尘埃不起,跪伏于道。老聃微微点首,乘青牛西去。

    函谷关,古时大禹改大河河道,令大河新道沿吕梁山西麓再入故道的交汇之地,亦是天子重华率天下众君立行宫之所,如今已建关防,守官名关尹。是日,关尹扶城而望,忽见紫气东来,心神莫名有感,出关拜伏于道相迎,恰见老聃乘青牛而至。

    关尹将老聃迎入函谷关,焚香行弟子礼,叩首求经,以传后世。老聃点头应允,关尹即命人备刀笔简牍为记。老聃于座上口述五千文、计八十一卷,卷成而去,西出函谷不知所踪。

    老聃出函谷,世人不复见。乘青牛者已是少年形容,便是虎娃面目。

    ——《太上章》正文终——

    后记三篇:

    昆仑仙境灵息涌动,天机一片混沌……待天地重归清明,太上与玄源曾游历的诸多人间上古隐迹洞天,皆已挪移至此、各安其位。

    蟠桃法会上,大天尊察昆仑仙境之变,知太上已完成当年太昊天帝之托,起身宣于众仙,众仙举杯敬赞。恰在此时,大天尊又另有所感,无边玄妙方广中,一盏灯被一人持握,放射无量光,灵山造化而成。

    太上与玄源,当年未至度朔之山与姑射之山,亦未将这两处洞天挪移至昆仑仙境。如今度朔之山犹在,郁垒与神荼轮流下界镇守、各以百年为期。姑射之山却自太昊化清风时便不知所踪。

    九天玄女彼时已证金仙,却未于天庭造化金仙世界,下界,于大江之南,吴、楚之间,立九天玄女宫,胜境神似姑射之山。

    ……

    不知何时,不知何地,虎娃携玄源而游。此非仙界,亦非人间,或者说是另一处人间,若非此界中人,所见种种皆属不可思议。

    何谓不可思议?金仙开辟灵台世界,源于修行见知、得自大道所悟,仙家飞升仙界,总有见知相容处、似曾相识地。无边玄妙方广中,诸天万界,何处不可见?当属不可知。

    造化之外,存而不论。是否有这样的世界,不在人间,哪怕探尽星辰宇宙,亦不在。诸般大道显化规则、常理定律,皆与所知不同,不可知便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便不可至,更不可述。

    若以常人能解之言勉强分说,可参照当年之山河图世界。昆仑仙境未现、山河图门户已无之时,除镇元、虎娃、九天玄女,山河图世界再无外人可至,就连仙家自无边玄妙方广下界亦不得入,于人间、仙界皆等同无存。

    虎娃与玄源所游历之地,比之当年的山河图世界更有玄妙,真真切切另一人间。所谓“人间”只是类比之言,生灵景象并非人间所有,就连所谓的物理规则都不同。

    虎娃如何至?于无边玄妙方广穿行诸天万界,于某不可知之“仙界”,再“下界”而至。虎娃有此修为,而玄源又如何至,为虎娃相携而至。

    再以当年的山河图世界类比,玄源就算成就金仙,她也是去不了的,却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到达。那就是她将真仙烙印炼制于某件神器中,让虎娃携神器进入山河图世界,她以此为引下界亦至。

    虎娃此刻用的当然不是这等手段,境界更为玄妙,难以言述,只能做此类比。既然时空规则都不尽相同,所以也没法说他们到了何时、何地。此等“人间”世界,虎娃与玄源已不止游历一处,化入其中,历各方情趣。

    ……

    苏州山塘街,与山塘河并行,自古阊门至虎丘,游人如织,店铺旗幌林立。临山塘河的酒楼上,有两人依窗而坐,八仙桌上摆的几盘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地上还放着好几个空了的花雕陶坛,看样子他们已经喝了不少。

    有一人满头银发,戴着眼镜,形容俊朗,很是儒雅潇洒,但此刻脸颊已是红扑扑的,眼中带着醉意,正端杯道:“成天乐,你的酒量不错呀,来来来,再干一杯!”

    他对面坐的是位年轻的后生,五官模样长得挺不错,可脸上总带着傻乎乎的笑容,仿佛看见什么都是笑呵呵的,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名叫成天乐。成天乐看着更清醒一些,举杯道:“风先生,我今天一定要陪您喝好!……您也别喝太多,还要去揽名胜、游园林、逛胡同呢。”

    成天乐对面之人,名叫风君子。风君子喝完这杯,桌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随手划开触屏,打开的却是一本书。成天乐眼尖,已经看到了,好奇地问道:“风先生,这是什么书啊?”

    风君子哈哈一笑:“无边方广、灵台造化、诸天万界之玄妙。”

    成天乐眼神一亮道:“哎呀,太巧了!我最近也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呢,有些事情正想请教。”

    风君子很潇洒地一挥袖,唐装软袖上银丝闪亮,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道:“说来听听。”

    成天乐:“我看杂志上说,宇宙诞生已经有一百多亿年了,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那么一百多亿年前呢?”

    风君子一皱眉:“前?时空概念本身,就是伴随这一界宇宙而生、而有。若没有这个概念,便没有你说的时间,又谈什么前不前?”

    成天乐嘿嘿傻笑道:“我就是问问而已,看您知不知道……至少我们现在喝酒的这个地方,从天地开辟到万物衍化至今,也有一百多亿年了吧。可是我最近看了一本书,造化仙界至今仅仅只有几千年,是不是有点太短了,不够大气呀?”

    风君子一愣,反问道:“什么不够大气?”

    成天乐:“就是说不够唬人的,假如是个亿万万万……年,是不是更神气?”

    风君子笑了,伸手沾酒在桌上划了一道痕迹:“这条线,哪怕其速如光,亿万万万……年也飞不过来,这就是仙家洞天结界之妙,更别提灵台造化之界了。”说着话又把酒痕抹去,大概是觉得浪费可惜,还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成天乐煞有其事地点头道:“嗯,我明白了,所谓时空造化,可无尽,也可就在片刻之间。”酒楼上还有别人呢,两人说酒话声音有点大,闻者摇头。

    在夏天的中国东北,很多地方夜晚的街边排挡,酒喝得差不多了说什么话的都有。仿佛古今治国济世之难题症结,撸串间可解;中外军政机要之内情隐秘,谈笑中皆知。此所谓“烧烤摊之大,联合国装不下。”

    但在这苏州山塘街旁的酒楼中,晌午还没到呢,这两个家伙喝着酒胡吹大气,天地宇宙都装不下了吗?

    反正是在喝酒,风君子也没理会他人的眼光,晃着杯子继续说道:“这就要看你怎么理解我们所在的世界,还有我们所不在的世界。无穷无尽之妙趣,可以就在眼前、就在古今。而开天辟地、造化山河,也可以就在方才。”

    成天乐又举杯道:“对对对,我深有同感。风先生,我再敬您一杯!”

    风君子掩卷而笑。

    ——全书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