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九章 尝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毫无变化,即便潘尼斯已经踏进了奈莉的攻击范围,奈莉的躯体也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strong></strong>?火然文 .?ranen`简直就像是在配合潘尼斯拖延时间的打算一样,但越是这样,潘尼斯反而越感到不安。潘尼斯相信,现在还活着的凡人里,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奈莉,无论是奈莉的心思还是奈莉的战斗能力,他都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对方,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感到不安,因为他很清楚,发生的这一切并不合理。

    毋庸置疑,奈莉的战斗能力是非常可怕的,长年累月艰苦的训练加上无数次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死斗,让女骑士除了拥有强大到恐怖的实力之外,同时拥有非常可怕的战斗意识,如果说潘尼斯自己是用头脑在战斗,做出每一个反应之前,脑中早已模拟出无数种反应,再从中选取一个最优选项的话,那么奈莉就是纯粹在用身体战斗,每一个反应,往往都是身体主动做出的,根本不需要思考,身体就会选择出最优的那一个选项。因此,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如果失去自己的意识,身体被本能控制的话,战斗能力都会有明显下降,但是奈莉却例外,越是被本能控制,她的实力反而越是强大,当失去了一切自主意识之后,她就会化身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战斗机器,毫不留情的把挡在面前的敌人碾的粉碎。

    所以,在奈莉把躯体交给本能之后,绝不应该出现现在这种反应。<strong></strong>理论上来说,自己一直处于奈莉的警戒范围之内,敌对的奈莉一定会用警戒状态面对自己,当自己无视她的警戒,向前迈出几步,进入奈莉的攻击范围之内的时候,她就算状态再差,也一定会做出强硬的回应,至少会进入攻击姿态。然而现在,自己已经踏入奈莉的攻击范围三步了,奈莉还是没有动作,如果自己再向前走,把距离拉近到三米的话,那进入的就不止是攻击范围,而是奈莉的安全极限了,潘尼斯可不想尝试这么做会带来这么结果。

    又一次绕着奈莉转了一圈,虽然潘尼斯时刻防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捅过来的骑枪,但奈莉好像已经打定了主意,就是一动不动,哪怕潘尼斯又一次朝她头上丢出杂物,她也始终保持着原本的姿态。

    “啪”,金币没有反应,“啪”,点心没有反应,“啪”,纸团没有反应,酒杯,哦,酒杯还是算了吧,潘尼斯撇撇嘴,把酒杯重新放回背包,很苦恼的念叨着:“你这是怎么了啊,难道是要醒过来了?别开玩笑了,那根本就不可能,你不会聪明到假装清醒过来骗我吧,唔,肯定不会,就算你有意识的时候也没这么聪明。咦,没生气啊,那看来是真的没醒过来了。”

    潘尼斯并没有认为,奈莉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也不认为奈莉现在的状态处于清醒边缘的挣扎之中,因为控制躯体的是本能,本能是不可能和意识争夺身体控制权的,一旦意识清醒,那么本能立刻会重新沉入心灵深处,之间根本不会有过程的存在,或者确切的说,就算有过程,也是一瞬间就会结束,而奈莉现在表现出的状态,似乎是连控制身体的本能都消失了,身体彻底变成了一个空空的躯壳reads;。

    这才是潘尼斯最担心的,也是他从奈莉停下来到现在为止,一直在不断用各种方式挑衅试图把奈莉唤醒的原因,虽然他想不出什么原因会导致奈莉变成没有灵魂的躯壳,但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所以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愚蠢的决定。

    “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决定更蠢了,我觉得我简直像是个白痴一样。”潘尼斯一脸对自己的鄙夷,慢慢倒退了几步,回到奈莉攻击范围的边缘,刚好处于只要再退一步,就能脱出奈莉攻击范围的位置上,嘀咕着说道:“亲爱的我警告你啊,死一次很难受的,我可不想再死一次,而且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一会不许追过来打我,就算一定要打,下手也轻一点,不然等你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会找你算账的。”

    嘴里说着废话,潘尼斯手上的动作却始终没有停下来,他的决定很简单,就是重新取出发之弓,然后开弓、瞄准。

    对于奈莉现在的状态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比发之弓上的狩猎之箭更可怕的威胁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致命威胁,无论有什么打算,只要奈莉还在受到本能的控制,就一定会对此做出反应,这是生命最基本的反应,是不受其他因素控制的,如果连这样都无法让奈莉重新动起来,就说明奈莉真的有大·麻烦了,这是最坏的结果。但如果这次尝试起到了效果,成功的让奈莉重新动起来了,那就轮到潘尼斯有大·麻烦了,到时候不想再死一次的愿望能不能实现,恐怕就要交给运气来决定了。

    “我简直就是和自己有深仇大恨啊。”潘尼斯撇撇嘴,自嘲的笑了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好随时向后逃窜的准备,慢慢拉开造型古怪的发之弓。

    随着能量形成的弓弦慢慢绷紧,潘尼斯的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他现在自己都无法确定,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结果了,似乎无论是否能够重新激活女骑士的反应,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这让他忍不住痛恨自己,为什么会想出这种蠢办法。不过相比之下,潘尼斯还是更希望能够重新激活奈莉的反应,起码这意味着奈莉并没有出问题,嗯,虽然即将出问题的人会变成自己。

    但是,现实给了潘尼斯重重一击,发之弓已经张开到最大,狩猎之箭已经重新对准了奈莉的胸前,然而奈莉依然低垂着头毫无动作,对致命的威胁没有一点反应,简直就像是已经死了一样。

    潘尼斯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维持着开弓的姿势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才慢慢收起弓箭,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女骑士的躯体,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