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状元,你这问的就忒没有规矩了,你这圣贤书都白念了?那些君君臣臣都跑狗肚子里了?”

    武将们都笑成一团,云休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又走回了殿上,朗声说道,“规矩之所以是规矩,就在于有没有人遵守,既然有些规矩与楚国现状不符合,我们就要打破它,破后而立,这才是正途。”

    “打破规矩?”李白愣住了,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而小侯爷又笑道,“这个圣贤没教过你吧?你没听说过?”

    云休也觉得小侯爷有些过了,便说道,“小侯爷,既然生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就要用到实处,既然这么能说会道,曾将军开拔之前的誓师大会,就由你来主持吧。”

    “啊?”这誓师大会可是要滴血饮酒,还要祭天宣誓什么的,可不简单啊,环节多到累死人!小侯爷当众吃了一瘪,马上就闭上了嘴巴。

    李白似懂非懂的又问道,“我懂云后的意思了,既然如此,离帝怎么也不出现呢?难道离帝还没恢复健康么?”

    听了李白的话,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交头接耳起来,云休皱眉,朗声问道,“你们知道离帝为何不还朝么?”

    “为何?”李白一脸不解的看着云休,云休突然一笑,“你们以为本宫整日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你们瞒住我,就能瞒住离帝么?就在你们不在意的时候,离帝已经在暗中观察你们了,春假之后,离帝便会还朝,到时候你们的乌纱帽还保不保得住,就看你们自己的了,退朝吧。”

    云休说完这句话,便大步的往侧殿走去,留下一殿的大臣们忧心不已,想着自己到底有什么把柄在离帝手中了,小侯爷和曾一鸣面面相觑,无所谓的率先离开了大殿,毕竟军旅之人,比起那些纵横捭阖的文官来说,要清白的多了。

    等到了无人的地方,墨青跟在云休的身后,轻声的说道,“离帝今日好一些了,宗珂公子说最多半个月,离帝就能醒来了。”

    “嗯,我知道了。”云休穿过御道,沿着宫墙边走着,官兵们都向着云休行礼,云休吩咐闲杂人等退下,云休登上宫墙,站在高高的塔楼上,看着楚国的山河。

    楚离歌已经昏睡了一年了,云休那日醒来,已经是三天过去了,宗珂已经到了,宗珂坐在床前严肃的告诉她,“楚离歌伤势太重,就算最后能醒来,这中间要等待的时间也很长。”

    “能醒来就好。”云休含着泪点头,宗珂却皱眉说道,“就算醒来了,八成的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或许终生都要在床榻上度过了。”

    “没关系,我可以照顾他。”

    “你还年轻,你没有必要这样,他是楚国皇帝,你要如何?你要替他扛起整个楚国么?你做不到的。”宗珂心疼的看着云休,云休却固执的摇头,流泪不说话,宗珂看出云休的固执,只好轻叹一口气,“我去煎药。”

    “多谢。”

    ……

    云休在这一年中,无数次听宗珂说过,“楚离歌要醒来了。”但是却是无数次的失望和伤感,云休慢慢的劝自己看开,就算他一辈子都醒不来了,也比死了强。可是这一年的争议和委屈翻江倒海而来,云休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岁。

    “高处不胜寒啊。”云休淡淡的念了一句,此时的心境便是如此吧。

    “这天确实挺冷的。”身后传来这一句戏谑之言,云休惊讶的回首,看见的竟然是楚离歌穿着白色的中衣站在她的面前,那苍白的面孔和凌乱的头发,真的是楚离歌?

    云休静静的走过去,伸手抚摸着楚离歌的脸庞,因为长期卧床,楚离歌的两颊都凹陷下去了,云休看着心疼不已,楚离歌温暖的握着云休的手,扯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来,“这么冷的天,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云休没有回答,而是仔细的看着楚离歌的面容,想把他的笑再一次刻在脑子里,“幻觉越来越真实了,真好。”

    楚离歌嗤笑,这才发现云休以为自己是幻觉,“这不是幻觉,我真的醒过来了,多亏了宗珂。”

    云休愣神,怎么幻觉这次说了这么多话?难道?!

    “那你怎么穿的这么少就出来了?”云休皱眉,还是怀疑。

    “我这不是急着找你么?”楚离歌揽住云休的腰身,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忘了,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嗯?你说什么?”

    “我们不是成亲了么,但是还没有洞房啊,今晚就洞房吧?”楚离歌暧昧的笑了笑,云休还是一副失神的样子。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云休发现楚离歌没有消失,这才委屈的大哭起来,“你真的醒了!”

    云休甩开楚离歌,把头上的首饰和身上沉重的朝服都脱下来,扔在楚离歌的脚下,“这个皇后我不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哼!”

    楚离歌一脸无语的看着云休跑远的身影,冷风一吹,分外凄凉,看来追妻之路,道阻且长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