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第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眸故作天真道:“啊?一道节度使说话也不管用吗?”

    高亭侯问道:“敢问姑娘跟许大人是何关系?”

    女子歪着脑袋俏皮回答,“你猜。”

    高亭侯哈哈大笑,然后抬起手臂,沉声道:“撤!”

    一百五十余精骑疾驰而去,至于会不会带着一千五百骑疾驰而返,那就得看高亭侯敢不敢豪赌一场了。

    不用那名观海徐氏的妇人出声提醒,吕思楚就大步向前蹲下身,帮那名已经痛晕过去的少年郎点止血、涂药包扎,抱起少年后,年轻人毫不拖泥带水道:“咱们必须骑马离开这里,这些侠义之士的尸体实在是顾不得了,咱们拣选出不曾受伤的马匹,若是有人不会骑马,便与人共乘一骑。我们最少也要进入贺州边境才算安全一些。只不过问题在于这一路北去,在离开剑州之前,那个叫高亭侯的家伙有两个同党,刚好负责边境军务,很是麻烦。”

    大剑堂何讲武的亲传弟子刘关山叹息道:“只要到了贺州,我就能够调动一部分大剑堂势力,尽量为我们遮掩。”

    刘关山突然问道:“这位姑娘,你不是说与我们广陵道节度使许大人……”

    紫裙女子白眼道:“你还真信啊!”

    刘关山尴尬一笑。

    吕思楚吹了一声口哨,树林中跑出两匹骏马,他和紫裙女子一人一骑,徐家那位忠心耿耿的年迈马夫自然会骑马,加上刘关山就是四人能够骑马,徐氏少年,妇人,小女孩和丫鬟,刚好也是四人不会骑马,可是如何分配,就又些麻烦,问题在于大家门户出来的妇人和丫鬟,当然不便与男子共骑一马,照理说是身份更为尊贵的妇人坐在紫裙女侠身后,可是妇人却让那名貌不惊人的丫鬟去找紫裙女子,她将怀中满脸泪痕的女儿交给了吕思楚,她自己满脸涨红,羞愤难当,正当她望向刘关山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一直被他们晾在旁边的青衫男子缓缓说道:“如果你们执意向北而去,肯定逃不掉的,那支骑军虽然看似都回去了,不过悄悄留下了几名斥候侦骑,估计是故意让你们掉以轻心,那名武将要么在官道上休息等人,要么已经亲自去调遣大队骑军剿杀你们。”

    吕思楚其实一直在暗中打量这一大一小,看不出深浅。

    紫裙女子看似没心没肺笑道:“那咋办呀?”

    青衫男子也跟着笑眯眯道:“啊?姑娘身穿紫衣,难道不是那位徽山盟主吗?对付这些宵小之徒,还不是弹指间灰飞烟灭的事情?”

    紫裙女子捧腹大笑,伸出大拇指道:“好眼光!”

    刘关山有些心情不快,对于那个陌生古怪的青衫男子,这位大剑堂高徒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天然敌意,尤其是刚才两人有意无意对视了一眼,让刘关山没来由头皮发麻。

    原本安安静静坐在紫裙女侠身后的丫鬟,深呼吸一口气,突然对青衫男子说道:“这位先生,我跟你向西边走!其他人继续向北!”

    妇人神色复杂,欲言又止。

    吕思楚和紫裙女子都一头雾水。

    刘关山脱口而出道:“不可以!”

    更奇怪的是那名青衫男子摇头道:“我就算带人离开,也是带着那个手臂受伤的孩子。”

    那名看似腐朽老态的马夫气势骤然间一变,眼神凌厉,停下了将少年与自己绑缚在一起的动作,死死盯住那个言辞深意的不速之客。

    一时间稻田上死寂无声。

    青衫男人无奈道:“我如果有歹意,就不是现在的情景了。”

    显然身份隐秘的年迈马夫和大剑堂弟子刘关山都不太信,哪怕那一大一小能够成功穿过骑军包围。

    男人轻声道:“王生,开匣。”

    少女剑客点了点头,不见她任何动作,背后所负紫色长匣顶部木板瞬间滑开。

    那一刻,匣满剑鸣,剑气森严。

    吕思楚顿时如临大敌,一脸错愕道:“怎么可能!”

    年迈马夫更是无法掩饰的满眼惊惧,呢喃道:“天生剑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