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0章询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420章询问

    因为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来了,碰巧又遇上了日食,一个人有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一次的“冲日”就这样形成了。

    在这个天文学、君权和神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代,这“冲日”的天文奇观就是最好的造-反借口,当然不造-反也可以,但也可以以此为借口强硬向皇帝攫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被“吃了”的李世民,变成“扫把星”的长孙皇后很焦躁!

    本来呢,这件事跟云烨没有多大关系的,可是怎奈,自觉把自己放在晚辈的他,就因为长孙皇后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我是长辈,所以你就应该服其劳的样子,然后云烨就妥协了,接过了这个担子。

    “百家姓里有姓哈的吗?”对于云烨把哈雷彗星当做以白玉京先师哈雷来礼敬,以此分散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火力的行为,易晓峰只是挠了挠头如是问道。

    “有,怎么没有!”闻言,正在招呼着家里人准备三牲祭品的云烨顿时激动道,“前段时间我去户部查过了,关中,陇西就有姓哈的,还有作为姓氏的时候,哈读三声!”

    “好吧,你高兴就好!”耸耸肩,易晓峰转身准备走了。

    见状,云烨叫住了易晓峰高声问道:“你去哪儿?同为白玉京一脉,你不来拜拜我们的先师吗?”

    “算了,这太羞耻了!”摆摆手,易晓峰走的更快了!

    很快,易晓峰来到书院正门的小广场,这里树了一个铜像,是颜之推的。

    活人是不会有铜像竖起来的,所以现在颜之推已经死了。

    本来经过易晓峰体内能量对他身体的调养,他应该还能再活几年的,可惜也许是知道了一些本可以不知道的事情,年纪一大把了还放不开,还不能随心所欲,忧思过度……死了……

    “看吧,老颜,让你死这么早,这下就没有人阻止我去看华胥陵里有什么了吧!”和颜之推的铜像并列而站,易晓峰轻叹一声,又笑了起来。

    看了看日头,日食还没有开始,不过现在可以准备进去了,如果刚刚日食完成,又刚刚进入华胥陵,那易晓峰会很高兴的。

    毕竟这种主角才能享受的事情,作为一个早就确定了自己不是主角的人来说,确确实实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

    来到那个就跟小土包差不多样子的华胥陵,算了算时间,易晓峰已经调出手中的挖掘机器人开始了掘进!

    很可惜,不是主角的人就是没有主角的待遇,途中易晓峰没有遇到任何阻拦,自然也没有了“危险越大,收获越大”的局面。

    看着干燥的不像话的陵墓内室,易晓峰并没有去打开放置在中间的棺材,因为雕刻在周遭墙面上的东西就足够满足易晓峰这次进入华胥陵了。

    墙壁上的是一种设计图,很古怪的能源提供系统的设计图,而经过比对,几年前李世民“魂穿”之后带回来的那部分设计图应该就是出自这里……

    这份设计图并没有使用华胥窑的那种转码系统,而是就这么清晰的用本来的面目雕刻在墙壁上,配合着陵墓里特有的气氛倒是有些诡异的味道了。

    “怎么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呢?”抚着下巴,易晓峰看完零号整理出来的设计图之后疑惑道。

    “零号,这份设计图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上前抚摸着墙壁上的花纹,易晓峰不解问道。

    “经检测,被分析设计图缺少的是独属于能源提供装置或者物品!”

    “对,就是这样!”一捶手,易晓峰惊喜的恍然道,“我说看起来怎么这么怪,原来如此,这根本就不是能源提供系统,这设计图本质上是能源提取装置,它应该是专门用来提取某种特种能源,然后才供给……一种很古怪装置……零号,解析那种古怪装置的可能情况。”

    “是。”

    “不过不应该呀!”对零号下达了一系列解析的命令之后,易晓峰又疑惑起来,“华胥陵和华胥窑从情理上来说是一个系列的,那为什么华胥窑记录的信息使用了转码,华胥陵的却没有呢?即使是华胥陵保护力度更好也不应该呀?”

    易晓峰现在疑惑的问题,简单来说就像是大唐朝堂里的御史和房玄龄这几个宰相向李世民谏言一样,身份的不同,让御史谏言可以像是吃了火药一样的直言不讳,因为他们就是干这个的;而房玄龄这几个宰相又不同,作为政坛的大佬,他们需要顾及的比御史要多得多,所以他们要谏言就需要七扭八拐。

    华胥陵和华胥窑的情况差不多就像是这样,本该直言不讳的御史队伍里出现了一个委婉的,这不就是背叛了职业操守吗?

    要使用转码系统,那就都用转码系统,如果时用时不用,那么除非知道信息记录人到底在干什么,不然很容易就因为信息记录方式的不同,让发现者的解析出现扭曲。

    还好,一开始易晓峰就已经发现和记录了不少的信息片段,不然肯定也会困扰一段时间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之前就发现记录了不少的信息片段,所以这也让易晓峰很快就推测出了一个极大的可能……

    “会不会这种变化就是为了我准备的?那种转码系统明显是那个前辈给他的指挥官准备的。可是这几年我和他也打了几次交道了,他也知道了在现在这个时间段有我这个穿越者,所以他在过去也做了一些改变!这算不算是示好呢?”

    看着墙壁上的花纹,易晓峰微微眯缝着眼睛,抚着下巴喃喃道。

    “呵呵……真期待见面的那一天呀!”

    把墙壁上的纹络解析完毕,到最后易晓峰还是没有打扰正中间那副紧闭着的棺材,而是直接沿着刚才掘进的小洞,往回走了。

    时间匆匆而逝,干燥的不像话的陵墓里并没有因为易晓峰掘出来小洞而变的湿润起来,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让这里的空气变得的流动起来。

    很轻微的呜呜作响,让本来就阴暗的陵墓有的阴森更是多了几分恐怖。

    “哈……”突然,这阴森和恐怖中响起一声暴喝……

    “咦,什么事都没发生!”

    易晓峰挠着头,又从小洞里钻了出来,无奈的耸耸肩扫视一圈之后,又从小洞钻了出去。

    当然,刚才那声暴喝也是他吼的。

    根据易晓峰很多年前的经验,陵墓这种古古怪怪的地方,当掘开陵墓的人走了之后,陵墓里面肯定会发生异变的,结果,很可惜,他的经验骗了他……

    呜呜作响的陵墓这下子算是没人打搅了……

    “哈……”

    “操,还是没有人!”然后易晓峰又进来了一次。

    易晓峰失望的又从小洞里钻了出去……

    一个小时之后……

    “哈……”

    “哎,我果然不是主角!”

    易晓峰有失落的走了。

    如是重复了六次,易晓峰失落苦涩的站在陵墓里再让零号把周遭的环境记录一遍,又走了。不过这次与之前几次不同,这次随着易晓峰的动作,他掘出来的小洞也在慢慢的垮塌。

    自然随着小洞的垮塌,陵墓里的空气也没有了对流的途经,那呜呜的风声自然也停了下来……

    “咔嚓……”突然,陵墓一角一声轻响,这声响是如此的清晰,清晰到即使是在黑暗如此的环境中,也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这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哈……”

    那东西出来了!

    是的,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换了个角度,不死心的易晓峰又出现了。

    “切,给点儿反应好不好?”看着还是没有反应的陵墓,易晓峰怒其不争的摇头一阵之后,又钻了出去……

    回玉山的路上,易晓峰并没有因为刚才那几次的……应该是中二的行为而感到有所尴尬,只是一路抚着下巴,一路走着看着零号整理出来的信息。

    “想不到唐砖的世界里,还有这么一个强力的前辈,哈,说不定云烨的穿越就是那个前辈搞的鬼,啧,真想请他来配合我研究一下呀!”

    自说自话着,易晓峰惊恐的抬头一看,还嘶吼起来:“天怎么还是黑的?糟了,难道那个前辈趁着这次日食出现了,还掩盖了太阳?零号,这是……”

    “哦,原来已经是晚上了呀!咦,花了这么长时间吗?”

    长舒一口气,易晓峰关掉零号的报告,哼着小曲儿,摇头晃脑的走的更快了。

    玉山别墅,云家,院子里……

    “哟,怎么在喝闷酒呀!”轻笑着走到小桌旁,易晓峰拿起桌上的酒壶,直接灌进了嘴里。

    “还喝的是烈酒?怎么心情不好?”一口把整壶酒喝光,易晓峰朝天把酒壶扔到不知道哪里,从怀里取出……是的,从怀里取出一架纯金属打造的躺椅顺势坐下,向坐在一旁一副见怪不怪的云烨问道。

    把手中酒杯轻轻的放在小桌上,云烨朝易晓峰苦笑一声,深吸一口气,酝酿了许久才缓缓道:“你说我有你这么……强,我会不会有你这么潇洒?”

    缓缓从怀里取出人高酒坛的易晓峰愣住了,把人高的酒坛放在一旁,易晓峰又慢慢在躺椅上躺好,沉思起来。

    见状,已经喝的微醺的云烨期待的眼睛一亮,就见易晓峰兀的坐起来,沉凝道:“我怎么知道!”

    闻言,云烨一阵气结,又是一声苦笑,“拜托,回答的不要这么敷衍好不好?而且还是想了那么久之后!”

    “我是真的不知道!”打开酒缸的封口,易晓峰躺在躺椅上,一嘬嘴,酒缸中的黄酒就如细线般漂浮在空气中,涌进了易晓峰嘴里,而这句话似乎也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而是就是突兀的响起在周围的空气中,钻进了云烨的耳朵。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云烨缓缓的把双臂叠在小桌上,脑袋枕在双臂上,羡慕的说道:“真好,我小时候也幻想过这种束酒成线的本事,可是除了浪费了好多酒之外,就是挨打了!”

    “我教你呀!”喝了口酒,易晓峰翻了个身,侧躺在躺椅上对着云烨说道。

    “算了,我现在要这些也没用了呀!”直起身,云烨连连摆手拒绝道。

    闻言,易晓峰咧嘴一笑,在躺椅上舒展了下四肢,笑道:“你看,又回到第一个问题了,你既然不想个体实力变得强大,那你为什么又要问第一个问题呢?”

    易晓峰话音刚落,云烨就是一滞……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想通了的易晓峰长舒一口气,自嘲道:“是呀,这个问题的前提条件就不成立,所以它是个伪命题呀!而且我现在苦恼的事情也不是个体实力的强大能解决的,那为什么我要求助于个体实力呢?”

    自问一句,云烨的眼睛越来越亮,缓缓的站了起来,不过似乎这还不够,他又撑着身子,站到了小桌子上,大声笑道:“你们都把当成破鼓,是个人都想捶一下,可是我又不姓李,为什么都把我当成皇家团队一员?”

    “瓜皮,都是瓜皮!受了老子的恩惠,还想老子完蛋?二锤子,开发湖广那可是绵延千年的好处呀,你们宁愿破财也要老子完蛋!硬生生的把老子搞成了少数派!”

    “恩义,恩义!恩球的义!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眼不见心不烦,老子这就走,走的远远的!老子走个三四年,看你们怎么搞!”

    “哈,老子明天就走,一群瓜怂,老子走了,你们还逼我……我……”

    本来普通话夹着陕西话骂的挺爽的云烨突然低声无意义的嗫喏着停住了,好一阵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

    “你就再走呗……”又喝了口酒之后,易晓峰把四肢尽力的伸展着,讥嘲的接过了话头。

    “对,我还走!”可是云烨却没有听到易晓峰话语中的讥嘲,反而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乌云盖顶的天空,理直气壮的嘶吼起来。

    “呼……”嘶吼一阵之后,云烨也似乎发泄完毕了,艰难的弯腰捡起小桌上的酒杯,又从小桌上跳了下来,脸上带笑欢喜的跑到酒缸旁,直接伸手舀了杯酒,一口喝干,砸吧着嘴还在喃喃,“走,明天就走!”

    “嗯,记得把李蘅芜带上!”迎着云烨的话,易晓峰随意的提醒道。

    “谁?”云烨一愣,想了一会儿好像没有想起李蘅芜是谁。

    见状,易晓峰就是轻嗤一声,“就是李明达的妹妹!”

    “哦!”得到回答,云烨恍然,想起了那个调皮的熊孩子,“带上她干嘛?”

    “她……算是我的徒弟吧!”想了想,易晓峰如是应道。

    “你徒弟?”闻言,云烨兀的圆睁起眼睛,不解的责问道,“收云暮也比收她好呀!哦,对了,还有兕子的身体,你回来也去看看吧……”

    “那是我收的徒弟!”

    云烨还想再说,易晓峰却是一扬手,斜眼郑重道。

    看到易晓峰如此模样,云烨也无可奈何,只得耸耸肩,然后问道:“可是以什么理由?人家可是公主耶,嗯,虽然这个公主也不受皇帝喜爱……”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嗯,你可以说,她和云寿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之类的呀!”易晓峰出起主意来。

    “你开玩笑吧!人家可是和我一辈的,还和我儿子两小无猜?等等……”云烨想起了什么,反驳道,“那可是你徒弟呀!”

    “我不管!”易晓峰撒泼起来,“反正你要把她一起带上!”

    “呵呵……”见状,云烨僵着脸,十分不爽的干笑了几声,又喝了口酒,沉默着算会应了下来。

    ………………

    云烨最后还是没有实现他的计划,他并没有在第二天出发,而是处理好多的事情之后,过了好多天,才领着全家往岭南出发了。

    这一行大部队,走走停停的花了三个月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邕州城。

    邕州城是云烨那个没名头的公主老婆封地,未来也肯定是他那没名头的儿子的封地,所以来到这里对云烨一行人来说还真的就跟回家了一样。

    自然这种情况对易晓峰来说也是一样,住在公主府里该吃吃该喝喝,那也是把这里当家了一样。

    “你确定你给我的这些东西是真的?”一个大胖子捧着一大堆资料突然钻了出来,挡在了正戴着水晶墨镜晒太阳的易晓峰。

    这有点儿疑惑和怀疑的胖子是李泰,作为一个聪明人他自然知道长安的气氛不对,自然也知道云烨所面对的局面,还有他那个太子哥哥也到了慢慢掌权的时候了,所以他也就瞒着所有人的跟着云烨来到了岭南,哦,对了,也是他把李蘅芜带出了长安!

    “以你的学识现在看不懂才是正常,若是你现在能看懂了,我才会大吃一惊!”对于李泰话语间的怀疑易晓峰都没有解释,只是带着讥嘲的语气说了一句,然后又迟疑的喃喃起来,“嗯……当然也可能不会大吃一惊。”

    “哎呀,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呀!”不满的抱怨一声之后,李泰变得愈加的疑惑起来,翻看着手中的资料,自语道,“这些东西真的能让电在虚空中自由转移,为人所用吗?”

    “都跟你说了,你现在手里的资料是利用微波进行长距离无线输电,它并不是把你理解的电直接传输,而是通过磁控管把发电机发出的电能转换成电磁微波,再用微波发射器把微波束发射出去,再由指定的微波接收器接收,最后再由变流机转换成电流……诶,这么说你懂了吗?”

    看着李泰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易晓峰止住了解释,如是问道。

    闻言,李泰连连摇头说道:“不懂!”

    “不懂就去学呀!”易晓峰暴喝一声,做了起来,高声道:“我给你那么资料是干什么的?我跟你说,如果你吃懂了我给你的技术,扩散开来,能让地球电离层和由大地构成的电容器发生串联谐振,直接提取电离层里的能量……哈……你知道你会变成什么吗?”

    “不知道……”李泰还是略带懵-逼的连连摇头道。

    “你会变成一个被未来千年这地球所有人都记住的胖子!”易晓峰耸耸眉,以近乎狂热的语气低吼道。

    “真的?”

    “当然!”易晓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真的把我给你的那些资料看懂了,你就会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是有多么的伟大。”说着,易晓峰停顿一会儿,想了想,语气变得沉凝起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在活着的时候真的出了成果或者说是你的后代出了成果,那么即使你李家真的……嗯,出了什么问题,它也能护你李家一时周全!”

    听到易晓峰如是说,李泰略带懵-逼的脸变的僵硬起来,慢慢低下头看着被自己碰在掌中的资料,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这东西真的有你说的这么神奇?”过了好一会儿,李泰僵硬的脸才慢慢的松弛下来,深吸吐气抬头向易晓峰问道。

    “嘿,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人呢?”闻言,易晓峰一阵气结,又躺回了躺椅,突然变得势弱说道,“当然前提是大唐变得需要大量的电力,或者说进入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程度!”

    “第二次工业革命?”听到这个陌生而又很有感觉的词汇,李泰顿时变得欣喜起来,“那是什么?既然是‘第二次’,难道还有‘第一次工业革命’?”

    “哦……”似乎泄漏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的易晓峰,变得闪烁其词起来,“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云烨,他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怎么感觉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也许感觉到了易晓峰的语气的变化,这时候李泰也终于拿出了他聪明人的智商。

    “对呀,你有什么问题吗?”而易晓峰也没有否认,直接承认之后,兀的站起身推搡着李泰,把他直接推出了院子,同时大声的不满道,“我整理了那么长时间,你还在这里问东问西,简直不知所谓,滚!”

    而看到易晓峰如此模样,李泰也没再坚持,同样骂骂咧咧的走了。

    “云暮,谁让你起来的!”看到李泰走远,易晓峰兀的转过身朝着院中树荫下,胡乱站着一脸痛苦甩着四肢的小女孩儿怒喝道。

    “好累呀!”小女孩儿云暮并没有因为易晓峰的怒喝而害怕,而是揉着肩膀嘟着嘴抱怨起来。

    “累?扎个马步就累?哼,那是你扎的马步是死马,所以才会累,你看看蘅芜怎么不说累?”指着云暮旁边那个像模像样扎着马步的小女孩儿,易晓峰讥嘲的问道。

    “那是……那是……诶,蘅芜很能忍,对,她很能忍!”本来也很疑惑的云暮,为了不失面子想了想,立即狡辩道。

    “哈……”闻言,易晓峰大笑一声,让李蘅芜停下了扎马步,同时说道,“蘅芜给你旁边这个不用功的人解释一下,你扎马步的感觉!”

    停下扎马步的李蘅芜,歪着头抿嘴闭眼的想了想,对云暮劝诫起来:“小暮,其实扎马步不用忍的,只要掌握着诀窍,扎马步很舒服的!”

    “哈……怎么可能?”云暮也学着易晓峰大笑一声,叉着腰也对云暮劝诫起来,“小蘅芜你可别被这个怪蜀黍骗了,扎马步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学好数理化才是真的!哼……”说到这里,云暮想到了什么,气鼓鼓的向易晓峰问道,“你怎么给李泰那些伪科技?我可是听到了,你们刚才说的是无线输电技术吧!哼……你以为真的存在红警里的那种电磁塔吗?”

    “等等……”易晓峰歪着嘴打断了云暮的责问,反问道,“谁跟你说无线输电技术是伪科技的?”

    “难道不是吗?”云暮强硬道。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易晓峰并没有解释,只是耸耸肩,缓缓说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哼,还时间证明一切的……”人小鬼大的云暮撇着嘴学了一句易晓峰的话,转身就拉着李蘅芜说道,“走,我们去吃我才做出来的冰淇淋!”

    李蘅芜没有动,而是试探性的看向易晓峰,见易晓峰点头,李蘅芜兀的展颜一笑,兴致勃勃的跟着才跟易晓峰吐舌的云暮跑了。

    看院子空了起来的易晓峰,像个老头子般的嘟囔着缓缓走向躺椅坐下。

    “只要技术过关,谁敢说无线输电是伪科技?简直不知所谓!”

    “呵呵……希望现在在未来的前辈喜欢我送的这个礼物吧!”

    很快,躺在躺椅上哼着小曲儿的易晓峰从怀里取出等身高的酒缸,轻轻的放在一旁,挥挥手掀开盖子,嘬着嘴,一吸,把酒从缸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